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7章 马上封侯
    “这个当然可以!”

    微一沉吟,张横点了点头:“施院长的书柜,上面那幅像拿掉后,就空出了一块地方,你可以在那儿放一件马上封侯的风水道具。”

    “马上封侯?”

    施训平有些西里糊涂,他还真没听过有这样的风水道具。

    “是的,施院长。”

    张横神情一凝:“马上封侯是有助摧官和助官运的风水道具,对进入仕途之人,大有益处。”

    说着,张横把什么是马上封侯,以及它的一些特点详细地说了一遍。

    “好的,好的,那就多谢张少了。”

    施训平连连道谢。

    “嗯,没事,施院长。”

    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不过,马上封侯这个风水道具,有一个禁忌,那就是你放上去的时候,先要焚香九日,还有,在摆放时,不得让任何人看到。否则,效果就会大大减弱。”

    “明白了。”

    施训平头点得如同是鸡啄米。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手术室门打了开来,韩冰蕾在一众专家的护送下,总算被推了出来。

    “韩小姐的情况怎么样?”

    施训平连忙走了过去,向一众专家问道。

    “施院长,手术很成功。”

    一位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连忙走上前来,他正是这次为韩冰蕾动手术的主治医生周玉宝。

    他是武警总院的外科专家,在武警总院乃至上京医学界,也是非常的有名,人称周一刀。尤其是在枪械治疗和手术方面,是国内的权威。这次为了给韩冰蕾动手术,武警总院那是汇聚了各科的专家,可以说是聚集了全院的力量,甚至还从协和等医院请来了几位老教授,以防万一。

    周玉宝神情肃然:“韩小姐的伤势出乎我们想象,子弹当时贯穿了她的肩胛骨,深深地嵌在骨头上。本来,这样的伤势,她的肩胛骨会造成粉碎性的骨折,会非常的麻烦,甚至会留下后遗症。”

    “不过,当我们为她动手术的时候,发现她的肩胛骨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周玉宝脸现感慨:“后来,经仔细的检查,发现韩小姐在送医院来的时候,已上过了药。正是那些药物的作用,这才保住了她的肩胛骨。”

    此时此刻的周玉宝,心中确实是非常的震动。以他多年从医的经历,还真没有看到过如此神奇的药物。所以,他现在对韩冰蕾伤口上的伤药,很感兴趣。甚至在动手术时,他还特意叫人在韩冰蕾的伤口上,刮下了一些药末,以便好好研究。

    “以韩小姐现在的情况,只要好好休养三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

    周玉宝继续道:“当然,如果有先前给韩小姐所用的药物,我估计一个月就够了。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

    说着,他望向了刘剑以及樊元江和张横等人,目光中满是期待。

    周玉宝刚才也是在门口就等候韩冰蕾入院的人之一,因此,他知道把韩冰蕾送来的这几个人。他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想让刘剑他们说出,给韩冰蕾上药的是谁。

    只可惜,刘剑和樊元江他们都保持了沉默,谁都当是没听懂他的意思。张横更是无遐顾及他。

    “这就好,这就好!”

    施训平长长地舒了口气,原本悬在心头的石块,总算落了地。

    韩冰蕾的病情能在可控的范围,这是他如今最想听到的消息。

    等了半晌,不见刘剑他们回应,周玉宝知道自己的想法落空了,他却也没有办法。

    微一沉吟,周玉宝向旁边的护士招了招手。

    立刻,那名护士托着一只盘子走了过来,盘子里放着一枚子弹的弹头。

    “这是从韩小姐身上取来的弹头。”

    “这东西就先交由我们保存,它是物证。”

    刘剑连忙凑了上来。

    “小蕾!”

    张横根本没有听周玉宝的介绍,他已是直接冲到了手推床边,仔细地查看起了韩冰蕾的情况。

    韩冰蕾现在已苏醒了过来,只是脸色很苍白,神情显得非常的虚弱。

    不过,在张横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却可以清晰地看到,韩冰蕾的生命力很强。

    有张横先前的疗伤圣药和巫力真元,韩冰蕾虽然受伤,但元气并未大损。

    “张横,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韩冰蕾紧紧地握着张横的手,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满脸的担心。

    张横心中一暖,眼眶中不禁有**辣的东西在涌动。

    小蕾受了重伤,但她此刻关心的却仍是自己,这如何不让张横感动。

    “我没事,小蕾,你要好好养伤。”

    张横声音有些沙哑。

    四周的气氛陡地变得很是怪异,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神情都变得很是异样。

    就算是傻瓜,此刻也看出来了,张横与韩冰蕾之间,关系非同一般,这完全就是一对恋人啊!

