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 女生宿舍里的浪漫
    “天啊,这是问神灵蛊!”

    望着从壳中探出脑袋的小虫,张横浑身剧震,心中的骇然已是无以复加。

    不错,这些小虫实在是太奇异了,每一只虽然几乎肉眼不可见。但是,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却清晰地看到了它们的模样。

    小虫没有身躯四肢以及翅膀等器官,它看起来就是圆滚滚的一个脑袋,脑袋上也没长眼睛鼻子耳朵等。只有中央的地方,长着一张满是狰狞獠牙的嘴,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然而,探察到手中的这些小虫,张横立刻认了出来。因为,这正是他当日在九黎巫族,与圣女探讨时,看到过九黎族珍藏的上古典藉中,记载的一种异虫……问神灵蛊!

    九黎巫族,也有祭祀神灵的风俗,当然,他们所祭祀的就是巫神蚩尤。

    而在祭祀时,就会释放出这种奇异的问神灵蛊。据说,有这些问神灵蛊的指引,祭祀的长老,才能与巫神蚩尤沟通,从而得到神的指示。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封存在烛俑人油中的小虫卵,竟然就是这种问神灵蛊。

    “看来,那个工地原本应该就是一处祭神的祭坛。”

    张横的眼眸微微眯紧:“否则,不会有这种问神灵蛊存在。”

    认出了手中的小虫,张横完全可以肯定,邱纯玉所说的确实就是真的。而这让他对那工地上挖出人俑的所在,更加的感兴趣了。

    一处秦朝时期建起来的祭坛,那么,里面会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更重要的是:到底是谁掠走了邱教授,他们的目的,难道是与那个隐藏在地下的祭坛有关吗?

    一念及此,张横的心中更加的迫切。

    不过,现在一切还得暂时忍耐,也许,只有等去过了那个工地,查看了现场的情况,确定是否存在一个古时的祭坛,这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心中想着,张横手指一用力,掐死了那几只小虫。同时,心念一动,已把地上散落的所有虫卵,全部收入了江山社稷图的空间里。

    这些问神灵蛊,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据当日从九黎族的古藉中所知,它们是具有侵蚀神魂作用的异虫。一旦侵入人体,可以让人癫狂。

    现在,张横也知道了,为什么那些接触人俑的人,会发生异常。想必,这些人是被破损的人俑,蒸发的冥血人油所沾染。然后,有部分问神灵蛊侵入了他们的体内,这才造成了癫狂的后果。

    不过,问神灵蛊的生存条件很苛克,必须有奇异的能量供应它们。这正是它们被存放在冥血人油里的原因所在。

    因此,被冥血人油蒸发后,散逸到空中的这些虫卵,大多数会死亡。只有极少数才会出壳。所以,对四周造成的危害不会太大。

    想来,也应该只有接触它们的那些工人或工作人员才会发生异变。

    收拾了一切,张横收了十二巫祖幡:“好了,我们走吧!”

    众人都是以张横马首是瞻,大家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当下,鱼贯向外走去。

    “柳小姐,那些出了异常的人,现在怎么样?”

    路上,张横凑近了柳犁月,低声道。

    “他们现在都还在医院,在一处特别的病区,进行治疗。”

    柳犁月轻叹了一声,俏脸有些黯然:“不过,这些人的情况很怪异,我们发现他们象是中了某种奇异的邪法,虽然进行了各种治疗,但是,只能让他们维持现状,却根本无法治愈。”

    “嗯,柳小姐。”

    张横微微沉吟:“我知道他们是为什么会成为这样。”

    张横也不卖关子,把有关问神灵蛊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我知道一个药方,可以治疗被问神灵蛊侵蚀的病症。柳小姐可以拿去让他们试试。”

    说着,把药方说了出来。

    柳犁月大喜,感激地朝张横点点头:“张横,我为这次出现异常的三十四人,向你道谢。”

    从地下军事基地出来,已是傍晚。当下,张横他们与柳犁月告别。樊元江送邱纯玉回家,而蔡茂森却带着张横,开往了京郊的一座别墅。

    吴植龙在上京有不少的房产,他自然不能让张横再住宾馆。所以,早已吩咐蔡茂森,把此处的一座别墅,暂时让张横居住。

    一夜无事,但在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雪花。

    这是上京今冬的第一场初雪,而且,雪越下越大,到天亮的时候,地面已是积了厚厚的一层。整个上京,笼罩在了一片银妆素裹中,景色别样的迷人。

    张横有些担心,怕下雪会影响自己与韩冰蕾的约定。不过,打了个电话后,心中总算放了下来,韩冰蕾对雪游长城,很感兴趣。

    “好的,小蕾,那我马上过来接你。”

    张横挂掉了电话,与樊元江和蔡茂森一起,向上京大学而去。

    “哇,你们看,我的天啊!”

