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阴猱
    玉龙老工业区,在上京西郊一百多公里之外。这里原本是上京解放之初开辟的一个老工业区,但随着城市的扩展,以及对四周环境的整治,这片老工业区,早在十多年前,就被废弃了。

    规划中原本是要建成一处风景区,可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这里的风景区却一直无法建起来,到现在为止,仍是一个规划。

    上午十点多,柳犁月,张横以及邱纯玉乘坐着樊元江和蔡茂森的车子,来到了玉龙老工业区,车子里,柳犁月向张横详细地介绍了这里的情况。

    “张横,你看,当时工人们发现那些陶瓷人俑的工地,就是在这里。”

    几人下了车,柳犁月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一片围墙。

    “嗯!”

    张横点头,目光打量起了四周。

    工地此刻被围墙围了起来。围墙还是粗糙的红砖,甚至连泥灰都没有抹上,显然当时建的很匆忙,纯粹是为了把这地方隔开而隔开。

    工地的左后方,就是一座小山,山势不高,也就一二百米,山上却很荒凉,上面基本上没什么高大的树木,只有一些低矮的荆棘和枯黄的荒草,让人有一种很苍凉的感觉。

    张横当然知道,这座小山就是玉龙山,玉龙老工业区之所以如此命名,就是因为这座玉龙山的原故。整个玉龙老工业区,就是以玉龙山为中心依山而建,方圆有十数里。

    只不过,现在在这里的大多数企业已搬离,只剩下了依然还存在的一幢幢老厂房。

    当然,这里留下的企业虽然已不多,但还是有几家的。这处发现人俑的工地,就是附近一家企业,想扩建一个仓库,这才动的工。

    细细地察看着四周,张横的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神情也渐现凝重。

    张横感觉到了四周,有一股阴寒的煞气在蒸腾,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更是能洞察到,这一带的空中,笼罩着一层阴沉沉的阴煞,仿佛天色也变得昏暗了许多。

    “看来,这里果然有问题。”

    张横的心中一突。

    不过,站在围墙外,自然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要想察看工地的情况,就必须到里面去看看。

    工地还在建设中,所以根本就没有路,几人下了车,向那边走去。

    转过一个拐角,就看到围墙在这里开了一扇大铁门,一间简易的平房就在大铁门边。只是,此刻平房里空无一人。

    柳犁月的秀眉陡地蹙了起来,她自然清楚,在这里有警备队的警员二十四小时守候。但是,现在却没有看到人,这岂不是他们偷懒吗?

    心中想着,柳犁月的俏脸已变得很是难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铁门内传出了一阵哟喝声,紧接着更是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嘶吼,惊心动魄。

    “里面有情况!”

    众人尽皆一惊。

    “进去看看!”

    柳犁月那里会犹豫,一个箭步,就冲向了大铁门。

    铁门虚掩着,并没有上锁,她用手一推,就推了开来。

    但是,一推开铁门,她原本前冲的姿式陡地僵在了当场,神情也刹那变得古怪无比。

    “这是?”

    紧跟在后面的张横以及樊元江和蔡茂森邱纯玉四人,也是身形一滞,邱纯玉更是惊呼了出来:“啊,这是什么东西?”

    不错,此时此刻,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情形,确实是有些诡异。

    只见,两名身穿警服的警员,正一人手中持着三棱军刺,一人手拿电击棍,与一头看起来象猫一样的动物在搏斗。

    那动物全身黑毛,虽然只有尺许大小,但速度极快,在两名警员的围困中,嘶声厉吼,张牙舞爪地还击,样子凶悍之极。

    “阴猱,竟然是阴猱!”

    张横心头剧震,神情刹那骤变。

    他一眼就认了出来,那只动物正是当日在九黎族古藉中,看到过的一种异兽,阴猱!

    阴猱样子如猫似猴,与普通猫猴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的眉心有一个诡异的花纹,仿佛是一张鬼脸一样。

    此刻看到的这头动物,它的额头,就有一个圆形的花纹,看起来就象是一张狰狞的鬼脸。

    不仅如此,仔细看去,它的两只眼瞳,竟然是奇异的双瞳,一半灰白,一半血红,与普通的猫猴,完全两样。

    如果瞪着它的眼瞳,更会有一种头眼发晕的感觉。

    这与九黎古藉中所记载的一模一样。

    “可是,这里怎么会出现阴猱?”

    张横的眼眸陡地眯紧了。

    要知道,阴猱乃是生活在极阴之地的奇异生物。据说,它是以吞噬阴魂为生,因此,只有在那些乱坟荒岗中,才会生存。

    此处的玉龙老工业区,虽然因为大多数企业搬迁,显得有些冷清。但毕竟还是有工厂在这里,阴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阴猱乃是几乎绝种的生物,平时就极其的罕见,现在却是出现在了上京的郊区,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满腹的狐疑。

    “畜生,去死!”

