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长城踏雪
    “张少,楚四少这次联手的是宋家。”

    吕三压低了声音道。

    “宋家?”

    张横一怔,脸色却是微微地变了。他猛地明白了过来,吕三所说的宋家是那一家了。

    在上京,能以某某家族而被人提起的,除了南冯北宋中的风水世家宋家之外,还会是谁?

    张横自然没忘了,自己与宋家三少宋长风的梁子。当日在龙翔酒业,自己压他一头,从此就与这位宋家三公子结了怨。

    不仅如此,在巫王寨的时候,宋三公子与大长老联手,想在地下裂缝中置自己于死地。最后,却是被巫神塔的烈火,全部葬身在地底。

    此刻,听到吕三说起,楚家与宋家联手,这如何不让张横心头陡地一突。

    宋家做为风水世家,号称华夏风水界的南冯北宋,底蕴自然无比的深厚。先不说他们在世俗的力量,只怕本身隐藏的实力,也是绝对的可怕。

    如果仅仅只是楚京云,张横未毕会害怕,以自己如今在上京的人脉,楚家要想玩什么阴谋诡计,张横还是有反击的能力。

    但是,如果宋家也参与进来,事情就复杂了。不说别的,宋家隐藏的力量,可不是世俗的力量。那是能威震玄学界一方的存在。

    然而,让张横更加震惊的还在后头。稍微迟疑了一下,话筒那边又传来了吕三的声音:“张少,我还听说,这次宋家出面对付您的是宋家三公子。”

    “不会吧!”

    张横心头一震,脸色变得无比的古怪。

    张横当日可是亲眼看到,宋长风和风伯雨师,被大火所吞没。现在,吕三竟然说对付自己的是宋三公子,这确实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刹那的愣怔,张横并没有继续问吕三。当日在巫王寨的事,完全是个隐秘,以吕三的身份,能知道这些,已是非常的意外了。要想让他回答有关宋三公子生死的事,这根本就是在为难他。

    果然,吕三提供了这些消息,也没有什么再可以说了。话筒里出现了一片沉寂。

    “嗯,好了,吕三,你把电话交给森哥吧!”

    微一沉吟,张横自然明白,吕三向自己提供这样重要的隐秘,是要为他留得一线生机。

    “好的,多谢张少。”

    吕三少大喜,连忙恭敬地把手机递到了蔡茂森的手中。满脸期待地望着蔡茂森,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好的,张少,我明白了。”

    蔡茂森接过手机,听了一会,慎重地点头。这才转向了吕三少:“你走吧!”

    “多谢森哥,多谢张少。”

    吕三少如逢大赦,连连道谢。

    蔡茂森能当场放了他,说明张横已不再追纠。那么,他这回算是逃过一劫了。只要不在现场,他自然有办法让人顶这个罪。

    “森哥,请您告诉张少,以后有什么事用得上我吕三,尽管吩咐,我吕三别的本事没有,跑跑腿,打听打听消息,这还是可以的。”

    吕三少做出了保证。这次事情,虽然最初得罪了张横,但如今得到了他的原谅,却也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如果能借此与张横和吴大少攀上点关系,以后他吕三少在上京,算是真正的有了靠山。

    “嗯!”

    蔡茂森点了点头。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吕三少脸色一变,那里还敢呆在这里,连忙一溜烟地窜入了树林。

    不一会儿,十数辆警车呼啸而来,把现场给包围了。

    领头的车子里,刘剑急冲冲地冲了出来,在他的身边,一位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警官,神情凛然,脸色铁青。

    这位警官正是负责八达岭这一块的刑警队大队长,名叫张钢。

    今天大雪天,张钢还以为可以稍微松口气休息一下。那知,突然接到了上面的命令,说是韩部的秘书亲自过来,在他管辖的区域,出了一件大案。

    这顿时让张钢大吃一惊。

    不是吗?连韩部的刘秘都惊动的案件,岂会是小事?

    所以,他丝毫不敢迟疑,便带着一队刑警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半路上,便遇上了刘剑,更是明白了这一案件有多严重。

    此刻,赶到现场,看到场中狼藉的一片,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把犯罪嫌疑人抓起来。”

    张钢一声冷喝。

    立刻,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刑警冲了上来,把那几个受伤的人,全部铐上了手铐。

    “啊!”

