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丢垃圾
    楚京云气势汹汹地指住张横的鼻子大骂。此刻,他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象是一个街头的小混混一样,那里还会在意什么名声,影响?

    “滚!”

    樊元江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那里能容忍自己保护的张少受辱,陡地一声厉喝,就准备给楚京云称称骨头。

    但是,这一次张横却比他更快,还没等樊元江冲到楚京云面前,张横一声冷喝:“呱噪!”

    嗖!

    张横出手如电,猛地一把抓住了楚京云指向自己鼻子的手,一曲一扭。

    “啊!”

    楚京云那纤细如同娘们的手,那里能经得起张横的这一扭。顿时,他的手就被张横扭了过来,一下子反扭到了背后,整个人也以一种古怪的资式,半跪到了地上。

    并没有结束!

    “姓楚的,你这张嘴太臭,应该去垃圾堆里反醒反醒。”

    张横冷笑,陡地一把拎住了楚京云的头发,另一只手陡然在他腰上一托。

    轰!

    楚京云那苗条的身体,如同是一段烂木桩一样,刹那腾空飞了起来。身在空中,他双手双脚乱蹬,拼命地想稳住身形。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地,他轰隆隆地被直接摔入了旁边的一只不锈钢圆形垃圾筒里。

    咣当!

    垃圾筒的盖子是三百六十度可旋转的活动盖,楚京云脑袋朝下,就轰地一下撞入了垃圾筒里。还没等他喊出救命,垃圾筒的筒盖已当锒一声自动盖上了,只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呜呜呜的怪叫声,那里还有楚京云的身形。

    他竟然被张横直接就摔入了垃圾筒里了。

    “呃!”

    场中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人的神情猛地一滞,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

    天啊!这个年青人是什么来历?他的一个保镖,已是够狠了,刚才痛奏楚四公子的手下,甚至连云龙会所的茹经理都挨了大耳光。

    但是,这主却比他的保镖更狠,竟然直接把堂堂的楚四公子给摔入了垃圾筒里。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震骇?

    “啊,楚四少!”

    刹那的愣怔,戴高德等一众狗腿子,猛地醒悟了过来,立刻尖叫着朝那只垃圾筒跑去。

    叮叮当当!

    当戴高德等人,手忙脚乱地把楚京云从垃圾筒里拉出来,顿时再次把场中所有的人震惊。

    此时此刻,楚京云的样子实在是悲惨到了极点。他那身华丽的衣服,已沾满了污迹,一头披肩的长发,更是成了一蓬乱稻草,上面还沾满了果皮瓜屑。

    再看他那张原本还算是清秀的脸,现在更是惨不忍睹,脸上满是污秽,嘴唇鼻子都撞出了好几个血口,甚至门牙都掉了两颗,汩汩的鲜血,从嘴角流出来,神情狰狞之极。

    “你,你,你……”

    楚京云呸呸呸地吐出了口里的肮脏物,这才猛地转向了张横,眼神里满是怨毒和仇恨。

    只是,他掉了几个门牙,说话已漏风,一时却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姓楚的,嘴放干净点,不然,可别怪本少让你满嘴的牙齿全部换新的。”

    张横冷冷地望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对于张横来说,他对楚京云可丝毫没有什么畏惧。

    张横可没忘了,在明珠的时候,自己破解辽远和强生大厦的风水,最后却遭到了暗算,几乎被人一箭透体。如果不是动用了巫神法杖中的保命秘法,只怕当时就得命丧当场。

    而据他当时观察到的情况,暗中动手的就是上京楚家之人。是因为自己在巫王寨中,破坏了他们的计划,结的仇。

    因此,可以说,自那时起,张横与上京楚家已是有了梁子。

    这也正是张横在钱塘,知道了奥斯达公司的后台老板是楚家四公子,他会精心设计,骗他们八千万的原因。一则是给陆晓晓出口气,另一方面也是对楚家的报复。

    这次,在云龙会所意外地遇到楚京云,张横自然不会留手。别人怕楚家,张横可没这顾忌。反正双方早就结了仇,张横那里还会在乎在这个仇字上多添一笔。

    因此,张横来了个以牙还牙,楚京云想当众羞辱自己,那么,张横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他丢入了垃圾筒。

    事情也算是做绝了,张横自然也不愿再留在这里给人当猴看,所以,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至于与柳犁月的约会,等会电话再说,要是现在进云龙会所,难免会牵涉到她。

    “张少!”

