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 都是自拍惹的祸
    “难道这里才是那个古代祭坛的真正所在?”

    张横的眼眸一凝,心中无比的震动。

    自从踏上玉龙山后,张横就感觉这里的阴煞之气,比外围浓厚了好几倍。

    只是,这山上似乎有一股什么力量,束缚了山内散发的阴煞。所以,在未踏上山的时候,感觉并不明显。

    此刻,地面露出一个地洞,张横更是感觉到那股浓重的阴煞狂暴起来,就如同是一池水库,突然开了一个缺口,让这股阴煞有了倾泄的口子。

    “怪不得灵犀到了这玉龙山附近后,就无法再向前了。”

    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原来这地底的阴煞竟然如此的恐怖。”

    刚才到山脚下的时候,他就清晰地感应到了灵犀。它却是被这山内传来的那股强大的煞气给阻挡在了外围,根本不敢钻入山底下。

    明白了玉龙山处处隐藏着危险,大家也更加的小心翼翼起来。杨世豪带头,后面的人相互拉着各自的手,亦步亦趋向上走去。

    又走了一会,眼前豁然开朗,大家已到了一片人工开辟的平地上。显然,这里应该就是当年的主要采矿场地了。

    举目望去,地面上有一大列巨大的地洞。每个地洞都有十几米方圆,在这片近千多平米的平地上,一列排开,就仿佛是地面张开的一张张巨兽的嘴巴,看起来很是让人心悸。

    地洞的口子实在是太大了,纵然是大雪,也无法把它们覆盖。

    在这片平地的最前方,靠着山壁,有一座数十米高的雕像,雕的是一尊如来,手拈兰花指,一脸的庄严。

    虽然经历了无数年的风霜雪雨,这尊如来佛像,依然矗立,甚至表面的石块,也没有多少风化的地方。

    “这是我们玉龙村的先祖,在这里采石时,雕筑的如来佛像,是为了保护采石场的安全。”

    杨世豪指了指那尊佛像,脸色变得恭敬起来。

    受村中长辈的薰陶,他也是个信佛之人,对彩石场中的这尊如来像,更是充满了敬畏。

    众人的目光都凝注在如来像上,细细地观看着,一个个脸上露出了讶异之色。

    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异样。在采石场中雕刻佛像,保佑采石工人的安全,这在风水中是非常常见的。就相当于是当日张横为之江第一附属小学,让他们在校门口筑一尊名人像一样。

    这能镇压气运,也可挡煞驱邪。

    果然,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这尊如来佛像的四周,缭绕着氲氲的彩光,这正是它无数年来,受采石工人膜拜,积累的信仰之力,已是有了一定的灵性。

    正心中感慨,这个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尖叫:“啊!”

    “纯玉小姐,怎么了?”

    张横心头一凛,连忙转身。

    但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手臂猛地一沉,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前滑去。

    “不好,纯玉小姐掉到地洞里了。”

    张横的心底陡地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邱纯玉就是跟在他身后,后面是刘超以及樊元江和蔡茂森。

    刚才,大家都在观察那尊如来佛像,谁都忘了四周的情形。邱纯玉更是拿出了手机,想给这尊如来佛像拍几张照片。

    那知,她为了能得到最好的拍摄角度,离开了原先的位置,向旁边走了几步。

    但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竟然脚下一空,地面上的积雪下,隐藏了一个小的地洞。

    邱纯玉措不及防之下,整个人顿时滑了下去。

    张横那能让她掉落地洞,感觉到身形不稳,要被她拖下去,连忙陡地一用力,就想把她硬生生拉上来。

    然而,刚一用力,背后猛地撞来了一股大力,一个人撞在了他的身上。

    撞张横的正是张浩,他就是在邱纯玉身后,持到邱纯玉突然滑入洞中,下意识地就来救她。

    那知,邱纯玉下坠的力量加上体重,根本不是他能拉动,反尔身形被带着向前滑去。好死不活地还撞在了张横身上。

    “阿!”

    地面本就留着积雪,加上刚才众人踩踏过,雪地变得泥泞而湿滑。这一撞,张横也不由自主地来了个踉跄,身形就向前冲去。

    怦!

    脚下一空,张横也向下掉落。

    “啊!”

    一连串惊呼尖叫声响起,原本众人都是手拉着手,相互手指叩在一起,中间的邱纯玉掉下去,张横又因为被后面的张浩一撞,也撞下了洞里。

    顿时,这一大伙人,就象是窜在绳子上的蚱蜢,一个接一个地往洞里滑去。

    每个人都想竭力地止住身形,想把前面掉下去的人拉住,所以,谁也不肯放手。

    但是,往下掉的人越来越多,那里还能拉得住,所有人终于连成一窜,直往下滑,最后就尽皆滑入了地洞。

    噼噼啪啪!

