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2章 昆仑祖脉
    这次进幽真子来上京,原本是想走门路,把父亲和叔叔从明珠的监牢里救出来。

    那知,她好不容易费尽心思,搭上了曹宇这位大少,却在奇珍坊,凑巧遇到了张横。最后,她与曹宇的同盟,竟然被张横所破坏。

    现在,她已改变了主意,那就是决定先把张横这个仇人给除掉。

    当然,算计张横的人可不止进幽真子,此时此刻,在上京玉龙山上,曹家的院落里,曹宇也正哈哈大笑:“姓张的,想不到你竟然与吴大少的关系这么铁,怪不得敢与本少作对。不过,就算有吴少罩着你,就算你最有后台,这回本少也绝不会放过你,本少却是要看看,你到底怎么死?”

    云龙会所的事,在圈子里早已传扬了开来,曹宇自然也是得到了这一消息,这让他无比的震惊。

    不仅如此,远山集团开业庆典的有关信息,现在也已被人挖掘了出来,这更是让曹宇心中无比的震动。

    他还真没想到,张横这个来自乡下的小神棍,竟然有如此广阔的人脉。他一个小小的远山集团开业,竟然上京就有刘春禹以及王红伟和吴植龙这三位顶级大少前去祝贺。貌似这三位,比起他曹宇,那是丝毫不让,在上京的顶级大少圈子里,甚至比他曹宇更风光。

    更让他暗中惊讶的是:还有港岛,韩岛和奥岛的一众经济巨头,以及港岛和奥岛的军方重要人物出席。

    这足见张横确实是背景强大。也怪不得面对他曹宇,张横敢针锋相对。

    不过,曹宇不知道的是,那次庆典上,许老的秘书徐涛也亲自到场。否则,曹宇还会更加的震憾。

    事实上,许老与张横的关系,除了极少数的几人外,还真没多少人清楚。至于当日徐涛前去白马山村,虽然钱塘的一众巨头明白,王红伟和刘春禹以及吴植龙知道,其他人却并不清楚徐涛的身份。因此,这事直到现在,也没有传扬开来。

    虽然心中暗惊张横人脉的强大,但是,上回在奥岛受辱,这次更是当着几位上京名流的面,被张横打脸。新仇旧恨,已是让曹宇把张横恨之入骨。

    所以,他是绝不会放过张横。

    而曹宇自然不会忘了,当日在奥岛的时候,张横曾与自己所邀的那位东南亚降头师得普师兄弟结仇。这次,张横来到了上京,他立刻想到了得普师兄弟。

    “嘿嘿,姓张的,虽然本少不方便出面对付你,但是,要你命的人可大有人在。”

    曹宇阴恻恻地笑了起来:“现在,得普师兄弟,已从东南亚赶过来了,那么,本少就等着看你怎么死吧!哈哈哈!”

    意外地出了警察抓捕的事,这一夜张横和邱纯玉他们根本没睡。从江淀区警察分局出来,已是早上六点多钟。

    一夜未睡,邱纯玉俏脸上满是疲倦。张横连忙让樊元江把她送回了家去。

    幸好,与柳犁月约定的时间是在下午,所以,邱纯玉还有可以休息的时间。对于张横来说,他现在对邱纯玉参与调查邱教授的案件,已是完全接受。貌似这个聪明灵慧的少女,总能带给张横灵感。

    不仅如此,做为邱教授的女儿,邱纯玉在考古以及古代文史上的知识,可谓是学识广博。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在旁边,那就是带了一本活字典,张横感觉还真是少不了她。

    张横此刻却是毫无睡意,以他的修为,别说一夜不睡,就算是十天半月无眠,也是绝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他也不回自己所住的那个住处了,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休息。

    张横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在邱教授的书房里,看到的那幅地图给他的启示。

    当下,他在路边买了几张华夏地图,就回到了宾馆。

    上京奇珍坊以及钱塘藏珍阁的奇异布局,一直让张横心中疑惑不解,他隐隐的感觉这两处地方,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摊开地图,把它放在了地毯上,张横盘膝坐在了面前,细细地端详起来。

    他也不犹豫,学着邱教授在地图上标出标示的样子,在上京和钱塘这两个地方,用红笔画了一个显眼的圆点。

    可是,接下来该怎么画,或是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把这两者之间联系起来,却是让张横犯了难。

    貌似他现在手头上的资料实在是太少,光是凭着当日所见,这两家风水道具店中,布置了同样的八卦卦爻的风水局,就想推断出它们之间的某种联系,还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不过,想到八卦卦爻,张横的眼眸陡然一亮,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不错,如果两者之间有联系,那绝对与八卦的卦爻有关。”

    一念及此,张横那里还会迟疑,拿起了红色的记号笔,开始在地图上勾勒起来。

    八卦在纸上画出来,就是个规则的圆。但是,这只是因为它展现在平面上的形象。

    事实上,八卦在空间中,它是立体的,并不是一个平面。张横先是以平面绘图的方式,以上京和钱塘两地为两个点,准备画一个八卦。

    但是,无论他怎么画,都无法在一个平面上,把上京和钱塘两地,画入一个规则的圆里。

    “难道是要以立体的方式来画八卦?”

