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6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确实是只有你吴少才能让心儿醒来。”

    张横神情肃然地望向了吴植龙,目光中满含深意。他也不再卖关子,把其中的理由详细地说了出来。

    他之所以认为,只有吴植龙能救心儿,这自然是经过了周密思考得出的结果。

    当日乔伟君受操师乞怨念侵蚀,那个怨念一直想吞噬乔伟君的人魂,以夺窍而生。但终究那怨念只是操师乞庞大怨念孽障的一缕,这才始终没有成功。

    这却是让张横陡然灵光闪过,明白了要解决心儿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心儿今世的人魂,吞噬掉前生的执念。

    只是,要让这个吞噬发生,却有一个必要的条件。

    心儿前生的执念,之所以突然苏醒,就是因为她受到了刺激。

    而这刺激的原因,却在于她知道了吴植龙吴大少的身份。触动了她前生那一段悲剧的情感。

    因此,要让她今世的人魂再次占据主导,就得让她重新燃起对这一生这份爱情的希望。

    要做到这一点,外人自然是无能为力。必须依靠吴植龙本人才行。只有吴植龙才能让心儿感受到他真挚的爱,才可以让她有活下去的勇气。

    “张少,我明白了,我该怎么样做?”

    吴植龙浑身一震,神情却是刹那变得毅然无比:“只要能让心儿苏醒过来,我什么都愿意,那怕就是让我把现在名下所有的产业散尽,那怕就算是要让我用命来换,我也愿意。”

    “吴少!”

    张横心头一震,望向吴植龙的眼神更是有些异样。

    吴植龙的话,确实是有些震憾人心。张横还真没想到,他对心儿的情感是如此的炽烈。

    “看来,心儿为他而发病,果然是值得。”

    张横心中感慨:“这两人还真是一对痴男怨女。”

    “吴少,既然你愿意,我也一定会尽力施为。”

    张横神情凛然:“不过,不需要你做其它的,只要你用你那颗最真挚的爱心,把心儿唤醒就行。”

    “这么简单?”

    吴植龙还有些难以置信。

    “是,就这么简单。”

    张横目光一凛:“等会,我会让你和心儿的人魂处于同一个空间里,到时,就看你如何把她唤醒了。”

    张横的目光变得炽列起来,他也不再犹豫,手指轰然一指。

    顿时,摄魂珠再次现形,刹那悬浮到了吴植龙和心儿的头顶。

    柳犁月,邱纯玉两人,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两人美眸灼灼地望着吴植龙,再看看床上依然沉睡的心儿,目光中充满了迫切。

    她们也被吴植龙那份对心儿的爱所感动,期待着奇迹能发生。

    嗡!

    摄魂珠光芒大作,陡地射出了一团彩色的光氲,渐渐地凝成了一道炫丽的旋涡。

    不过,这次这个旋涡,并不是只笼罩住了心儿一人,而是在心儿与吴植龙两人的眉心之间贯通,形成了一道奇异的彩虹。

    吴植龙浑身一震,整个人象是突然变得痴傻了一样,顿时僵在了当场。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神情变得凝重无比。

    此时此刻,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幕奇异的影像。

    只见,摄魂珠形成的奇异空间里,心儿和吴植龙两个人,正默默地相对。

    这是发生在意识空间中的情形,张横就是用摄魂珠,摄取了心儿和吴植龙的人魂,让两人的人魂来了个面对面。

    心儿是否能苏醒,那就得看吴植龙接下来的举动了。如果他能让心儿感受到他对她的爱,让心儿重新燃起生的**。那么,心儿今生的人魂,就会重新主导她的神窍,到时,就会把她前生的执念,缓缓的吞噬。

    这说起来虽然有些玄,但是,张横却有信心……因为,他曾见到过类似的事情……

    张横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医治村里一个叫青姨的女子。她在山上采药时,不小心从悬崖上掉了下来。送到父亲那儿的时候,已完全是没有了气息。

    按当时的判断,她已是没救了。

    但是,就在张远山为她尽人事的时候,她却突然苏醒了过来。此事在村中,被许多人叹为奇迹。

    不过,当青姨恢复后,张远山也是非常的好奇。曾问过她,在当时如此严重的伤势下,她怎么还能渡过。

    然而,青姨的回答,却是让张远山只有感慨的份。因为,青姨说,当时她意识陷入了一片浑沌,整个人感觉自己正在向一片黑暗中沉去。但是,她有两个孩子,特别是其中小的那个,还是刚出生半年。这让她心中充满了牵挂和不舍。

