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甬道
    “我们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从哪里出来的。”

    刘超和张浩互望一眼,脸现无奈:“这段时间来,也不知是怎么了,这片工地上,总会出现一些西奇古怪的东西。”

    说着,两人手指指了指旁边的一只木箱,那是工地上原先盛装建筑材料的箱子。此刻,上面被白雪覆盖着,但隐约的却可看出,箱子里似乎装了什么东西。

    柳犁月和张横等人,连忙走了过去,张横手一挥,一阵劲风刮起,顿时把上面覆盖的雪全部吹了个干净。

    “啊,蛇,还有山猫,这怎么可能?”

    邱纯玉不由一阵惊呼,俏脸变色。

    其他人的神情也很是异样。因为,木箱子里,躺了不少的动物尸体,把一只三四米宽,一米多高的箱子,装了个满满当当。

    而且,这些动物的种类各不相同,除邱纯玉所说的蛇和山猫外,还有几只模样无比的怪异,大家根本认不出来。

    这让众人的心中都是非常的震动。要知道,现在是冬天,甚至都下雪了,蛇类一般都会进入冬眠,如今却出现在这里,这确实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不仅如此,那些山猫等动物,也是出现的让人难以置信。

    这里可是上京的西郊,虽然旁边有山林,但毕竟还是属于大城市的周边。象生活在上京的柳犁月,樊元江以及蔡茂森和邱纯玉,根本就没听说过,上京的郊区还会有这样的野生动物存在。

    那么,这些生物的出现,这意味着什么?这片工地到底是怎么了?

    “柳队!”

    刘超和张浩两人道:“这些东西,都是近一个月内,我们守候在这里的小组成员杀死的。只是,我们也不知道它们怎么会来到这里。”

    “不过,经过仔细的探察。”

    说到这里,刘超和张浩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们在那边发现人俑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地洞。因此,我们估计这些东西,有可能是从那个地洞里钻出来的。”

    “由于这段时间,这些动物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所以,我们加强了巡察。”

    刘超继续道:“想不到今天上午,又出来了那头猫不象猫,猴不象猴的玩意。以前这些东西出现的时候,大多是在晚上,现在却是连大白天也出来了。真不知道这工地是怎么了?”

    “是吗?”

    柳犁月的目光一凝:“你们带我去看看,那个地洞在哪儿?”

    “是!柳队!”

    刘超和张浩警礼,立刻转身向不远处的工地走去。

    工地上现在白雪皑皑,一眼望去,只看到起伏的雪堆。那应该是以前工地上挖出来的泥土,堆放在地上,现在被白雪覆盖后形成的。

    除此之外,根本看不到别的东西,还真是很难发现有什么地洞。

    不过,刘超和张浩两人,对这里的地形已是非常的熟悉。他们带着众人,绕过了一大堆有数米高的雪堆,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雪坑。

    “柳队,地洞就在这里。”

    刘超指了指那个大雪坑。

    雪坑方圆有十多米,深有数米,因为覆盖着白雪的原故,看不出它原本的地形。

    但是,在这雪坑里,众人很快就看到了一行脚印,从雪坑的一角延伸上来,一直到旁边的那个大雪堆后面,这才消失了。

    刘超所指的方向,正是这一行脚印延伸出来的地方,想来,他所说的地洞,就是在那儿。

    说话间,张浩已跳入了雪坑,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蹲下了身,手中的三棱军刺一阵拨拉。

    顿时,地面上露出了一个有成人脑袋大小的地洞,黑黝黝的,也不知通往何处。

    “嗯,那只阴猱应该就是从这地洞里窜出来的。”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心中的疑云更甚。

    从雪地上的那行脚印来看,与刚才阴猱的脚印完全符合。

    想到那木箱里许多生物的尸体,张横眼眸微微地缩紧了。他那里还会犹豫,手指一弹,一缕金线已悄悄地落到了雪地上,刹那没入了雪里。

    而在张横的意识中,那缕金线已从雪地下,向着地洞迅速地游了过去。

    地洞实在是太小了,人根本不可能进去察看。所以,张横唤出了灵犀,让它前去探察一下。

    柳犁月此时也跳下了雪坑,蹲下身,朝地洞里探头望了几眼。不过,地洞里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什么。她也只好无奈地站起了身。

    “张横,这个大坑就是当日发现人俑的地方。”

    柳犁月转向了张横:“当时,据说是这家工厂,准备在此处打地桩。那知,挖掘机挖下去后,就挖到了那些陶瓷人俑。”

    柳犁月介绍起了情况。

    “柳小姐,你们上来吧!”

