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人质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两名警员陡地站了起来,手中已握住了电击棍,向铐在审讯椅上的张横逼了过来。

    “你们想动私刑逼供?”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

    “什么逼供,我们这是正常的审问。”

    两名警员冷笑,手中的电击棍就向张横胸口刺了过来。

    嗤嗤嗤!

    电弧暴闪,尖啸刺耳,眼见电击棍就要击到张横身上。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幕让两人无比惊骇的情形却是陡地发生了。

    只听,咔嚓一声,原本铐在椅子上,的那把手铐猛地折成了两断,坐在椅子上的张横竟然已站了起来。

    “啊!”

    两名警员大骇,他们还真没有想到,眼前的年青人,竟然可以空手把纯钢的手铐这么硬生生的折断。这家伙还是人吗?

    但是,让他们更加惊骇的却还在后头。张横冷哼一声,双拳陡地挥出。

    怦怦!

    两名警员顿时面门受到重击,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一声惨号,仰面摔倒。

    “败类!”

    张横冷喝,神情凛然无比。

    当时在停车场的时候,张横之所以不愿当面与李超翻脸,就是不想与警方发生正面的冲突。

    所以,他只是把手机留给了邱纯玉。想来,以邱纯玉的聪明,必然能明白自己的意图。

    那知,到了警局,这两名警员先是威吓,此刻更是准备直接动手。张横那里能让他们给伤了,这才不得以反抗,把两人给击倒。

    另一个审讯室里,同样的一幕也在这时候发生。樊元江挣断了铐住他的手铐,眨眼间便打倒了那两名意欲对他用刑的警员。

    对于樊元江来说,做为许老的警卫,他原本就有在遇到危险时可开枪的权力。现在,面对两名警员私下用刑的违法行为,他那里会客气。

    “象你们这样的警察,是警察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不配做一名神圣的人民警察。”

    樊元江冷喝一声,神情凛然无比。

    “啊!袭警,这两个家伙竟然袭警!”

    监控室里,李超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他也是没有想到,今天晚上抓捕来的两人,竟然如此的彪悍。

    “哈哈,袭警,小子,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楚京云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那对阴厉的单凤眼陡地眯紧,阴柔的脸上,更是浮起了一抹残忍:“啊哈哈,在警察局里袭警,姓张的,你真是嫌自己活的太舒服了。”

    “李局,还不发出警报,有嫌疑犯袭警。”

    楚京云满脸兴奋地望向了李超。

    “是啊,是啊!李局,快叫人,把这两个家伙给毙了。”

    一边的戴高德刹那如同是打了鸡血一样,叫嚣了起来。

    做为一名在钱塘曾经是小混混的头,戴高德自然也是清楚袭警的结果有多严重。貌似在现在的法律中,那是直接可以击毙地。

    更何况,这次袭警,还是在警局这样神圣的地方。

    一念及此,戴高德顿时兴奋无比,那里还管得了自己的身份,对着李超就叫喊了起来。

    “楚少!”

    李超浑身一震,脸色再次剧变。他已立刻明白了楚京云的意图。

    可是,就这样在警局里把这两人给击毙了,他还是感觉有些犹豫。

    然而,望到楚京云那阴厉而怨毒的目光,李超的心却是陡地一沉,不待楚京云说话,他连忙又道:“我明白了!”

    说话间,他猛地咬了咬牙,手指陡地按在了桌子的一个红色按钮上。同一时间,按响了旁边的通话键:“各单位注意,一号二号审讯室,发生暴乱份子袭警事件,请马上支援。”

    刹那,警铃大作,呜呜呜地响彻整个警察局。

    “出了什么事?怎么会有警铃响起?”

    整个江淀区警察分局,晚上值班的人不少,立刻被这刺耳的警铃给震动了,一个个从各自的房间里跑了出来,人人神情震惊。

    要知道,警铃是警局内发生重大事件才会响起的警示,一般有人按响了警铃,那就意味着此地遭到了暴力份子或恐怖份子的袭击。

    自安装以来,也只有在演习的时候才动用过。实际生活中,还从来没有被触动。

    所有留守在这里的警察,做梦都没有想到,今天凌晨,这里的警铃竟然会响起。

    顿时,无数的警察向着一楼的审讯室冲去,他们已听到了大喇叭里传来的叫喊,那正是李超副局长的声音。

    “操,这个混蛋!”

