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5章 落井下石
    “这里的阴煞好怪异!”

    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他早就用天巫之眼在洞察四周,也敏锐地感觉到此处阴寒的煞气。

    但是,让张横心中惊疑的是:这里的阴煞,与外面感觉到的却是完全两样。外面的煞气,非常的暴乱。可是,在这里,阴煞的浓度比外面浓重,却并不暴虐无序。反尔象是有着某种规律,正在流转变幻。

    这样的感受,是张横从所未曾看到过的。仿佛这里的阴煞,具有生命,是活的一样。或者是说,此处存在着某种不一样的规则,以至于阴煞的流动,出现了不同寻常的异动。

    当然,张横的手机现在也完全没有了信号。他知道,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就是因为地底阴煞的异常波动所至,估计在这地洞里,任何现代化的电子信号,都会被干扰,甚至失去作用。

    “刘队,我们该怎么办?要是出不去,又没有人来救援,我们就得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杨世豪终于忍不住了,目光望向了刘超。

    “别吵!”

    刘超脸色很是难看。突然摔入矿洞,他也意识到了此刻的困境。

    不过,现在可不是他能作主的时候,所以,他的目光望向了柳犁月。这位才是真正的大姐大。

    “诸位,不要担心,我们并未与外界失去联系。”

    柳犁月的心情也是很复杂,摔入矿洞是她所没有想到的。不过,如今却必须振作起来,否则,要是大家处于惊慌和绝望中,事情将会更糟。所以,他强自镇定道:“我身上带着全球定位的电子表。无论我在地球上那个角落,总部的人都能定位到我。”

    说着,柳犁月扬了扬手腕,果然戴着一只精致的女式克罗密手表。此刻呈现的是夜光模式,指针和上面的数字,在黑暗中跳跃着,显得特别的璀灿。

    “而且,我已发出了求救信号,只要那边的人发现,就立刻会知道我出了危险。到时,一定会前来救援。”

    柳犁月俏脸上露出了满满的信心。

    “这就好,这就好!”

    杨世豪兴奋地搓着手,喜出望外:“谢天谢地,总算还有希望。”

    其他人也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原本那种绝望的情绪,也渐渐的平息下来。

    张横心中却是苦笑,他自然能明白,这是柳犁月在安慰众人。以这里异常的阴煞波动,别说是全球定位系统,就算是全宇宙定位,也会在这里失效。

    当然,张横也不会说破,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自嘲地道:“看,时间都中午一点多了,本来应该是吃午饭的时候。现在,却在这里来参观地下矿洞了。”

    “哈哈,不过,饭还是要吃地,五脏庙可不能不祭。诸位,你们想吃什么?”

    张横故意夸张地望向了场中的每一个人。

    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在活跃场中的气氛,因此,也是非常的配合。

    “张少,我要吃牛肉面。”

    柳犁月第一个响应,笑着道。

    “我平时都是吃清淡的,我就要面包,当然,要是有点水果就更好啦!”

    邱纯玉在一边附和。

    一时间,场中人纷纷报出了自己想吃什么,蔡茂森还开了句玩笑:“张少,要是能来瓶白兰地什么的,那就更好了。”

    “哈哈,没问题,如你所愿。”

    张横微微一笑,手一伸,伸入了怀里,然后,他象是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了一样样东西来。

    “牛肉方便面来罗!”

    张横手一挥,把一大包牛肉面丢向了柳犁月。

    紧接着,水果,面包,各种食品就这么被他从怀里拿了出来,仿佛他的这件衣服里,就是一个仓库。

    “呃,张少,您?”

    这回,众人都是傻眼了,刚才以为张横说的全是笑话。那知,现在看他竟然能无中生有,这如何不让大家震惊?

    “哈哈,我是魔术师,大家放心吃吧!”

    张横最后拿出了一瓶白兰地,抛给了蔡茂森。

    噼噼叭叭!

