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3章 一个荒诞的故事
    躺在床上的心儿,样子确实是有些恐怖。她整个人头发稀疏,面容枯瘦,露在衣服外的那两只手,就如同是鬼爪一样,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看起来很是让人心里发寒。

    张横的眼眸陡地眯紧了,心儿的这个模样,比当日乔伟君的情况还糟,这足见她这两年来,所受到的痛苦。

    “心儿!”

    吴植龙走到了床边,伸手握住了她枯瘦的手掌,老大的爷们,在外面风光无限,此刻却如同是一个无助的小男生一样,眼眶里竟然已盈满了温润的液体。

    吴植龙喃喃地叫着心儿的名字,伏下身来,仔细地端详着她的脸,似是要把她刻入心里去。

    四周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沉甸甸起来,张横,柳犁月以及邱纯玉三人,神情都变得默然,他们被吴植龙的这份温柔和真情给感动了。

    说实话,以吴植龙的身份和地位,他真的要女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但是,面对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心儿,他依然执着地没有放弃。

    心儿正在沉睡中,但是,吴植龙握住她的手,她似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紧闭的双眼急剧地颤动着,仿佛要睁开眼来。

    不过,她终究没有能睁开眼,只是两片干裂的嘴唇翕合着,从喉咙底里发出了一个怪异的声音。

    “她在叫龙哥!”

    张横的神情一滞,心中的感觉也是有些难以莫名。

    “张少!”

    凝望良久,吴植龙终于回过了头来,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心儿拜托你了。”

    “嗯,吴少,我尽力而为。”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一只手搭上了心儿的手腕,巫力真元运转,缓缓地渡入了她的经脉。天巫之眼早已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她的情况。

    “竟然真的有四魂!”

    渐渐地,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在心儿头顶的三花聚顶中,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央本命气运中,竟然真的有两魂存在。

    这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想象。要知道,人的三魂,是可以从三花聚顶的三团光氲中体现出来。现在,中间代表本命气运的光团,竟然有双魂,这岂不是说,心儿确实是存在着四魂?

    不仅如此,本命气运中的这两魂,竟然完全契合,根本分不清那一个魂是真正的人魂。

    一时间,张横真的有些惊呆了。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柳犁月和辛献锋他们,在探察到了心儿的真实情况后,会束手无措。

    一般情况下,人的灵魂包括天,地,人三魂,如果多出一个灵魂,那就是外来的邪魂入侵。

    外来的邪魂,自然会与本命的人魂完全不同,是可以一眼就分辩出来。

    然而,此刻在心儿三花聚顶上所看到的人魂,却是两个,根本分辩不出那个才是真正的人魂,仿佛这两个人魂,就是生来俱有。

    如果是外来邪魂入侵,解决起来其实很简单,只要把那个邪魂剥离就行。

    但是,心儿却是两个无法分辩的人魂在一起,张横也完全呆住了,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把它们分开。

    “怪不得心儿会有人格分裂的类似症状,原来她的本命人魂竟然是两个。”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一时僵在了当场。

    人魂是一个人的主体,它决定着这个人的性格情感。但是,当两个人魂共存的时候,这个人的性格,就会随着主导的人魂而发生不同的变化。

    张横不知道,心儿在发病以前,是不是就已是这样的情况。但是,他却明白,以目前心儿的状态,根本无从着手。否则,一旦要是把她的两个人魂硬生生的分开,只怕她就会缺失一魂,轻则成为植物人,重则当然是一命呜乎。

    “张少?”

    看到张横一脸凝重的样子,一边的吴植龙不由神情一阵黯然,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

    “吴少,心儿的情况确实是有些复杂。”

    张横不得不安慰他一下:“不过,这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总有办法的。”

    “那就拜托张少了。”

    吴植龙精神一振。

    “柳小姐,你说一个人可能会有两个同样的人魂存在吗?”

    张横微微沉吟,向旁边的柳犁月问道。

    现在,他需要与柳犁月商讨一下,也许,能从她的意见中,发现什么自己遗漏的东西。

    “一个人是不可能存在两个人魂,这完全不符合常规。”

    柳犁月斩钉截铁地道。

    “那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存在两个人魂呢?”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

    既然不符合常规,但是,在什么样特殊的情况下,一个人会有两个人魂共存?这是张横现在心中所考虑的问题,只是,他一时却没有答案。

    “什么样的情况?”

