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执念
    心儿前世今生的两个人魂溶合在一起,要想把它们分开,这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这让张横很是为难。

    微微沉吟,他终于收了摄魂珠。此事不能用强,他得仔细想想,再做决断。

    “怎么样?”

    柳犁月秀眉一挑,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

    “张少,心儿到底怎么了?”

    一边的吴植龙也是迫不急待,满脸的紧张。

    “嗯,现在问题已查明了。”

    张横点点头:“心儿之所以有双人魂,确实就是她前生的一缕残魂,不知怎么的,与她今世的人魂溶在了一起。因为受到刺激,让她前生的那缕残魂苏醒,从而才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感应了心儿两个人魂中的记忆,现在的张横,对于心儿得病的原因,已是了然于胸。

    前世的心儿,也有一段类似的爱情。但是,那段爱情的结局却是非常的悲惨。因为,前世她所爱的那位富家子,最后在家庭的压力下,不得不离开她。

    而心儿在亲口听她的爱人要离开,竟然做了傻事,那就是自杀。虽然被她的爱人所救,但最终却成为了植物人。

    这也正是这一生,当她知道了吴植龙的身份,她的病情就突然发作了。因为,前生她就是被所爱的富家公子所抛弃。在清楚了吴植龙乃是如今上京吴家大公子时,她潜意识里的上一世的人魂,陡然受到了刺激。

    之所以她发病后,会沉睡,或是半睡半醒,也正是因为上一世,她最后成为了植物人。

    当前生的那个人魂主导她意识的时候,她就会完全陷入沉睡,这是上一世人魂带给她最大的副作用。

    “啊,真的是前生与今世的事纠缠在一起了。”

    柳犁月很是惊讶。一边的邱纯玉俏脸也顿时变得怪异无比。

    虽然阿秀和阿莲的故事是她说给大家听的,但是,故事是否就是真实的事,连邱纯玉自己也不知道。

    此刻,竟然被张横确证,这确实是让她心中很是震动。

    “这还得谢谢纯玉小姐,如果没有她的提醒,我根本不敢偿试。因此,也无法真正探察到心儿病情形成的原因。”

    张横满含感激地望向了邱纯玉。

    这次心儿的事,确实是这个气质宁静优雅的少女,带给自己的提示。

    再想到这少女是位奇异的通灵之体,现在,张横望向邱纯玉的眼神已多了一丝异样。

    这个见识渊博的少女,在她的身上,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张少,那心儿还有救吗?”

    吴植龙一直在迟疑着,但是,此刻他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脸上的神情更是迫切之急。

    张横是唯一一个真正察明心儿病因之人,也可以说,是他现在唯一救治心儿的希望。所以,他实在是怕张横也会对此束手无措。

    “吴少,心儿的情况比较特殊。也许,真的只能靠奇迹了。”

    张横稍一犹豫,还是把真实的情况说了出来:“心儿的双人魂,根本无法用外力把它们分开。因此,要让她回复到原样,也许真的只能象纯玉小姐故事中所说的那样,阿秀姑娘从山上摔下来,醒来后前世的所有记忆都忘记了。”

    “唉!”

    说到这里,张横叹了口气:“主要是我们根本无法知道,为什么心儿前生的人魂,会溶入她今世的人魂中。要是能明白其中的原因,那也许还能想办法。”

    “啊,只能靠奇迹!”

    吴植龙浑身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黯然无比,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悲切。

    他那能听不出张横的意思,貌似这话就是已判定了心儿的死刑。

    不是吗?奇迹这两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是,这世上的奇迹发生的概率能有多少。这完全不是人力可控,更不是钱财可以买来。

    吴植龙突然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自己连心爱的女子都不能保护,不能让她幸福,甚至在她陷入生死困境的时候,只能眼巴巴地这样看着她。那么,自己被无数人羡慕的身份和地位,自己为之奋斗的抱负和理想,又算是什么呢?

    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有些压抑,大家都感受到了吴植龙心中的悲哀。但是,谁也不知该如何劝他。

    眼前,也许只有救醒了心儿,才是对他最大的抚慰。

    “张少!”

    这个时候,邱纯玉犹豫了一下,突然道:“你刚才说,不知道心儿前生的人魂怎么会溶入她今世的原因,是不是?”

    “是的,纯玉小姐。”

    张横眼眸陡地一凝:“是不是你知道?”

