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4章 灭杀
    “啊,张少!”

    樊元江浑身一震,脸色变得很是震惊。他自然清楚,张横此刻要是冲上去,对付那名隐藏在上面的杀手,危险性有多大。

    从刚才杀手射击的准确度,以及对方把握时机的情形来看,那名杀手绝对是个老手,而且实力不弱。尤其是现在,对方占据有利地形,张横要是这样赤手空拳地冲上去,无疑就是当人家的靶子。

    所以,樊元江大惊,就欲阻止张横。

    然而,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张横身形陡地一闪,已是猛地窜出了这拐角。

    “张少!小心……”

    樊元江心头大凛,要想抓住张横却已来不及。而他此刻也不敢离开韩冰蕾,不由又惊又急,连连向上面开枪,以掩护张横。

    怦!

    又是一声沉闷的狙击枪的枪声响起,上方的狙击手在张横冲出拐角的刹那,又发出了攻击。

    但是,张横早已有了准备,他的身周陡地出现了十二面奇异的小旗,轰然怒旋,骤然在他四周形成了一团黑雾。

    顿时,雾气翻滚,视野中出现了一片朦胧。

    张横自然不是傻瓜,他可不想被杀手当成枪靶。所以,在冲出去的时候,已祭起十二巫祖幡,在身边凝成了昏天黑地的风水阵。

    “啊,是东方的玄门修士。”

    嘹望台里,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一身猎装,手中握着一柄重磅狙击枪,正死死地瞪着下面的情形。

    杀手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神情冰冷,一对碧绿的眼眸,就象是一头野狼。他正是进幽真子重金邀请的阿杰德。

    做为地下世界排名第五,号称地狱之神,他的见识自然不凡,看到张横身周出现的异相,他的脸色骤变,心头更是大骇。

    “妈的,怪不得刚才那绝不可能的情况下,都能避开狙击。”

    阿杰德的脸皮急剧地抽搐起来:“原来目标竟然是东方的玄门修士。”

    说着,他叽哩咕噜地又用本国的土语,咒骂了几句,意思却是把雇用他的进幽真子给骂了个狗血喷头。因为,进幽真子提供的消息中,根本没有说明对方是名东方玄门修士。若是早知这个底细,就算是给阿杰德一颗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接这笔生意。

    对于东方的玄门修士,阿杰德从心眼里就有一种恐惧。貌似在他十多年的杀手生涯中,就曾遇到过东方玄门修士。那一次,他几乎是九死一生,这才逃脱了对方的反追杀。

    因此,他如今对东方的玄门修士,已是心里有了阴影。

    此刻,看到目标身周那诡异的现象,阿杰德那里还会犹豫,他立刻做出了决定,取消这次行动。

    怦怦怦!

    心中想着,阿杰德一连开了数枪,也不管结果如何,返身就窜向了嘹望台的后面。在那里,他早已留下了退路。

    一根绳索从嘹望台的一个垛口处,一直延伸到了下面山崖边的树林里。就在空中凌空架起了一条滑索。

    只要溜下嘹望台,窜入树林,那么,就是他的自由天地了。

    咔嚓!

    阿杰德的手套上,有一个奇异的装置,他手指一曲一伸,一个铁环已叩在了绳索上。下一刻,他身形如同是一只大鸟,攀住绳索,迅速向下面的树林滑了过去。

    “嘿嘿,东方人,再见了。”

    身在空中,阿杰德回头望向了嘹望台,心中荡起了一抹喜悦。

    此时此刻,嘹望台上空无一人,追击他的张横仍离嘹望台有十几米。以阿杰德的速度,只怕张横登上嘹望台,他早已窜入了树林。到时,就算对方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望着他的身影叹气。

    然而,阿杰德心头的喜悦还没荡漾开来,他那碧绿的眼眸里,陡地现出了一抹惊骇欲绝的神色,口中更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啊,这是……”

    不错,阿杰德看到了一幕让他无比恐怖的情形。只见,一道细如发丝的金线,正凌空曲扭摆舞,向着他直射而来。

    一股极度危险,极度冰寒的气息,刹那充塞了他的心神。十多年的杀手经历,让他猛地意识到,他处于了一种可怕的危机中。

    可是,此刻他身在空中,却那里有还手之力,甚至因为身形的急速滑动,根本连任何一个动作都无法做出,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缕金线,如闪电般向他射来。

    “啊!”

