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变脸
    “啊,森哥,我的天,这不是吴大少身边的森哥吗?”

    吕三少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煞白一片。此刻,他总算看清楚了,那辆横冲直撞的宾利,驾驶员正是蔡茂森。

    做为曾经地下势力的三位大佬之一,他自然认识上京顶级圈子里的那些大少。而吴植龙身边的这位贴身保镖蔡茂森,吕三少还曾与他打过交道,因此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让吕三少心头剧震:“难道这次是搞错了,自己拦截的竟然是吴大少?”

    幸好,瞄了一下那辆越野车里的人,他并不认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然而,看到蔡茂森竟然不顾生死,以车撞车的情形,他刚刚放下的那颗心,却是再次提了起来。能让蔡茂森如此拼命保护的人,岂会是简单的人物。与吴植龙吴大少的关系,那也绝对的非同寻常。

    一念及此,吕三少脸皮急剧地抽搐起来,身形都有些发颤。

    说实话,虽然曾经是地下势力的三位大佬之一,但是,他心中却清楚,比起上京那些顶级世家的大少,他根本连什么也不是。

    不是吗?他一个混江湖的,那能跟根深蒂固的上京顶级世家相比?那可是背靠着国家机器,那是悍然不可动摇的庞然大物。

    如果招惹了那些顶级大少,他吕三少这么多年打拼的产业,会立刻烟消云散,甚至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此刻,突然看到吴大少的贴身保镖蔡茂森,拼死在维护他所要对付的人,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头震憾之极?

    “嘀嘀嘀!”

    心中想着,吕三少猛地醒悟了过来,他立刻做出了决定,扑到了旁边驾驶位,拼命地按响了喇叭。

    场中,正混乱一片的摩托车手们,听到刺耳的喇叭声响起,顿时又是个个身形剧震。因为,这长鸣的喇叭声,正是停手的暗号。

    一众人一怔,却那里还会迟疑,连忙驾着摩托,冲向了旁边的树林。他们本就被樊元江的枪声,以及蔡茂森的凶悍撞车给吓坏了,此刻是巴不得先离开这里。

    眨眼间,所有的摩托车都肖失在了树林里。这是他们早先就已看好的撤退之路,只不过,现在事情还没办成,却是不得不先逃跑了。

    摩托车手一退,樊元江和蔡茂森的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前面的集装箱车和后面的大货车。现在,这两辆车子,仍是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啊呀,误会,误会,森哥,这是误会!”

    突然,后面的大货车的车门打开,一个男子急冲冲地跳了下来,一边大喊着,一边举着双手向这边跑了过来。

    “吕三,是你?”

    蔡茂森眼眸陡地一凝,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他也没有想到,这次攻击自己的,竟然是吕三少。

    “森哥,误会,误会!”

    吕三少满脸堆笑地向蔡茂森道,他是不敢不露面。

    刚才蔡茂森撞飞了那辆皮卡,皮卡里的几个人全部受了伤。又有三名摩托车手,中了枪,倒在地上。这些人根本无法离开,有他们留在现场,今天的事情,吕三少完全无法置身事外。

    他可不认为,这些人要是被抓起来后,会不把他供出来。

    所以,他决定露面,在事情还不可收拾之前,把今天的事说清楚。

    “吕三,你是不想活了,竟然敢拦截我们,你这是想与吴少做对?”

    蔡茂森从车里走了出来,一脸的凛然。

    “森哥,误会,误会!”

    吕三少虽然比蔡茂森大了十多岁,但面对他,却得客气地叫上一声森哥:“这次是受了一个朋友之托,要对付这辆越野的主人。那知,森哥您竟然也在。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吗?”

    吕三少连连抱拳道歉,态度很是诚恳:“要是知道森哥您在,就算是给我一个豹子胆,也不会过来。幸好,事情还没犯下大错,这位爷一点没事,不然,我吕三是万死难恕其罪。”

    吕三少说着,又连连向越野车里的张横他们赔罪。

    不过,当抬起头来,看清车子里张横的面貌,吕三少再次浑身剧震,一张脸已是刹那没有了人色。他也终于认出了张横是谁。

    “妈呀,这不是大闹云龙会所,把楚四少象丢垃圾一样,丢入垃圾筒。最后,却被吴大少用烟霞迎宾的最高礼仪迎入云龙的张横张少吗?”

