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石料厂
    “纯玉小姐,你明白了什么?”

    张横和柳犁月连忙走了过来,满脸迫切地问道。

    “张少,柳小姐,你们看。”

    邱纯玉俏脸通红,美眸中一片晶亮,她把手中的小本子拿到了两人面前:“这是我推算出来的这条甬道的通行方向。”

    “哦!”

    张横和柳犁月互望一眼,连忙仔细地看起了小本子。

    那里果然画了一幅草图,线条很凌乱,旁边有许多复杂的数据,看起来象是一处建筑的设计图。不过,这幅草图的一个边角,邱纯玉用红笔特别的勾勒了出来,看起来应该就是她所说的甬道的位置了。

    两人细细地看着甬道的草图,再抬头望望四周,心中默默地计算着这里的方位。

    对于张横来说,做为一名风水师,他对方位的敏感,自然异于常人。所以,稍微沉吟了一下,他已看出了草图上这条甬道在此处的位置和方向。

    顿时,张横的脸色变得很是怪异:“竟然是一头通向那个工厂,一头通向玉龙山。”

    张横这回是真的诧异了。他还真没想到,这条甬道的两头,连接的是玉龙山和那家工厂。

    那家工厂,刚才柳犁月带他在工地上转的时候,张横也大概地看过了。

    工厂与工地之间,隔着一道围墙。按柳犁月的说法,正是因为这家工厂,最近想扩建仓库,这才会在这里动工。因为仓库还没建成,所以,那道围墙也就没有与这里打通。

    “难道这个工厂也有什么不对劲?”

    一个莫名的念头,陡地从张横心底升起,他的眼眸猛然眯紧了。

    对于修为跨入三品中阶的张横来说,他现在的预感是很神奇的。许多时候,预感常常能带给他某种提示。

    此刻,突然浮起这样的念头,让他的心中不禁一突。

    “难道那座古代的神殿,就在玉龙山或那个工厂的地下?”

    柳犁月的俏脸也是一阵异样,美眸灼灼地望向了邱纯玉。

    她此刻也看出了这条甬道在现实中的位置。

    “这个我无法推算出来,因为,这条甬道挖掘出来的部位实在是太少了。以我的估计,它至少在百米以上。”

    邱纯玉微微摇头。

    按照她以前所说的话,冥血人油制作的人俑,是只有祭祀凶神或邪神的祭坛才会有。

    那么,这处工地上的甬道,通往的最终所在,应该就是曾经古代的一个祭坛。

    所以,她刚才在小本子上推演的,就是甬道的通向,以及古代祭坛可能存在的方位。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一边的张横陡地身形一震,脸色再次变得无比的怪异。

    “怎么了,张横?”

    柳犁月敏锐地觉察到了张横的异样,不由很是狐疑。

    “没事!”

    张横摇了摇头。心中却已是震动无比。

    因为,此刻他的意念中,传来了灵犀的感应。

    灵犀刚才被释放出去,钻入了那个阴猱出现的地洞。

    不过,进入地洞不久,却发现里面就是一条甬道,虽然已出现了许多垮塌的地方。但是,以灵犀的能力,自然是可以轻易地穿过。

    而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灵犀所穿行的那条甬道,正是邱纯玉刚刚推算出来的。而且,通行的方向,正是工厂那一头。

    不仅如此,就在靠近工厂那道围墙的时候,灵犀却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给阻挡住了。似乎围墙的地基上,有一道奇异的屏障,挡住了灵犀的去路。

    正是感应到这一情况,这才让张横很是惊讶。

    灵犀现在已是达到三品初期,虽然因为两次受伤,直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但以它的力量,竟然被阻挡住了,这足以说明工厂那道围墙,下的屏障,绝对的恐怖。这显然是有高人布置了某个强大的风水阵。

    那么,一个普通的工厂,围墙下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布置?张横现在对那家工厂是越来越怀疑了。

    “刘警官,你们这段时间守在这里,有没有听到那边工厂有什么异常的声音或情况?”

    心中想着,张横转向了刘超和张浩两名警员。

    “异常情况?”

    张浩和刘超互望了一眼,满脸的疑惑。

    不过,想了一想,刘超道:“那家工厂是家石料加工厂,平时会有很刺耳的轰隆声,应该是石料加工时发出的噪音。其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了。”

    “嗯,谢谢刘警官。”

    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当然听过石料加工时的轰隆声,那是非常刺耳的噪音。按照刘超的说法,在这种声音的掩饰下,纵然是有其他的异常声响,估计也全被掩盖了。

    “柳小姐,我们能不能去那家工厂看看。”

    微一沉吟,张横目光望向了柳犁月。

    “哦,张少是怀疑那工厂有什么问题?”

