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隐藏的雕刻
    “这根玉龙擎天柱,原来是汇聚了这处山脉的地脉之气,怪不得它能让伏以神尺产生啄米针的现象。”

    张横心中很是感慨:“看来,当年那位清宫的大师,确实也是高人。”

    心中对这根巨柱充满了狐疑,张横自然不会犹豫,就对它细细地探察起来。思感一触及它,意识中陡地传来了一阵龙吟的轰鸣,却是把张横吓了一跳。而这声龙吟,也立刻让张横明白了这根玉龙柱的实质。

    此处山脉原本就是因为蕴藏了汉白玉石,汇聚了强大的地气龙脉。再经当年那位风水大师的布置,让这根巨柱,完全凝聚了此地的龙脉之气。

    可以说,现在的这根玉龙柱,其实已是有了灵性。从某种角度来说,它已是另一种新生命。甚至可以说,它就是许多民间传说,以及小说故事中的山神。

    因为,它完全是凝聚这座山脉的地气龙脉而蕴育出来的。

    不仅如此,张横也陡地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玉龙山自己在上面感应的时候,充满了浓浓的煞气,这说明它的底下确实是存在着邪祟之物。

    这也应该是当年采石时,越深入地下,后来就发生人员失踪以及重大事故的原因。

    而正是因为有了这根擎天玉龙柱的存在,才镇压住了下面的邪祟,以至于之后的采石可以继续。

    现在,张横也清楚了一件事,为什么自己在进入地下的矿洞之后,原本的阴煞突然变得有了规律,不象外面那样暴乱。这也正是因为这根玉龙擎天柱的存在,是它影响了四周阴煞气场。

    不过,问题来了。以这根玉龙擎天柱的作用,可以说是汇聚了这里整座玉龙山脉的力量。那么,是什么样的邪祟之物,才需要以玉龙擎天柱来镇压呢?

    “莫非,那座古时的邪神祭坛,就在下面?”

    张横的心头陡地一突,眼眸也猛地眯紧了:“否则,若是一般的邪祟阴煞,何需用到如此强大的风水道具?”

    心中想着,张横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兴奋之色。这次来看工地的目的,就是为了察看与人俑有关的邪神祭坛是否真的存在。现在,从这根玉龙擎天柱,却是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它存在的可能性。

    众人围着巨柱转了好久,但是,终究是因为照明设备太少,看了半天,也没能看出这柱子上玉龙的真面目,大家不禁有些感叹。

    柳犁月虽然对这根玉柱也非常的感兴趣,但是,看了半晌,她的注意力就转到了四周。

    柳犁月心中明白,自己所谓的手表上的全球定位,那完全就是给大家的安慰。因此,救援的事,确实是有些飘缈。

    所以,她不得不为接下来的行程打算。不管怎么说,等在原地,那就是等死。她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把大家带出这个如同迷宫般的矿洞。

    目光扫视四周,柳犁月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这个洞穴非常的古怪,它的四周在八个方向,竟然有八个洞口。从方位来看,也应该是按八卦来排列的。

    只是,柳犁月这回是真的迷糊了,先人在这里开凿八个洞,这是什么意思?

    她是一位异能者,所学的东西与张横他们完全不同,她所感应的是宇宙天地间的元素能量,可不是什么元气地脉之力。因此,对于八卦等玄学,根本是一窍不通。

    “张横,你看这八个洞口,应该往哪一个走?”

    自己不懂,自然就得请教张横这个专家,柳犁月凑近了张横问道。

    “嗯,这里的这个八个洞口,非常的古怪。”

    张横其实也是在暗暗观察四周。只是,他也一时无法弄清这里的布置。

    照说,这根玉龙擎天柱,汇聚了玉龙山脉的地气。从这一点来说,它四周的八个祭坛,现在就能理解了,因为。这就是形成了一个八卦阵势,以助它凝聚地气。

    但是,那八个洞口,就有些难以理解了。从位置来看,八个洞口与八个祭台相互对应,仿佛是为了辅助这八个祭台而开辟。

    然而,张横却敏锐地感应到,这八个洞内,都汹涌着一股强悍的凶煞之气,甚至隐隐的有一股血腥味,与此地的纯正祥和的气场完全不同。

    那么,这八个洞,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当年那位风水大师这样布置的目的何在?

    “张少,怎么了?”

