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5章 层层迷云
    “邱小姐,你能肯定那处地方是曾经某个邪神的祭坛?”

    柳犁月目光望向了邱纯玉。

    “是的,柳小姐,绝对是只有祭祀邪神的祭坛,才会有这样的烛俑。”

    邱纯玉俏脸上现出了一抹坚定:“我从古藉中看到过,如果是罪俑,还有可能会是出现了异变的坟暮。但是,象这种罪俑制作的烛俑,就只有是邪神的祭坛才会有。”

    “原来是这样!”

    柳犁月与张横再次互望一眼,脸上的神情更见凝重。

    “柳小姐,你们对那个工地上,挖出这些人俑的地方进行过细至的探察吗?”

    张横想了想,还是问出了一个问题。

    “只是粗略地探察了一遍。”

    柳犁月叹了口气:“当时因为接触这些人俑的人出现了异常,所以,注意力全放到了这些人俑身上。后来,更是出了邱教授失踪的事,更是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因此,对工地那边,只是派人进行了一次检查,发现它除了这些人俑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而这人俑太诡异,为了安全期间,只是把那一块地给封锁了起来。”

    “嗯!”

    张横点点头。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片工地应该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存在。

    不仅如此,细细想来,邱教授的这个案件,起因就似乎是那个工地上发现了这些人俑。现在,人俑都在这里,而柳犁月他们对邱教授的去向,所有线索都断了。那么,剩下来的就只有那个工地了。

    “柳小姐,是否可以带我去那个工地看看。”

    张横思索了一下又道。

    “张横,你是怀疑那工地里象明珠的那处凶楼一样?”

    柳犁月的秀眉陡地一挑,眼眸变得炽烈起来。

    “我感觉是这样,如果真是有地下室,也许能从那里追察到什么。”

    张横也不隐瞒她,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如果你这样认为,去工地看看也没关系。”

    柳犁月想了想道:“不过,今天肯定是来不及了,那处工地离这里很远,现在赶过去,只怕要晚上了。”

    “好,柳小姐,那就下周周一吧!”

    张横做出了决定。他自然没忘了,周末要与韩冰蕾见面,自己没时间。那就等两天,全当是给自己放假了。

    “对了,柳小姐,我想问一下,这些人俑有没有挖出来时,弄破的?”

    张横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当然有。”

    柳犁月点头:“只是,这人俑很诡异,当时工人是在挖地基时挖到的。因为使用的是挖掘机,所以,最初挖到的几个,全被挖碎了。但是,破烈的人俑,里面都流出了漆黑的液体。可是,这些液体一接触空气,就立刻蒸发了。”

    “蒸发了?”

    张横这回是更加的奇怪。他从玄门秘闻中的记载所知,烛俑体内的人油,是不会蒸发的,这就与柳犁月所述说的有些不同。

    “那你们有没有对这些黑色的液体进行过检测?”

    张横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又问道。

    “当然进行了检测,只是检测的结果很意外。因为,里面的东西成份很复杂。”

    柳犁月微微摇了摇头:“而且,发现了许多虫卵。可是,这些虫卵直到现在,都没有分析出什么,好象根本没有人认识它。”

    对于这些诡异的人俑,并不是柳犁月的调查方向。她所接手的是追查邱教授的失踪案,全部精力和人手,几乎都是在调查邱教授失踪前的人际关系,以及那一段时间的行动轨迹。

    对于人俑,只是做为一种案件中的相关物证,并没有做太多的深入研究。再加上接触人俑的人都出现了异常,所以,之后都把它封藏在了这个秘密的军事基地地下。

    这次如果不是张横特意要来看,她还根本没想过,人俑与邱教授的失踪案会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竟然是这样!”

    张横心中咯噔一下:“柳小姐,那我能破坏一个看看里面的东西吗?”

    “没问题。”

    柳犁月秀眉陡地一挑。不过,她虽然对张横的能力无比的信任,但还是提醒了一句:“张横,只是你要小心点。”

    既然已决定与张横合作,对他提出的任何要求,柳犁月确实不会有丝毫的违背,她也是想尽快能破了邱教授失踪的这个案件。

    当下,张横也不再迟疑,进入了集装箱里,抱出了一个人俑。他也不敢大意,心念一动,十二巫祖幡刹那悬浮到了四周,在身边布置了一个天地小乾坤的风水阵。

    这样,就算是这个陶瓷人俑里有什么古怪的东西,也休想逃出这天地小乾坤的风水阵。

    做完了这一切,张横手腕一抖,伏以神尺刹那现形,尖端的刀片立刻划破了人俑的额头。

    咔嚓!

    一道裂纹出现在人俑眉心,迅速地扩大,现出了一道裂口。

    果然,如同是柳犁月所说的那样,汩汩的黑色液体,就从那裂口中流了出来。

    并没有结束!