    积雪狂舞,头顶泥石土屑狂掉,眼前却是一片漆黑,一众人就这么象一窜冰糖葫芦一样,直往下掉。

    “这回糟了!”

    张横心头大凛。此刻,身在空中,根本无法借力,他纵然是有天大的本领,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任由身体,就这么来了个自由落体,向下狂坠。

    不过,别人眼前是一片漆黑,张横可不同,他的天巫之眼已刹那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

    地洞上方很小,也就只有米许方圆,从下面望上去,就如同是开了一个天窗。

    但是,地洞的下面,却是无比的广阔,举目四望,竟然方圆有数百米。而且,四周的石壁上,到处都是刀刻斧凿的痕迹。显然,这里就是一处采石的矿洞。上面的那个小洞,应该是彩矿时留的透气孔。

    此刻,大家正在从空中落下,一个个手舞足蹈着,却完全没有办法停止身形,更不可能让下落的速度减慢。

    往下面望去,似乎还有数十米的距离,以这样的高度,落到地面,只怕所有人都得砸成肉饼。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敢犹豫,手指陡地一指,口中大喝:“乾坤小天地!”

    嗡!

    空间剧震,雾气翻滚,十二面巫祖幡刹那现形,在众人身周,陡地形成了一个奇异的气场。

    “啊!”

    一阵惊呼尖叫再次响彻,在洞壁四周的回音激荡下,耳边尽是啊啊啊的声响,惊心动魄。

    不过,众人总算是感觉到了,急速下落的身形,被四周一股奇异气场所影响,下跌的趋势,竟然缓了下来。每个人的身体,象是没有了重量一样,飘飘荡荡地在向下飘落。

    这让大家又惊又喜又是狐乡下疑,这种如同羽毛般飘飘扬扬的自由落体,完全违背了正常的物理规则。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大家心头震憾?

    黑暗中,只有柳犁月的那对美眸,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她似乎也能在黑暗中视物,因此,只有她看到了张横此刻的手段,俏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这次众人一起掉落地洞,完全是个意外。如果没有张横及时施展手段,布置出了一个风水阵。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怦怦怦!

    大约过了几分钟,一阵沉闷的碰撞声响起,众人只觉脚底一震,已是摔到了地面。

    地面全是碎石。幸好众人不是狠狠地摔下来的,而是轻飘飘地飘下来的,所以,大家落地后,并没有受伤。

    “对,对不起,是我不好!”

    黑暗中响起了邱纯玉的声音,已是带着哭腔。

    刚才她完全被吓傻了,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想到是自己拍照引起了这样的后果,邱纯玉心中充满了愧疚。

    “没事,纯玉小姐!”

    张横仍是握着她的手,闻言在她的掌心重重地握了一下,安慰道。

    一边说着,张横手一招,一只狼眼手电已出现在了手中。

    下一刻,一道雪亮的手电光亮起,把这片黑暗的空间,照得亮堂堂一片。

    自从有了江山社稷图,张横也把一些常用的工具收入了其中。反正江山社稷图的那个空间足够大,多放些物品已备不需之用。

    现在却是正好派上了用场。

    有了亮光,众人的精神不禁都是一震,连忙打量起了四周。

    这是一片方圆有数百米的地下空间,中间有一处黑漆漆的水潭,显然是当年彩石留下的深坑,经长年累月的雨水积累,形成的地下水池。

    此刻,大家就在这水潭边,四周全是碎石,还有一些苔藓等菌类植被,生长在上面。

    整个空间无比的静寂,可以听到角落里雪水融化后,滴落到地面的嘀嗒声,在这空旷的地底,却是显得异样的惊心。

    再向远处望去,可以看到,在洞壁的许多地方,还有一个个黑漆漆的洞口,应该是当年在这里彩石的工人出入的通道。

    观察了一翻,大家也总算都醒悟了过来。一个个拿出了手机,一方面做照明,一方面已是想到了要与外界联系。

    然而,一看手机屏幕上的显示,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难看。

    “呃,我的手机没有信号。”

    杨世豪的一张脸都垮了,他这回是真的遭了鱼池之殃,原本想给这些警察带带路,拉点关系,也好让工地能尽快恢复开工。

    那知,竟然就这么掉到了玉龙山的地洞里,他可清楚,这些地洞有多恐怖。这些年来,意外掉落山洞的人可不少,但能安然走出来的,却没几个。

    尤其是此刻,手机竟然没有了信号,要是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无法得到外面的救援,这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吗?

    杨世豪一说,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因为,大家发现,自己的手机也都完全没有了信号。这让众人陡地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们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

    那么,要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掉落到了地洞,岂不是说,现在众人已是孤立无援了吗?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大家心中惊骇?

    张横的眉头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落入洞底,他更是感觉到了此地的不同寻常。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