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惊人之秘
    “三少,这,这……”

    梁启明还是有些西里糊涂,对眼前的情形摸不着头脑。

    不过,场中惨烈的现场,还是让他意识到了什么。尤其是那辆被撞得翻滚在路边的皮卡,他的几个同伴,正满身是血地在挣扎着,从车箱里爬出来,一个个凄呼惨号着,情形实在是可怜。

    前面的地上,更是翻倒着几辆摩托,四五个头上戴着头盔的摩托车手,抱着扭曲的手脚,唱着杀猪调。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这里发生了状况。而且,是吕三少事先安排的计划,有了差错。

    只是,梁启明怎么也搞不清楚,事情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小子,你还不快过来向张少和森哥他们赔礼道歉!”

    见梁启明还在发愣,吕三少猛地几步就窜了过去,一个大巴掌就拍在了梁启明的后脑勺上。

    没等梁启明反应过来,吕三少已是在他耳边急急地道:“小子,你知道你招惹的张少是谁吗?云龙会所的事你听说了吗?”

    “啊!三少,你是说他就是那位打了楚四少的张横?”

    梁启明浑身剧震,双腿一阵颤抖,几乎瘫软。

    “哼,小子,除了这个张横,天下难道还有第二个张横吗?”

    吕三少没好气地道,又是挥起手掌,在他的后脑勺上拍了一记:“还不快向张少赔罪。小子,这回我吕三是要被你害死了。”

    吕三少现在是满怀的苦涩,除了埋怨,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呃,我……”

    梁启明呆呆地站在那儿,整个人已是骇然惊魂。

    吕三少的话,把他的心神完全给震憾了。

    云龙会所发生的事,梁启明当然知道。只是,以他的资格,却无法弄到当日发生在云龙会所的影像资料。因此,他只听说了一个叫张横的人,在云龙把楚四少丢进了垃圾筒,后来更是被吴大少以最隆重的礼节迎入云龙。

    然而,梁启明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今天要对付的那个人,就是这位爷。

    “妈呀!怪不得刚听到张横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这么熟悉。”

    梁启明浑身颤抖着,脸如死灰。他就算最自大,也明白得罪了张横,那会是什么下场。貌似人家是连楚四少都敢当垃圾地。比起楚四少,他梁启明算个屁啊!

    一念及此,梁启明已是吓得魂飞魄散,他那里还会迟疑,已是连滚带爬地向张横这边的车子跑了过来。还没跑到车前,梁启明卟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张少,对不起,我这是有眼无珠,我是真的不知道是您,不然,就算是给我吃个豹子胆,我也不敢得罪您啊!”

    梁启明痛哭流涕,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忏悔起来。

    开玩笑,现在是小命捏在人家手中的时候了,如果不放低资态,只怕他梁启明就有可能会从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地消失。所以,他此刻那里还顾得了什么面子,什么尊严,一切还是保住这条小命最重要。

    “是啊,是啊!”

    吕三虽然不象梁启明那样骨头软,但是,他却也明白,现在自己和梁启明的命运,完全就在眼前张横的一句话了。所以,他在一边也急急地解释起来:“森哥,我们是确实不知道张少,不然,就是拿刀架在我脖子上,也不敢动手啊!”

    梁启明和吕三少两人喋喋地说着,樊元江以及蔡茂森却是一声不吭,只是冷冷地望着他们。

    而车里的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

    梁启明的出现,确实是说明了吕三刚才并没有说谎。这次突然遭袭,就是吕三受梁启明之托,这才实施的行动。

    这倒是让心中原本的许多疑虑放了下来。

    现在的问题是:到底该怎么样处理吕三和梁启明?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韩冰蕾。这事最终还是要韩冰蕾来做决定。毕竟,梁启明之所以会这样,还是因为追求韩冰蕾受锉,从而遣怒到了张横。归根到底,总是与韩冰蕾有关。

    韩冰蕾此刻俏脸冰寒,酥胸不断地起伏着,显然是又气又怒。

    她也是没有想到,梁启明竟然会如此的卑鄙,纠缠她这么长时间也就罢了。现在却是玩出如此阴狠的手段。如果不是樊元江和蔡茂森够强大,这次只怕张横真的要遭殃了。

    一念及此,她望向梁启明和吕三的目光更见凛冽,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痛恨。

    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很是压抑,梁启明和吕三两人,眼巴巴地望着车里的张横和韩冰蕾,等待着他们最后的决断。

    “张横,报警吧!”