    柳犁月不禁一怔,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也许,也许一个人转世的时候,没有喝孟婆汤,或者是出了什么特殊的意外情况,这才会有两个人魂共生的情况。”

    柳犁月沉思了良久,有些不敢确定地道。

    对于转世,对于阴间,都是传说中的东西,谁也没有真正经历过。或者是说,就算经历过,也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的记忆。因此,这一切实在是太虚无飘缈了。

    然而,张横却是浑身一震,神情也刹那变得古怪起来:“转世?孟婆汤?”

    张横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柳犁月的话,让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只是,那点灵光实在是太模糊了,他一时间怎么也抓不住其中的实质。

    “张少!”

    这个时候,一边的邱纯玉有些弱弱地叫了一声,似是想说什么,但终于欲言又止。

    邱纯玉自刚才听到柳犁月和张横谈论四魂七魄,她就一直陷入了沉思。现在听到他们说起转世和阴间,她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只不过,柳犁月和张横所说的内容,实在是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她想发表点意见,又感觉有些不妥。貌似这样的话题,如果扯开了,还真没有什么结果。

    “纯玉小姐,你有什么尽管说。”

    见到邱纯玉这副样子,张横微微一笑。

    “张少,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些故事。”

    邱纯玉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

    “哦!”

    众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她身上。

    邱纯玉的俏脸一阵微红:“我看的书很杂,基本上什么样的书都看。所以,记得一些荒诞怪异的故事。”

    “在一本奇谈怪论的书上,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邱纯玉继续道:“在解放前,有一个村子里,有个叫阿秀的女子。她有一天突然对家人说,她原本是邻村的人,名叫阿莲。当时,她的家人只当她是异想天开,也没当她说的话是一回事。”

    “阿秀的父亲是位木匠。当有一天,他去邻村干活,那户人家正在为儿媳做祭日。”

    邱纯玉说起了故事的内容:“这家人家的儿媳就叫阿莲,是在十三年前难产死的。阿莲很孝顺,因此,她死去这么多年,这家人家家里的公公婆婆还一直很怀念她。”

    “然而,阿秀的父亲听了他们对阿莲的描述后,心中无比的震动。因为,他们所说的阿莲的情况,竟然与他女儿阿秀平时所说的那些话非常的吻合。”

    邱纯玉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此刻听到这家人家的老人说起,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心中又惊又疑,他那里还能安心工作,立刻找了个借口,奔回了家去。”

    “哦,那后来怎么样?”

    邱纯玉的话,吸引了屋里众人的注意力,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不由问道。

    “后来,他回到家中,就仔细地问起了女儿阿秀。但是,让他震惊的事,阿秀所说的有关阿莲的情况,与他在那户人家听到的完全一样。”

    邱纯玉道:“他这回是更加的惊奇了,于是,他就想试试,女儿所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于是,他就带女儿出了门,让女儿带他去邻村的阿莲家。”

    “他们本是住在山村,虽然离邻村只隔了一座山,但因为交通不便,两村之间的人很少来往。”

    邱纯玉脸上的神情更加的怪异:“而且,阿秀还只有十三岁,从小就没有出过这片山村,因此,她是根本不认识去邻村的路,也不可能知道阿莲的家在哪里。”

    “但是,结果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

    邱纯玉道:“阿秀走出村后,似乎对去邻村的道路很熟悉,根本不用他指点,就直接走到了邻村。而且,更让他震惊的是:到了邻村后,阿秀仿佛是回到了家一样,一边说起了这村里的一些人情事故,一边就朝着阿莲家走去,一点都没有差错地就走到了阿莲家。”

    “当时,阿莲家还在做祭日,正好在烧纸。”

    邱纯玉叹了口气:“阿秀一到阿莲家,看到祭台上摆着的灵牌,她顿时大哭不以。阿莲家的家人自然无比的奇怪,连忙问她怎么回事。然而,阿秀的回答,却完全震憾了所有人,因为,她说她就是阿莲。”

    “阿秀的话自然让阿莲的家人又惊又疑。”

    邱纯玉语气变得异样起来:“但是,接下来发生的情形,却是让所有人全部惊呆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