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今世前生
    邱纯玉说起了她在一本书上看到的荒诞的故事,已把屋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大家满脸迫切地望着她,听着她的叙说。

    “阿秀说她就是阿莲,众人当然不信。但是,阿秀却准确无误地叫出了阿莲家里所有人的名字,这顿时把大家全部给震惊了。”

    邱纯玉继续道:“要知道,阿秀根本没来过这里,而阿莲家里人,别说是她根本不清楚,甚至是连他父亲也完全叫不出来。可是,她却就这么一一给说了出来。”

    “后来,阿莲的家人,问起了一些只有当年阿莲才经历过的事情,阿秀却也是能毫无差错地一一回答。”

    说到这里,邱纯玉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异彩:“到了这时,人们终于相信,阿秀就是当年的阿莲转世了。只是,他们也搞不清楚,怎么转世后的阿秀,还能记得前世的事情。因为此事的怪诞,所以被收入了奇谈怪论中,我刚才听你们说四魂七魄,就想到了这个故事。好象在后人的评论中,就认为阿秀可能就是个拥有四魂的人,她之所以记得前世的事情,就是转世时,本命人魂因为某种原因,并没有消失。所以,他存在着前世和今世两个本命人魂。”

    “竟然是这样!”

    张横猛地身形一震,脸色也变得无比的古怪,他的眼眸陡地凝注到了邱纯玉身上:“纯玉小姐,那么,这事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故事中没有说明,只是简略地提了一句,说是阿秀在二十岁的时候,突然因为摔下山,有了一段时间的失忆。苏醒后,她有关前世的记忆,却就这么全部忘记了。”

    “失忆,忘记了?”

    张横的眉毛猛地挑了起来,神情更加的异样。

    “怎么,张少,你想到了什么?”

    一边的柳犁月美眸一凝,望向了张横。

    “嗯,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张横却是摆了摆手,对邱纯玉点了点头:“谢谢纯玉小姐。”

    一边说着,他整个人已是陷入了沉思。

    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凝重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张横身上。

    好半晌,张横猛地抬起了头来:“吴少,我想到一个办法了,可以试一试。”

    “好,张少,拜托你了。”

    吴植龙搓着手,脸现喜色,神情却是紧张无比。

    “嗯,吴少,在为心儿姑娘治疗前,先得为她服一剂药。”

    张横目光落到了躺在床上的心儿身上:“她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我怕她承受不起。”

    刚才,张横用巫力真元探察过心儿的身体,知道她之所以枯瘦如柴,这完全是因为两个人魂共存,让她的生理完全混乱了,甚至不知道吃饭。

    因此,自她发病后,一直是靠营养液和灌注滋补品,这才能维持到现在。如果不是吴植龙一直没有放弃,只怕她早已化为一堆枯骨了。

    以她如今的状况,确实是不宜作任何的治疗。因此,张横必须先对她的身体进行一次调理。

    说话间,张横开出了一剂药方,并拿出了当日在元兴王城地下层中所采的暗金木耳。

    这种药物具有滋养神魂和弥补身体元气的作用。张横准备用它先温补一下心儿的身体,以便对她进行测试。

    药汤很快就煮好端了上来,吴植龙亲自动手,为心儿灌下了药汤。

    果然,喝下药汤后,心儿的气息似乎平稳有力了许多,脸色也现出了一抹潮红。虽然仍是处于沉睡中,但在场的人都已感觉她比先前好多了。

    张横也不再迟疑,手指陡然一指。

    嗡!

    空间微漾,光芒急闪,摄魂珠已悬浮到了心儿的头顶。

    “摄魂!”

    张横低喝一声,手中已握了一把柳木针和桃木针,陡地扎在了心儿的眉心上,挑刺出了一个奇异的符号。

    顿时,一柱彩光闪耀,摄魂珠发射出璀灿的光芒,一个肉眼可见的彩色旋涡,轰然笼罩住了心儿的眉心。

    有过上回给许老治疗,现在的张横已是对摄魂珠运用自如。

    不过,他这回的情况与当时给许老的治疗却不同,他此刻是要利用摄魂珠具有摄魂的作用,把心儿的两个人魂卷入摄魂珠的特殊空间里,以便对这两个人魂进行仔细的探察。

    自然,这个方法,就是听了邱纯玉所讲的故事,从而得到的灵感。

    只是,因为邱纯玉所讲的故事,根本没有在天巫传承中以及玄门秘闻中有所记载。所以,张横对此是半信半疑,他只好用这个办法来印证一下。

    嗡嗡嗡!

