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拉仇恨
    “呃!”

    听到四周传来的议论声,张横有些哭笑不得。

    本来,他这次来约韩冰蕾,完全想低调行事。不但让蔡茂森开的那辆豪华宾利停在了外面,只让樊元江开的这辆看起来普通的跃野开入了校区。

    那知,竟然遇到了有人以大手笔向韩冰蕾求爱的场面。现在,自己更是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对象。貌似在一众上京大学的学生眼里,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校外客,还真没有什么人对他有好感。

    正心中无奈,这个时候,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他突然感应到了两道充满愤怒和怨恨的目光。

    抬头一看,立刻见到那个手捧玫瑰的求爱者,此时此刻正无比怨恨地瞪着自己。

    梁启明现在的心情确实是怨恨到了极点。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这场求爱,却会因为一个不知从那里钻出来的不速之客,落成了如此尴尬和难堪的局面。

    立刻,他把所有的怨气和羞恼,全部推在了眼前的张横身上。所以,他此刻望向张横的眼神,蒸腾着怒焰,几欲把这个情敌,焚成灰烬。

    “梁少,不能放过这小子!”

    与梁启明一起来的那伙人,除了几个是他同学之外,其他的全是他在社会上的朋友。

    看到这副情形,这些人顿时愤怒了,一个个怒目而视,许多人已是围了上来,准备对张横出手。

    开玩笑,他们的梁少化费了无数心思的求爱,竟然被眼前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家伙给破坏了。原本还准备的后续庆祝活动,更是没了着落。这顿时让这些人对张横又恨又恼,那里还会客气。

    “你们想干什么?”

    这个时候,樊元江和蔡茂森也已下了车,两人一左一右,挡在了张横和韩冰蕾面前,目光冷冷地望向了逼过来的那些人。

    “打,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子。”

    逼过来的一众人中,已是有人叫嚣起来。

    但是,话音刚落,几人却是尽皆身形一滞,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他们立刻感受到了樊元江和蔡茂森身上散发的那股凛冽杀气。

    这让几人不禁心底发寒,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当场,刚叫嚣的气焰,也刹那如同是被冰冻了一样,那里还敢上前。

    樊元江和蔡茂森这两个特种部队出身的军人,那股发自骨子里的强悍,已震摄住了这几个普通人。

    陡地,场中的气氛猛地变得有些诡异,数十名梁启明一起来的人,刚刚围住张横他们。但是,却在下一刻象是全部哑了一样,僵在了当场。

    “让他们走!”

    梁启明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他也感受到了眼前两人的那股凶悍。这让他心头陡地一突,已意识到眼前的这两人,绝不简单。以自己今天一起来的这些人,要是真的打起来,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不仅如此,目光望到四周以及楼上这么多人,正注视着这里的情形。他也立刻想到了一个问题:要是在现在的情况下,群殴对方,这绝对会破坏他的形象。

    所以,梁启明终于忍住了心中那熊熊燃炽的怒火,决定这事不能在这里解决。

    “哼!”

    樊元江和蔡茂森冷哼一声,转身跟着张横和韩冰蕾进入了车里。

    他们两人,还真没把眼前这伙人放在眼里。如果真的动手,就算再来一倍的人,也不够他们玩的。

    “小蕾,怎么回事?”

    坐到了车里,张横望望仍是脸色很难看的韩冰蕾,不由问道:“那个人是谁?他好象对你很用心啊!”

    “张横,梁启明他用心不良。”

    韩冰蕾俏脸上浮起了一抹羞怒:“在一次宴会上,他偶然发现了我与父母在一起,立刻猜测到了我的身份。之后,便开始缠着我,所以,他的那点小心思,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韩冰蕾愤愤地道。

    韩家的家教一向很严,当年在钱塘的时候,韩冰蕾就读之江大学,就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到了上京更是如此,韩秦阳可不想女儿拥有特权。因此,韩冰蕾在上京大学,一切都如同普通学生一样,可以说完全没有什么特殊。

    而韩冰蕾本人就一向非常的低调,再加上她性格有些清冷,在大学里,最初并不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然而,一次她随同母亲去参加一个宴会。韩冰蕾的母亲,本身也是上京世家出身,她出席的宴会,规格自然不一样。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就在那次宴会上,竟然遇到了同是在上京大学的梁启明。

