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玉龙柱
    “怎么会这样,啄米针,竟然是啄米针!”

    张横喃喃着,神情很是异样。

    此刻,他手腕上的伏以神尺,那枚司南针,正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在颤动。它遥遥地指向了东南的方位,却不象先前那样狂转乱旋,而是象鸡啄米一样,不停地上下震动,看起来很是怪异。

    这种现象,在风水中有一个特殊的名字,那就是叫啄米针。

    啄米针这还是张横第一次遇到,但这却意味着,此处有一种强大的存在,它散发的气场,让司南针都仿佛感受到了畏惧。之所以会不停地象鸡啄米一样上下震动,按伏以神尺点星诀的记载,这是它在表示一种臣服,就象是人在叩头一样。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头震惊?

    “张少,怎么了?”

    问了好几遍,见后面的张横毫无回音,樊元江不禁很是诧异。

    “樊大哥,你说什么?”

    张横总算回过了神,但他却完全没有听到樊元江到底在说什么。

    “我前面出现了三条通道。”

    樊元江只好把情况重复了一遍:“我们应该往哪儿走?”

    “嗯,向东南方向的这一条走,也就是左边的通道。”

    张横微一沉吟,立刻做出了决定。

    伏以神尺的司南针的异相,让张横大感兴趣,他还真想不出来,这片被废弃的矿洞里,会存在着什么强大的东西?

    “好!”

    樊元江没有犹豫,打着狼眼手电,向左边的通道里走去。

    通道依旧如前,低矮而曲折,走一段路,就会出现上下左右的岔道。

    不过,樊元江对差道完全不理会,按着张横的指示,就沿着向前的通道一直前行。

    大约半个小时,前面的洞口突然传来了呜呜的风声,原本在低矮通道中的那种压抑和气闷感,也一下子消失。

    “前面有圹井了。”

    樊元江心中一吉,加快了脚步。

    果然,再前行了十几米,眼前豁然开朗,又一个方圆在数百平米的矿洞出现在了那里。

    众人陆续从通道中走了出来,在矿灯和手电的照耀下,打量起了四周。

    “这是什么地方,好象不是矿洞啊!”

    杨世豪走出了通道,望望四周,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奇的神色。

    此刻,呈现在大家眼前的这个矿洞,确实是有些奇特。

    矿洞的中央,竟然矗立着一根汉白玉石的柱子,粗有四五人合抱,高竟然不知有几米,一直隐没入上方的黑暗中,甚至连狼眼手电也无法照到尽头,似乎已通到了山顶的上方。

    仔细看去,这根汉白玉石柱上,还雕刻了一条似龙似蟒的动物。

    因为光线实在是太暗,只能看到它身躯上雕刻的鳞片,却无法分辩到底是龙还是蟒。

    不仅如此,在这根巨大的汉白玉石柱的四周,有八个祭台,每一个祭台都有十数米方圆,围绕四周。祭台上,一片烟薰烛烧的痕迹,斑斑在目。显然,在这里曾经有许多人对这根巨柱进行过膜拜。

    这样的情形,完全不象是一个矿洞,更象是一处地下的祭坛,确实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在巨柱和那些祭台上,人人神情变得很是异样。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心中很是震动。

    当进入这个矿洞的时候,手腕上的伏以神尺,那啄米针的频率陡然加剧,针尖也完全指向了中央的那根巨柱。

    这让张横心中猛地意识到了,眼前的这根巨柱,就是啄米针形成的原因。这也就是说,指示中的那个强大的存在,就是这根汉白玉柱。

    果然,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盘绕在巨柱上的那条似龙似蟒的雕像,散发着一团氲氲的华光,直透上方,似欲冲破大地,破空而去。一股庞大的威压,也弥漫四面八方。

    幸好,这股威压并不暴虐,反尔是一股纯正平和的气场,除了张横这个风水师外,其他人包括柳犁月在内,并没有感受到。

    可是,让张横心中狐疑的是:摆放在这巨柱四周的八个祭台。

    从方位来看,这八个祭台是按八卦的八个卦爻来安置的。如果把中央柱子和上面盘绕的龙蟒雕像,看做成一个阴阳太极,这里就是一个完整的八卦图案。

    然而,这样的布置,张横根本没看到过。无论是天巫传承还是玄门秘闻,都没有这样的记载。

    甚至,它完全违背了一些常理。

    不是吗?一般任何祭坛,都只有一个祭台,象眼前这样,一下子出现八个祭台,确实是有些不合常理。

    那么,这里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在矿洞中,存在着这样的布置?张横满腹的疑惑。

    “我明白了,原来我们村里传说中的汉白玉龙,真的存在。”

    这个时候,杨世豪已走到了那巨柱边,拿过了柳犁月手中的狼眼手电,上上下下仔细地观察起来。

    好半晌,他猛然惊呼道:“真的是汉白玉龙,是我们玉龙村的护村神龙。”

    “怎么回事?杨书记?”

