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横祸
    望着张横的车子远去,梁启明自然也不愿在这里被人们当猴看,他恨恨地呸了一口,转身进入了自己的那辆奔驰七零零,一踩油门,飞一般地冲了出去。

    “小子,本少绝不会放过你。”

    梁启明咬牙切齿地说着,已掏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

    “梁少,好几天没来我们天都夜总会玩了,怎么,最近这么忙吗?”

    话筒里传来了一个爽朗的男子笑声。

    “吕三少,在下有点事想要你帮忙。”

    梁启明此刻那有心思客套,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吕三少正是上京天都夜总会的老板,今年已四十岁。据说以前也是苦哈哈出身,曾做过塔钓电工。二十多岁的时候,来上京打拼,经过这十多年的积累,如今已成为了一名娱乐业的大佬。

    在上京的中下阶层中,提起吕三少,哪个不是肃然起敬。

    当然,吕三少经营的天都夜总会,却也不那么简单。他曾经是上京地下势力三位大佬之一,因为排行老三,这才被人称为吕三少。

    虽然如今吕三少已洗白了。不过,只要是在道上混的,谁不知道他暗中掌控的力量。

    梁启明的父亲当年曾在吕三少落难的时候,救过他。因此,梁家与吕三少的关系相当密切,也完全知道他的细底。这次遇到了张横的事,看到张横身边有两个强悍的保镖,他立刻想到了吕三少,想请这位大佬出面。

    “哦!”

    吕三少微微沉吟了一下,续尔哈哈大笑:“别人的事,我老吕可以不管,但是,你梁少的事,就与我老吕的事一样。”

    “好,那就多谢吕三少了。”

    梁启明大喜,他也不犹豫,把刚才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最后道:“吕三少,我就是想教训教训那小子,我的几个兄弟,现在已跟上了他们。”

    “嗯,那这事就交给我了。”

    吕三少笑道:“到时一定让梁少你好好地出口气。”

    张横和韩冰蕾这次要去玩的是八达岭长城。本来,这是一条旅游热线,初次来上京的人,都会去长城上看看。谁让古人留下了那么一句话:不到长城非好汉!

    不过,因为下了雪,今天的这条路有些冷清,大雪天上长城去玩的人,还真不怎么多。

    “张少,后面有辆车子一直在跟踪我们!”

    张横和韩冰蕾坐在樊元江的车里,蔡茂森在后面开着那辆豪华的宾利,不紧不慢地跟着。

    开出上京的城区,樊元江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貌似后面有一辆皮卡,一直尾随,这让樊元江顿时警觉起来。

    不仅是他,蔡茂森也发现了异常,现在已把车子开到了那辆皮卡的后面,时刻在监视对方的行动。

    “嗯!”

    张横点头,他自然早已敏锐地觉察到了那辆皮卡的异常:“先不要管它,反正后面有森哥盯着。我们开我们的。”

    张横可不想因为那辆皮卡,破坏了自己这次与韩冰蕾的出行。所以,决定暂时不管它,看它到底有什么企图再说。

    那辆皮卡正是梁启明的几名同伴,他们是接到梁启明的电话后,在半路上盯上了张横他们的车子。这些人本来是在外面等待着梁启明示爱成功,搞后续的庆祝活动。因此,张横和樊元江以及蔡茂森他们,都没有在女生宿舍楼下看到过这些人。

    到八达岭长城,需要经过一段比较偏僻的乡村公路。因为昨天晚上的大雪,这条公路今天更是车流稀少,显得很是荒芜。

    刚开入这条乡村公路不久,就在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樊元江的眼眸陡地一凝,神情也刹那变得凛然无比:“前面有人挡路。”

    果然,在雪地的路面上,竟然出现了一辆集装箱车。

    此刻横拦在前面的路上,把这条本就不怎么宽敞的乡间公路,给完全封死了。

    不仅如此,后面也传来了一阵轰隆声,转头望去,却见离此百多米的路上,也有一辆大卡车,从一边的一条小路中窜了出来,一下子横在了路上,把后面的退路也封死了。

    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目光望向了一边的韩冰蕾。

    幸好,韩冰蕾可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小女生,眼见这样的情形发生,立刻意识到了事情有异。她朝张横微微点头,示意不用担心她。

    这个时候,集装箱的后门突然放了下来。一阵哞哞的轰鸣响起,十数辆摩托车从集装箱里冲了出来。

    每一辆摩托车上,除了驾驶员外,后面都带了一个乘客。而且,这些人全部头戴头盔,手中挥舞着钢管,气势汹汹。

    只是,因为头上戴着头盔,张横他们根本看不清这些人的面孔,一时也不知他们的来历。

    眨眼的功夫,十数辆摩托车,已轰隆隆地冲到了越野车的四周,绕着越野就转起圈来。

    车上的那些人更是挥舞着手中的钢管,呼喝着,叫嚣着,场中情形刹那乱成了一片。

    “张少,韩小姐,小心了。”