    此时此刻,上京大学的女宿舍楼里,一片沸腾,无数的窗口,一个个女孩子的脑袋探了出来,望向了下面的空地。

    在那里,现在也是一片白雪皑皑。不过,在针对着女宿舍楼的窗下,下面却已围了不少人,全部都是男生。

    而让楼上的女生们惊呼尖叫的,却是雪地上的一幕奇景。

    只见,方圆有近百米的一片雪地上,插满了红色的玫瑰花。这些玫瑰花,一枝枝修剪得非常的整齐。从宿舍楼上向下望去,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玫瑰花,在地面上形成了几个大字:“小蕾,我爱你!”

    每一个字都有四五米的大小,看起来确实是有种惊心动魄。

    不仅如此,在中心的部位,还有一个方圆近十米的大红心图案,也是由红色的玫瑰花插在雪地上组成。

    白皑皑的雪,红艳艳的玫瑰,形成了一幅特别刺眼的图案。再加上那一句充满了热情的示爱表达,给人的视觉冲击力,确实是有些震憾。

    事实上,昨天晚上开始下雪不久,女生宿舍楼下,就来了一大伙男生,开始在那里动作着什么。

    只不过,当时那些男生用一块巨大的油布,把他们的动作遮掩了起来。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这才把油布撤去,露出了地面上的字来。

    这顿时引起了整座女生宿舍楼的震动,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都给震惊了。

    “是哪个小蕾啊!”

    噪杂的议论声从一间间女生宿舍的窗户里传出来,夹杂着无数女孩子的惊叹,羡慕,猜测:“不知是谁在向她表达,真是太浪漫啦!”

    “是呀!要是我有这样一个男生喜欢我,向我表达,我一定会幸福得要死,嘻嘻,不是幸福得要死,是让我当场死去,我也心甘情愿啦!”

    “咯咯,你就算了吧!人家小蕾可是我们上京大学的校花,你算老几呀?看看你这一身近两百磅的体重,谁会喜欢你呀!”

    “啊呀,你要死啦!难道就不容许我做一会梦吗?”

    ……

    各种议论和嘻笑传来,女生宿舍里闹成一片。下面在观看的男生们,却是一个个仰着头,眼神炽烈,不断地起着哄。

    整个上京大学的这片女宿舍楼,几乎要沸腾了。

    三零八室,韩冰蕾的脸色很难看。她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床边,假装在梳理着头发。但是,神情却更见冰寒。

    与她同一寝室的还有三名女生,正一起挤在窗口,望着楼下的场景,一个个满脸的羡慕妒忌。

    “小蕾,你看,人家梁启明同学,对你可是真的太痴情了,从昨天晚上起,就带着一大伙人忙了一夜,为的就是向你表白。”

    王芝英是韩小蕾最要好的闺蜜,她一边望着楼下,一边回头向韩冰蕾道:“哇,你看,他现在在痴痴地等着你下去呢!”

    “小蕾,快下去啊!”

    旁边的两位同寝室女生也一起怂恿道:“小蕾,不要让我们的白马王子白白等待啊!”

    然而,韩冰蕾却是一声不吭,神情更见凛然。

    王芝英她们所说的梁启明,也是上京大学的一位学生,今年二十多岁,自韩冰蕾转到这里后,就一直在追求她。

    说起梁启明,也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仅人长得帅,而且家庭背景也非常的不错。据说父亲是上京市某公司的经理,在上京大学里,有无数的粉丝,被许多女孩子所倾慕,甚至在背后被人称为明帅。

    只不过,这位明帅的风流,却也如他的名气一样爆蓬。以前,他身边的女友,那是象走马灯一样换,基本上每过一两个月,就会变花样。

    因此,这位明帅又被一些女孩子在暗地里叫花少。

    然而,自韩冰蕾来到上京大学后,梁启明却是对她一见钟情,开始了疯狂的追求。不但身边没有其他女子出现。而且,对于任何想接近他的女孩子,最也不屑理会,好象就成了一个情圣一样。

    只是,韩冰蕾貌似对这位明帅没有丝毫的兴趣,根本就不理会他。

    那知,这次梁启明为了表达他对韩冰蕾的倾慕,昨天晚上,叫了一大伙同伴,在韩冰蕾所住的宿舍楼下,布置出了这样一个宏大的场面,这确实是完全出乎了韩冰蕾的意料。

    “小蕾,小蕾!”

    这个时候,突然楼下传来了一众男生齐声的叫喊声,紧接着,一个男子竭尽全力,近乎嘶吼的声音传来:“我爱你!”

    顿时,气氛在这一刻陡地推向了**。一声声兴奋中带着妒忌的尖叫响彻校园,所有女生宿舍楼的窗户,挤满了一个个女生的脑袋,都在期待着这次事件女主角的出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