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1章 替罪羊
    “你们这是干什么?”

    冲下车来,田鸿斌朝着围在审讯室门口的一众警察吼道。

    现在的田鸿斌,心中是又惊又怒又是焦急。

    接到刘剑的电话后,他是马不停蹄地就往分局跑,甚至车子彪到了一百五十码,路上几乎就出车祸。原本需要大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仅化了十多分钟就赶到了。

    然而,远远地听到警局内传来的刺耳警铃,田鸿斌的心陡地一沉,知道自己还是来晚了。因此,此刻田鸿斌心里那个急,那个火,已是几欲爆炸了。

    “报告田局,刚才带回两名犯罪嫌疑人,正想审讯。那知,这两人竟然袭警,现在更是劫持了我们两名审讯的警员,与我们警方对峙。”

    李超满头大汗地冲了出来,一个立正,向着田鸿斌汇报起来。

    “张少,你在里面吗?我是刘剑。”

    这个时候,后面的那辆车子里,刘剑也冲了出来,与他一起来的还有邱纯玉。两人也顾不上四周全副武装的警察,就这么冲到了审讯室门口,朝着里面喊了起来。

    “啊!”

    一看到刘剑,正在汇报的李超却是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骇然无比。

    在场的大多数警员,因为身份的关系,自然都不认识刘剑是谁。

    但是,做为分局的副局,李超却是有幸在一次扩大会议上,见过当时在韩秦阳身边的刘剑。

    此刻,一听刘剑自报姓名,又见他是与田鸿斌局长一起过来,李超立刻认了出来,这人就是韩部的大秘。

    “我的天!”

    李超心头大骇,他做梦都没想到,堂堂的公安部韩部的大秘,竟然会亲临江淀区小小的公安分局。而且,还是为了那个叫张横的人而来。

    “这下是撞铁板了,俄滴神!”

    李超只觉脑袋瓜子嗡的一声,身形摇晃,差点就直接昏倒。

    本以为楚京云找上自己,这是自己走了大运,今后可以抱上楚家这条大腿了。

    那知,这条大腿还没抱上,却是直接就撞了韩部这块铁板。自己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还是要把自己的前程都蚀进去吗?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李超几乎魂儿都吓没了。

    “刘秘,我在这里!”

    审讯室的门打了开来,张横和樊元江两人走了出来。

    “张少,你没事吧?”

    刘剑和邱纯玉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张横的胳膊,上下打量起来。

    “没事,刘秘,纯玉小姐。”

    张横欣慰地朝两人点点头:“幸亏你们来得早。”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看到张横他们身上似乎并没有受伤的地方,刘剑心中的石头总算放了下来。

    他的目光一扫审讯室里的情形,脸色却是变得更加的阴沉。

    此刻,审讯室里一片狼藉,审讯椅以及桌子等物品,早已翻倒在了地上。最让人感觉刺目的就是审讯椅上的那把折断的手铐,还有趴在地上仍装昏迷的两个警员。

    “好哇,真是人民的好警察,竟然私下用刑。”

    刘剑一声怒喝,朝着身后的田鸿斌喝道:“你看,连手铐都折断了,你是怎么管理你的手下,难道乱用酷刑,这就是你们江淀区警局的办案作风吗?”

    刘剑现在已是怒火中烧,也不管那两副手铐是怎么折断的,先是给叩了一顶私用酷刑的大帽子。

    “呃,刘秘,我……”

    田鸿斌额头上的汗如雨下,脸皮都在抽搐。刘剑的这顶大帽子叩得实在是太重了,要是真的被他这么向韩部汇报,只怕他田鸿斌明天就可以回家抱孩子去了。

    无语以对,田鸿斌那敢反驳,连连点头:“刘秘,此事我确实不知,我一定会严格调查,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到这里,田鸿斌的神情陡地一肃,再次做出了保证:“这事我一定会调查到底,无论是谁,一定要把责任人给挖出来。”

    “哼!”

    刘剑冷哼一声,却那里还会理他。

    “李超!”

    稍一愣怔,田鸿斌猛然转向了李超,神情刹那严厉无比:“李超,你做的好事,你是怎么管理手下的?难道私用酷刑,这就是你的作风?”

