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3章 金泰国际的股东
    “啊,杨姐出了什么事?”

    张横一惊,急切地问道。

    “嘿嘿,本少还以为你不关心我表姐呢?”

    话筒里传来了赵君儒得意的笑声:“哈哈,看来,你还是有良心的,没有让我表姐白白牵挂你。”

    说着,赵君儒的语气变得正经起来:“我表姐确实是出大事了,不过不是坏事,而是好事。一月一日,是金泰成立六十周年的庆典,我表姐打你好几次电话,想让你在那一天去台岛总部。可是一直打不通,所以,还以为你失踪了,很为你担心。”

    “赵哥,你啊!”

    张横很是无奈。他虽然知道,赵君儒有些玩世不恭,但还真没想到,他会在杨文竹的事上开玩笑,现在,张横真是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了。

    不过,听到杨文竹为自己担心,张横心中还是暖暖的。杨文竹做为金泰国际的总裁,可以说是日理万机,她如此忙碌,还牵挂着自己,足见她对自己的重视。

    心中想着,当日与杨文竹在一起的那些情形,不禁又浮起在脑海。张横的神情有些难以喻意起来。

    “哈哈,张兄弟,听说你在上京也玩得风声水起,让楚家那个娘娘腔丢了个大脸。”

    如今果然是信息社会,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现在连远在明珠的赵君儒也已知道了。他哈哈大笑着道:“干得好,那娘娘腔,本少也是看得很不顺眼,早就想找个机会扁他一顿。哈哈哈!”

    说到这里,赵君儒的语气一肃:“不过那娘娘腔虽然恶心,但你可也得防着他点。这家伙与黑道的联系很深,别给他阴着了。”

    “好的,赵哥,我明白。”

    张横点头。

    两人闲扯了几句,张横终于说到了正题,把自己要想请赵君儒在台岛调查的事说了一遍。

    “哈哈,张兄弟,这个交给本少去,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赵君儒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以金泰国际在台岛的势力,要调查这样一件事,确实没有任何的难度。

    说到最后,赵君儒又叮嘱了一句:“张兄弟,别忘了新年一月一号的金泰庆典,你可不能让我表姐失望。”

    “赵哥,放心,到时我一定前往。”

    张横自然不会拒绝。

    说起来他如今也是金泰国际的股东。当日杨文竹为了拉笼他,划给张横百分之五的股份。而且,让张横意想不到的是:杨文竹所划的是原始股份,这可比如今市场上流通的金泰股份可要值钱得太多了。

    对于杨文竹的这份厚爱,张横自然记在心里。近大半年不见,确实也是有些想她了。所以,一月一号的金泰庆典,张横岂会错过?

    挂掉了赵君儒的电话,张横微一沉吟,便向云龙会所而去。

    昨天离开的时候,虽然已是为心儿做了诊断。但是,心儿的情况毕竟太特殊,再加上她这两年来卧病不起,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张横还是有些不放心。

    因此,他决定今天再去复查一下。

    云龙会所的白天非常的清静,这里是夜生活丰富多彩的地方,那些夜猫子大白天可没什么人来这里。所以,门口的保安和迎宾小姐,显得特别的无聊,正在说笑着聊天。

    远远地,看到张横过来,门口的几人不禁神情一震。

    现在的张横,可不是昨天的那个无名之辈,在云龙会所,那已是人人皆知的名人。

    开玩笑,得到烟霞迎宾,又是拥有云龙钻石胸章,这完全是与大老板吴植龙同等身份,云龙会所内的人,谁敢不认识这位大红人啊?

    “张少,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刚到云龙会所门口,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已是急步跑了出来,满脸堆笑着奔向了张横。

    隔着老远,那人已伸出了手,神情恭敬地道:“在下李保祥,是现在的云龙经理,张少,您要过来,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好让我派迎宾车来接您?”

    李保祥是原本云龙会所的副经理。不过,昨天晚上,茹关强帮楚京云打击张横,纵然是这家伙使尽了手段,想挽回自己的错误。但终究是回天无力,吴植龙一个命令,他最终还是被云龙会所扫地出门。

    因此,李保祥提拔成了云龙的经理。

    有过茹关强的前车之鉴,李保祥那敢对眼前的这位张少有丝毫的怠慢。所以,听门口的保安,说是这位爷来了,连忙急冲冲地迎了出来。

    “李经理好,以后还要多多麻烦你。”

    张横微笑着与李保祥握了握手。他可没有倨傲的习惯,更不会拒人与千里之外。

    “哪里,哪里,张少您以后有什么吩咐,随时可以找我。”

    李保祥受宠若惊。

    他以前只是玉龙国际的一名负责广告推广的部门经理,因为做事诚恳,为人忠厚,再加上能力突出,这才被一路提拔,最后进入了云龙成了一名副经理,帮助茹关强管理云龙的日常事务。

    现在刚上任云龙经理,其实根基还不怎么稳,生怕张横因为昨天的事,对云龙的人心中有隔膜。所以,见到张横的时候,有些忐忑。

    现在,见这位张少很是随和的样子,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放了下来。只要这位爷对云龙没有什么看法,自己这一关就算是过了。

    “对了,李经理,吴大哥在吗?”