    当两名刑警把瘫软在地的梁启明,象拖死狗一样拖上警车。这家伙总算是象还魂一样回过了神来,却一声尖叫,浑身颤抖着,几乎昏觉过去。

    梁启明明白,他这回算是完了。

    大雪覆盖的八达岭长城,显得别样的壮阔。放眼望去,如同是一条巨大的银龙,蜿蜒盘旋,一种横亘天地的旁礴气势,油然而生。

    张横和韩冰蕾以及樊元江,此刻已到了八达岭下,三人仰头望着上方的长城,神情一个个变得难以喻意。

    做为华夏宏伟的古代工程,长城确实是有一种让人震憾的感觉。那斑驳的城墙,那起伏的群山,那种苍桑的历史感,让站在它脚下的人,仿佛能感受到它跳动的血脉。

    而在张横这位风水大师的眼里,感受自然又是完全不同。他的天巫之眼早已开启,正暗暗地洞察着眼前的一切。

    只见,一股氲氲的浩然之气,沿着长城的伸展方向,一直延伸向远方。恍然是一条奔腾的巨龙,在群山间飞舞,让张横感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好一个卧龙之局,看来,当年长城的设计者,确实也是高人。”

    感受着意识中传来的那股雄浑之气,张横心中不由暗赞一声,更是满满的感慨。

    卧龙局正是这八达岭长城的格局。

    天巫传承有言:卧龙龙脉聚天元,曲折蜿蜒任盘旋。莫道河山终染血,力震家国五千年。

    仅最后一句力震家国五千年,就足见卧龙局的强大。现在,亲自感受着群山间奔腾的长城那雄浑的龙脉之气,确实是让张横的心中很是震动。

    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雪,山路并不好走。不过,韩冰蕾的兴致却很高。能与张横一起出来游玩,虽然在半路上出了点意外,但仍是让韩冰蕾很是兴奋。

    樊元江自然不会做电灯泡,他远远地落在了两人身后,不时地暗中观察着四周,时刻警戒着。

    半路上就出了那样的事,让樊元江心中很是警觉。尤其是他这几天,亲自经历了张横与楚京云之间的那些事,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张横虽然因为吕三少的那个电话,心中蒙了一层阴云。不过,他却也不会表现出来,更何况,难得看到韩冰蕾象现在这般开心,他自然要好好地陪她,今天一定要玩个尽兴。

    雪天的长城上,游人并不多。因此,山上显得有些冷清。尤其是渐渐向高处走去,游人更少,四周一片空寂。

    “张横,来,让我们比一比,看谁先登上最高处。”

    望望前面的嘹望台,大约还有近百多米的距离,韩冰蕾红扑扑的脸上,现出了皎衅的神色。

    天气虽然冷,但是,这一路上山,韩冰蕾仍是跑出了一身的热汗,整个人也显得更加的娇艳。少了几分原本的清冷,多了一种少女的柔媚。

    “好哇!”

    张横那会拒绝,立刻道:“不过,既然是比赛,总得有个奖品吧?”

    “你说,怎么个奖法?”

    韩冰蕾美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嗯,让我想想。”

    张横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神色,沉吟了一下,这才道:“要是我赢了,那小蕾就让我亲一下。嘿嘿,当然,要是你赢了,我就让你亲一下。哈哈哈!”

    说到最后,张横不由放声大笑起来。

    “呸!你想得倒美!”

    韩冰蕾的俏脸刹那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不由娇嗔地呸了张横一口。她就算是傻瓜,也已意识到,张横这是在吃她豆腐呢!

    不过,看到一向严谨的张横,竟然与自己开起了这样的玩笑,韩冰蕾的心中,不由一荡,一种莫名的感觉,陡地涌上了心头。她轻啐了一口,俏脸上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一对美眸灼灼地凝视着张横,以一种非常严肃的态度道:“张横,你变坏了!”

    说着,韩冰蕾那里还会再理张横,已是踏着积雪,蹬蹬蹬地向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道:“张横,你可不要输给我哦,那可就太没面子啦!”

    “呃,我变坏了?”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听到跑出去的韩冰蕾那挑衅的话语,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哈哈,本少岂会输给你!”

    张横大笑,紧随着韩冰蕾的脚步,向前追了上去。

    一时间,八达岭长城上,回荡着阵阵的笑声,呼啸的风声,似乎在这一刻也变得欢快起来。

    两人的身形,一前一后,在雪白的长城上向上蜿蜒,雪地上留下了两串深深的脚印。

    一直跟在后面,远远地缀着两人的樊元江,眼眸中也浮起了一抹难得的柔意,张横和韩冰蕾两人的笑声,让他也感受到了这对年青人那欢快而甜蜜的情绪。

    然而,下一刻,樊元江的脸色却是骤然而变,口中也猛地发出了一阵惊呼:“张少,小心!”

    不错,樊元江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在他目光望向上方的时候,陡地看到一抹晶亮的反光一闪而过。

    如果是换了普通人,一定对这抹反光会毫不在意。但是,多年保护许老的那种警觉心,却是让他立刻觉察到了这抹反光的异常:这抹反光,似乎是枪支瞄准镜在白雪的折射下射出的光芒。

    这岂不是说,上面有一个持枪的人躲在那儿?一念及此,如何不让樊元江心头大骇?

    果然,樊元江的话声未落,一声沉闷的枪响传来,正在奔上去的两人,陡地身形一震,张横更是直接从上面滚了下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