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抓人
    “除非什么?”

    见邱纯玉欲言又止的样子,张横不禁眼眸一凝。

    “除非是在凶神或邪神的祭坛中,或是在发生异变的坟墓里,才会放入罪囚人俑。”

    邱纯玉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出来:“而且,每一个罪囚人俑,都会被巫师加持法力,以镇压凶神或坟墓中的邪祟。”

    说到这里,邱纯玉素指指向了照片中的罪囚人俑:“张少,你看,这些照片中的人俑,每一个人额头上,都刻着奇异的符号,其实,这些符号,都是秦时那些巫师所用的巫符。”

    “纯玉小姐也认识巫符?”

    张横的神情陡地一滞,目光满含惊异。

    张横当然看出来了,那些陶瓷人俑额头上刻的就是古时的巫符,貌似这些巫符与九黎族的巫篆有许多类同之处。

    但是,他还真没想到,邱纯玉这个普通人,竟然也能认出这是古时的巫符。

    “是的,我平时读的书很杂,曾经在父亲的一些研究资料上看到过,所以能认出来。”

    邱纯玉有些羞涩地道。

    “嗯,纯玉小姐真了不起。”

    张横由衷地赞道。现在,他更是对眼前的少女刮目相看了。邱纯玉总是能带给张横意外的惊喜。

    心中想着,张横已快速地翻起了手中的资料。

    “怎么没有相关的报告?”

    张横皱起了眉头:“照说,这工地上发现这样怪异的陶瓷人俑,应该会对这片工地的性质做出判断。”

    “柳小姐,你们对那个发现人俑的工地,有过探察吗?”

    张横目光望向了对面的柳犁月:“怎么没有关于它的报告?”

    “自从接触人俑的人,都出现了异常。那个工地就被封闭了。”

    柳犁月沉吟了一下:“本来,这事是由邱教授在主导,他已对工地和那些人俑做出了一些研究。只是,他突然失踪,同时丢失的还有他研究的一些资料。因此,之后,为了安全考虑,我们已停止了对那片工地的开发。并把所有挖出来的陶瓷人俑进行了封藏。”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他心中已有了一种预感,问题的结症应该就是在这些人俑或工地上。

    不是吗?邱教授之所以失踪,就是因为他在研究那些罪俑。而且,从柳犁月所说的话中,邱教授失踪后,他研究的资料也不见了。

    这岂不是说,邱教授的失踪,完全就是因为这些新发现的罪俑。

    那么,这些罪俑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或者是说,那个发现人俑的工地上,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以至于有人或者是有某个势力,要劫持邱教授?

    微微沉吟,张横已是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既然是因为这些人俑或是发现人俑的工地所引起,那么,要追查到邱教授的有关信息,就得从人俑或是发现人俑的工地上来查。

    也许,就能从中探察到什么线索。

    “柳小姐,不知是不是可以让我看看那些人俑?”

    张横提出了要求:“还有,那个工地我也想去现场考察一下。”

    “这个当然可以。”

    柳犁月没有丝毫的犹豫:“张横你什么时候方便,我都可以带你去。”

    邱教授的案件,如今陷入了僵局。无论是警方还是特殊部门,对于他失踪的线索,都是毫无头绪。除了当时邱教授书房中被翻得一片混乱的现场,以及残留的骨磷粉外,其他的一无所获。仿佛他就是凭空消失的。

    不仅如此,到现在为止,连他到底是被人劫持,还是出现了什么意外,也仍是个谜。如今的邱明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完全成了一桩无头案。

    更重要的是:因为邱明良的身份,以及他在考古学界的声望,柳犁月自接手这一案件后,压力很大。

    所以,此刻张横主动参与进来,柳犁月其实是求之不得。她可是见识过张横在明珠凶楼时的手段。也许有他的参与,这案件会有新的突破。

    因此,柳犁月现在对张横是有求必应,只要能对破案有好处,她完全是对张横大开绿灯。

    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多,当下,张横与柳犁月约定了明天去看那些封藏的人俑,这才相互告辞离去。

    临走的时候,张横和邱纯玉又回到了后面的那幢别墅,查看心儿的情况。

    吴植龙仍然在那儿,正坐在床前,心儿却是再次沉睡了过去。

    虽然心儿已恢复,但毕竟两年多来,她的人魂受执念的影响,神魂已是非常的虚弱。因此,刚才苏醒过来,与吴植龙说了会话,现在又沉沉地睡去了。

    再次为心儿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张横留下了几朵暗金木耳,让吴植龙按先前的药方给心儿煎熬服用,这才带着邱纯玉离开。

    刚走到外面的停车场,这个时候,突然黑暗中几柱雪亮的汽车大灯,轰地一下照在了几人身上。同一时间,一阵人影闪动,无数人向张横他们扑了过来。

    “不许动,我们是警察!”

