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吃错药了
    “看来这个茹关强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这家伙暗地里做些小动作,本少也就当做没看到,想不到今天竟然连张少都敢这样对付。”

    吴植龙脸色阴沉的可怕,显然真的生气了。

    茹关强是吴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本身也是上京本地人,以前在吴家其他产业中担任主管之职,为人倒是非常的精明能干。

    吴植龙开云龙这个会所,就让茹关强帮她来打理云龙的日常事务。

    不过,自茹关强开始管理云龙后,吴植龙却已是得到了不少人向她汇报,说是这个茹关强手脚不干净。

    不仅利用这个身份,收授一些人的钱财。而且还利用云龙的人脉关系,自己在外面做生意。

    尤其是这家伙最近还弄了个小三,貌似他在外面经营的生意,就是他的小三在掌管。

    听到这些,吴植龙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终究还是看在茹关强是跟随吴家多年的份上,并没有深究。

    那知,今天这家伙竟然这么不长眼,把张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让保安痛奏。

    这样的事实,如何让吴植龙能忍?

    心中想着,吴植龙已拿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给我打,打死这家伙!”

    茹关强此刻已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地指挥着几名保安,满脸的怨毒。

    但是,刚扯了几嗓子,茹关强脸色却是陡地一滞,身形也猛然僵住了。因为,他突然感到了放在口袋中的手机传来的异样震动。

    “吴大少的电话!”

    茹关强呆了一下,神情顿时变得肃然了起来。

    口袋中手机的异样震动,正是茹关强特别设置的震动,而且,这种震动,只代表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吴家吴大少的电话。

    茹关强那敢迟疑,连忙拿出了手机,果然号码显示是吴植龙的。

    他的神情刹那变得恭敬无比,立刻双手捧起了手机,无比谦卑地接了起来:“您好,吴大少,不知您有什么吩咐?”

    然而,接着电话,茹关强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豆大的汗珠也陡地从他那张肥胖的脸上滚滚而下,神情中更是现出了无比震骇的表情:“啊,我,我,我……”

    不错,茹关强确实是被电话中吴植龙所说的话给震傻了,因为,吴植龙冷冷地道:“茹关强,看来你这经理是不想当了,你竟然敢对我的贵客无礼。”

    “我的妈呀?……”

    茹关强心中悲呼一声,整个人差点瘫软在地上。

    他猛然回过了神来,想到了正在被他叫保安要痛奏的那个年青人。

    “难道他就是吴大少所说的贵客?”

    茹关强浑身剧震,望向张横那边的眼神完全不同了。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象路人甲的年青人,竟然会是吴大少的贵客。

    “天啊!我竟然让保安去打吴大少的贵客,天啊,这,这这……”

    茹关强浑身发冷,只觉一盆冰水把他从头淋到了脚,三魂七魄都几乎要出窍了。

    “茹经理,你怎么了?”

    突然看到茹关强全身颤抖,汗如雨下,神情更是如丧考妣,旁边的楚京云有些满头雾水,还以为是他什么疾病发作,连忙扶住了茹关强,急急地问道。

    “啊!”

    楚京云的问话,总算让茹关强回过了神来,他也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忙不迭地叫喊起来:“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什么?”

    这回是轮到楚京云惊讶无比了,不由诧异地问道:“茹经理,怎么了,怎么不要打了?”

    然而,让楚京云难以置信的情形却是紧接着发生了。

    “走开,都是你,都是你害了我,滚,给我滚!”

    茹关强如同是发疯了一样,陡地甩开了楚京云扶着他的手,甚至还用力地把楚京云猛地推了开去。

    “啊!你,你,你……”

    楚京云那里会想到,刚才还对他馋媚无比的茹关强,此刻却如同疯狗似的突然对他发难,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推了个踉跄,差点摔个屁蹲。

    这让楚京云震惊之余,也是刹那怒火燃炽:“姓茹的,你疯了,你这是干什么?本少是楚京云!”

    “老子打的就是你楚京云,滚,给老子滚,老子最也不想见到你!”