    正是时,手拿三棱军刺的警员,看起来还只有十**岁,伸手却非常的敏捷。这个时候,他陡地一纵身,趁阴猱与另一名警员对峙的时候,猛地从旁一跨步,手中三棱军刺化为一道白光,向阴猱喉咙处急斩而去。

    “张浩,小心!”

    柳犁月惊呼,陡然全身一阵朦胧的暗芒闪起,素手急舞,一道冰箭轰然怒射而出。

    以她拥有契魂的异能,也已感受到了阴猱的诡异,看到年青警员,竟然与它正面扑杀,心头顿时大惊。

    果然,被她称为张浩的警员,手中三棱军刺即将刺中阴猱的刹那,他的身形轰然剧震,整个人也似是受到了什么影响,竟然就猛地一僵。

    这一动作虽然只是发生在瞬息间,但是,阴猱的速度何等之快,已在空中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姿式,猛地一个转折,两只前爪,森森的尖爪,已陡地抓向了张浩的面门。

    “啊!张浩,小心!”

    手中拿着电击棍的警员,看起来有二十七八岁,是张浩的队长,名叫刘超。

    他是警备队中的老战士了,战斗经验无比的丰富,此刻也意识到了危险。

    但是,一切都迟了。阴猱的双爪已抓向了张浩的面门,他离阴猱却还有两米左右的距离,根本来不及相救。不仅是他,柳犁月也是俏脸变色,她发出的冰箭,还刚刚成形,根本离阴猱还有七八米,完全来不及救援。

    眼看张浩就要遭阴猱的毒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极光闪过,刚刚扑到张浩面前的阴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号,身形也轰然遭到了一记重击,翻滚着向后狂抛而去。

    嚎呜!

    阴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脖子边已多了一道皮肉翻卷的创口,滚滚的热血,喷薄而出,把四周的雪地,染得一片刺目的殷红。

    再看不远处的地面,一柄尺状的物体,深深地插入了雪里,只余下末尾的一端,还在雪面上直颤。

    那尺状物正是张横的伏以神尺。刚才那千钧一发之际,张横挥出了伏以神尺,这才击飞了阴猱。

    如果不是这东西的反应也足够快速,在伏以神尺尖端刀片斩中它的刹那,猛地来了一个曲扭,只怕它的脑袋就得被当场斩落。

    “嚎呜!”

    阴猱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嘶,那对诡异双瞳的眼眸,瞪向了张横,眼眸里竟然满是怨毒。

    它也不再犹豫,竟然在雪地上滚了几滚,身形一扭,如同是闪电般向一边狂窜而去,刹那窜入了一堆建筑垃圾边,就消失了身形。

    “可惜了!”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凝,心中暗叫可惜。他在认出阴猱的瞬息,就做出了准备猎杀它的打算。

    但是,仍是功亏一篑,让这东西给逃跑了。

    “张浩,刘超,你们没事吧?”

    看那只诡异的生物已逃跑,柳犁月皱了皱眉,目光望向了一边的刘超和张浩。

    这两人显然与阴猱的搏斗,已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在两人的身上,有多处被抓伤的痕迹。身上的警服,也破了好几处,浑身沾满了烂泥,样子看起来很狼狈。

    阴猱的利爪确实是恐怖,他们身上被抓过的地方,不但厚厚的呢料警服被撕烂。而且,里面的毛衣等衣服,也全部被抓破。张浩的手臂,背上被抓出了两道血痕。

    刘超也不好过,肩头,胸口以及腿部,留下了三道创口,汩汩的鲜血正在流出来。看那伤口黑乎乎的,似乎还有毒性。

    “报告柳队,还能熬得住。”

    张浩和刘超两人举手向柳犁月敬礼。

    柳犁月对外的身份是警备队的一名大队长,正是刘超和张浩的顶头上司。

    “这是怎么回事,那东西是哪里来的?”

    柳犁月又蹙了蹙眉:“还有,你们快去医院治疗,叫其他人来换斑。”

    守候在这工地上的,其实一共有一个班的人员,每两人八小时换一班。

    “是啊,阴猱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直没有说话的邱纯玉,这个时候,满脸惊疑地望向了张浩和刘超,神情中满是震惊。

    这个博学的女子,她竟然也认出了刚才那只诡异的生物是阴猱。

    不仅如此,邱纯玉那好看的秀眉,此刻也紧紧地蹙了起来,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俏脸上现出了一抹惊骇的神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