    柳犁月秀眉陡地一凝。

    “现在还不能确定。”

    张横也不隐瞒柳犁月。

    “那好,我们就过去看看。”

    柳犁月的眼眸也亮了起来。

    这个时候,接班的警员也已赶到。柳犁月也不犹豫,一众人离开了这片工地,向那边的工厂走去。

    因为工地在工厂后面,要绕老大一个弯才可以。

    当大家走到另一边的时候,总算看到了这家工厂的面貌。

    工厂的年份显然很久了,正面的厂门显得有些破败,一块斑驳的招牌挂在那儿:玉龙山石料加工厂。

    在厂门旁边的墙上,还挂满了一块块的荣誉金牌。只不过,这些金牌经历了多年的风吹雨打,表面的镀金抛光,早已脱落,变得黑乎乎的一片,甚至上面的字迹都有些难以分辩。

    然而,目光扫过那些金牌,张横的眼眸却是一凝,心中咕噜了一句:“这工厂竟然还是家中外合作企业,而且,合作的另一方是倭岛。”

    不错,在一块依稀还可以辩出字迹的金牌上,张横看到了中外合资荣誉企业的字样。另一块上,更是看到了倭岛山田株式会社这几个字。

    “张横,这家工厂确实是家中外合资企业。”

    柳犁月听到张横的咕噜,不由微微一笑:“而且,这家合资企业,是我们国家最早引进的外资企业之一。”

    “早年的时候,也曾风光过。只是,后来,这里的老工业区要搬迁,这里才逐渐冷落了下来。”

    张横对这工地产生了兴趣,因此,这两天来,柳犁月可也不是在休息,而是对案宗重新进行了翻阅,并对原本并不注意的工地,做了着重的了解。

    所以,现在她对工地所属的这家石料厂,也已是了然于胸。

    “只是,因为规划一直没有实行,这处工厂也就一直没有搬走。”

    柳犁月继续道:“去年,倭岛的合作方,似乎又对石料加工产生了兴趣,这才又要对这处老厂房进行投资。后面的仓库扩建工地,也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开始的。”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异彩。柳犁月的介绍,让张横对这家中外合资的石料加工厂,更加感觉多了一层迷雾。

    石料加工,不管是什么时候,也都不是什么高端的产业。那么,倭岛人怎么会在这里投资一个这样的工厂呢?这里面难道真的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

    再想到这家工厂围墙下隐藏的那道强大的屏障,张横心中的疑云更甚。

    石料加工厂的门卫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看到一大群人进来,连忙从门卫室里走了出来:“喂,你们干什么?”

    “老伯,我们是警察,请你们的负责人出来。”

    一起陪同过来的刘超和张浩,拿出了警员证,在老头儿面前晃了晃。

    “啊,警察?”

    老头吓了一跳,上上下下打量了刘超和张浩半晌,看两人确实是象个警察的样子,这才道:“那好,你们先等一下,我打电话给老板。”

    老头说着,匆匆地跑入了门卫室,打起了电话。

    张横等人站在厂门口,打量起了四周。

    石料厂的占地很广,有十数亩,进门就是一片空地,上面堆了不少的石料毛胚。看起来显得有些凌乱。

    空地后就是一幢三层楼的小洋楼,显然是办公楼。应该是新建不久,式样很新颖,而且,铝合金的门窗,配着有色玻璃,外墙上还贴着瓷砖,很是扬眼。与这处看起来老旧不堪,破败的老厂房,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再往里看,是三排一层楼的老厂房,年代也很久了,墙上斑驳一片,甚至许多地方都已是泥灰脱落,露出了里面的红砖。

    而在三排厂房的后面,却有一座圆形的高台,建筑就象是以前抗战影片中的碉堡,让人感觉非常的怪异。

    “警察同志,我们厂长马上出来。你们稍等一下。”

    这个时候,老头儿终于从门卫室里出来了,满脸歉意地向众人道。

    “嗯,没事。”

    刘超点点头,目光望向了柳犁月。

    然而,柳犁月此刻神情很是古怪,他根本没注意到刘超的眼光,一对眼眸,正瞪着远处的那幢圆形建筑,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

    好一会儿,她突然转向了张横:“张横,你感觉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柳犁月此刻的心情确实是非常的震动,因为,她竟然在这处工厂里,感受到了一种让她心悸的感觉。

    要知道,半年前,接手邱教授案件的时候,她也是来过这工厂的,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更不要说象现在这样,让她心惊胆战的异样了。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工厂难道发生了什么异变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