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烟霞迎宾
    吴植龙的出现,顿时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而楚京云的责问,更是让大家的目光,刷地一下全部聚集到了两人身上,人们的神情都变得无比的怪异,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了一种莫名的期待,想看看接下来这位吴大少会如何处理此事。

    “嘿嘿,楚四少,看来你是真的越来越有出息了。”

    吴植龙冷冷地望向了楚京云,脸色阴沉的可怕:“在本少的云龙会所,你竟然也是如此的肆意妄为,把本少的贵客当众赶出去。”

    “啊!”

    楚京云脸上正荡漾开来的那抹残忍,陡地僵住了,神情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吴植龙竟然会说张横是他的贵客。

    不仅是他,四周的人们,也一个个刹那石化。吴植龙的话,确实是震憾了场中的所有人。

    “楚四公子,有什么你尽管朝本少来。”

    吴植龙却那里会在乎四周人的震惊,目光变得更冷:“你敢在我的云龙会所欺负我的贵客,那就是与我吴植龙为敌。”

    “你!”

    楚京云浑身剧震,一张脸顿时青红黄绿地转换起来,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吴植龙的话,无疑就是直接翻了脸。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震骇?

    要知道,上京的几大世家,虽然彼此间都存在着许多的矛盾。但是,在表面上,大家都维持着和协。

    但是,现在吴植龙竟然为了张横,直接就与楚京云撕破了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那翻话来。

    “呃!”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每一个听到吴植龙这些话的人,个个震呆在了当场。

    抛出了那几句话,吴植龙那里还会理会楚京云,紧走几步,向着已走向停车场的张横叫道:“张少,留步,在下迟来一会,想不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张少对不起了。”

    “吴大少!”

    正举步而行的张横,身形一滞,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刷!

    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凝注到了两人身上,望望这个,又看看那个,所有人都有些感觉难以置信。

    堂堂的吴家大少,竟然在向那个外地来的年青人道歉,这是真的吗?

    然而,让大家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烟霞迎宾,给本少准备烟霞迎宾。本少要欢迎张少。”

    吴植龙猛地朝着身后一众云龙会所的人道。

    “啊!俄滴神,烟霞迎宾,吴大少竟然要用云龙会所最隆重的烟霞迎宾礼仪,来迎接那个叫张横的人!”

    “快,快,快点!”

    迎宾仪仗早就准备在后厅,这是吴植龙在出来时,顺便下的命令。

    里面的人听到前面人的呼唤,一大群仪仗队人员,顿时快步跑了出来。

    这些人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动作非常的利索。

    只是一会儿功夫,一大卷红地毯从大厅内向外直铺了出去,而所有的迎宾仪仗人员,也齐刷刷地在云龙门口列成了两队,准备迎接贵客。

    “天啊,竟然真的是烟霞迎宾,云龙的最高迎宾仪仗!”

    这一举动,顿时惊动了整个云龙,原本在里面娱乐的一众客人,也都尽皆闻声赶了出来,一个个满脸的震惊。

    要知道,烟霞迎宾,这是云龙的最高迎宾仪仗。

    所谓的烟霞迎宾,是云龙按照古风演化而来的一种迎宾仪式。

    传说,上古仙人迎接尊贵的客人时,会派出三十六名美丽的仙女去迎接。

    因为那三十六名仙子,个个身穿霞衣云佩,三十六名美女翩翩而舞,恍然如同是烟霞飞舞,炫丽之极,璀灿之极,也是隆重之极。

    这就是古风中的烟霞迎宾,也叫仙子迎宾。

    云龙就是延袭了这一古风,效仿古代仙人的迎宾仪式,演化出了烟霞迎宾的仪帐。以示对最尊贵客人的尊重。

    自云龙成立以来,这烟霞迎宾的最高迎宾仪帐,也就使用过一次。那一次还是云龙开业的时候,英吉尔岛的女王,派出了王子威尔前来祝贺,吴植龙这才以最隆重的烟霞迎宾之礼,接待威尔王子。

    在场的客人们,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吴大少,竟然会再次动用烟霞迎宾的礼仪,来迎接客人。而且,迎接的还是一个大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年青人。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憾?

    难道这个年青人有着什么特殊的背景吗?否则,他怎么可能会被吴大少如此的礼遇?

    刷!

    所有人的心中陡地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大家望向那边张横的眼神,已完全不同了,多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敬畏。

    开玩笑,能让吴大少以最高的礼仪,隆重迎接的客人,岂会是个普通人物?

    整个云龙会所,因为门口摆出了烟霞迎宾的最高迎宾仪仗,刹那沸腾了,无数的客人都挤到了门口,望着那边的张横,人人神情异样。

    说实话,这里真没什么人认识张横,所以,大家的心中,现在都在猜测这个年青人的来历。

    一卷红地毯从大厅一直铺到了门外,向着前面的停车场延伸而去,十几名身穿特别制服的鼓乐手,也排列在了红毯两边,准备奏乐。另有三十六名年纪在二十岁上下,身穿旗袍的迎宾小姐,一个个姿态优雅地迎候在门口两边,手捧鲜花,场面确实是震憾人心。

    “烟霞迎宾?”