    眼前陡然黑烟暴盛,滚滚蒸腾而起,那流出来的黑色液体,在接触空气的刹那,真的全部蒸发成了烟雾,弥漫向四面八方。

    “啊!冥血人油,这里面竟然是冥血人油。”

    一边的邱纯玉突然惊呼起来,俏脸更是变得惊骇无比。

    天地小乾坤的风水阵虽然可以隔绝四周,但是,它所形成的是一层无形的膜,站在外面的人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形。因此,邱纯玉看到了人俑身上发生的恐怖一幕。

    “冥血人油?”

    张横和柳犁月一怔,两人还真没有听过这东西。见到邱纯玉这副惊恐的模样,柳犁月连忙一把扶住了她。

    “是的!”

    邱纯玉稍稍平静了些,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道:“我在一本古藉中曾看到过,冥血人油是古代邪巫中最厉害的一种人油制作方法。据说,人油中加入了幽冥鬼血。这才能制成冥血人油。只是,那本古藉对冥血人油的介绍也就只是这么多,至于什么是幽冥鬼血,它没有详细的说明。但是,对冥血人油的特点做了解释。冥血人油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那就是不能接触空气,否则会立刻蒸发。”

    “哦!”

    张横目光怪异地望了邱纯玉一眼,现在,他对这个少女更加感觉神秘了。

    貌似这些知识,是连玄门秘闻和天巫传承都没有记载的。这个只是普通人的少女,却能了解的比自己这个玄门人士还多。

    真不知道她平时到底看的是些什么书,如何能有如此渊博的见识。

    心中想着,张横神情一肃:“纯玉小姐,那么,这冥血人油制作的烛俑,会有什么特别的作用?”

    “据古藉记载,冥血人油点燃后,会有一种奇异的香味。是那些邪巫施展术法的神奇媒介。而且,据说,只有冥血人俑点燃的火焰,才能让邪巫与邪神真正的沟通。”

    邱纯玉想了想道。

    “嗯!”

    张横点了点头。

    他这回是更相信邱纯玉的话了。

    要知道,古时的祭祀,大多是为了能让族中的巫师,与他们所信奉的神沟通。从邱纯玉的话来看,完全符合古时的这一风俗。从而从另一个角度验证了她所说的话的可信度。

    不仅如此,张横也确实是在这蒸腾的烟雾中,嗅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虽然他不敢克意去闻,但还是能感应到这股香味的存在。

    正心中沉吟着,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微微的昏晕感传来,张横的眼眸不禁陡然暴缩:“不好,这蒸发的烟雾有毒。”

    不错,就在嗅到那烟雾奇异的香气时,张横已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异样。

    张横那敢迟疑,体内巫力真元轰然运转,把侵入身体的那些烟雾给直接驱出了体外。

    同一时间,他手一指,一枚浑身燃烧着赤焰的珠子,已悬浮到了头顶。正是那枚火狐内丹。

    刹那,焰芒蒸腾,把蒸发在空气中的滚滚黑雾给焚了个干干净净。

    “这是什么?”

    烟雾焚烬,空中飘飘扬扬地飘落了许多的微尘。瞬间在地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好象是烟雾燃烧后形成的灰烬。

    但是,张横的天巫之眼,却是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些灰尘的不同寻常,因为,那一粒粒细小的灰尘,竟然象是一粒粒虫卵。地上所铺的薄薄一层,数量却是无比的恐怖,至少也在数十万枚以上。

    一个人俑里,竟然有数十万枚的奇异虫卵,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震,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他立刻想到了当日在禹王崖海底的秘境中,那些骷髅脑袋里的尸虻。以这些虫卵所在位置的诡异,他可不认为,这些渗入冥血人油中,装在人俑中的虫卵,会是什么好东西。

    心中想着,张横弯下了腰,仔细地对这些虫卵探察起来。只是,看了半晌,确实是看不出什么特别。貌似虫卵的模样都差不多,要想光凭外表,就来判断这些虫卵到底是什么虫,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

    微一沉吟,张横手中的伏以神尺刀尖一挑,几枚虫卵就挑了起来。体内巫力真元输出,轻轻地包裹住了它们。

    巫力真元是这天下最纯正的能量,一般情况下,受它的滋润,别说是几粒虫卵,就算是鸡鸭鹅等禽类的蛋,也能孵化出来。

    果然,几粒虫卵表面闪起了淡淡的血芒,不一会儿,一阵极其轻微的噼叭声,虫卵的壳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紧接着,一些小虫的脑袋缓缓地从虫卵里探了出来。

    “啊!这是?”

    然而,一看到那些小虫,张横脸色骤变,神情也刹那现出了一抹骇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