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5章 上清下浊
    当然,接到这一消息的自然不止楚京云和这个伤疤男子。此时此刻,进幽真子也是惊怒交加,她猛地把手中的一杯清酒摔向了墙壁。

    顿时,酒杯撞得粉碎,酒液在雪白的墙纸上,刹那流得一塌糊涂,却如同是进幽真子现在的情绪一样,在墙面上渲染出了一片阴影。

    “姓张的,你的命真是够大,这样都死不了。”

    进幽真子咬牙切齿。原本还算是秀丽的脸,已因极度的惊怒而变得扭曲。

    “不过,姓张的,我绝不会放过你。”

    进幽真子眼眸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神情更见凛冽。她微微沉吟着,终于再次咬了咬牙:“看来,得请一些奇人来对付姓张的了。”

    进幽真子终于做出了决定,脸上浮起了一抹残忍。

    “张少,你没事吧?”

    医院里,手术室外,吴植龙,刘春禹正围着张横问长问短。

    他们也是接到了张横在长城遭到杀手狙击的消息赶过来的。

    “没事,只是小蕾受了点伤。”

    张横感激地朝两人笑笑。

    “还说没事,你看,你肩头的伤势。”

    吴植龙有些责怪地叹了口气。

    张横的伤势,其实比韩冰蕾更重。不过,因为他的体质不同,再加上有魑魅铠甲替他挡了子弹最初的轰击力。所以,虽然受了贯穿伤,甚至伤及了骨头。但是,有他用几种天材地宝配制出来的疗伤圣药,伤势已基本稳定了下来。

    而韩冰蕾之所以要动手术,却是因为子弹穿过张横身体后,射入了她的体内。因此,必须用手术把子弹取出来。

    现在,他所有心思都在韩冰蕾身上,所以,也无遐顾及自己。

    得到消息的人越来越多,不久,辛献锋,柳犁月也赶了过来,甚至连许老那边,徐涛也亲自到了医院,代表许老前来询问情况。

    一时间,手术室外热闹非凡。但是,这一情形,却是把武警医院的副院长施训平给惊呆了。

    师训平今年四十五岁,本身也是上京世家出身,年纪轻轻能当上上京武警总院的副院长,自然也是来历不凡。

    这次因为院长有事出国访问去了,如今院里的工作全由他在负责。

    刚才接到刘剑的电话,说是韩部的女儿受伤,他心中已是大吃了一惊。

    但是,此刻看到这些前来探望的人,施训平心中的震憾,已是无以复加。

    刘春禹,吴植龙他自然认识,这可是上京顶级世家刘家和吴家的两位大少。而许老的秘书徐涛,他也曾接触过。

    施训平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物竟然会连袂前来看望。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并不是为了韩部的女儿,而是为了这个看起来非常陌生的年青人。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施训平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最初的时候,他还当张横是韩冰蕾身边的保安人员。所以,对他的伤势,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此刻,看到徐涛他们对张横的态度,这才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看走眼了。

    在上京,能让吴植龙和刘春禹屈尊的,还真没几个。更何况,还有许老的秘书徐涛。

    “张少,不好意思,我是武警总院的施训平,刚才只顾着韩小姐的伤势了,没有注意到您。”

    施训平那里还敢怠慢,连忙主动上前与张横打招呼:“张少,您的伤势没事吧?要不请我们院里的专家为你好好检查一下。”

    “多谢施院长。”

    张横那敢托大,连忙道:“我没事,小蕾就全拜托你们了。”

    “好的,好的,张少,韩小姐的伤势,我们已集中了全院最着名的专家,一定会尽力而为。”

    施训平连连点头,不断地做出了保证。

    说着,他热情地与徐涛以及吴植龙和刘春禹等人打招呼,邀请众人往他的办公室。

    不过,大家现在那有心思去应酬他,这次过来的目的,那是来慰问张横。现在,张横等在手术室外,他们自然也不能走。

    看到这么多人陪着自己,站在手术室外,张横也意识到了这样不妥。心中也总算明白了过来:自己这是关心则乱。

    小蕾的伤势虽然看起来恐怖,但有过自己的治疗,她是绝无生命之忧。

    所以,自己确实是不必这样担心。而让这么多身份特殊的朋友,陪自己站在手术室外,更是不怎么地道。

    心中想着,张横向施训平道:“施院长,那就借你的办公室用一下,大家一起休息休息吧!”

    “那太好了,那太好了!”