    站在停车场边,张横和邱纯玉以及樊元江互望一眼,看到云龙会所门口那热闹的场面,也是一个个满脸的惊讶。

    对于烟霞迎宾,张横还真不知道它的含意。但是,看到吴植龙竟然摆出了这样的大场面,张横就算是最后知后觉,也看出了这是一种极其隆重的欢迎仪式。

    “烟霞迎宾?”

    邱纯玉好看的秀眉微微一蹙,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

    “怎么了,纯玉小姐?”

    张横立刻看到了她的异样,不由小声地问道。

    “张少,看来那位吴大少是真把你当成至尊贵客来看了。”邱纯玉微微一笑:“我曾在一本古藉中,看到过有关烟霞迎宾的记载,这是上古仙人对最尊贵客人的迎接礼仪。”

    说着,邱纯玉把有关烟霞迎宾的典故说了一遍。

    “竟然是这样!”

    张横眼眸微微一凝,望向邱纯玉的目光有些异样。他还真没想到,邱教授的女儿,竟然如此的博学。连上古的典故都能知道。

    “啊呀,不要走,张少,您不能走!”

    突然,后面传来了茹关强焦急的声音。

    此时此刻,茹关强正急步向张横他们跑来。他那肥胖的身形,飞奔起来速度那叫一个快,就如同是一只肉球一样,简直就是滚过来的。

    开玩笑,要是吴大少要以烟霞迎宾之礼,迎接的贵客,就这么走了,他茹关强那是撞墙都来不及后悔啊!

    所以,茹关强是压榨了这三十多年的潜力值,平生第一次跑得这么快,目的就是要把已走到了停车场边的张横给拦下。

    “张少,刚才是我有眼无珠,请您恕罪,请原谅我的冒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您了。”

    跑到了张横面前,茹关强也来不及擦一下满头的大汗,对着张横连连鞠躬,态度诚恳之极,恭敬之极,也是谦卑之极。

    看到吴植龙摆出最隆重的烟霞迎宾,茹关强猛地反应了过来。立刻意识到,这也许是他唯一可以赎罪的机会。

    他那里还会犹豫,马上就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向张横求起饶来。

    “哼!”

    张横那里会理会这家伙,连眼角都没瞄他一下。

    茹关强点头哈腰着,极尽馋媚。但是,他也立刻感受到了张横的冷漠,貌似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这下,茹关强心急如焚。要是得不到张少的原谅,吴大少那里,根本就是更不用说了。他今后的希望也将完全破灭。

    怎么办?怎么办?

    茹关强额头上的汗如瀑布般滚滚而落,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陡地,茹关强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脸上骤然露出了一抹绝决之色。

    紧接着,一幕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憾的情形发生了。

    眼见无法让张横原谅,茹关强是真的急了,他突然身形一矮,就这么直挺挺地要跪下去,一边更是哀求道:“张少,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刚才对不起您,但是,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

    茹关强求恳起了张横,悲切之极。

    开玩笑,只要眼前这位爷肯原谅他,别说跪了,他茹关强就算是真的去舔人家的脚背,茹关强也是丝毫不会犹豫地。

    “这家伙真是贱胚!”

    张横一怔,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他还真没想到,茹关强会当着这么多人要给自己下跪。

    只是,长这么大,张横还真没遇到过这样不要脸的家伙,而张横更是无法接受被人跪拜。所以,就在茹关强的双膝要触地的刹那,张横冷哼一声:“你要干什么,还不快起来。”

    “啊,张少,您这是原谅我了?”

    茹关强浑身一震,却是怎么也跪不下去了。以张横如今的力量,一股威压,就完全可以把他给震住。

    不过,这家伙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眼见张横不让他下跪,立刻顺坡而下,全当是张横原谅了他。

    “奏乐!”

    “欢迎张少!”

    这个时候,迎候的那三十六名迎宾小姐,挥舞着手中的鲜花,高声叫喊起来,翩然起舞着,向张横这边走来。

    嚓咚咚,嚓咚咚!

    乐队的指挥那里还会犹豫,立刻舞动起了指挥棒。

    刹那,场中鼓乐震天,情形热闹之极。

    “张少,您请!”

    茹关强自然不是傻瓜,看到这副情形,连忙哈着腰,用一种无比谦卑,无比恭敬的姿态,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式,在前引路。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凝,微笑着向前面的吴植龙点了点头,举步跨上了红地毯。

    鼓乐震天,鲜花摇拽,张横在茹关强的引路下,在三十六名迎宾小姐的簇拥下,左边是邱纯玉,右边是樊元江,踏着厚厚的红地毯,缓缓地走向了云龙会所。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