    邱纯玉一直站在张横身边,场中发生的一切,她全看在了眼里,心中的震动却已是无以复加。

    她虽然没来过云龙,但是,做为邱明良的女儿,她却也知道上京顶级圈子的一些事,清楚这所云龙会所,乃是一处上京顶级大少们聚会的地方。

    不仅如此,她也从旁人的议论中,知道了那个长得象娘们的男子,乃是上京世家中楚家的四公子。

    然而,眼前的这个张少,竟然在云龙会所大打出手,还把上京顶级世家的楚四公子给奏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邱纯玉心头骇然?

    “没事,纯玉小姐,我们走。”

    张横那能不知道身边少女的担心,微微一笑,拉起了她的手,就朝停车场那边走去。

    邱纯玉似是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张横那一脸淡然的表情,却是欲言又止,终于点了点头,任由张横拉着,走向了停车场。

    “哼!”

    樊元江冷冷的目光扫视了场中众人一眼,倒退着跟在了张横的身后。

    “你们!”

    见到张横他们竟然就这么拍拍屁股要走人,楚京云气得一张脸都变成了紫色,他那里还忍得住,立刻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抓住他们,不要让这姓张的小子跑了!”

    “抓住他们,不要让这姓张的小子跑了!”

    戴高德等人猛地反应了过来,立刻跟着楚京云叫喊道。

    但是,戴高德等一众人,嘴里叫得凶,却没有一个人敢追上去。

    开玩笑,他们刚才早就被樊元江那恐怖的武力值给打怕了。貌似人家三下五下,就把他们全部给撩倒,现在还一个个鼻青脸肿。

    此刻,在樊元江那凛冽的目光注视下,这些人那里敢上去自找不痛快?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

    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只会象狗一样叫嚷,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张横他们离开,楚京云气得几乎吐血。陡地,他一个巴掌,就把身边的戴高德甩了个踉跄,一时却也没有办法,气得哇哇怪叫,把自己的这几个手下,更是骂了个狗血喷头。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个个脸色怪异,人人神情莫名。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

    堂堂的楚四公子,竟然被人丢入垃圾筒。现在,打人的家伙,竟然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这样的事实,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那么,这个敢对楚四公子出手的年青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呢?还是无知者无畏,根本不清楚楚京云的背景?或者是说,此人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来历,完全就没把楚家四公子看在眼里?

    一时间,人们一个个用异样的眼神望着张横他们离开,心中却是惊疑不定,纷纷猜测起了张横几人的来历。

    “啊,龙大少来了,龙大少来了!”

    这个时候,突然人群中发出了一阵惊呼,许多原本挤在门口的人,纷纷地让出了一条道来。

    “吴少!”

    楚京云身形猛地一震,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惊喜,目光已转向了那边。

    果然,此时此刻,吴植龙正一脸凛然地急冲冲向门口奔来,神情很是阴郁。

    “吴少,你这云龙会所是怎么搞的,本少都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了,竟然没有人出面来管管。吴少,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隔着老远,楚京云已叫喊了起来。

    楚京云直到现在,都弄不清楚,刚才茹关强怎么会在紧要关头,突然反水,让保安撤退,从而让他楚京云受了辱。

    但是,此刻看到云龙的大老板吴植龙出面,他却是不由心中暗喜。

    同为上京的顶级大少,楚京云自然清楚吴植龙的脾气。貌似这位吴家大少,最看重的就是面子。

    因此,以前任何人敢在云龙闹事,那就是不给他吴大少面子,吴植龙都会以严厉的手段报复。

    久而久之,云龙就成了一片打架斗殴的禁区,就算有什么恩怨,一般来此的客人,也都会忍着,到别的地方解决。

    然而,今天张横竟然当众在大门口就大打出手,不但奏了楚京云的手下,还把他楚四公子给丢入垃圾筒。这无疑就是破坏了云龙会所的规矩,更是在打吴植龙的脸。

    以吴植龙的脾气,岂会对此事袖手旁观?更何况,他楚京云的面子,吴植龙还是要给地。

    心中想着,楚京云嘴角浮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望向那边张横的眼神中,已多了一丝怨毒的仇恨。

    他自然知道,吴大少经营世界各地的奢侈品,要说有钱,整个上京顶级大少圈子里,就数他最富有了。因此,吴植龙的云龙会所,重金聘请了不少的高手。就算张横和他的那个保镖最厉害,今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