    一楼那边,此刻樊元江已冲出了自己的那一间,来到了张横所在的一号审讯室。

    他见两名警员对自己动刑,生怕张横那儿也出了事,所以打倒两名警员后,立刻冲出来,想看看张横这边如何了。

    那知,刚推开审讯室的门,就听到了刺耳的警铃,更是听到了大喇叭里传来的声音。樊元江的脸色骤然而变。

    他自然明白这警铃的含意,更是清楚袭警的后果。那个抓捕他们的警官,这是想把他们往死里整啊!

    果然,举目一望,此时此刻,不少警察已从各处向这边冲了过来。有的手中高举着防暴警盾,一手挥舞着警棍。也有的高级警官,手里已握住了手枪,看他们的样子,这是准备强行缉拿袭警之人,甚至不惜当场用枪了。

    樊元江心头大凛,他那里还会迟疑,猛地反手叩上了审讯室的铁门,冲入了里面:“张少,快把他们当人质。”

    说话间,他已扑向了摔倒在地的两名警员,一个恶狼扑食,已把其中一人反手扭到了面前。

    张横立刻明白了樊元江的意思,也学着他的样,把另一名警员从地上抓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两人互望一眼,侧身闪到了大铁门后。

    咣咣咣!

    这个时候,已有不少的警察冲到了审讯室的门口,有人踹起大脚丫子,就朝着大铁门猛踢,一边大声叫嚷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出来投降,否则,你们敢武力袭警,后果自负。”

    不过,屋里的张横和樊元江那里会理他们,两人只是紧紧地抓着手中的两名警员,神情凛然地听着外面的叫喊。

    现在,出去绝对是凶险无比,无论是那一位警察,一不小心开了枪,挨了枪子,那可是哭都没地方哭。所以,如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在这审讯室里。尤其是手中有人质,想来这些警察也不敢硬来。

    “希望纯玉小姐能明白我的意思!”

    张横心中叹了口气,此刻也只能期待自己让邱纯玉所请的救兵快点到来了。

    “姓张的,敢袭警,现在更是把两名警员当人质,这回你是不死也难啊!”

    望着监控镜头中,张横和樊元江在审讯室里的情形,再看看外面一大群警察全副武装地包围着的影像,楚京云阴柔的脸上,那抹怨毒更浓。

    “哈哈哈,姓张的,这回看你怎么死!”

    戴高德也是兴奋无比。当日被张横在钱塘的时候,他是真的被张横弄惨了,貌似最后还被张横的一名保镖张继弄断了一条腿。现在虽然已能走路,但仍是有些一拐一拐的。

    因此,戴高德是真的把张横恨之入骨,此刻,看到张横陷入困境,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

    李超的神情却是在急剧地变化,脸色很是难看。

    虽然已是做出了决定,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尤其是看到监控里那两人,似乎并不惊慌,他心中的忐忑更是强烈了。貌似在一般情况下,遇到如此的境况,就算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凶徒,也会表现出惊惶。

    可是,审讯室里的那两人,仍是一副淡定的模样,莫非他们还有什么倚仗?

    正心中莫名,这个时候,警局外一阵汽车喇叭响起,两辆车子已向这边狂冲而来。

    “什么人?”

    李超皱了皱眉头,脸色更加的阴沉。

    现在还只有四点多钟,突然出现的两辆车子,确实是让他感觉心中狐疑。尤其是这两辆车子,是直接狂冲而来,简直把警局当成了大马路。这可绝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然而,当他定睛看清车子的车牌时,不由浑身一震。因为,前面的那辆车子,不是局长田鸿斌的坐驾,又会是什么?

    “田局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警局?”

    李超心头大凛,陡地意识到了什么。

    嘎吱吱!

    这时,那两辆车子在警局的院子里一个急刹,猛地停了下来。因为刹得实在是太急,车子都打了一个百多度的圈。

    还没等李超回过神来,车门怦怦怦地打开,几个人影已急冲冲地奔下了车来。

    “啊,田局!”

    院里围住审讯室的警察们,此刻也看清了车里下来的人,不禁一个个很是惊讶。

    从第一辆车子下来的正是他们的局长田鸿斌。不过,现在的田鸿斌,那里有平时的那种威严,他满头的大汗,身上的警服甚至都叩错了扭叩,穿得有些凌乱。再看他的脸色,更是惊怒交加,仿佛是谁欠了他一千万。

    这让所有熟悉田鸿斌的人,一个个心中吃了一惊,貌似田局一向是个很注重仪表的人,他现在这副样子,大家还真没有看到过。

    那么,田鸿斌局长这是怎么了?

    还有,局里刚发生袭警的大事,他怎么就马上出现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是完全震憾了所有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