    几声暴喝响起,张横他们的身周,已被十几名警察给包围了。

    “你们想干什么?”

    樊元江神情一凛,已挡在了张横的面前。

    他还真没想到,竟然会有警察埋伏在停车场。看他们的架势,好象就是专门在等自己等人。

    “我们是江淀区警察分局的。”

    一个肩上有几道杠花的警官,从人群中跨步向前,厉声喝道:“我们得到举报,你们刚才在这里聚众斗殴,所以,请你们配合我们去局里调查。”

    说着,那名警官拿出了一本证件,在樊元江和张横三人面前晃了晃。

    “聚众斗殴?”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

    三人被汽车的大灯照耀着,一般人自然是眼睛被强光刺激,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但是,张横可不是普通人,面前的强光,对他的影响并不大。因此,他可以清晰地看到眼前的这些人,确实是身穿警服的警察。

    然而,半夜三更的,竟然还有警察会埋伏在这里,专门等着自己三人出现,这却是让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他已是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心念一动,思感立刻向四周搜索起来。果然,在不远处的停车场中,一众车辆里,其中有一辆黑色的奥迪,里面坐着四个人,正目光阴厉地望着这边。

    坐在副驾驶驾驶位上的那人,一头披肩的长发,身形纤弱,看起来一副娘娘腔。

    这家伙除了楚京云之外,还会是谁?

    当然,现在的楚京云,早已换过了衣服,甚至连他先前开的那辆拉风的金色凯燕也换过了,换上了一辆不起眼的奥迪。

    “果然是这家伙搞的鬼!”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心中已是恍然。

    “少罗嗦,跟我们回警局调查。”

    这次前来抓捕张横的警官名叫李超,是江淀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

    今天晚上,他突然接到了楚京云的电话,让他前来云龙会所抓人,说是他楚四公子在这里受了气。

    李超心头一震,他立刻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做为云龙会所所在区的公安分局局长,他自然清楚云龙会所的背景,也明白在云龙会所里,绝不会有人发生打架斗殴的事件。

    那么,堂堂的楚家四公子,竟然在云龙会所受了气,这岂是一件简单的事?

    李超已是意识到这问题有些棘手。不过,他却也马上想到,这对于他来说,也许就是一个机会。

    要知道,李超虽然是江淀区公安分局的副局,但是,排名却是最后的那一位。不仅如此,因为他本身并没什么强大的背景和后台,自知自己能爬到这个位置,也算是到头了。

    然而,现在楚家四公子竟然找上了自己,这岂不是说,只要自己能替楚四公子办好他交待的事,那么,自己岂不是攀上了楚四公子这根高枝。

    要是爬上了楚家的这条船,自己以后的前程,那里还用担心?

    一念及此,李超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就带着人过来了。

    只是,到了这边,听楚京云说,所要抓捕的人还在云龙会所内,这却是让他为了难。

    他可不想因为讨好楚四公子,而去得罪吴家大少。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在停车场里等,等要抓捕的人出了云龙会所再说。

    这样,既为楚四公子办了事,也不会得罪吴大少,两全齐美。

    正是因为心中有这顾忌,所以,李超这才会带着人,一直等在停车场,直到此刻张横他们出来。

    目光打量着张横和樊元江等人,李超的心中总算松了口气。眼前的三人,他一个也不认识,这顿时让他最初有些忐忑的心放了下来。

    不是吗?原本以为,敢与楚四少作对的人,必然也是大有来历。但是,现在眼前的三人,他却毫无印象。这也就是说,这三人绝对不是什么上京的名门贵族。貌似对于上京那些有名有姓的大少小姐,他李超做为江淀区的副局,那都是心里有底的。

    心中想着,李超那里还会有什么好脸色,已是厉声地喝叱起来,手一挥,朝一众警察下了命令,要把张横三人当场抓起来。

    “你敢!”

    樊元江怒喝,神情凛然无比。他可也不是傻瓜,立刻意识到眼前的这一众警察,之所以这么晚还来抓捕自己和张横等人,完全是受人指使。而且,指使之人,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出来,肯定就是楚京云。

    这让樊元江又惊又怒,做为许老的警卫,受许老的影响很大。许老身处高位,但仍然保持着他那份刚正不阿,公正禀直的性格。

    然而,到了下面,却让樊元江看到了许多黑暗面。象楚京云这样,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只是凭着家族的余荫,就能指使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樊元江心中愤怒?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