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罪囚人俑
    “阿!”

    突然,床上的心儿,发出了一声轻阿,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却是如此的惊心动魄,让旁边的所有人,尽皆浑身一震。

    刹那,张横和柳犁月以及邱纯玉的眼眸都是猛地一亮。

    不过,苏醒的心儿,并不等于完全恢复,要看她现在主导她神窍的是她今世的人魂,还是前生的执念。

    所以,三人的目光死死地瞪住了心儿,等待着她之后的表现。

    渐渐的,心儿的眼帘下,眼珠子急剧地一阵蠕动,缓缓地睁开了眼来。

    顿时,她看到了跪在自己床前的吴植龙,她那枯瘦的脸上,神情一阵变幻。

    “龙哥!”

    心儿嘶哑地呼唤了一声,挣扎着从床上想爬起来。

    但是,她终究是太虚弱了,根本无法撑起身,只是伸出了两只如枯骨般的双手,猛地一下子抱住了吴植龙的头:“龙哥,不要这样,心儿爱你,心儿只要你好好的,这就是心儿最大的心愿!”

    “心儿!”

    吴植龙浑身剧震,猛地一把搂住了心儿,眼眸中泪如泉涌,声音也已变得哽咽:“心儿,你终于醒来了,心儿,心儿,我们以后最也不要分开,心儿……”

    吴植龙激动得语无伦次。

    自从两年前心儿病发,这还是她第一次说出完整的话来,表达得如此的清晰。

    这也就是说,她真的已然恢复过来了。

    “龙哥!”

    “心儿!”

    两人抱头痛哭,一时间难以自己。

    “行了,真的让心儿恢复过来了。”

    张横的眼眸却是紧紧地眯起,神情急剧地变化着,脸色惊喜交加。

    此时此刻,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心儿头顶三花聚顶的光氲中,中间代表本命气运的光团里,只余下了一个人魂,原本的双人魂,那个前生执念所化的人魂已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朦胧的影子。

    这也就是说,现在主导心儿的是她今世的自己,她是真的恢复过来了。

    “谢天谢地!”

    柳犁月不禁喃喃了一句,她也早已契魂的异能开启。因此,她也感应到了心儿的恢复。

    “阿弥佗佛!”

    邱纯玉念了一句佛号,俏脸上闪过了难以喻意的惊喜表情。

    心儿的苏醒,也有她的一份功劳,这让她感觉无比的欣然。

    “张少,谢谢你,太感谢你了。”

    好半天,吴植龙总算回过了神来,他转过身,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满脸的感激。

    接着,他又向邱纯玉和柳犁月表示了谢意。屋中的三人,为救治心儿,都出了不少的力。

    现在的吴植龙,对三人满满的都是感激。

    “哈哈,吴少,你就不用跟我们客气了。”

    张横不想让这种情绪持续下去,连忙打了个哈哈:“吴少,我们可还都饿着肚子,你也别婆婆妈妈的感谢了,还不快请我们好好吃上一顿。”

    “是呀,我们可是肚子都饿扁啦!”

    一边的柳犁月和邱纯玉连忙附和道。她们也不愿看到吴植龙这副样子,貌似心儿的恢复,这是个应该值得庆贺的时候。

    “哈哈,是我疏忽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让人带你们去吃饭。”

    吴植龙当然能明白三人的心意,哈哈大笑起来。

    心儿的恢复,让他精神大振,积郁两年的伤痛和忧愁,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当下,吴植龙吩咐门外守候的两名特护进来,好好照顾心儿。自己却陪着张横他们向门外走去。

    樊元江刚才并没有随张横他们一起进入别墅,此刻仍守在外面,与吴植龙的贴身保镖一起,两人如两尊石像般站在那儿。

    “阿森,你代我好好照顾张少他们。”

    吴植龙朝着他的那个贴身保镖道。

    心儿刚苏醒,他可不想离开她,只想好好地陪着心儿。所以,他现在实在不想去吃饭什么的。

    说着,他朝张横他们歉意地笑笑。

    张横和柳犁月他们自然理解吴植龙的心情,根本不会怪他。所以,朝他挥挥手。

    “张少,请!”