    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开始在脑海中勾勒立体八卦的图案。

    以上京和钱塘两地的距离为每个八卦爻的间距,又以两地的走向为立体八卦的方向。渐渐的,张横的意识中,已初步形成了一个立体八卦的图案。

    心念一动,眼瞳顿时闪烁起了暗金色的光芒,折射出了一个奇异的图形,正是一个立体八卦。

    不过,立体八卦在平面的纸上,所表现出来的却并不是个圆,而是一条曲折的线条。张横按着折射的投影,在这条曲线上,依次画上了八卦八个卦爻的爻,并用红笔一一标了出来。

    顿时,华夏地图上,出现了一条贯穿上京和钱塘的曲线,每一个曲折上,都标了一个鲜红的点。

    “这是?”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暴缩,心头更是震动无比:“我的天,这竟然是昆仑龙脉的脉络。”

    张横确实是被震惊了,因为,按立体八卦绘制出来的这条曲线,在华夏地图上,完全与昆仑龙脉的脉络相符。

    在玄门秘闻中,记载着一段奇闻。当年有一位风水大师,曾探察过华夏的山川河流,想察明华夏的地气地脉走向。

    终于,那位大师耗尽了毕生的时间,总算绘制出了华夏龙脉的概况。而让他惊奇的是,这条龙脉的脉络,竟然与古时流传下来的昆仑龙脉完全一至。

    要知道,古代一直这样认为,华夏龙脉起源于昆仑,整个华夏的龙脉,就是昆仑龙脉在地底的延伸。因此,昆仑龙脉也被称为华夏祖脉。

    当然,这个传说也与神话中昆仑山是西王母的道场有关。只是,那位大师还真没想到,这个古老的传说,竟然是真的,华夏的龙脉真的就是昆仑龙脉的脉络。

    这一个记载在玄门秘闻中的事件,对张横的触动很大,所以,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才会记得非常的清晰。

    此刻,看到自己用立体八卦投影,画在华夏地图上的曲线,竟然完全与传说中的昆仑龙脉重合,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震憾?

    “看来,这个问题是越来越有趣了,上京奇珍坊和钱塘藏珍阁,这两处以八卦卦爻为风水格局的地方,不但有必然的关联,而且,其中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眼眸里一片晶亮。

    如果说先前,他只是猜测,是一种预感。但是,现在有了亲手绘制的这幅图案,张横已是完全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测是真的。

    微微沉吟,把这条龙脉上绘出来的八个点,全部印入了脑海。张横拿出了手机,拨起了电话。

    他这次的电话是打给九黎巫族的巫王彩云飞。这条昆仑龙脉的起点在昆仑山附近。而巫王寨就在这一带,因此,要调查那边的情况,巫王彩云飞是最合适的人选。

    “好的,巫神,我一定会按您的吩咐,寻找这一带是不是有以八卦卦爻为风水局的古玩店。”

    把情况说明后,话筒里的彩云飞恭敬地道。

    “好的,巫王阁下。”

    张横点头,心中很是欣慰。

    要验证自己描绘的地图是否正确,只要寻找到地图上标出的八个点所在之地,是否有以八卦卦爻为风水局的古玩店就行。按照张横已掌握的资料,上京和钱塘两地如此,那么,其他地方也必然如出一辙。否则,就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立体八卦。

    接下来他又打了几个电话,其中一个打给了明珠的血梦泪,因为地图上的一个点,正好是在苗疆。血家曾是当年的苗王,对苗疆自然熟悉,此事交给血梦泪他们去查,应该是得心应手。

    最后一个电话,却是打给了赵君儒。因为,地图上的一个点,正好是在台岛。张横对台岛那边完全不熟,只有让赵君儒这个来自台岛的大少去查了。

    然而,刚接通电话,赵君儒那边却是传来了一阵大惊小怪的叫嚷:“张兄弟,你再不打电话来,我都要全世界贴寻人启示了。你可知道,我们金泰台岛总部,出了大事,我表姐杨文竹出事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