    田鸿斌可不客气,把刘剑刚才喝叱的话,原封不动地就一骨脑儿叩向了李超。

    “啊,田局,我,我,我……”

    这回是真的把李超给吓坏了。尤其是田鸿斌此刻的语气是如此的严厉,甚至称呼也直呼他的名字。

    要知道,在一般情况下,田鸿斌会称李超为李超同志。别看现在仅是少了同志这两个字,但其中的含意,却是完全不同。

    李超虽然是副局长,说起来与田鸿斌似乎只差了一个正副的级别。

    但是,他这个排名最后的副局,是根本不能与田鸿斌相比的。不仅是级别上差了一大截,在局里的权力,更是天差地远。甚至田鸿斌有权可以直接任免他。

    所以,面对田鸿斌的愤怒,确实是震摄了李超。

    “田局,这事我有责任,我一定会好好调查。”

    我了半天,李超总算我出了个结果,向田鸿斌保证道。

    说着,他猛然转头,向着身边的一众警察吼道:“来人,把那几个谎报案情的社会混混抓起来,好好调查他们谎报案件的目的。”

    此刻,大门口正有四五个人鬼鬼祟祟地向外走去。那几人,正是楚京云和戴高德他们。

    刚才在监控室里,看到外面冲进来两辆车,楚京云就感觉有些不妙。

    看到车里出来的田鸿斌局长和刘剑两人,楚京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他自然是认识田鸿斌和刘剑两人。

    “糟了,看来今天要收拾姓张的那小子是难了。”

    楚京云那张阴柔的脸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虽然他早已知道,如今担任公安部副部的韩秦阳,在钱塘时与张横关系不错。

    但是,他仍是没有想到,当张横出事的时候,韩秦阳的秘书会亲自赶过来。这岂不是说,张横有韩秦阳这座靠山罩着吗?

    他楚京云虽然自大,却也不认为,凭他楚四公子,可以压得住韩秦阳的秘书。

    所以,眼看情况不妙,楚京云纵然是心中恨得牙痒痒,却也明白今天的事算是砸了。因此,他那里还会犹豫,拍拍屁股,准备带着人离开这里,以免等会尴尬。

    只是,他和戴高德等人刚溜到门口,还没坐上车子,却已被李超发现。

    此刻的李超,正急着找替罪羊,一看楚京云他们要走,立刻吼了出来,让人抓捕。

    李超可也不是傻瓜,今天的事必须有人出面顶缸,否则,这事无法交待。所以,他立刻下了决心,先把楚京云手下的那几个人抓起来再说,也给今天的事找个理由。

    “是!李局。”

    一众警察应诺一声,立刻冲向了门口。

    刹那,戴高德等人被围了个严严实实,倒是没有人敢为难楚京云。貌似江淀区公安分局离云龙会所这么近,局里的警察那一个不认识楚家四少。

    所以,大家很明智地主动忽略了他,把他当成了空气。

    “啊,四少,救救我们!”

    突然被一众警察围住,戴高德几人吓得脸色煞白,浑身颤抖。

    他们是做梦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原本是来警局看一场好戏,现在好戏没看成,他们自己反倒是成了人家警察抓捕的对象。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们骇然惊魂。

    楚京云的脸皮急剧地抽搐着,阴冷的眼神望望那边的李超,但最终还是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他自知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所以,只好当戴高德他们的话是放屁了。自己先离开这里再说。

    刘剑和田鸿斌以及李超,很默契地都没有任何的指示,全当楚京云是只老鼠,完全没看见。

    虽然刘剑有韩秦阳撑腰,但他却也不敢去抓楚京云。如果真的要是那样做了,无疑就是把韩秦阳推到了烤架上。那是要与楚家全面翻脸的节奏。

    这样的后果,是刘剑负不起的责任。

    只要不抓楚京云,那么,双方的冲突仍是属于下面的事,不会牵涉到上面的大佬。

    “四少!”

    戴高德等人这回是真的绝望了,凄厉地叫喊着,个个惊骇莫名。他们的主子,竟然抛下他们走了。

    但是,他们的凄呼还没叫喊出来,一众警察已扑了上来,把他们按倒在了地上。

    “姓楚的,你不是想玩本少吗?那么,就看本少怎么玩你。”

    望着狼狈离去的楚京云,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冷笑弧度。

    楚京云自视有背景有人脉,但是,张横就是要让他看看,自己这个来自穷山沟的乡巴佬,也有着强大的人脉和背景。

    一场危机终于以出乎意料的结局而结束。但是,张横并不知道,此时此刻,一股股汹涌的暗潮,正在酝酿中。

    “那就这么说,阿杰德先生,这事就拜托您了。”

    上京国际大酒店的顶楼豪华套房里,进幽真子此刻仍在打电话。

    这个远洋电话,让她等了一夜,现在终于有了回音,这让进幽真子总算放下了心,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意。

    放下话筒,她的目光望向了窗外,眼神中透出了一抹凛冽的杀机和仇恨:“姓张的,这回看你怎么死,黑暗世界排名第五的杀手,号称地狱之神的阿杰德,将会亲自过来好好招待你。咯咯咯,姓张的,你这回就算是死,也死得光荣啊!”

    进幽真子肆意地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快意的怨毒。世界杀手界排名第五的高手,总算被她不惜巨款邀请而来。那么,性张的他还能活多久?阿杰德可是从来没有失手过,被他列入必杀名单之人,那完全就是在地狱挂上了号,是被判了死刑地。

    他那地狱之神的称号,就是由此而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