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办公风水之喜忌
    “施院长,这几年你是不是总有恶梦频繁,每次睡觉,总感觉象是有重物压身,醒来后,更是象被人打了一顿似的,浑身酸痛无力。”

    张横目光一凝,望向了施训平。

    “阿,张少,您怎么知道?”

    这回是真的把施训平震惊了。因为,张横所说的症状,正是他这几年来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说实话,做为武警总院的副院长,他本身就是位医学专家。因此,对于自己身体的这些异常,他自然早就注意到了。

    而且,他也做过好几次的全面体检。但是,每次体检的结果,并没有发现生理指标上的异常。

    请一些中医方面的专家诊断,也认为是劳累所至,需要好好调养和休息。

    可是,无论施训平如何注意劳逸结合,如何进行食疗药补,这种状况却一直无法改善。这几年来,他确实是被这恶梦频繁,每天疲累不堪的情况,弄得无比的不堪。

    最后,他也只能无奈地认为,自己这是处于亚健康状态,是医院的事情太忙,工作压力太大所导至。

    然而,此刻见张横说出自己多年的顽症,再想到他刚才所说的话,施训平陡地回过了神来,脸上也露出了无比震憾的神色:“张少,您的意思是说,我的这个症状,与我办公室里的某个布置有关?”

    “嗯!”

    张横微微点头:“施院长的这种状况,是不是最近越来越严重了?而且,这种症状,应该是你在布置好了这间办公室后,才出现的?”

    “是啊!我这晚上恶梦频频,起来后象是被人打了一顿的情况,确实是最近越来越严重了。”

    施训平也不敢隐瞒,不过,对后面的问题,他微微思索了一下,这才道:“张少,您真是神了,我这问题,确实就是搬到这处办公室来后,才慢慢出现的。”

    “这就对了!”

    张横也不卖关子,手指指向了书柜上方的那幅画像:“施院长,你的问题就出在这画像上。”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

    施训平浑身剧震,满脸的难以置信。

    不仅是他,旁边的刘春禹,吴植龙以及柳犁月等人,也一个个惊疑不定。张横说那幅画像有问题,这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只有辛献锋若有所思,神情很是古怪。

    “张少,这画像应该不会有问题。”

    刹那的愣怔,施训平总算回过了神:“太祖像,可不是只有我在挂,许多人都会把它挂在汽车的驾驶室里,据说,有挡煞和镇邪的作用。到了我这里,怎么就会有问题呢?”

    施训平实在是有些搞不懂了。在民间,对于太祖像迷信的人还真不少。街上开的汽车中,以它当装饰的,每十辆车中,至少会有一辆。

    “施院长,这其实是个误区。”

    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当年,他老人家曾被无数人当神一样看待,因此,他老人家逝世后,仍是有无数人怀念他。”

    “这本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也说明了他老人家的威望和人格魅力。”

    张横微微叹了口气:“然而,事情总会有一些意外,这种对他老人家的崇拜和怀念。在一些偏僻的乡下,尤其是那些交通不便,偏远的农村,却是有些变了味。因为,迷信的人们,常把他老人家的画像,当神一样供起来,天天焚香祷告。甚至,有些地方,就直接是当成了神灵。”

    “哦!”

    四周的几人不禁一个个有些感慨。

    虽然大家都是生活在大城市,没有去过那些偏远的乡村。但是,现在是个信息社会,关于那些地方的报道,还是经常可以见到。所以,他们对这些情况,也确实是看到过。

    因此,对于张横所说的,众人自然都相信。

    只是,他们还是有些不明白,这与施训平的症状有什么关系?

    “这种崇拜和怀念,其实是一种信仰之力。”

    张横神情一肃:“因此,原本他老人家的普通画像,就因为这些信仰之力而蒙上了一层神秘。”

    “不仅如此!”

    张横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正是因为这种神秘色彩的存在,让他老人家的画像,成为了许多神力精怪最喜欢附身的所在。”

    “啊,怎么会这样?”