    不仅如此,那个宴会韩秦阳也在开始的时候露了面。虽然之后便匆匆离去,但是,他在离开前,与韩冰蕾说了几句,更是被梁启明完全看在了眼里。

    至此,梁启明终于明白,这个在学校里一直很低调的少女,竟然与堂堂的公安部韩部有着如此密切的关系。

    之后,梁启明就开始了疯狂地追求韩冰蕾。这让韩冰蕾不厌其烦。

    对于韩冰蕾来说,她对梁启明本就丝毫没有好感,更何况还隐约地猜到了他的用心不良,心中更是恶感陡生。

    不仅如此,在韩冰蕾的心中,她早已有了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张横。

    在钱塘,韩冰蕾与张横的相遇,可以说充满了波折。最初在地铁的时候,她还把张横错认为是色狼。后来,因为张横指出了她身上的隐疾,这才冰释前嫌。

    第二次相遇,正是在浣溪渡假村,却意外地遇到了泥石流。当时张横为了提醒那里的住客,不得不采取了点极端的措施,抱走了韩冰蕾,玩了一手抢美女的游戏。

    有了这一次的接触,让两人的关系亲近了许多。后来,张横为她治病,又为韩冰蕾的父亲化解家中正气歌的冲煞。

    可以说,张横在钱塘的时候,带给了韩冰蕾一生都难以磨灭的记忆,甚至也改变了她的家庭。

    要知道,当初韩秦阳与他妻子,关系相当紧张,甚至他妻子带着儿子,居住在上京,与韩秦阳父女分居。正是因为张横化解了韩秦阳的正气歌冲煞,才让他回心转意,认识到了自己愧对妻子。

    如今,韩家人重新团圆,这一切的一切,全得归功于张横。

    所以,对张横,韩冰蕾充满了感激,一颗芳心,也早已情丝暗生,缠在了张横身上。尤其是当日张横为她治病,那可是赤条条地与张横相对过。这在韩冰蕾心中,早把张横认为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了。

    因此,这次梁启明摆出大场面,想要用这种浪漫的手段来打动韩冰蕾,却是被她无情的拒绝了。

    梁启明还真看错了韩冰蕾,她岂是那些无知的少女,会被他耍的这点手段所折服。以韩冰蕾的身世,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识过。梁启明在她面前玩这些,还真是太小儿科了。

    “原来是这样!”

    听着韩冰蕾的述说,张横点点头,望向她的眼神也变得难得的温柔起来。

    张横对韩冰蕾的感觉自然也是不同的。这个少女,见证了自己获得天巫传承的那一刻。虽然,当时双方闹得并不愉快。但是,那一次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是张横这一生都无法忘怀的转折点。

    正是得到了天巫传承,张横的人生才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从此走上了一条精彩绝伦的不同道路。

    现在,张横也算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韩秦阳那天会说那些话,看来,韩冰蕾的麻烦,就是来自那个缠着她的梁启明。

    心中想着这些,张横原本为韩冰蕾的那份担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看到了韩冰蕾今天对梁启明的态度,估计梁启明就算心中最有不甘,也不会再来缠她了。

    不过,张横却哪里知道,梁启明也许是以后不敢来缠韩冰蕾了。但是,他却已是被梁启明给恨上了。

    此时此刻,女生宿舍楼前,一片噪杂混乱。无数探头在窗口的女生们,一个个或婉惜,或不平,或幸灾乐祸,议论纷纷。

    下面,梁启明呆呆地站在那儿,手中的那捧玫瑰花,已被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那鲜红如同血液般的花瓣,在白雪覆盖的地面上,显得那么的刺目。

    望着张横和韩冰蕾乘坐的车子渐行渐远,消失在他的眼前,梁启明的眼眸里却浮起了一抹怨恨和愤怒。

    “小子,不管你是谁,本少一定会让你知道,敢破坏本少的好事,会是什么下场。”

    梁启明咬牙切齿,一张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都在微微地抽搐。

    梁启明之所以对韩冰蕾展开猛烈的攻势,想捕获她的芳心,确实是有目的地。

    正如韩冰蕾所猜想的那样,自那天在宴会上意外地遇到韩冰蕾,看到她与韩秦阳的亲密,这顿时让梁启明注意上了她。

    而之后对韩冰蕾的调查中,知道这个韩部长的女儿,一向低调,性格也比较清冷,在她的身边,并没有任何男孩子在追求。

    这让梁启明心中大动,以为这是一个天大的机会来了。

    开玩笑,要是攀上了韩家这棵大树,他们梁家在上京,今后那可也是一步蹬天了。对梁家的产业的发展,更是有天大的好处。

    所以,梁启明那里还会犹豫,这才开始了对韩冰蕾的追求,甚至今天摆出了如此的大阵仗,准备孤注一掷。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精心安排的这一切,却因为张横的出现,完全成了笑料。

    他可不认为,自己被拒绝,那是人家韩冰蕾对他没有感觉。反尔以为,那是张横的出现,这才破坏了他的全盘计划。所以,他现在是把所有的恨意,都倾泄到了张横身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