    张横微微点头,暗中早已天巫之眼开启,在洞察白雪覆盖下的大坑。

    雪下的坑底,一片泥泞,果然看到了许多破碎的陶瓷片。显然,应该是被挖破的陶瓷人俑留下的。

    坑其实有五六米,因为被雪覆盖,看起来才浅了许多。而且,在坑底,张横发现了许多残留的砖墙的痕迹。

    “这里应该是个人工建筑的地下工程。”

    张横心中猜测着。只是,他对古时的建筑并没有研究,更何况这原本是建在地下的建筑,已是属于考古学的范畴,更是一窍不通。

    微微沉吟,张横目光望向了身边的邱纯玉。

    此刻,邱纯玉正美眸灼灼地打量着雪坑。但是,因为她可没有张横那变态的天巫之眼,所以,根本无法看到白雪覆盖下的地底情况。

    因此,邱纯玉不禁有些无奈,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张横。

    “纯玉小姐是不是想看看这坑里的地形?”

    张横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连忙问道。

    “是的,张少。”

    邱纯玉俏脸一红,却用力的点点头。

    “这个容易。”

    张横微微一笑,双手陡地又是一扬。

    这个时候,柳犁月和张浩已走了上来。两人刚爬上雪坑,背后陡地刮起了一阵旋风,把坑里的白雪,猛地卷了起来,飞飞扬扬地飘落向了四周。

    只是眨眼的功夫,整个深坑里的雪,已被吹得一干二净,露出了它本来的面目。

    “甬道,这是祭坛的甬道。”

    邱纯玉眼眸晶亮地打量着深坑,最后还跳了下去,从背后包里拿出了一把折叠铲子和一些测量的工具,仔细地摆弄了起来。

    今天的邱纯玉,穿着一身羽绒服,下面是牛仔裤和旅游鞋,背着个双肩包,头上还戴了一顶帽子。看起来还真象是个考古工作者。

    而她的动作非常的熟练,好象就是个在考古上工作了好多年的考古人员。

    众人的目光全部凝注到了她的身上,一个个神情变得很是凝重。从邱纯玉的举动来看,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半晌,邱纯玉猛地发出了一阵惊呼,神情中更是显出了兴奋之色:“这里是一座古代祭殿的甬道,你们看,这些陶俑,就是放在这甬道旁边的,而且,原本是嵌在甬道的墙壁上。”

    邱纯玉兴奋地说着,一边指点着四周的残迹,向众人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眼眸一凝。

    被邱纯玉点破,深坑中的残迹轮廓变得逐渐清晰。

    刚才张横洞察到的那些残砖铺成的地面,就是她所说的甬道。从她测定的范围来看,这条甬道宽有四五米,应该可以通过古时的两辆马车。

    甬道两边也是青砖筑起来的墙壁,虽然因为砖块残缺不全,大部分都被挖掘人俑的时候所破坏。但是,仍可以看出,墙壁有尺许厚,除前面一层是青砖外,后面都是石块磊成。并且,磊成石壁的石块,都是坚硬的岗石。

    古代的时候,砖块还是一种奢侈品。所以,这条甬道的外部,用砖砌墙铺地,这足以说明这条甬道的重要性。

    顺着邱纯玉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确实是有一处处凹陷的地方,虽然也是破败不堪,但仍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形轮廓留在那儿。

    这应该就是邱纯玉所说的放置人俑的龛位。

    “是的,这确实是一条甬道。”

    柳犁月点了点头:“前天,得到张横的药方,我们给医院里的那些出现异常的人服用后,效果非常的好,一部分人已恢复了清醒。”

    “那些人其中有随同邱教授一起考古的人员,从他们口中,我们知道,当时邱教授就已认定,这处地方是一个古代祭神的神坛。”

    柳犁月转向了张横,脸上现出了感激之色:“张横,这次得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那些出现异常的人,还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清醒过来。”

    “柳小姐,你还跟我客气。”

    张横微微一笑:“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说话间,邱纯玉已从深坑中爬了上来,从背后包里拿出了一本小本子,开始在上面涂涂画画,似乎在测算着什么。

    大家也不去打扰她,倒是刘超和张浩两人,硬是不肯去就医,他们从那间平房里换过了衣服,拿出了药箱,相互给对方包扎了一下,仍坚持留在这里。

    柳犁月也拿他们没办法,一边打了个电话,叫其他人来换班,一边带着张横在四周看了起来。同时介绍起了这个工地当时的情况。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这个时候,邱纯玉突然发出了一阵喜悦的欢呼。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被她的叫声吸引了注意力。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