    正是她那种对孩子强烈的思念,让她陡地从黑暗中挣脱了出来,最终苏醒过来。

    青姨对孩子的那份母爱,给了她无可比拟的求生**,这正是她能苏醒的原因。

    以张横现在的境界,当然清楚,那时的青姨其实是经历了一次滨死体验。而她的求生**,正是救她自己的最重要原因。

    现在的心儿,情况虽然与青姨不同,但是,实质却是一样。如果心儿没有求生的**,她的人魂最终会被执念吞噬。反过来,如果能让她产生强烈的求生**,却是能让她的人魂,把前生的执念吞噬。

    因此,这一切,就得看吴植龙的爱,能不能让心儿恢复生的信心。

    摄魂珠闪烁,彩光迷离,那个奇异空间里的两人,完全被笼罩在了彩光中。张横此刻也不敢去打扰他们,悄悄地把意识退了出来,只是全力维持摄魂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屋里的几人神情一个个变得凝重无比,柳犁月,邱纯玉两女,美眸灼灼地望着摄魂珠,俏脸上充满了期待。

    邱纯玉甚至双掌合什,樱唇中喃喃地念道起了什么,她在虔诚地为吴植龙和心儿祈祷。

    张横已盘膝坐到了椅子上,目光一眨不眨地瞪着空中滴溜溜旋转的摄魂珠,神情凛然无比。

    现在,谁也帮不了心儿和吴植龙,一切都得看吴植龙是不是能把心儿唤醒。

    张横的心情也有些难以喻意,吴植龙和心儿前世今生的这份情缘,这也是他第一次亲身感受到。这可比那些言情小说中的情节感人多了。

    那么,吴植龙能把心儿唤醒吗?他和心儿能延续这一段前生今世的恋情吗?

    九点,十点,十一点!

    张横他们进来的时候,还只有七点多,时间就在众人的期待中缓缓的流失。躺在床上的心儿,站在床边的吴植龙,却如同是石雕泥塑一样,就这么一直僵在那儿,一动不动。

    柳犁月,邱纯玉以及张横三人,也仿佛完全僵化了一样,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们。屋里的空气,象是灌入了铅粉,沉甸甸地让人有种心胸窒堵,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嗡!

    突然,摄魂珠陡地一震,贯穿心儿和吴植龙眉心的那道彩色旋涡,猛然一阵剧烈地振荡。

    “啊,他醒过来了!”

    柳犁月和邱纯玉两人,不禁娇躯一颤,神情刹那变得迫切而紧张。

    张横的眼眸却是骤然一凝,神情也是无比的异样。辛苦了大半夜,结果终于要出来了,心儿是否有救,就得全看这一刻了。

    果然,原本神情呆滞的吴植龙,脸上的表情一阵急剧地变幻,紧闭的双眼,也猛地睁了开来。

    下一刻,吴植龙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感觉无比震憾的举动来。

    只见,他双膝一屈,卟通一声就跪到了心儿的床前,声音嘶哑地道:“心儿,相信我,请相信我,我爱你。如果你愿意,我们就远走他乡,什么吴大少,什么云龙会所,什么玉龙国际,都让他妈的见鬼去吧!”

    “心儿,嫁给我吧!”

    吴植龙的眼眸里闪烁起了炽烈的光芒,眼眶里竟然已盈满了温润的东西,他痴痴地望着还躺在床上的心儿,一字一句地道:“我们离开这里,找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然后,你为我生一大堆孩子,我们就做一对与世隔绝的神仙伴侣。”

    吴植龙满怀真情地表白着。但是,旁边的柳犁月和邱纯玉却是身形剧颤,不禁阿地一声惊呼了出来。

    不过,两女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用手捂住了樱唇,眼眸里却闪烁起了晶莹的东西。

    吴植龙的这翻表白,确实是有些震憾人心。

    吴植龙是什么人?上京顶级世家的大少爷。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但是,他却为了一个如今枯瘦如柴的女子,弯下了腰,甚至跪了下来。

    常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吴植龙的这一份对爱的真挚,确实是感天动地!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柳犁月和邱纯玉两女心头震动?

    不仅是她们,张横的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不过,他却也立刻意识到此刻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心儿怎么了?她能苏醒吗?

    刷!

    屋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床上的心儿,一个个神情变得迫切无比。吴植龙已从摄魂珠的空间里退出来了,心儿能被他感动吗?能让她重新恢复对生的**吗?

    张横,柳犁月以及邱纯玉,此刻已完全被这一个疑问,充塞了心神。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