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废弃的车间
    “柳小姐,这里确实是有问题。”

    此刻,张横也正目光灼灼地望着那边的圆形建筑,神情凛然。

    一跨入石料厂的大门,张横就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煞气,扑面而来。

    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更是立刻洞察到了一幕诡异的情形。

    只见,远处那圆形建筑中,一股冲天的血光轰然蒸腾,在石料厂上方,凝聚成了一片血色的云雾,曲扭摆舞,不断地幻化出难以名状的影像。仿佛是有万千鬼魅正在起舞叫嚣,情形实在是恐怖之极。

    不仅如此,手腕上的伏以神尺,上面的那枚司南针,更是急剧地震动旋舞,仿佛是象跑马一样,狂旋怒转。

    张横的心头陡地一凛,如此浓重的煞气,这还是他从所未见。这已是堪比当日在元兴王城地下的那股阴煞了。

    那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煞气散逸出来?

    得到张横的回复,柳犁月的俏脸变得更加肃然:“张横,半年前我来的时候,这里绝没有这样的现象。”

    她也不犹豫,把自己半年前的感觉,与现在的感觉说了一遍,最后道:“看来,这厂子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

    “啊呀,警察同志,您好,您好!”

    两人正低声交流着,这个时候,突然门口跑来了一个男子,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看起来很有气度。

    不过,他此刻额头见汗,急冲冲地从外面跑来,一看到门口站着的刘超,连忙满脸堆笑地伸出了手:“我叫杨世豪,是这玉龙村的村委书记,也是这玉龙石料厂的厂长。”

    自称杨世豪的男子自我介绍着,一边已是握住了刘超的手,满怀热情地道:“警察同志,欢迎,欢迎,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要来检查工作,招待不周,还请原谅。”

    在场几人,只有刘超和张浩身穿警裤,看起来象是警察。两人身上的警服,因为被阴猱弄破,先前换的只是普通的服装。

    刚才,杨世豪接到了厂里打来的电话,说是有警察上门检查,这让他又惊又疑,不知道石料厂这回又是出了什么事。

    要知道,石料厂做为中外合资企业,也是玉龙村的一个重要项目。尤其是去年开始,倭方代表又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对这里进行重新投资,这自然是引起了玉龙村和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

    所以,杨世豪这位村委书记,就兼任了石料厂的厂长,以便能更好地为外商服务。

    当然,他虽然兼任这个厂长,但对石料厂的业务以及厂内外事务,基本上不插手,如今管理石料厂的人,全是倭岛合作方委派而来。杨世豪这个厂长,只是一个虚名,专门是为了应付上级各部门来检查时出面做挡箭牌的。

    突然接到今天有警察来厂里,杨世豪的心头一惊。

    因为半年前工地上挖出了诡异的人俑,以至于工地的建设项目被叫停。虽然自叫停后,玉龙村以及当地政府各部门,都在努力想让工地的建设恢复。但一直没有回音。

    今天,竟然又有警察过来,杨世豪的心里确实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回又出了什么事。

    “杨书记你好!”

    刘超与杨世豪握了握手。他来此之前,就已得到了柳犁月的指示。因此,对此行的目的了然于胸:“我们今天过来,是想对石料厂进行检查,杨书记,请你带我们到石料厂各个车间看看吧!”

    刘超也不说什么理由,就直接提出了要检查各个车间。

    “好的,好的!”

    杨世豪这回是更加的疑惑了。但是,他可不敢违背。警察这个强力机构,有时还真没什么道理好讲。

    一边说着,杨世豪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才领先向厂里走去。

    在那三层楼的办公楼下,此刻已站了四五个人,当杨世豪带着柳犁月和张横他们,来到楼前,那四五人连忙迎了上来。

    “刘队,这位是我们石料厂的外方代表,山田野郎先生。”

    杨世豪给刘超介绍道。

    山田野郎是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和善,看起来就是个标准的商人,他跨前几步,深深地朝刘超鞠了个九十度的躬,态度无比的谦卑:“在下山田野郎,欢迎刘警官来我们石料厂检查工作。”

    这家伙看来是个中国通,一口汉语说的溜溜的。

    刘超与他握了握手,应付了他几句,便提出了要检查的要求。

    “好的,好的,欢迎刘警官前来检查工作。”