    施训平浑身剧震,脸色已变得震惊莫名。旁边的一众人,也是个个神情古怪,细细地咀嚼起了张横的话。

    “这种状况,在城市里还不算多见。但是,在那些偏远封闭的乡村,却是非常的普遍。”

    张横继续道:“但是,施院长,你这里的情况又不同。因为你所在的地方是医院。”

    “医院是最多病人的地方,每天也会有因为病重而去世之人。”

    张横道:“平时更是有病气和怨气积累,因此,医院也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最多的所在。施院长你的这幅画像挂在这里,自然会引起那些东西的垂涎。更何况,你的这幅画像,是特殊材料制作的,如果本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汉白玉上面烧制的吧!”

    “是啊,这幅画是我请朋友特别制作的,所用的材料就是汉白玉。”

    施训平道。

    “这就对了。汉白玉这种材料,本身就有吸附天地能量的特殊作用。虽然十分的微弱。但是,你用它烧制成他老人家的画像,却是增加了依附在其内的那些东西的力量。”

    张横微微摇头:“你的那些症状,就是由此而引起。之所以最近越来越重,就是因为依附在其上的东西,力量在不断地强大。”

    “唉,张少,那怎么办?”

    施训平有些惊惶。

    说来他之所以挂这幅画像,也是为了能增助自己的气运。

    按他认识的那位风水师所说,他老人家的画像,可助官运。

    要知道,武警总院的编制,是与军队的编制一样。施训平现在是副院长,军职是一名上校。如今他四十五岁,正值壮年。因此,他确实是想再进一步,能在肩头上缀一颗将星。

    那知,本以为可以增补气运的画像,在张横眼里,却成了一个破败,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无奈?

    “嗯,其实要化解很容易。”

    张横既然把问题指出来了,也不会玩什么玄虚:“先把这幅画像收藏起来。这里就没什么其他问题了,你的那些症状,也就会渐渐消失。大概九日之后,就可完全恢复正常。”

    “那太感谢张少了。”

    施训平满脸的感激。他那里还会犹豫,当下就搬来了椅子,爬上了书柜,把那幅画像拿了下来。

    果然,画像搬出办公室,施训平陡地感觉浑身一清。原本一直有些浑浑沌沌的脑子,也似乎猛地清醒了些。

    这让他精神大振,望向张横的眼神再次不同了。这一现象,说明张横刚才所说的,确实就是真的。否则,一拿掉画像,不可能产生这样的感觉。

    张横自然是不会骗他。事实上,家居以及办公室的装簧,对于画像,确实是不能随便乱挂。

    尤其是有一些特殊意义的画像,比如他老人家的,以及一些名人名像,都不能随便挂在家居或办公室中。

    当然,还有一种画像也是慎挂,那就是各种神佛的画像,象如来,观音等。

    不要以为挂这些神佛的画像能镇煞避邪。其实许多时候,效果恰恰相反。这些画像,常常会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依附,从而对主人产生不利的影响。

    在施训平的办公室坐了一会,替他解决了这里的一处风水冲刑。张横看看时间,估计那边韩冰蕾的手术也应该差不多了。

    当下,他站起身来,向施训平告辞,向手术室走去。

    刘春禹和吴植龙他们,与韩冰蕾并没什么关系,因此,也顺便与张横告别,纷纷离去。

    施训平不敢大意,亲自把他们送出了医院,当他回到手术室那边的时候,韩冰蕾还在手术中,张横和刘剑以及樊元江,蔡茂森等人守候在外面。

    “张少,这次真是太谢谢您了。”

    施训平走到了张横面前,满脸感激地道。

    “施院长客气了,以后小蕾在这里,还要你多多照顾。”

    张横客套道。

    “哪里,哪里,韩小姐在我们这里,那是组织对我们的信任,也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医院党组,一定会全力以赴,保证完成这个任务。”

    施训平那敢大意,连忙表态。

    说到这里,施训平脸上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似是欲言又止。

    “施院长有什么话,尽管说。”

    张横微微挑了挑眉。

    “张少,刚才您指出了我办公室里的问题。”

    施训平沉吟了一下,终于还是道:“只是,我还想问问,张少,是不是能帮我布置一个有助气运的风水局,最好是有助我提升的。”

    施训平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脸上也现出了一抹迫切的神色。

    他的话虽然很含蓄,但是,张横那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所谓的有助他提升的风水局,无疑就是能助他官运亨通的风水布置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