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过关
    “小张,谢谢你这次救了小蕾。”

    唐晚亭目光晶亮地望了张横许久,终于道。

    “韩伯母,这次都是我连累了小蕾,不然,小蕾她不会受伤。”

    张横心中松了口气,但还是满怀歉意地道。

    “小张!”

    唐晚亭的神情变得柔和起来:“在钱塘的时候,我听小蕾说,是你治好了老韩多年的顽疾。小蕾身上的隐疾,也是你替她治好的。”

    “老韩性子一向倔强得象是头老牛,这次能回上京向我认错。也是你的功劳。”

    唐晚亭脸上露出感激之色:“所以,我们家能有现在,得好好感谢你。以后你要是有空,就来多陪陪小蕾。”

    唐晚亭表现出了对张横的亲近。

    说实话,现在的唐晚亭,对张横确实是充满了好感。不仅是因为张横曾经在钱塘为韩家父女所做的事,也不仅是因为这次张横不顾自己安危,为韩冰蕾挡枪。更重要的是:在来此之前,她和韩秦阳得到了一个让两人无比震惊的消息,那就是许老的秘书徐涛,竟然亲自去医院看望了张横。

    这让两人心头大震,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意。

    别看只是徐涛出面,但这完全是代表了许老的意思。显然,许老在知道张横遭袭后,非常的愤怒,这才会派出秘书前来探望。许老的这个表态,是在向一些人表明,他与张横的关系。

    甚至可以说,这是许老对张横的特意保护。

    不是吗?谁要想对付张横,那就得考虑考虑许老。相信从此之后,在上京,就算有人与张横交恶,也不会再敢公然与他做对。

    这也就是说,张横别看是来自乡野,毫无背景。但是,他其实与许老的关系却是非同小可。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唐晚亭震惊无比?

    所以,此刻面对张横,她这才会显得特别的亲切。

    “好的,韩伯母,我一定会多来看看小蕾。”

    张横心中松了口气,他本还担心韩冰蕾的母亲,会反对自己与小蕾的交往。现在,这一层阻挡,显然是自己多想了。

    有韩冰蕾的母亲在,张横自然不便在病房里一起陪她。所以,两人闲聊了一会,张横就准备告辞。临走的时候,张横把几个玉瓶交给了唐晚亭。

    这些是他特制的疗伤圣药,有这些药物辅助,韩冰蕾将会很快恢复过来。

    他把如何用药的方法和剂量告诉了唐晚亭,这才离开了病房。

    刚走出住院部,突然后面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张少,不好意思,有点事想请教您。”

    “周教授!”

    张横回头,立刻看到韩冰蕾的主治医生周玉宝,正匆匆地跑过来。张横很是诧异,自己可与这位周教授没任何的关系,他如此匆忙地找自己,这是出了什么事?

    “张少!”

    周玉宝此刻已追上了张横,但是,面对张横,他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了。

    “周教授,您有什么事吗?”

    张横满腹的狐疑。

    “呃,事情是这样的。”

    周玉宝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道:“我知道,韩小姐在受伤的时候,是您给她上的药。您的药物实在是太神奇了,这个,这个……”

    周玉宝终于从张钢那里,知道了有关事情的情况,也清楚了韩冰蕾身上的药物,就是眼前这个年青人所有。

    对那药物的神奇作用,让周玉宝叹为观止,也让他立刻意识到了这种药物的价值。

    不是吗?若是军人或武警,在战场上受伤,如果能有这样神奇的药物,绝对可以减少伤残率。所以,他就迫不急待地赶了过来,想找张横商量商量,看是否能让张横把这药物的配方提供出来。

    不过,毕竟这药物如此的神效,想来应该是人家的不传秘方。所以,事到临头,周玉宝却是不知该如何向张横说。

    “周教授,我明白了,您是想要我的药方吗?”

    张横微微一笑。

    “是的,张少,我就是这个意思。”

    周玉宝连连点头,一边又急急地道:“当然,这药方不是我自己拿来用,而是想为我们医院向您购买,相信我们医院一定能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您也知道,我们武警总院,虽然也向社会开放,但最主要的还是承担着武警部队的后勤医疗保障。武警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常常会面临不可预测的危险,受刀枪等创伤,也是最常见的事。所以……”

    说到这里,周玉宝没有再说下去,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满脸的迫切。

    “周教授,您的意思我明白。”

    张横点头:“不过,这药方所用的药物,现在很难寻找得到。所以,要想大规模的生产,并不现实。”

    张横的疗伤圣药,溶入了太岁以及极阴精魄等天材地宝的浸泡液,确实无法量产。

    “呃,原来是这样!”