    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问道。

    “吴少在后面!他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好。现在应该刚入睡。”

    李保祥小心地提醒了一句。

    “嗯,没事,我不是去找他的。”

    张横点了点头,顾自向后面走去。

    李保祥可不敢阻拦,只好小心翼翼地陪着他走向了后面。

    心儿所住的那幢别墅依旧宁静,门前除了两名保安外,屋里并没什么人。

    不过,当张横进入别墅院子的时候,却看到心儿正站在院落的一丛玫瑰花前,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今天的心儿虽然身形仍是那么单薄,但精神却是好了许多。尤其是经过张横暗金木耳的两剂药方滋补,她那深陷的眼眸,也显得有了亮光。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心儿转过了身来。立刻,她看到了一脸微笑的张横。心儿的身形不禁微微一震。

    “张少,多谢您救了我。”

    心儿脸上露出了感谢的神色。她昨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过张横。只是,当时实在是太虚弱,两人根本没说上话。

    “心儿姑娘,今天好些了吗?”

    张横微笑着点头,天巫之眼早已开启,目光灼灼地打量起了心儿。

    “当真是奇迹!”

    洞察着心儿的情况,张横心中不由暗赞了一声:“看来,爱情的力量果然是强大!”

    昨天离开时,心儿的神窍中,那缕执念所化的人魂,仍是有一个朦胧的影子。

    但是,仅仅只是一夜,那缕执念,现在已完全被她今世的人魂给吞噬了。

    如今的心儿,已与正常人的三魂七魄再无异样。想来,这应该是昨天晚上,吴植龙跪地向他求婚,带给她的力量,这才能让她身上发生这样的奇迹。

    “张兄弟,你实在是太不够朋友了。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竟然不通知我。”

    这个时候,别墅里传来了吴植龙的声音。

    他刚刚小睡一会醒来,他昨天晚上因为心儿的恢复,基本上就没睡好,一直在这里陪着心儿。

    然而,当一早醒来,昨天晚上张横被江淀区警察分局抓捕的事,就已传到了他耳中。这让他不由博然大怒。

    他还真没想到,楚京云如此的卑鄙,竟然利用警方的力量来对付张横。幸好,最后的结果是楚京云又大大的丢了一回脸,否则,他一大早就要找楚京云这家伙去算帐了。

    说到这里,吴植龙已走到了张横面前,愤然地道:不过,张兄弟,你放心,“姓楚的真当我吴植龙的话是放屁,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当我吴植龙好欺负了。”

    “吴大哥,谢谢你。”

    听着吴植龙的话,张横不禁心中一阵暖意涌起。他明白,吴植龙是真的把自己当兄弟看。

    经历了昨天的事,张横和吴植龙之间的关系,也更加的亲近。称呼也从原先的张少吴少,改成了现在的兄弟相称。

    两人其实都是爽直的性情中人,相互之间非常的投缘,脾性相合,确实是都把对方当成了最真心的朋友。

    埋怨了几句,吴植龙这才上前拍拍张横的肩:“张兄弟,你来的正好,昨天你治好了心儿的病,我还来不及请你吃饭,今天中午就在我这里吃饭吧,全当是大哥我谢你。”

    张横也不客气,当下就与吴植龙和心儿,在这间别墅里一起吃饭。

    下午两点,是张横与柳犁月约定去看那些陶瓷人俑的时间,樊元江开车已把邱纯玉接了过来。

    看到心儿在院子里,邱纯玉很是高兴。昨天她是真的被吴植龙与心儿之间那份情感给感动了,所以,对于心儿病情的好转,感觉很是欣慰。

    两个女孩子年纪差不多,一翻交流,更是立刻就成了好朋友。

    “吴大哥,我们还有点事要去办。”

    张横向吴植龙告别,正想带邱纯玉离开。

    “张兄弟,你等一等。”

    吴植龙神情变得肃然起来,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