    摄魂珠光芒大作,一圈圈奇异的波纹迅速扩散开来,已完全笼罩住了心儿。

    四周的几人,一个个神情怪异地望着张横,人人脸色震惊。

    眼前的情形,确实是有些玄异,除柳犁月外,邱纯玉和吴植龙他们,这还是平生第一次看到。

    而在张横的意识里,却是出现了另一幕无比诡异的影像。

    只见,一条人流如织的马路上,一个少女正撑着一把太阳伞在走着,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不知怎么的,猛地一个拐弯,冲向了那少女。

    顿时,一场车祸在电光火石间发生了。车子撞倒了少女,四周汽车喇叭声,叫喊声响成了一片,场面刹那有些混乱。

    下一刻,一个男子从轿车里冲了出来,抱起了被撞倒的女子,急切地检查起了她的身体。

    “原来这是当日吴少与心儿初次相见时的那场车祸。”

    张横的心头一突,立刻明白了意识中出现的情形是什么,心中也不禁有些感叹:“心儿果然是个美人胚子,怪不得吴植龙会对她产生倾慕。”

    脑海中那个被车撞倒的女子,样貌清秀,有一种出水芙蓉的优雅和娇媚,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漂亮姑娘。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意识中陡地又是彩光一闪,脑海中的影像却突然变得朦胧起来。

    还没等张横回过神,那朦胧的影像,如同水波般荡漾,却如同是电影中剪辑的镜头一样,已刹那换成了另一慕场景。

    “呃,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身形一震,脸色变得无比的古怪。

    不错,此刻出现在意识里的情形,确实是有些怪异。

    仍是一个少女,撑着一把太阳伞走在马路上。少女的面容,与先前看到的心儿几乎一模一样,如同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但是,此刻的这个少女,身上所穿的衣服,却是非常的怪异,完全是民国时期女大学生的打扮:一头整齐的筒发,短袖的衬衣,下面是齐膝的短裙,很是清新的样子。

    不仅如此,四周街道上的楼房和景色,也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时代的风格,有些灰败的楼房,狭窄的街道,甚至偶尔路过的人力黄包车,以及那些式样古老的老爷车。一切的一切,都意味着,此时出现的情形,并不是现在这个时代,而是瞬息穿越回到了民国。

    “难道?”

    张横心头陡地一震,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突然意识里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嘎吱声,一辆黑色的老爷车从少女身后冲了上来,把少女一下子撞倒。

    仿佛是历史重演,刚才发生过的那一场车祸,竟然再次重复。只不过,时代换了,场景换了,似乎里面的主人公从现代穿越回了民国。

    “啊,我明白了!”

    细细地觉察着脑海中那车祸现场,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这是另一个人魂中的记忆……”

    前面的车祸发生在现代,后面的那场车祸,却发生在民国。这原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残留的记忆。但是,因为心儿的人魂有两个,所以,这两幕原本绝不可能同时出现的记忆,却不可思议地重叠在了一起。

    而接下来的情形,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在张横的意识里,不断地出现各种两个时代的影像,并相互交错着,一会儿是现代,一会儿又回到了民国。主人公仍是那个叫心儿的少女。

    这样的情形是无比诡异的,就象是两部不同的影片,因为是同一个女主角,让工作人员发生了错误,在剪辑时,把其中的场景给混在了一起。

    于是,这部影片,就成了一个杂荟,变得混乱不堪。

    “果然是这样,原来心儿的两个共存的人魂,真的就是今世和前生。”

    张横心中无比的震动:“怪不得这两个人魂,根本无法分辩谁是主导。原来,这原本就都是属于心儿的。”

    现在,他完全可以判断出来,心儿三花聚顶中的两个共存的人魂,就是心儿的前生和今世。

    而且,他也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吴植龙和心儿之间,在那次邂逅后,会迅速坠入爱河。原来,两人前世有不了的情缘,这才会在这一世一见钟情。

    缘份,真是不可思议啊!

    虽然做为一名玄门人士,张横对于因果之说很在意。但是,此刻亲眼感受到吴植龙与心儿之间,前世今生的缘份,却仍是让他无比的感慨。

    影像还在不断地变幻,张横的脸色却是渐渐的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心中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也陡地浮了上来。

    现在,已可确定,心儿之所以会有四魂七魄,就是因为不知什么原因,她前生的一个人魂重生在了他身上,让她具有了双人魂。

    也正是因为这个双人魂的存在,这才让他的人格出现了分裂,时尔是现代的心儿,时尔又会是前生的心儿。

    但是,问题来了:要让心儿完全恢复,必须把双人魂共存的心儿,把她的前生和今世分开。

    那么,该如何才能作到这一点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