    吴植龙的贴身保镖名叫蔡茂森,今年还只有二十八岁,曾经是上京某特种部队的军人。身形健硕,浑身散发着一股凛然的气息。

    他走了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凝,他立刻感受到了眼前这位保镖的不同寻常。

    蔡茂森竟然是位宾家修者,虽然修为也就在一品的顶峰。但是,经历过特种部队的锤练,整个人的精气神,却凝练到了内敛的程度,让张横都感觉有一种锐芒般的错觉。显然,他实际的武力值,应该更强大。

    张横的心中不禁一阵感叹,吴大少果然不愧是上京顶级大少中最有钱的,请的保镖都是如此的牛人。

    蔡茂森并不是个善于言词的人,他与樊元江的性格差不多,两人倒是很合脾气。

    张横他们重新回到了云龙阁,在蔡茂森的张罗下,那里的服务员立刻办好了一桌丰富的菜肴。

    张横也不客气,刚才只顾得上心儿的病情,现在却是感觉饿的厉害。所以,他立刻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柳犁月和邱纯玉自然不会象他那样不顾形象。两女仍是一副细嚼慢咽的优雅姿态。等张横扒下三大碗,两女的一碗饭还吃了一半。

    时间已是十二点多,整个云龙会所却依旧热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不过,张横和柳犁月他们自然没兴趣去娱乐,这次与柳犁月相约,张横可是为了邱教授的失踪案件而来。

    “柳小姐,邱教授的案件,听说已移交到了你们那儿,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饭毕,张横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此次的目的,并把邱纯玉介绍给了柳犁月。

    “嗯,邱教授的事情比较复杂。”

    柳犁月的俏脸变得肃然起来:“现在还有许多疑团无法解开,我们正在竭力追查此案。”

    说着,她也不迟疑,从身边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递到了张横面前:“张横,这里就是这个案件的资料,你先看一下。”

    对张横,柳犁月自然也是十分的信任。尤其是当日在明珠凶楼地下,两人共同历险,更是让她见识了张横的与众不同。

    如今,邱教授的案件,陷入了僵局,她还真迫切期待有高人能帮忙。

    现在,张横不请自来,她也是求之不得。所以,把张横所需要的案件资料,带了过来,她也想从张横这里,得到点启示。

    文件有整整一大袋,有文字以及图片的各种资料。这些文件果然与警方那边的不同,多了许多对骨磷粉的追查。只是,最后的线索却依然断了。

    不过,在其中张横还是看到了他心中一直疑惑的资料。

    在韩秦阳那边,他看到那个工地上挖掘出来的人俑,与它有过接触的人,都发生了异常。但是,到底是什么异常,警方的资料中,并没有详细的说明。

    在此刻柳犁月提供的文件中,却有了细致的描述。

    那些接触过陶瓷人俑的人,无论是工地上的工人,还是后面去考察的文物单位,以及邱教授的几个弟子,都出现了癫狂的症状。

    “癫狂?”

    张横喃喃着,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难道那些人俑有什么古怪?”

    张横心中猛地涌起了老大的一个疑团。

    他连忙把文件翻到图片资料的部分。立刻,他看到了一些怪异的人俑照片。

    陶瓷人俑的造型很奇特,并不是常见的兵俑,而是穿着式样古怪的长袍,戴着高高的帽子。

    人俑的制作很精细,虽然表面上有了脱落,但它们的面部表情,仍是十分的生动。只是,让张横狐疑的是:这些人俑,尽皆是一个模样,那就是一种极度痛苦的表情,看起来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诡异。

    “这是什么人俑?”

    张横这回是真的看不懂了。他原本对这些考古的知识就非常的浅薄,现在看到这样怪异的人俑,确实是满头的雾水。

    “这些是罪俑。”

    这个时候,一边一直在与张横一起看的邱纯玉,突然蹙紧了双眉,低声道。

    “什么罪俑?”

    张横又惊又疑。

    “罪俑就是古代犯罪的人制成的人俑。”

    邱纯玉俏脸上的神色凝重无比:“你看,这些人身上的古怪衣袍,以及他们头上所戴的高高的帽子,就是秦时罪犯所穿的囚服,我曾在父亲研究的一些资料上看到过,所以,完全可以肯定它们就是罪囚人俑。”

    “原来是这样!”

    张横现在自然对邱纯玉的意见丝毫不敢轻视,貌似这个见识渊博的少女,给了张横不少的惊喜。

    更何况,她的父亲就是考古方面的专家,所以,她所说的话,自然是不会无的放矢。

    “只是,这些罪俑怎么会被挖出来?”

    邱纯玉那好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可不符合一般的常理。”

    “为什么?”

    张横对于古代各朝各代的祭礼知道的并不多,更不要说是邱纯玉所说这是秦代时的人俑了,因此,心中更加的疑惑。

    “张少,因为罪俑被埋的地方,肯定是一处特别的所在。”

    邱纯玉的眼眸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否则,一般任何的坟或祭坛中,都不会出现罪囚。除非……”

    她欲言又止,似是不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