    一声凄厉的嘶吼在长城的山野间响彻,阿杰德最后看到的情形,就是那缕金线,嗖地一下贯穿了他的眉心。然后,他的脑袋瓜子嗡的一声,所有的感知,刹那陷入了黑暗。

    阿杰德的身形还在绳索上飞速地下滑,但是,他的身体已软绵绵地垂了下来,完全没有了生机,就如同是一具木乃伊一样,最后怦地撞在了一棵大树的树杆上,就这么悬挂在了那儿。

    阿杰德死难瞑目,他到死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会死在对方的手中。

    只是,他又如何能理解东方玄门的手段,贯穿他脑袋,刹那夺去他生命的正是灵犀。

    就在张横准备对付杀手的时候,他已是暗中释放出了江山社稷图里的灵犀。

    为了吸引杀手的注意力,张横这才自己为饵,冲了出去。

    对于张横来说,他这次是绝意不会放过这个杀手。因为对对方的情况不了解,所以才会双管齐下,明里是他冲向了杀手,暗里却已是让灵犀实施偷袭。

    只是,他还是没想到,那个杀手在看到他身周涌起的黑雾后,就如同是老鼠一样转身就逃。如果不是事先灵犀早一步到了上面,只怕这次还真让杀手给逃脱了。

    冲上了嘹望台,目光落在挂在树上的那名杀手,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是个老外?”

    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诧异了,他还真没想到,狙击自己的竟然是个老外。

    “难道不是楚京云和曹宇派来的,以他们的力量,根本不会请老外来对付自己。”

    张横紧紧地皱起了眉头:“那么,到底还有谁想要哥们的命呢?”

    正沉吟间,这个时候,山脚下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转头望去,十数辆警车和救护车,呼啸着向八达岭这边冲来。

    “嗯,刘剑他们来了。”

    张横也不再纠结那名杀手的来历,转身就奔下了嘹望台,抱起韩冰蕾,就向山下跑去。

    樊元江紧跟在后,但是,此刻他望向张横的眼神已完全不同了。

    虽然,早知道张横是位玄门人士,这次许老生病后,就是这位张少出手救治了他。但是,当亲眼看到张横的手段,却仍是让樊元江心头无比的震憾。原来,这位张少的武力值,是如此的恐怖。

    韩冰蕾仍处于昏迷中,但因为有张横的疗伤圣药以及一缕真元护体,她现在已沉沉地睡去。

    张横脚步如飞,刚奔到半山腰,就遇上了狂奔而来的刘剑以及张钢等一众人,后面还有一大队医生,抬着担架。

    数十个人,无论是刑警还是医生,一个个满头大汗,神情焦急之极。

    开玩笑,韩部的千金,竟然遭到了杀手的狙击,身受枪伤。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是心急如焚,生怕这位千金大小姐出了任何一丝意外。

    “张少,小蕾怎么样?”

    远远地看到张横抱着韩冰蕾下来,刘剑急忙叫喊道。

    “张少,那个杀手呢?”

    张钢也是迫不急待地问了一句。

    刚才接到张横的电话,差点没把刘剑和张钢吓个半死。他们是做梦都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先是路遇拦路的匪徒。那事刚刚处理完,还没回到警局,又接到张横遭杀手狙击的报告。

    这不是要命吗?上京这样的京都重地,天子脚下,竟然一再发生这样的重案。而且,还是发生在身份特殊的张横和韩冰蕾身上,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刘剑和张钢心头骇然?

    此刻,看到张横出现,两人的心中惊喜中却有莫名的忐忑。因为,韩冰蕾被张横抱在怀里,老远就可以看到,她胸前有一大滩血迹,看样子受的伤不轻。

    “刘秘,小蕾受了伤,但总算没有生命危险。”

    张横加快了脚不,两方的人马很快就汇合在了一起。张横简单地说了一下韩冰蕾的情况,把她交给了来接应的医生。

    做完了这些,张横这才转向了张钢。他现在也知道张钢是这次带队的刑警队大队长,负责这次事件。

    “张队。那个杀手死在了最上面的嘹望台下方。”

    张横又把情况简略地说了一遍。

    “好,张少,那我们先去现场看看。”

    张钢向张横敬了个礼,立刻带着十几名刑警,匆匆地赶向了张横所说的地方。

    另一半警察,却是保护着张横和韩冰蕾以及一众医生,迅速向山下跑去。

    跑下山来,警车开道,救护车呼啸着,把韩冰蕾送到了附近的武警总院。医院那边早就开通了绿色通道,院里所有的专家医生,包括院长在内,早早就等待在了那里。

    韩冰蕾一到,马上就被送入了手术室,做紧急救治。

    “什么?姓张的那个家伙,遭到了杀手的袭击?”

    就在张横他们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的时候,此时此刻,在上京郊外的一幢别墅里,楚京云和一个脸上满是疤痕的男子,也接到了张横在长城上遭袭的消息。两人猛地站了起来,那伤疤男子满脸的疤痕,如同是百十只蜈蚣一样急剧地蠕动起来,喉咙中也发出了一阵嘶哑的厉笑:“哈哈,看来姓张的敌人还真不少。不过,小子,你可得好好活着,本少要亲手杀你,这才能解本少心头涛天之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