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绝处逢生
    对于别人来说,要想弄到炸药,那是非常困难的事。

    但是,得普他们有曹宇的暗中支持,这次不但带了炸药,而且还人人身上暗中藏着枪支。为了报复张横,得普已完全不顾身份,准备着不需之时,就用这些现代化的武器来对付张横。

    现在,却是派上了用场。

    嗡嗡嗡!

    数枚炸弹丢下了洞中,引信燃烧的火光,在空中划出了炫丽的光芒。

    “这是什么?”

    张横和柳犁月两人陡然惊醒,猛地抬头向上望去。

    然而,一望之下,两人脸色刹那骤变,那嗤嗤燃烧的炸弹引信,映在两人瞳孔中,显得如此的惊心动魄。

    “不好,有炸弹!”

    张横和柳犁月大骇,他们是做梦都不会想到,头顶上竟然会有人丢炸弹下来。

    而且,原本燃起火篝,是希望山上有路过的人,能引起注意。

    那知,现在却是成了上面之人,丢炸弹的指示坐标了。

    “快走!”

    两人惊呼,身形陡然跃起,张横双手一指,十二面巫祖幡赫然现形,迎着空中落下的炸弹飞去。

    “琉璃月轮!”

    柳犁月娇叱,全身陡地暴起了一层朦朦的光芒,素指急舞,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荡漾开来。

    轰!

    旁边的水池中,猛地涌起了浪头,柳犁月的水元素操控,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至,把涌起的水浪,瞬息间凝成了两轮如同琉璃般的月轮,朝着上空怒飞而去。

    正是时,几枚炸弹已迅速掉落。

    但是,半空中,这几枚炸弹却是迎上了张横的十二巫祖幡。

    陡地,飞落的炸弹,轰然一震,下落的速度,一下子变得滞缓起来。

    它们受到了十二巫祖幡布成的风水阵影响,就象刚才张横他们掉落时,一下子变得轻飘飘地。

    “走,快走!”

    趁着这一缓冲的时间,张横朝着四周众人怒吼道。

    “快走!”

    张浩,刘超以及樊元江和蔡茂森四人,此刻也猛然惊醒过来。

    做为都是特种部队出身的精英,四人的反应也是极快,更是看清了空中掉落的东西是炸弹。

    这让四人心头大骇,所以,下意识地就猛地纵身而起。

    不过,他们也没忘了身边的邱纯玉和杨世豪,四人立刻两人拉起一个,就往旁边的矿洞通道窜去。

    邱纯玉和杨世豪两人,此刻仍是有些西里糊涂,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被四人拖拉着,又惊又疑,不禁满腹的疑惑:“出了什么事,干什么?”

    但是,张浩他们那有功夫理会他们,已是拖着两人挤入了旁边的一个矿洞通道里。

    “张少,柳队,快走!”

    四人一边跑,一边还不忘了朝后面招呼,想让张横和柳犁月快点离开。

    然而,四人刚扯了一嗓子,一阵轰隆轰隆的爆炸声响彻,刹那淹没了他们的叫喊。

    “张少,柳队!”

    张浩和樊元江等人大骇,正想回头,去救援张横和柳犁月。

    刚回过头来,四人却是尽皆一震,脸色变得无比的震憾。

    此时此刻,洞中的情形确实是无比的骇然。

    丢入洞中的炸弹一共是五枚。只是因为受到十二巫祖幡的影响,掉落的速度变得很是缓慢。

    柳犁月发出的两枚琉璃月轮,已是在空中击中了两枚炸弹,这顿时让它们轰然炸了开来。

    顿时,石屑如雨,爆响震天,整个矿洞都轰隆隆地摇晃起来。

    并没有结束!

    两枚炸开的炸弹,立刻引起了连锁反应,另三枚也在下一刻轰然引爆,整个洞窟如同是遭到了地震,火光冲天,巨响震耳欲聋。

    不过,趁着这刹那的缓滞,张横已拉着柳犁月,窜到了张浩他们所在的通道中。

    “快走,还有炸弹。”

    张横急急地道,猛地推了一下前面的张浩他们。

    通道并不宽,前面的空间也就只能容两人并排而行。八个人全部挤在里面,确实是拥挤不堪。

    “走!”

    樊元江在最前面,他那敢迟疑,连忙拉了一下还傻愣在当场的杨世豪,快速向前走去。

    后面的蔡茂森拉着邱纯玉紧跟而上,众人鱼贯着向前逃离。

    轰轰轰!

    果然,没走出多远,身后又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石屑乱舞,气浪滚滚,走在最后的张横,都能感觉到爆炸产生的强力冲击波,滚滚的热浪如潮汹涌。

    “那些家伙逃入洞中了。”

    山上,一名弟子用望远镜密切地观注着下面,他清晰地看到了整个过程,不由跳着脚大叫道。

    “炸,给我炸!”

    得普和阿布格有些气急败坏,不禁跺着脚叫骂道:“一定要炸死他们。”

    轰隆隆!