    周玉宝脸色一黯,有些颓丧。

    “不过,周教授,象这样效果的药,虽然我无法提供。但是,过一段时间,我们远山集团,会生产出类似的药物。”

    张横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如果您有兴趣,可以与我们远山集团的销售经理联系。”

    张横说着,把一张陆晓萱的名片交给了周玉宝。

    张横可也不是傻瓜,自远山集团与港岛和奥岛的军方合作,他心中也有了打算,那就是开发一些特殊的药物,扩大远山集团的经营范围。

    现在,有周玉宝这位武警总院的教授,主动找上门来,他自然不会放过机会。而这也是他与施训平院长交好的原因。

    能在上京的医药市场打开缺口,有武警总院这样的单位合作,事情将会更加的容易。

    “那太好了,那太好了。”

    原本还以为没有了希望的周玉宝,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双手接过了那张名片,慎重地放入了口袋里。

    回到吴植龙的那幢别墅,已是晚上,张横却完全没有睡意。他身上的伤势,这一天来,因为韩冰蕾受伤,他只是草草地处理过,直到现在都没有认真地治疗。

    如今,自然是要好好地处理处理。他可没忘了,周一要与柳犁月他们一起去看那个工地。

    心中想着,体内巫力真元运转,缠在肩头的绷带,立刻崩成了两断,飘落到了地上,露出了肩头的伤口。

    心念一动,意识已内视起了伤势的情况。

    虽然上了药,但伤口的情况仍是十分的恐怖,一个血肉模糊的创口,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如果不是因为当时有魑魅铠甲,挡住了最初的那波爆炸,只怕张横的肩头就得被削去一半。

    张横也不迟疑,手一探,一个白玉瓶已出现在了掌心。

    把瓶里的药粉全部倒入了伤口,与此同时,他又拿出另一个玉瓶,把里面的液体全部吞入了口中。

    双手一指,空间一阵荡漾,头顶上量天八斗刹那怒旋狂舞,猛地笼罩住了他。

    嗡!

    张横的全身顿时蒸腾起了一圈淡淡的金光,整个人的身形也变得有些朦胧起来。

    窗外,又下起了雪,月色在雪地里显得特别的明亮。张横所在的这幢别墅,却突然荡漾起了一圈肉眼不可见的奇异波纹,迅速向四周扩散。

    时间在悄悄的流失,张横就这么沉浸在了一种奇异的意境里。

    然而,此时此刻,如果有人在张横的身边,一定会被他身上出现的诡异一幕给震惊。因为,现在的张横,他肩头那个恐怖的血洞,正在以一种神奇的速度愈合。

    无数的肉芽,仿佛是蛆虫一样曲扭摆舞着,急剧地蠕动。渐渐的,那个血洞四周的肌肉纤维,缓缓地溶合在了一起,一个丑陋的疤痕,出现在了肩头的前后两个洞穿创口上。

    并没有结束!

    随着量天八斗中洒落的缕缕彩光,张横的身上仿佛是镀上了一层炫彩。慢慢的,他肩头的创口,上面那层结痂竟然开始脱落下来。露出了肩头上嫩红的新鲜皮肉。

    当天空现出第一缕曙光的时候,张横终于睁开了眼来,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整个人精神焕发。

    转头望了一下肩头,张横的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嗯,伤口已经恢复了。”

    说着,他伸了伸胳膊,站了起来。感觉上,新愈的创口,除了还有一些迟滞外,已不影响自己的行动了。

    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张横去医院看了韩冰蕾的情况,她的恢复很不错。有她母亲唐晚亭的陪伴,精神也非常的好。这让张横很是欣慰。

    下午,张横又去云龙会所为心儿做了一次检查。心儿的状况更是出乎意外的好,没有了执念,心儿现在与正常人完全无疑。照这样的状态下去,估计用不了一个月,她就能恢复到从前的模样。

    傍晚,张横再次联系了柳犁月,把自己伤势已恢复的情况告诉了她。这让柳犁月很是惊讶。她虽然知道张横非同寻常,但昨天如此严重的创伤,过了一夜就已愈合,却仍是让她无比的震动。

    她还以为张横在说谎,亲自赶过来检查了一趟,这才明白,张横的恢复能力,实在是太变态了。

    所以,原本约定的计划,自然也要照常执行。

    只是,张横和柳犁月怎么也没想到,这次工地的探察,本以为是一件轻松的事,那知,最后却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危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