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吴植龙的难题
    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每个人的神情都显得有些怪异,或羡慕,或妒忌,或敬畏,无一不足。

    人群中,柳犁月美眸灼灼地望着万众瞩目的张横,神情有些难以喻意。

    她在外面发生冲突的时候,就走了出来。看到张横竟然是与楚京云起了矛盾,这让她心中很是震惊。

    以柳犁月的身份,自然知道楚京云的背景。只是,她还真没想到,张横竟然会与楚家四公子有仇隙。

    就在她准备出面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吴大少出头,不但当场与楚京云翻脸,而且摆出了烟霞迎宾的最高迎宾礼仪,隆重地欢迎张横。

    这顿时把柳犁月给震呆在了当场。

    当日与张横共同探险那座楼凶凶,之后,她对张横也暗中做了调查,知道这个年青人只不过是穷山沟里出来的打工仔。

    后来,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了一身奇异的本领。但是,低微的出身,却是永远都无法改变。

    她怎么也想不到,仅仅只是大半年不见,张横竟然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不仅本身气质与当日初见时完全不同了,而且,还与上京楚家四公子,有了仇隙,却又得到了上京另一个世家的吴植龙,如此的器重。

    那么,在这大半年里,在这个年青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操!”

    另一边,楚京云的脸色却在急剧地变化。望望张横,再看看吴植龙,目光扫过场上一个个神情怪异的人们,楚京云的脸皮都在微微的抽搐。

    吴植龙的当场翻脸,又以如此隆重的迎宾礼仪欢迎他的仇人张横,让他的面子完全被践踏了,在这云龙会所,他今后可以说是成了笑话。

    因此,站在旁边,他感觉现在所有人望向他的眼神里,都有一种嘲笑。这使楚京云感觉憋屈之极,也是窝火之极。

    然而,他直到现在,仍是想不通。为什么吴植龙竟然为了张横,会与他楚京云作对。难道张横这个乡巴佬,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背景吗?

    心中想着,楚京云望向张横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但眼神里却已充满了怨毒和仇恨。

    无论如何,张横当众把他丢入垃圾筒,这样的羞辱,已是他平生的奇耻大辱,他是决不会放过张横。

    场中所有人,因为吴植龙摆出烟霞迎宾的最高礼仪而震惊。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吴植龙之所以会这样礼遇张横,这自然是有原因。

    一方面,吴植龙现在与张横的远方集团有合作。双方的关系相当的不错。

    另一方面,吴植龙本就有求于张横,貌似他最初去张家,就是为了想让张横帮他解决一个难题。

    当然,最重要的是:当日为远山集团开业庆贺,他见识到了张横那强大的人脉。不说港岛,奥岛以及韩岛的那些巨头,就说徐涛这位许老的秘书,竟然亲自前来,这就足以让他对张横刮目相看。

    许老何等人,如今共和国硕果仅剩的开国元勋之一。就算吴家在上京风光无限,面对许老,那也得矮上几分。

    所以,当看到楚京云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欺辱张横,吴植龙心中早就一团邪火窜了上来。

    虽然与楚京云都是上京的顶级世家大少,但是,吴植龙平时却与楚京云关系并不好。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楚京云这家伙,是一众顶级世家大少中的另类。

    上京世家的顶级大少,就算不入仕途,也都会自己经营着一些生意。即使有的走的是偏锋,捞的是偏门,却也是有个底。

    象吴植龙就专营世界各大品牌的奢侈品,并为此而成立了这个云龙会所,以便能更好地推广他的生意。

    但是,楚京云此人却是很没有品,正经的生意不做,反尔仗着家世,做起了减法行当。

    不仅如此,这家伙还与黑道的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甚至暗地里开着赌场等见不得光的产业。

    当然,钱塘的奥斯达公司,原本是楚京云为了洗钱所用。但是,后来,因为扩展的太快,他根本无遐管理,这才让那些为他做事的手下,钻了空子,成为了一家以诈骗为业的骗子公司。

    不过,楚京云也完全不在乎,任由他的手下胡作非为。

    因此,在一众顶级世家的大少圈子里,大家对楚京云都没什么好感,平时也尽皆是敬而远之。

    而这也正是吴植龙会当场与楚京云翻脸的原因。在他的心中,原本就看不起这个另类的家伙。

    “张少,欢迎你光临云龙会所。”

    这个时候,张横和邱纯玉以及樊元江三人,在三十六名迎宾小姐的簇拥下,来到了门口。

    吴植龙立刻带着一众高管迎了上去,先行伸出手来,热情地握住了张横的手。

    “吴少客气了。”

    张横点头回礼,心中也是非常的感激。他自然能明白,吴植龙为了自己与楚京云翻脸,并摆出如此的大阵仗,隆重地欢迎自己,这是在给自己长脸。

    不仅如此,张横一路走来,也听到了旁边众人的议论,明白这三十六名美女的迎宾礼仪,果然如同纯玉所说的那样,是云龙会所按古风排演的,是最高的迎宾礼节。貌似曾经只有英尔岛的王子才享受过如此的待遇。

    这更是说明,吴植龙对自己的器重和礼遇。

    “张少!”