    刹那的愣怔,所有人热烈地鼓起掌来。

    张横这神奇的手段,已是折服了每一个人,也是让大家信心倍增。

    不是吗?如果张横真的能无中生有,拿出各种食物。那么,就算在这下面多困些时间,也是无妨了。

    张横的江山社稷图里,藏的东西还真不少。尤其是食物,他确实是做了储备。就以眼前的情况来说,这里一共八个人,真要是困在地底,张横的食物基本上可以让大家半个月不挨饿。

    说话间,张横又拿出了一些碗筷瓢盆:“找些东西生个火,东西可不能吃冷的。”

    顿时,大家四处搜索起来,张浩拿着三棱军刺,奔到了前面的一处通道口。那里有一个木架,虽然木料已**散了架,但拿来生火却是正好。

    不一会儿,一堆篝火燃了起来,把原本黑暗的地洞,照得一片温暖。

    大家围坐到了火篝边,或烧水,或整理各种食料,准备好好地做一餐午饭。

    当一大锅大杂荟出锅,整个洞穴里顿时弥漫起了诱人的香味。

    众人早就饿了,立刻一个个吃了起来。这一顿饭,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平生第一回,吃的也是特别的香。甚至连平时一向崇尚素食的邱纯玉,也是吃得额头冒汗,尤未尽兴。

    当然,那一瓶白兰地,也被众人瓜分得一干二净。

    “哈哈,张少,谢谢你的招待,等出去了,我杨世豪一定要好好请你们去大酒店搓一顿。”

    杨世豪已恢复了先前的豪气,一边抹着嘴边的油渍,一边哈哈笑道。

    现在,他也看出来了,这伙人中,张横和柳犁月是他们的头,刚才他一直巴结的刘超,只是出面应付的人。

    所以,他又习惯性地开始了公关,想与张横和柳犁月拉笼关系。

    就在张横他们摔入洞里,吃着方便面,等待外面救援的时候。此时此刻,他们摔落的洞口,却是出现了十多个人,正围在上面,朝下面张望。

    “师父,他们好象没事,还都活着,还升了一个篝火,好象在吃东西。”

    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面貌消瘦的男子,恭敬地向一位老者道。

    “这么命大?如此的高度摔下去,竟然还活着?”

    老者那枯瘦的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眼眸中却是陡地闪过了一抹怨毒:“嘿嘿,小子,你的命是够大,但是,这还得问问老夫想不想让你活下去。”

    老者阴笑起来,语气中满是怨恨。

    如果此刻张横在上面,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老者,正是当日在奥岛的时候,为赵家看祖坟风水结怨的得普大师。

    不仅是他,旁边还有他的师弟阿布格。

    得普和阿布格师兄弟,几天前接到曹宇的电话,便立刻从东南亚赶了过来。而且,这次还带了手下的十名得意弟子,准备好好地找张横算帐。

    他们是昨天到此,曹宇早已给他们准备好了一切,并密切注意着张横的行踪。

    当知道张横今天要到西郊的玉龙山来,得普和阿布格那里还会犹豫,就跟着来到了这里。

    只是,他们来的迟了些,刚到玉龙山的时候,正好看到张横等人向山上走去。

    得普和阿布格自然不敢现身,躲在山下的车子里,等待着时机。

    那知,突然看到山上的一众人,象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突然乱成一团。

    下一刻,所有人竟然莫名其妙地消失在了视野中。

    这让得普和阿布格等人面面相觑,一时完全弄不懂张横他们这是在玩什么把戏。

    不过,好半天,仍不见张横他们现身,仿佛是真的从山上消失了。这让得普和阿布格立刻想到了什么。

    于是,他就派了一名弟子,上山查看。

    那名弟子跑上山来,立刻在矿场区看到了张横他们滑下去的痕迹,再往洞里一看,似乎还看到了有火光和人影。他那敢迟疑,马上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得普。

    得普一时还有些不信,当亲自跑到山上,他立刻惊喜若狂:张横他们竟然真的摔下洞去了。

    此刻,看到下面蒸腾的篝火,闻到一阵阵传来的食物香味,得普那张枯瘦的脸都扭曲了。

    他还真没想到,张横他们摔下矿洞,竟然还能如此的安逸,貌似这是在享受大餐啊!

    心中想着,得普的眼眸里陡地浮起了一抹狠色:“来人,给我往下面丢炸弹,把这些人给炸死在里面。”

    得普恶狠狠地道。他对张横,那是真的恨之入骨,当日在赵家,一而再地在张横那儿吃鳖,已是引为平生奇耻大辱。最后,更是在张横手下吃了大亏,元气大伤。好不容易回到东南亚后,休养了近半年,这才恢复过来。

    现在,他是恨不得把张横碎尸万段。

    一边的阿布格也是如此,当日想阴张横,却反遭张横暗算,不但修为大损,而且连本命法器都受了创。他如今是恨不得生食张横的血肉,否则,还真无法解他心头之恨。

    此刻,见到张横落难,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亲自上前,与一众弟子,纷纷拿出了炸药,向洞里丢去。

    “姓张的,就让你葬身此处,永远做个冤死鬼吧!”

    得普和阿布格肆意地狂笑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