    施训平喜出望外,连忙殷情地要带着众人往办公室走。

    徐涛是代表许老前来问候的,所以,他不便在此多留。了解了情况后,便告辞离去。

    众人把他送到医院门口,这才随着施训平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施训平的办公室,就在旁边行政楼的顶楼上。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是各个行政人员的办公场所,他的副院长办公室就在靠南的最后一间。

    目光扫过四周,张横暗暗点头:“看来,这处行政楼显然是请高人布置过。”

    一般的办公室,走廊两边的办公室门,总会是相互对着。这样看起来似乎很整齐。但是,在风水上,这其实是个破败,被称为门冲。

    不过,武警总院的行政楼,走廊两边的办公室门,却完全错开。南边的这一排办公室,全部是朝左开门。而北边的那一排,却刚好相反,门全部开在了右边。

    一眼看去,两边的门,似乎有些凌乱。但是,细细看起来,却是让人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就是这里风水气场所带给人的印象。能从这些细节上都注意到,张横可以判断,此处的布置是经高人指点。

    不仅是他,一边的辛献锋也看了出来,两人互望一眼,都暗自点了点头。

    施训平的房间有五六十平米,室内的布置华丽而不失清雅。红木的地板,天蓝色的吊顶,形成一个椭圆的形状,上面镶嵌了几片白云的装饰,仿佛是一片蓝天笼罩头顶,让人有种很清新的感觉。

    “嗯,天圆地方,上清下浊!”

    张横又是点了点头。

    这房间整体的布局,完全符合风水的格局。

    古人一直认为,天圆地方,意思是说,圆形的苍穹,把方形的大地笼罩在其中,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天地。

    这正是中国古代铜钱外圆内方的铸造依据。

    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这种理论当然是错误的。

    但是,天圆地方的这种理论,是不能从表面的字眼来理解,它所蕴含的是天道。所表现出来的就是风水中的气场。

    施训平的办公室,上面吊顶椭圆形,笼罩在长方形的办公室上方,正好符合这天圆地方之局。

    再说上清下浊。

    古人一直认为,浑沌化天地,清者上升,为天。浊者下沉,为地。意思是说:浑沌之初,天地初分,清气上升,最终演绎成天空。浊气下沉,凝成了大地。

    利用在家居风水中,那就是上方必须清淡,下面却需要厚重凝实。

    施训平的办公室布置,也完全符合这一道理。上方吊顶如蔚蓝的天空,下方红木厚重凝实,正好形成了一个上清下浊之局。

    显然,这也应该是有风水师事先规划,才能有这样的布置。

    办公室里的摆设简捷而有品味,西边放着一组红木的待客沙发,南边是施训平的办公桌,上面放着两面国旗,办公桌后,还有一个玻璃书柜。下面几层排列着许多医学着作,也不知是施训平用来装样子,还是平时就在翻看的?

    不过,让张横目光一凝的是:在书柜的上方,竟然挂着一幅太祖像。

    这幅太祖像并非普通的图画,而是用了特殊的材料,整幅画面颜色鲜艳,画像中的太祖,目光炯炯,恍然不敢让人逼视。

    “竟然挂这样一幅画?”

    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中咯噔一下。

    稍一沉吟,张横望向了那边的施训平,微一凝注,张横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的古怪。他已看出了施训平身上有些异样。

    辛献锋此刻也似是觉察到了什么,望望张横,又看看施训平,神情很是异样。

    施训平忙得不亦乐乎,他亲自为大家泡上了茶,一边殷情地邀请众人:“哈哈,今天各位来在下的办公室,这是看得起在下啊!”

    说着,他目光转向了张横:“张少,你看看我这办公室布置得怎么样?”

    他现在自然也从旁人那里,打听到了张横的身份,知道张横是一位来自钱塘的风水师。之所以能与刘春禹,吴植龙他们交好,就是因为他在风水上的建树。

    因此,施训平故意挑起了话题,想让张横给他的办公室看看布局。

    “嗯,施院长的这个办公室,想必也是由高人布置的吧?”

    张横微微点头。

    张横与刘春禹和吴植龙等人在一起,其实可说的话题并不多。而他也不愿再提长城上被狙击的事。所以,张横就顺着施训平的语气,扯起了风水。这样,也不至于让大家冷场。

    “哈哈,张少果然是内行,一眼就看出来了,哈哈哈!”

    施训平说起这个话题,也无非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所以,他并没有隐瞒。

    “嗯,施院长这里的布置非常不错。”

    张横把天圆地方,以及上清下浊等原理说了一遍,这顿时引起了刘春禹和吴植龙他们的注意力。

    虽然说,他们也都知道张横在风水上的造诣,但象现在这样,听张横说风水的道理,却还是第一次。所以,这立刻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施院长的办公桌,也正好是在财位上,能助施院长的气运。”

    张横目光转向了后面的书柜,神情却是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不过,这里有一个装饰,却是破坏了这里的整体布局。”

    “啊!”

    张横此言一出,一脸笑容的施训平,不由浑身一震,神情也刹那变得惊讶无比:“张少,那请您指点一下,我的这个办公室里,是什么装饰破坏了整体的布局?”

    不仅是他,屋里的其他人,也是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满脸的狐疑。

    除了辛献锋外,其他人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这里到底哪儿出了破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