    柳犁月秀眉一挑。众人的目光也刷地一下全部聚集到了杨世豪身上。

    “我们村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杨世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眼眸中却闪烁着炽烈的光芒:“以前我们村并不叫玉龙村。后来,有一位风水师经过我们村。据说,他是被人追杀,受了重伤,这才流落到了此处。”

    “当时我们村里的村长,收留了他,并在村长的细心照顾下,让他恢复了伤势。”

    杨世豪继续道:“那位风水师在离开时,为了感谢村长,就把这山上有汉白玉石的消息,透露给了村长。村长当时半信半疑,但派人到山中探察,终于发现了这山腹里,竟然真的储藏了大量的汉白玉石,是一处极其丰富的汉白玉石矿。”

    “以前,我们村是个贫瘠的地方,即没有什么特产,又地处偏僻,村里人很多都是穷得揭不开锅。”

    杨世豪脸现感慨:“但是,自从发现了汉白玉石后,村里人的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大家也逐渐富裕了起来。到了清朝时期,这里更是成为建造皇宫的御用汉白玉矿。”

    众人一个个凝神听着,矿洞里一片寂静,只有杨世豪那充满感染力的声音在回荡:“不过,自从成为皇家御用的矿场后,汉白玉的开采量也大大地增加。不但原先我们村里的那些开采石料的工人全部投入了生产,而且,从外地招来了无数的工匠,一起开采这里的汉白玉石。”

    “然而,就在开采不断扩大的时候,矿场里,却是出现了大事故。”

    杨世豪微微摇头,语气变得低沉起来:“据村里老人说,那时开采石料,总会莫名其妙的失踪采石工人。最初还是十个八个,但是,后来竟然一下子消失了上百个。”

    “有这样的事?”

    众人一阵惊疑,脸色也变得更加的古怪。

    “是的!”

    杨世豪点头:“据说,一个月下来,原本的数千采石工人,竟然消失了一半。这下,把所有人都给吓坏了。到了这时,就算监工使用任何手段,也没有人敢下矿采石。”

    “最后,这事不得不上报给了上面。”

    杨世豪继续道:“据说,后来是清宫里派出了一位国师,是位风水大师。他亲自来到了我们村,在探察了此地的情况后,说是矿洞中有邪祟作怪,必须镇压才行。否则,采矿之人,就会被邪祟侵蚀,从而出现西奇古怪之事。”

    “为了镇压邪祟,那位风水大师,就设计了一个风水局。”

    杨世豪的眼眸亮了起来,手指指向了面前的这根巨柱:“这就是玉龙擎天柱。按那位风水大师的说法,有这根玉龙擎天柱镇在这里,无论是什么邪祟,再也无法作乱。就能够在此处开矿采石了。”

    “正是听取了那位风水大师的意见,原先采石的工人,全部投入了雕刻玉龙擎天柱的工作中。在短短的一年内,就完成了这根玉龙擎天柱。”

    杨世豪的声音变得有些亢奋:“果然,自玉龙擎天柱雕成后,矿洞中最也没有发生人员失踪的事情,以前多发的事故,也一下子少了起来,这才完成了开采的工作。而我们村也从此就改名叫玉龙村。”

    “原来是这样!”

    众人恍然,望向眼前这根巨柱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感觉上,这很是玄乎。但是,在场的人,都隐约知道一些玄门的事,所以,却也不敢置疑这个传说的真实性。

    “其实,这个传说虽然现在都是村里的老人流传下来的,但是,在当初,据说在山顶上,还有一块石碑,就记载了这件事。”

    杨世豪叹了口气:“只是,后来在那个特殊的时代,那块石碑在破四旧时,被当成迷信给破坏了。现在山顶上还残留着石碑的一个基座。”

    “嗯,看来这玉龙柱挺厉害的。”

    众人此刻已是大感兴趣,也全部围了上去,细细地察看起了这根巨大的汉白玉石柱。一时间,大家啧啧称奇,被这根巨柱精细的雕刻给吸引住了。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一边的张横此刻却是眼眸骤亮,望向眼前这根巨柱的眼神,露出了一抹恍然之色。

    听了杨世豪的话,结合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张横已完全弄清了这根汉白玉柱的作用,也了解了它的力量来源。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