    现在,张横完全不敢无视邱纯玉的意见。貌似这个少女,总能有她独到的见解。

    “我也不知道。”

    邱纯玉脸微微一红:“不过,我读的书比较杂,有空的时候,也看一些佛经和各个教派的典藉。我记得,曾在一本佛经中,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执念是孽根,放不下执念,就忘不了前生。”

    “所以,我在想,心儿忘不了前生,那是不是他前生的那个人魂,就是她的执念所化?”

    邱纯玉那好看的眼眸里,闪烁起了智慧的光芒。

    “执念是孽根,放不下执念,忘不了前生?”

    张横喃喃着,身形轰然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以喻意起来:“执念,执念,难道心儿前生的人魂,真的是执念所化吗?”

    猛地,张横一拍大腿,整个人惊喜若狂:“啊呀,哥们我咋就没有想到呢?”

    “张少,你……”

    邱纯玉被张横这怪异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由诧异地问道。

    “多谢纯玉小姐提醒,在下谢过了。”

    说着,张横朝着邱纯玉恭敬地抱了抱拳,一脸的肃然。

    邱纯玉的话,确实是如同提壶灌顶,让张横豁然开朗。

    张横自然还记得,当日在太平村乔家的时候,乔伟君的病情。

    乔伟君因为被元兴王操师乞的一缕怨念孽障所侵蚀,从而成了痴痴傻傻,一直浑浑噩噩地过了五年。

    直到张横替他化解了那缕怨念孽障,这才完全恢复过来。

    此刻,邱纯玉的那句执念是孽根,却是猛地点醒了张横。

    心儿的情况,虽然与乔伟君不同,但是,两者之间,仍是有着相似之处。

    心儿是被自己前生的人魂所主导,而乔伟君是被操师乞的怨念孽障所侵蚀。如果心儿前生的人魂,就是她前生的执念所化,那么,这两者之间,就情况类同了。

    执念和怨念一样,都是一种属于灵魂力的特殊能量。既然当年的元兴王操师乞,在魂消魄散后,仍能留下怨念,从而化为怨念孽障。

    心儿前生的执念,又何尚不能化为一个奇异的人魂?

    一念及此,张横已是豁然贯通,原本许多无法理解的问题,此刻也变得清晰起来。

    “啊,张少!”

    邱纯玉被张横这慎重其事的道谢给弄蒙了,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张少,那你是不是想到办法了?”

    吴植龙却已是有些迫不急待,连忙在一边插了话,神情更是激动之极。

    不仅是他,旁边的柳犁月也是秀眉陡地一凝,美眸灼灼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期待着他的回答。

    “嗯,吴少,我确实是有了点灵感。”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无比:“不过,让我想想,我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整理。”

    说着,张横也不再理会众人,顾自在屋里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嘴里却是喃喃地念道着。

    “执念,怨念,嗯,当日的乔伟君大哥,是被元兴王的怨念孽障所侵蚀。因为元兴王的怨念孽障只是一缕,所以,在那五年里,一直无法吞噬乔伟君本身的人魂,这才让他坚持到了我去的时候。”

    张横叽哩咕噜着,他要把混乱的思绪,理出个头来。

    “因为元兴王的怨念孽障,乃是外来之物,对于乔伟君大哥的人魂来说,就是外邪入侵。所以,我可以利用摄魂珠的力量,直接把它剥离出来。”

    “但是,心儿的情况不同,她的执念乃是她本身之物,这也正是她前生的执念,可以与今世的人魂相溶合的原因所在。因此,从这一情况来说,根本不可能把她前生的执念和今世的人魂分开。”

    “那么,怎么样才可以把心儿前生的执念消除呢?”

    张横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不能剥离,还能有什么办法?”

    陡地,张横猛然站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极其兴奋之色:“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啊,张少,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吴植龙惊喜若狂,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一把抓住了张横的双臂,声音都有些颤抖。

    “嗯,吴少,我确实是想到办法了。”

    张横眼眸骤亮,目光炯炯地望着吴植龙:“不过,要救心儿,还得靠你吴少自己。”

    “啊,靠我?”

    吴植龙身形一震,满脸的疑惑。

    不仅是他,旁边的柳犁月和邱纯玉互望一眼,也是感觉不可思议。她们还真有些想不通,张横这话是什么意思?

    救治心儿要靠吴少,这也太离谱了吧?貌似吴植龙虽然身份地位特殊,但他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普通人。连张横都无法救治心儿,吴植龙一个普通人,又那来这种能力?

    一时间,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凝聚到了张横身上,人人脸现惊疑,期待着他的回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