    山田野郎显然对华夏的国情非常了解,丝毫没有违背。

    张横和柳犁月互望一眼,暗自点了一下头。

    眼前的这个山田野郎,确实只是个普通人。与他一起出来的几人,也没有一个表现出异常。

    到现在为止,这家石料厂,除了最后那幢圆形的建筑有异外,其他还没看出任何的异样。

    一众人在杨世豪和山田野郎的带领下,进入了前面的那三排车间。

    车间里轰隆隆的一片,十数个工人正在打磨石料,场地中泥水横流,环境非常的肮脏。

    这是大多数石料加工厂的状况。在打磨石料的时候,需要喷水,而从石料上打磨下来的石粉石屑,一与水混合,就变成了泥水。

    浑浊的泥水在地面上到处横流,环境不肮脏那才叫见鬼。

    这不,在打磨石料,操作机器的工人,一个个都象泥猴似的,浑身都是泥浆,样子很是狼狈。

    张横和柳犁月自然不是来看工人们如何工作的,他们的目的在于探察这个石料厂内的阴煞。所以,对于这些正常工作的车间,只是走马观花。

    第二排车间是个雕刻车间,打磨好的石料,被送到这里后,交由一些工匠进行细加工。

    第三排车间却是个打包装箱的包装车间,这里的人员倒是有数十个,一半的车间也当成了仓库。只是,仓库已被堆得满满,一只只木箱几乎叠到了屋顶。

    “刘队,您看,我们的仓库实在是不够用啊!”

    杨世豪抓住机会,向刘超诉起苦来:“这样下去,我们的产品,都得堆到外面露天去了。所以,您看我们那个工地,什么时候可以开工?”

    “嗯,这事上面会作决定。”

    刘超**地回了一句。别说工地开工这样的大事,他无权决定,就算能决定,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态。

    “刘警官,我们石料厂的车间就这么多。”

    山田野郎点头哈腰地凑了过来。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满怀期待地望着刘超:“您看,都快中午了,刘警官,在下已准备了便餐,要不就请同志们在我们这儿随便吃一顿吧!”

    “还有最后的那幢房子没检查过。”

    刘超冷冷地道。

    他刚才已得到柳犁月的暗示,让他务必让大家去最后面的圆形建筑看看。那里是这个石料厂最让人怀疑的所在。

    “您说后面的那幢建筑?”

    山田野郎脸色微微一变,不禁有些异样。

    “怎么?那里有什么问题吗?”

    刘超沉下了脸。

    “没问题,没问题!”

    山田野郎终于回过了神来,连连道,一边却是向杨世豪使眼色。

    杨世豪对石料厂的情况其实并不了解,但是,对那处圆形建筑,却也是听过一些以前的旧闻。此刻,看到山田野郎似乎不愿让这些人去察看那里,却也不得不上前帮腔:“刘队,后面那幢建筑早已废弃多年了,里面根本没有什么东西。”

    “废弃多年?”

    刘超眼眸陡地一凝。一边的张横和柳犁月也是神情一肃。

    “是的!”

    杨世豪苦笑:“其实早在数十年前,就废弃了,当时我还没出生呢!”

    “那幢房子当年是我们村刚与山田公司合作时,建起来的车间。”

    杨世豪道:“听说最初是想建一个自动化的石料打磨雕花车间,因为设备的需要,这才建成了那个怪模样。只是,刚建起这个建筑,在安装设备的时候,发生了意外,用来运送石料的吊车,突然倒塌了下来,当场就压死了数十个工人。”

    杨世豪把当年的旧事说了出来:“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故,这个车间就从此被封了起来。那条自动化的生产线,也没有再上。这房子也就一直关到现在,从来没有使用过。”

    说到这里,杨世豪满脸的苦笑。其实他还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

    那幢圆形的建筑,自出了大事故后。当时倭岛方面的人,曾请来了他们倭岛的一位阴阳师,对建筑进行了探察。

    最后的结果是说:这个建筑是建在了一处凶煞之地,绝不能使用。否则,会灾祸不断,那次的数十人伤亡事件,只是一个开端。

    所以,那名倭岛阴阳师,最后建议把这里给封死,以免凶煞外泄,影响到整个工厂。

    倭岛方面最终是采取了他的意见。就这样,那处圆形建筑,就这么废弃到了如今。

    “是吗?”

    刘超眉头微微一蹙,目光却是偷偷望向了柳犁月这边。

    柳犁月和张横也是非常诧异,他们还真没想到,怀疑中有问题的那处圆形建筑,竟然会是废弃了多年。

    两人互望一眼,柳犁月微微点头。

    “嗯,废弃也没关系,我们就过去看看。”

    刘超得到暗示,冷着脸道。

    “呃!”杨世豪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但人家刘队显然铁了心要去察看,他也无法阻拦。

    最后,只好带着众人,向后面走去。

    然而,来到那圆形建筑前,张横和柳犁月看到那里的情形,神情却是刹那变得古怪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