    终于,韩冰蕾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张横道:“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韩冰蕾是最痛恨这种黑社会份子。当日在钱塘美食街如是,现在自然也不会放过眼前的这两人。

    “啊!”

    梁启明和吕三一听,却是浑身剧颤,脸色也已是没有了人色。

    梁启明是知道韩冰蕾的身份,她可是韩部的女儿。要是韩部知道,今天她女儿遭到了黑社会份子拦路袭击,那这案子不重办才叫见鬼。

    而做为背后指使人,他梁启明还有好果子吃吗?

    一念及此,梁启明整个人都瘫软了,一旦这事到了警察手里,估计他梁少这辈子的好日子算是完了。

    吕三也是如此,做为曾经的地下势力的大佬,他最害怕的就是被警察瞄上。虽然如今已洗白,有了正经的产业。

    但是,要是被抓进了警局,再有象张横这样的大少在后面推波助澜,只怕他以前所有的老底,都会被挖出来。

    以他曾经所为,不要说是被枪毙,只怕判个十回枪毙也够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骇然?

    但是,此刻已是毫无回旋余地,看车里的那个少女与张横的关系,只怕她说的话绝对没有人会违背。

    吕三少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韩冰蕾的身份。毕竟,梁启明可不是傻瓜,会事先透露韩冰蕾的来历。而以吕三的地位,自然也无法接触到韩部那一个阶层的人。再加上韩冰蕾新到上京才大半年,本身又无比的低调,她的身份还真没什么人知道。

    韩冰蕾做出了决定,张横也不再犹豫,当下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刘剑。这事是必须通知刘剑,由他来处理,也是最恰当。

    “什么?小蕾遭到袭击?”

    刘剑一听,大惊失色:“那她有什么事吗?”

    “小蕾没事。”

    张横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好,我马上过来。”

    刘剑急匆匆地挂掉了电话,风风火火地去安排一切了。

    打完了电话,张横和韩冰蕾自然不愿在这里呆着。当下,留下了蔡茂森处理后续的事情,他们却是由樊元江开车,继续向八达岭而去。

    说实话,由刘剑出面,张横还是挺放心的。而韩冰蕾的身份比较特殊,自然是不方便露面。所以,她和张横决定先走一步。

    望着车子开远,看看身边已瘫软在地的梁启明,目光望向了一边脸色凛然的蔡茂森,吕三少陡地咬了咬牙,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绝然。

    “森哥,我有件事想说。”

    吕三少走到了蔡茂森面前,压低了声音道。

    “你想说什么?”

    蔡茂森脸色冰冷。

    “这事与张少有关。”

    吕三少又凑近了些,见四周根本没有人能听到自己和蔡茂森说话,这才道:“有人想暗中对付张少。”

    “什么?”

    蔡茂森眼眸陡然一寒,语气也猛地变得无比的严厉:“是什么人想对付张少?”

    “我只能对张少亲自说。”

    吕三少神情变得决然起来。

    “哼!”

    蔡茂森冷哼一声。不过,他也立刻明白了吕三的意思,想来这家伙是要拿这事与张横谈条件。

    微一沉吟,蔡茂森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许多事情,他确实还是不知道的好。这是做为一名保镖最基本的原则。否则,知道的事情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当下,他拨通了张横的电话,把吕三有隐秘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这才把手机交给了吕三。

    “张少,我得到一个消息,楚四少正在暗中招集人手,准备对付您。”

    吕三少也不迟疑,把他所获得的消息直接说了出来。

    吕三少虽然已洗白,但与黑道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就在昨天晚上,他曾经混黑道的一个朋友,去他的天都夜总会。那人喝醉后,说出了一件秘事,那就是楚京云现在正暗中招集人手,要对付张横。

    “哦!”

    张横淡淡地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楚京云要对付自己,这早在张横的意料中。以楚京云那阴柔的性格,他在自己这边吃了两回鳖,岂会善罢甘休?

    如果吕三只凭这一点消息,就想说动自己,这确实是份量轻了点。

    “张少,楚四少这次还邀了重量级的帮手。”

    听到话筒里张横淡淡的声音,吕三少终于咬了咬牙。他也明白,刚才的那个消息,绝不够与张横谈条件。所以,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秘密说出来。

    吕三少清楚,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要是真的进入了警察局,再把他所知的一些隐秘说出来,那完全就是马后炮。

    而如今透露给张横,还有能获得一线原谅的机会。

    心中想着,吕三少说出了一个让张横无比震惊的秘密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