    一边的邱纯玉觉察到了张横的异样,不由低声问道。

    “纯玉小姐,你看这八个洞,如果按八卦的方位来说,这里是生门,这里是死门……”

    张横此刻毫无头绪,很希望有人能与自己探讨一下,所以,他下意识地就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他对邱纯玉,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欣赏,尤其是她的博学,常常能带给张横意外的惊喜。

    “哦,张少,你说的是奇门遁甲。”

    邱纯玉那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起了异彩,目光也细细地打量起了四周。

    渐渐的,邱纯玉的俏脸上,也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她虽然不懂什么风水布局。但是,她所读的书比较杂,对这世上的各种学问都有所涉及。因此,她也看出了这里的不同寻常。

    微微沉吟,邱纯玉拉了拉张横,向其中的一个洞口走去。

    这个洞口,在八卦的方位中,正是生门所在。

    张横狐疑地望望她,也不知她要干什么,但还是跟着她,走向了那个洞口。

    柳犁月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光线很黑暗,手电和矿灯都在杨世豪他们手中,因此,张横手一探,两根红烛出现在了手中,刷的一下点燃,以便给邱纯玉照明。

    终于,三人走近了那个洞口。举目望去,那洞内黑漆漆的,也不知有多深。一股阴风从里面直透出来,那股血腥味更浓了,让人浑身的鸡皮都竖了起来。

    邱纯玉手里拿了根蜡烛,细细地在洞壁口观察着。

    洞壁上积了一层黑乎乎的碳灰,显然,这是当年那些在这里祭祀的人,在此烧香点烛,以至于让四周的洞壁都被烟灰薰成了这副样子。

    不过,黑乎乎的洞壁上,似乎有许多凹凸不平的地方。只是,因为碳灰的掩盖,看不清这下面到底是凿洞时留下的痕迹,还是别的。

    邱纯玉的秀眉微微蹙了起来,她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铁铲,轻轻地在洞壁上,铲起了那些烟灰。

    渐渐的,随着烟灰的掉落,露出了洞壁的原本模样。

    “有壁画,竟然有雕刻的壁画!”

    张横和柳犁月互望一眼,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他们立刻想到,也许这些壁画,能带给自己一点提示。

    不过,邱纯玉竟然能发现这覆盖在碳灰下的壁画,还是让两人对她敬佩不以。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邱纯玉微微一笑:“古时,一旦有什么重大的事件或工程,都会用壁画的形式,来纪录。这种习俗,直到解放前才渐渐被改变。刚才杨书记说了,建筑这根玉龙擎天柱的应该是清代。所以,我就想,此处应该会有壁画等东西。”

    “原来是这样。”

    张横和柳犁月很是感慨。知识僦是力量,这话果然不错。

    如果不了解古时的历史风俗,只怕自己还真无法发现这被厚厚的碳灰覆盖的壁画。也许就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两人也不犹豫,连忙从地上捡了石块,和邱纯玉一起,铲起了壁上的碳灰。

    随着铲落的碳灰越来越多,洞壁上的壁画也渐渐地出现了完整的轮廓。

    因为壁画是雕刻出来的,并不是画上去的。再加上外表有碳灰覆盖,也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

    所以,经历了这么多年,铲掉碳灰后的壁画,丝毫没有风化的现象,非常的清晰而完整。可以看到它上面的每一个所雕刻的事物。

    “这是祭祀这根玉龙擎天柱的场景。”

    张横和邱纯玉以及柳犁月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壁画上的内容,果然如邱纯玉猜测的那样,是关于这根玉龙擎天柱的。那么,它会不会记载着这八个洞口的一些信息呢?

    这个时候,在观看巨柱的其他人,也发现了张横这边的情况,大家立刻都赶了过来。

    当看到洞壁上呈现出来的壁画时,众人也是个个惊奇。

    “我们一共八个人,现在分开来做事,每个人负责一面洞壁,尽快把这里的壁画全部清理出来。”

    柳犁月可不客气,朝着众人分派起了任务。

    众人对这壁画也是非常的感兴趣,自然不会有人违背。立刻,大家点起了一路过来时,在通道中捡的那些柴火,当成火把照明,一个个捡起了地上的石块,开始清除洞壁上的碳灰。

    果然,每一处洞壁上,都有壁画被覆盖在下面,众人的干劲顿时更加的高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众人都在兴头上,也不感觉累,一个个弄得满头大汗,兴致极高。

    大约一个多小时,洞壁上的碳灰已被铲除了大半,每一处洞壁上,已隐约地现出了壁画的完整轮廓。

    “你们来看,我这里的壁画。”

    突然,在休门处清除碳灰的张浩,大叫了起来。

    张浩是清理碳灰最快的一个,他用的是三棱军刺,而且,在军刺的使用上,应该是下过苦功。所以,用军刺当铲子,速度比大家都快。

    此刻,他已完全清理出了全部的壁画。只是,看到壁画上的内容,却是让他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刷!

    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张浩所吸引。大家连忙围了过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