    吕三少心中轰然,脑袋瓜子都在嗡嗡作响:“怪不得森哥会亲自保护他。”

    张横当日在云龙会所的事情,如今在上京的各个圈子里,早已传扬开来。

    吕三少虽然是中下层圈子里的人物,但是,他的天都夜总会,却也是消息无比灵通的地方。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发生在云龙会所的事情,并化了不少的心思,拿到了张横的有关影像资料。

    他可也防着,自己手下人不长眼,会无意中得罪这尊大神。

    那知,千防万防,他还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偏偏招惹了这位煞星。

    此时此刻,吕三少心中的震骇,已是无以复加,暗中也早已把梁启明骂了个透。

    如果早知道梁启明要对付的是张横,就算是杀了他,也是绝不敢玩这一遭。

    幸好,他也暗自庆幸。这次虽然犯了错,但总算没有对张横他们造成任何一丝的伤害,事情总算还留有余地。否则,他吕三少现在只有撞墙的份了。

    心中想着,吕三少的神情变得更加的恭敬起来,望向张横这边的眼神,已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敬畏。

    “哼!”

    张横冷哼一声,神情仍是凛然一片。

    刚才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张横也早已做好了准备,甚至暗中已驱动火丹,要给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好好尝尝大烤人肉的滋味。

    他可绝不容任何人伤到韩冰蕾,所以,那些摩托车手,如果真的敢砸车,他是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幸好,后来蔡茂森的疯狂撞车,樊元江的开枪,震摄住了场面。这才让张横忍而不发。否则,现在这里已是一片火场,只怕那些摩托车手,也没几个人能逃离此处。

    此时,看到偷袭自己的人,貌似与蔡茂森熟悉,而且,主动上前道歉。张横在意外之余,心中却仍是充满了疑惑,那就是这次袭击,到底是谁指使的。

    心中想着,张横冰冷的目光望向了吕三少,一边的蔡茂森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一声冷喝:“吕三,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袭击张少。你老实交待,这次行动是谁指使的?”

    “呃,森哥!”

    吕三少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不过,他终于还是咬了咬牙,说了实话:“张少,对不起,这次确实是个误会。我有个朋友,当年他父亲曾救过我的命,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是要收拾一个情敌。”

    吕三少终究不敢隐瞒,他心中明白,现在把事情说清楚,也许还有一线获得人家原谅的机会。若是此刻还说谎,要是被查出来,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连梁启明也是绝无幸免。

    “原来是这样!”

    张横和韩冰蕾互望一眼,心中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他也是没有想到,那个叫梁启明的家伙,竟然这么狠,刚在宿舍楼丢了脸,就立刻暗中请人来报复。

    看来,这家伙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突然大货车那边,陡地传来了一个男子的惊呼声:“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是学校里碰到的那个家伙!”

    樊元江和蔡茂森陡地转头,脸色变得凛冽无比。他们立刻认出,此刻惊呼的正是梁启明。

    张横的眼眸也是猛然一眯,神情很是古怪。

    “啊!”

    吕三少也看到了那边的人,却是身形狂震,脸色刹那煞白一片。

    梁启明正是准备来看热闹地。

    他自然是先前就与吕三少联系好了,知道吕三少这次带人会在这里袭击张横他们。

    心中充满了恨意,他就想亲自过来,远远地看一下张横他们被痛奏的情形。

    那知,来到了现场,见大路被一辆大货车拦住,在后面根本看不到前面的任何情况。他心中不甘,这才走下了车,绕过大货车,前来偷看。

    本还以为,现在的张横他们,应该已是遭到了毒打,他会看到一副无比惨烈的情形。

    但是,当他来到前面,却是看到他所倚仗的吕三少,竟然正无比谦卑,无比卑微地在向张横他们道歉。

    这样的事实,顿时把他给震惊了。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堂堂的吕三少,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

    但是,让梁启明更加震憾的却还在后头。

    “小子,你还不快死过来,还不快向张少和森哥他们道歉。”

    刹那的愣怔,吕三少猛地反应了过来,朝着那边的梁启明就怒吼起来。

    他心中其实早把梁启明给骂了个狗血喷头。貌似梁启明现在出面,这不是把刚刚平息的事件,往火里加油吗?要是张横和蔡茂森发怒,这岂不是要把他先前所有的努力,付之东流?

    不过,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吕三少却也知道,要躲是躲不过了,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向梁启明发起怒来,希望能挽回事态。

    “啊,吕,吕三少,你,你,我,我……”

    梁启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望着满脸怒容的吕三少,却是你你我我的我不出个所以然来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