    樊元江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就算他是傻瓜,也能看出来,这些人绝对是针对自己几人而来。

    想到后面那辆皮卡,再看看如今面前这些耀武扬威的家伙,他已意识到,今天这个场面,已是绝不能善了。

    张横神情一片凛然,一只手已轻轻地揽住了韩冰蕾的柔肩。他也看出来了,这些家伙半路拦截自己,这是故意找碴来了。

    只是,他一时却也猜不透,要对付自己的是什么人。貌似到了上京,自己得罪的人还真不少,无论是曹宇还是楚京云,都是有实力可以调动这样的力量。

    轰隆隆!

    突然,后面的公路上,一声震耳的撞击声响起。

    积雪翻飞,惨号骤起,顿时把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那些呼喝着的摩托车车手,下意识地就都望向了那边。

    立刻,众人看到了一幕无比惨烈的情形。只见,一辆宾利豪华车,突然象是发疯了一样,陡地加速,冲了过来。

    因为它冲得实在是太快,竟然把停在它前面的一辆皮卡给直接撞得翻滚抛舞。坐在皮卡车里的几人,那里会想到,突然会天降横祸。

    刹那间,皮卡翻滚着,就成了滚地葫芦,里面的几名乘客,鬼哭狼嚎,惨呼凄号,差点被吓个半死。

    但是,那辆豪华宾利,却丝毫没有减速,朝着这边的一众摩托车车手就狂冲而至。

    “啊!”

    摩托车的车手们,正准备出手砸张横他们的那辆越野,突然看到这副情形,一时也被吓傻了,顿时尖叫怒骂声一片,场面混乱之极。

    冲过来的自然就是蔡茂森,他自然也看到了前面集装箱和后面大货车挡路,更是看到了集装箱里冲出来的那些摩托车手。

    蔡茂森心中大凛,立刻意识到这是有人故意针对他们。

    他那里还会迟疑,就马上上前想去替张横他们解围。

    不过,发动车子狂冲向前的时候,看到了停在前面的皮卡,蔡茂森可不含糊,毫不犹豫地就撞了上去。

    他转过来反跟踪这辆皮卡,就是为了在必要时对付它。现在,情况突然异变,蔡茂森那会对这辆车子客气。

    轰隆隆!

    宾利车是经过特别改装的,皮卡被它撞飞,它本身却并没有受到多少的损伤。仍是如同一头疯牛一样,向前狂冲,奔着那些摩托车车手怒撞而去。

    “这家伙疯了吗?”

    一众摩托车车手,虽然也是个个凶悍。但是,面对一辆发疯的宾利撞过来,却也是个个胆战心寒。

    开玩笑,摩托车那是人肉包铁,人家宾利却是铁包人肉,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撞上的后果。那边可是有一辆皮卡做了榜样地。

    一时间,人人惊慌,个个震骇。

    但是,让他们更加骇然的却还在后头。

    怦怦怦!

    几声沉闷的枪响,陡然响彻,在这寂静的乡村公路上,显得如此的刺耳。

    与此同时,几辆摩托车的车手,已惨号着,摔倒在了地上。座下的摩托,顿时失去控制,擦着地面,横飞了出去。

    “啊呀,我的妈,他们竟然有枪!”

    这回,一众摩托车的车手,是真的把胆都吓破了。

    在华夏,尤其是在上京,身上能带枪的,岂会是普通人?更何况,还是直接就敢开枪的主,那自然更是不得了。

    他们是做梦都没想到,眼前的这辆车里,竟然就是身上带枪的。

    开枪的正是樊元江,做为许老的贴身保护人员,他自然有资格配枪。

    当然,他也不是随便就会开枪。昨天晚上在警局的时候,他就没有把枪拿出来。

    但是,此刻情况危急,面对十数辆手拿凶器的摩托车车手,如果不用枪,只怕他就算是长了三头六臂,也无法阻止这些人对越野的轰砸。

    要是一个不好伤到了车里的张横和韩冰蕾,樊元江可不敢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啊,他们竟然带着枪!”

    后面的那辆大货车上,驾驶室副座里,坐着一位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吕三少,这次行动,为了表示出重视,他亲自带人来到了现场。

    原本,吕三少正一脸悠然地望着前面,准备看一场好戏。金盆洗手这么多年,他很怀念曾经刀光剑影的岁月。这回,却是能重温当年热血沸腾的时光了。

    但是,枪声响起,他整个人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震骇无比。

    然而,让他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