    又是几枚炸弹丢了下去,这回却是丢向了张横他们逃离的洞口。

    一阵震天的轰鸣,洞口已然被震塌,大量的碎石刹那堵塞了出口,整个洞窟里烟尘滚滚,情形骇人之极。

    “后面的洞口被炸塌了。”

    此刻,张横他们已进入了洞中数十米,但远远传来的爆炸声还是让每个人心惊胆战。

    当回头望了一眼,众人的脸色更是大变,原本洞口透过来的火光不见了,一片漆黑,这意味着,那里已被炸塌,他们的后路被堵死了。

    “走,不要停!”

    柳犁月摧促到:“这里的通道不牢固,可不要被埋在这里。”

    他们进入的矿道,显然是当年矿工们在矿区行走的道路。但是,修建的很简陋,四周除了一些木料支撑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保护措施。

    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些支撑用的木头,大多已腐烂。在如此的爆炸中,洞壁上不断瑟瑟地掉落石块,砸在众人身上。感觉上确实是惊心动魄。

    最前面的樊元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那敢有丝毫的迟疑,不由更是加快了速度。

    “姓张的,小子,你的命真是他妈的硬!”

    山头上,阿布格一张脸都扭曲了,脸皮不断地抽搐着,满是恨意。

    他此刻已取下了脖子上的骷髅法器,正细细地感应着。

    当日他曾在拍卖会上,买下张横制作的一件风水道具,那里溶合了一缕张横的神魂。

    后来,虽然被张横反过来阴了一把。但是,他的这件骷髅法器,已是记住了张横的气息。

    现在,骷髅法器中传来感应,那缕张横的气息,正在逐渐远去。这也就是说,刚才的那翻爆炸,并没有把目标炸死,张横已逃遁而去。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阿布格气得七窍冒烟。

    “师弟,你有没有感觉到,这里很怪异?”

    这个时候,旁边的得普突然浑身一震,脸色变得无比的震惊。

    “什么?”

    阿布格仍处于极度的愤怒中,一时没明白师兄的意思。

    但是,当他低头查看骷髅法器时,身形轰然剧震,脸上也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凶煞邪气,这里竟然有古代遗留的凶神煞气。”

    阿布格终于也感应到了地下传来的那股浓厚的凶煞之气,而且,这股凶煞之气,让他体内的气息,猛地变得活跃了起来。

    得普师兄弟,修练的是东南亚的降头术,而且,还是降头术中比较偏门的一种,那就是邪降术。

    平时,他们修练就是以阴煞为源,能靠吸收阴煞中的煞气,提高自己的力量。

    此时此刻,地底传来的那股浓重的阴煞,已是让两人产生了感应。

    不仅如此,以两人对阴煞的了解,也立刻判断出来,这山腹地底的阴煞,并不是普通的煞气,其中蕴含了某种奇异的气息。这让两人心头狂震,马上想到了一个可能:这山腹地底,可能有着某个古代遗留的遗迹,而且,极有可能是与古代某个修练邪法或是供奉的邪神有关。

    否则,不可能在此凝聚如此恐怖的阴煞。

    师兄弟两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狂喜之色。他们已是立刻有了决定,下洞窟,寻找那个古代的遗迹。

    要知道,这地底蕴含的阴煞,对他们的修为大有益处,两人岂能错过这样的机会?而且,如果能找到古代遗迹,从那里寻得什么上古的法器,那对两人的帮助,更是无以比拟。

    更何况,他们的仇人就在下面,如果能顺便把他给收拾了,这可是一举两得之事。

    “哈哈,天助我也,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古代遗迹。”

    得普大笑:“马上准备下去,一定要找到那地方。”

    再说张横他们,朝着矿道内迅速远离。不过,越向前走,矿道变得越来越曲折,通道也变得更狭窄,最后只能容一个人弯腰通过,显然,当年采石工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这样的通道上,能走人就行。

    而且,通道内岔口很多,每隔一段路,就会有岔道。甚至是上下左右都有,多转几圈,就根本辩不清来路了。

    “你们小心点,这矿洞的地下是个迷宫。我们村以前也曾有人掉落下来,但是,能出来的人,还真没几个。”

    后面的杨世豪,现在也总算回过了神来,他一边爬行,一边提醒道,满脸的无奈。

    不过,他的提醒其实是多余的,无论是柳犁月还是刘超和张浩。或者是后面的蔡茂森和樊元江,都是军人,对于野外或复杂地形的探察,都是非常有经验。这些人在前行的路上,早已开始做起了标记。

    “前面有三条通道,我们该向那儿走?”

    这个时候,最前面的樊元江道:“一条是直接向前,另两条一左一右,左右两边的通道似乎比较宽。”

    樊元江把他探察到的情况向后传递过来。

    众人都停在了原处,他们当然清楚,樊元江这是与后面的张横在商量。

    然而,此刻张横却是听若未闻,他的眼眸死死地瞪在手腕上的伏以神尺上,神情变得凝重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