    施训平早就为韩冰蕾准备了武警总院最高档的高干病房,一众人护送着韩冰蕾向病房走去。

    刚来到病房门口,一大群人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韩秦阳。

    他因为刚在开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接到女儿受伤的消息,却无法抽身。因此,直到此刻才赶来。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妻子唐晚亭,后面簇拥着许多韩家与唐家的亲戚朋友,以及单位的同事。

    看到推过来的女儿,韩秦阳那刚毅的脸上,也不禁现出了着急的神色,大跨步地走了上来:“小蕾,你怎么样?”

    “小蕾,你没事吧?”

    唐晚亭更是俏脸变色,神情焦急地扑了过来,声音早已哽咽了。

    “爸爸,妈妈!我没事!”

    看到父亲和母亲,韩冰蕾心头一热,眼泪终于夺眶而出。这个坚强的女孩子,直到此刻,才表现出了她的软弱。

    一时间,韩秦阳和唐晚亭等一众人,再次围住了韩冰蕾,场面热闹之极。

    好半天,韩冰蕾终于被送入了病房,手术后的她,身体很虚弱,有张横和父母的陪伴,她安然地睡了过去。

    “韩伯伯,韩伯母,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小蕾。”

    张横很是愧疚,满怀歉意地向韩秦阳夫妻道。

    “小张!”

    韩秦阳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伸手拍了拍他完好的肩头:“说来这次还全靠了你,否则,小蕾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现在的韩秦阳,自然已从刘剑和樊元江那儿,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明白,这次如果没有张横替女儿挡枪,只怕女儿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他丝毫没有怪张横。

    “对了,小张,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韩秦阳的目光变得凛冽起来:“据我们的调查,这次狙击你的人,是地下世界排名第五的职业杀手,号称地狱之神。”

    韩冰蕾的案件,自然是受到了高度的重视。那名杀手的身份,也在第一时间被查了出来,这让韩秦阳心中暗惊。

    他可非常清楚,能排入地下世界杀手排行榜的人物,绝对都是天价。尤其是前十名的那些杀手,每一次的卖凶费,至少是在上千万。

    那么,竟然有人愿意化上千万的钱,雇用这样级别的杀手,足见对张横是恨之入骨。张横这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

    “是地下世界的职业杀手?”

    这回却是轮到张横吃惊了,他还真没想到,那个老外杀手,身份竟然这样的牛皮。

    不过,他一时半会,却也想不出谁雇用了这个杀手。从张横的角度来看,自己的那些仇敌,无论是曹宇,还是楚京云,或是宋家,以及他突然想起来的那个进幽真子,这些人似乎都能出得起这样的价格,可以雇用那位杀手。

    “小张,你以后要多注意。”

    见张横一时半会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韩秦阳语气变得凝重起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虽然你本身的实力不错,但还是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谢谢韩伯伯。”

    张横心中一暖。韩秦阳现在的态度,已完全是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在关心自己,张横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意。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韩秦阳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匆匆地接了电话,对张横歉意地笑了笑,又对身边的妻子道:“部里还有点事,我得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嗯,老韩,你去吧!”

    唐晚亭点头。以他现在的身份,确实是日理万机,能凑出两个小时,这已是非常的不错了。

    当下,张横和唐晚亭两人,把韩秦阳送到了门口。

    当两人再次回到病房的时候,气氛却是陡地变得有些异样。

    此刻,病房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病床上的韩冰蕾正在沉睡中。

    “小张!”

    唐晚亭的目光望向了张横,打破了这份沉默。

    唐晚亭年纪已有五十岁上下,但是,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却象是不到四十。

    她是个气质优雅的女人。唐家本也是上京的世家,唐晚亭现在更是在民政部担任司长,也算是手握重权。

    久居高位,她很自然的就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气度,此刻虽然只是静静地凝注着张横,却仍是让张横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尤其是她可是韩冰蕾的母亲,更是第一次相见。

    一时间,张横心头不禁莫名的忐忑起来,他不知道唐晚亭接下来会对自己是一种怎么样的态度?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