    吴植龙微微一笑,做了一个响指的动作:“还有一件小小的礼物送你,望笑纳!”

    立刻,他的身后,一位端庄漂亮的小姐,手中端着一个金色的盘子,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

    那小姐的盘子中,盖着一块明皇色的锦缎,却不知里面放的是什么。

    不过,并没有让张横久等,吴植龙亲自上前,揭开了金盘里的锦缎。

    “啊!云龙钻石胸章!”

    四周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人群不禁有些骚动。

    不错,锦缎下的东西,确实是有些扬眼。一枚雕刻成龙形的胸章,上面镶满了璀灿的钻石,在门口灯光的掩映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云龙会所的老会员们,立刻认了出来,这正是云龙会所最尊贵的云龙钻石胸章,这是身份的代表,更是一种无比的荣耀。

    要知道,云龙会所的会员,一般拥有的都是金卡,顶级的会员,就是钻石卡。至于这种钻石胸章,却只有会所的老板吴植龙,才能拥有。

    这也就是说,吴植龙是把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摆在了与他同等地位上看待了。

    更重要的是:拥有这枚云龙钻石胸章,任何吴植龙名下的产业,都可以任意调动人力物力和财力。

    “吴大少,这太贵重了!”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张少,你还跟我客气!”

    吴植龙大笑,亲手为张横把这枚钻石胸章别在了衣服上。这才拉着张横的手,并肩向云龙会所走去。

    四周响起了一片叫好声,热烈的掌声也同时响起。在人们炽烈的目光中,张横和吴植龙等人,走入了后院。

    “张少,怎么来了上京也不告诉我一声?”

    进入了里面,吴植龙脸上露出了责备的神色:“还有,来我的云龙会所,竟然也不打个电话给我。你这是不把我当朋友啊!”

    “嘿嘿,吴少,这次来云龙,是有朋友约了这里。”

    张横歉意地笑笑:“我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给吴少添麻烦了。”

    “哈哈,兄弟你这就见外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谁敢与你不对眼,那就是与我吴植龙为敌。”

    吴植龙无所谓地哈哈笑道,拍了拍张横的肩,这才似是想起了什么:“约你的朋友是谁,方便介绍给我吗?”

    吴植龙有些好奇,约张横的朋友会是什么人。

    “她就在这里。”

    张横转头望向了人群里的柳犁月。他早已看到了柳犁月站在那里。

    “哦,是柳姐!”

    吴植龙神情一滞,他自然认识柳犁月。而且,还与柳犁月因为一些事情,有着很深的交情。只是,吴植龙还真没想到,约张横的竟然会是她。

    “吴少也认识柳小姐?”

    张横也是很好奇,感觉上,吴植龙在看到柳犁月后,神情很古怪。

    “唉,我当然认识她了。还给她添了很多的麻烦。”

    吴植龙突然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

    “吴少有什么为难之事吗?”

    张横心中陡地一震,不由问道。

    “嗯,张少,等会再说。”

    吴植龙望望四周的人群,结束了话题。

    当下,吴植龙也不迟疑,亲自上前邀请柳犁月,与张横他们一起,进入了云龙会所最后一进的云龙阁。

    这里是云龙会所最豪华的地方,也是云龙会所中最高的所在。平时只有吴植龙和一些顶级大少才会在此娱乐,一般普通的会员,根本不能进入。

    几人分宾主坐下,吴植龙亲自为他们泡了茶,这才目光望向了张横这边。

    “张少,刚才人多不方便,所以,没有与你细谈。”

    吴植龙微微叹了口气:“说实话,上回我去钱塘找你,就是有一件为难之事,想请你帮忙。”

    “吴少,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尽力而为。”

    张横神情一肃,心中却是更加的疑云重重了。

    以吴植龙在上京的势力,以他的人脉,什么样的事才能难住他,却要远到钱塘来找自己呢?

    张横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吴植龙到底遇到了什么困难?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