    此时此刻的茹关强,那里还会对楚京云客气,毫不留情地喝叱着,一脸的怨恨。

    对于茹关强来说,他现在确实是恨透了楚京云。

    不是吗?如果不是刚才楚京云让他出头,他怎么会出面,与吴大少的尊贵客人产生冲突。

    虽然他有求于楚京云,在外面的生意全靠这位楚家四公子罩着。但是,与楚四公子合作,他可也没少给好处。更何况,比起他在吴家的地位,那点利益,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不是吗?他在外面的生意,靠的就是吴家的这块牌子,靠的就是他在云龙当经理所获得的人脉。一旦他今天因为得罪吴大少的尊贵客人,被吴大少扫地出门。

    那么,他也就断了吴家这条路,更是断了云龙的人脉。

    如果是这样,没有了吴家这块牌子以及云龙会所经理这个身份,他茹关强在上京什么都不是,根本就不会再有人理会他。

    甚至他今后也是真的完了。

    开玩笑,谁敢跟吴家赶出来的人交往,这岂不是得罪吴家吗?

    这也就是说,今天的事,如果一个处理不好,他茹关强这一生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甚至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从此不得翻身。

    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楚京云给他带来的,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茹关强对楚京云又恨又怒?

    “啊,你,你,你!”

    被茹关强毫不留情的喝叱,楚京云一张脸都涨得通红,羞得无地自容,差点吐出血来。

    但是,他一时间却怎么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刚才还象哈巴狗一样对自己献媚的茹关强,现在对自己象是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不仅是他,旁边一众楚京云的手下,以及四周的看客,也一个个惊呆了。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堂堂的楚家四公子,竟然遭到了茹关强如此的待遇。

    天啊!

    楚四公子,被曾经对他恭敬无比,谦卑无比的茹关强,像狗一样喝叱。

    “俄滴神!”

    旁边的迎宾小姐以及保安和几名云龙的工作人员,看到这幕情形,也一个个傻眼了。

    他们也根本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感觉今天的茹经理,貌似情况非常的反常,完全不象他以前谦逊随和的为人,倒象是中了邪一样。

    顿时,所有人望向茹关强的眼神也不同了,悄悄地都退后了几步,生怕被茹经理现在这种不可理喻的状态给遣怒,否则,等会遭殃的就是他们了。

    当然,原本要去拿下张横的那几名保安,也早就住了手,退了回来。

    他们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惹茹关强。反正是他叫他们不要打了,这些保安虽然还没弄清状况,但却无条件地照做了。

    一时间,云龙门口大厅里气氛变得无比的诡异,人人象是见鬼了一样,望着神情异常的茹关强,个个暗自震惊。

    “妈的,你这狗东西,吃错药啦!”

    刹那的愣怔,楚惊云又气又急,那里还会客气,陡地甩起巴掌,就掴向了茹关强。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夹杂着茹关强的惨号,场中人再次变色。

    “啊!楚四公子,我,我,我……”

    茹关强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屎。

    但是,楚惊云的这一巴掌,却也把他打醒了。貌似眼前的楚四公子,也是他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可是,他刚才惊怒之下,脑袋瓜子给怒火烧坏了,却是喝骂了楚惊云,甚至还推了他一把,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貌似以楚四公子的身份,岂能受他茹关强的屈辱。

    一念及此,茹关强脸色煞白,恨不得再抽自己几个大耳光。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冲动,象是中了邪一样?

    先得罪了吴大少的贵客,如今又是得罪了楚四公子,他如今是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只怕今天是真的要完了。

    茹关强如丧考妣,一时间我我我的却不知该我什么了,整个人颤抖着,僵在了当场。

    “滚,狗东西!”

    楚惊云却那里还会理他,他此刻一张原本阴柔的女人脸,都已扭曲了。

    他堂堂的楚家四少,竟然在云龙会所,不但手下被一个外地来的乡巴佬给打了。而且,现在更是遭到了云龙会所一个管事的狗腿子羞辱。

    这几乎让楚惊云气得肺都要炸了。他感觉,四周所有人看他的目光,仿佛都充满了嘲弄,这是在嘲笑他楚四公子无能啊!

    心中想着,楚惊云的神情变得怨毒无比,他猛地一脚踢开了挡在面前的茹关强,手指却是指住了张横:“小子,你敢打我的人,今天本少就让你知道,马王爷为什么长三只眼。”

    楚惊云是真的气坏了,也不管自己象娘们的那个小身板,准备亲自动手教训张横。

    说话间,楚惊云一个大巴掌就甩了过去,他要象刚才打茹关强那样,给张横一个大耳刮子,以显示他楚四公子的威风。

    然而,下一刻,一幕让所有人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