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 血的祭典
    “竟然是这样!”

    张横细细地观察着洞壁上的雕刻壁画,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

    张浩清理出来的画面,正是这八个壁洞的建设场景。从画面上来看,这八个洞是在玉龙擎天柱雕刻完成后所建成。

    只是,让张横惊异的是:这八个洞,并不是通往任何地方,而是从山顶上直接贯穿而下,一直打到此处。从壁画上的情形来看,这八个洞完全是垂直的,就象是八个通气口。

    但是,后面的壁画,却是推翻了张横最初的猜测。他的眼眸再次陡然暴缩:“这是八个献祭的洞!”

    关于祭祀的壁画一共有七幅。

    第一幅上刻画的情形就是在这个洞窟里。只见,这玉龙擎天柱四周的八个祭台上,摆满了香烛果品,每一个祭台前,各有一位身穿八卦阴阳袍的风水师,带领着数十人,正虔诚地在膜拜。

    第二幅的画面却转到了山顶上,数以千计的人们,牵着一头头牛羊等生畜,排成队伍,站在那儿。这些人围在山顶的八个洞口,一个个神情肃然庄重,也不知在等待着什么。

    目光落在第三幅画面上,这幅壁画的内容有些玄幻。因为,从画面上来看,那根玉龙擎天柱,此刻正散发出光芒,似乎整座玉龙山都在震动。

    “嗯,这应该是下面的祭祀,启动了这根玉龙柱的力量。”

    张横暗暗猜测,目光移向了第四幅。

    然而,一看到第四幅的画面,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嘴也刹那张成了蛤蟆。

    不错,第四幅画面确实是有些震憾人心。画面中,站在山顶上那数以千计的人们,正在宰杀牛羊。并且,把活的牛羊血直接灌入了上面的八个洞口。

    于是,滚滚的牛羊热血,从山顶的洞口直灌而下,刹那流入了山体,最后从这洞窟的八个壁洞里流了出来。

    “血祭,这是用活的牛羊血在进行血祭。”

    张横的心头一震,神情很是震动。

    他还真没想到,原来站在山上的那么多人,之所以牵着数千头牛羊,等在那里,竟然是为了进行血祭。

    用数千头牛羊之血,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血祭,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张横的心底一个老大的疑问浮了上来。

    要知道,血祭可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在玄门秘闻中记载。只有遭到重大变故,才会有血祭的情形发生。而且,得用鲜血来活祭的,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必然是凶邪之物。

    那么,难道此地真的有一座邪神的祭坛存在,这些人用血祭,就是为了祭祀那个秦时埋在地底的邪神?

    心中想着,张横的目光已落在了第五幅壁画上。

    这一幅壁画却是让人感觉匪夷所思。因为,壁画上,正对着八个壁洞的地面上,出现了八道地沟,从上面灌下来的牛羊血,流出壁洞,全部流入了这八道地沟中。

    不仅如此,地沟相连的正是玉龙柱四周的八个祭台。似乎这八个祭台下面是空的,滚滚的牛羊血流到祭台后,却如海绵吸水一样,全部被渗了进去。

    “难道?”

    张横的心头陡地一凛,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他那里还会犹豫,连忙又转向了下一幅壁画。

    这已是第六幅壁画,这幅壁画又出现了让人不可思议的场面。只见,八个祭台旋转了起来,好象是启动了什么机关。

    再看中央的那根玉龙擎天柱,也仿佛在旋转,并产生了位移。从壁画上有一根虚线的玉龙柱可以看出,它正在向左边移动。

    这个场景有些震憾人心。以玉龙柱如此巨大的体积,竟然让它在原地位移,这所需的力量,该是如何的恐怖?

    仅仅只是观看壁画,仍是让张横心头很是震惊。若是看到当时的情形,真不知会是一副如何震骇的场景。

    张横已是有些迫不急待,血祭的最后结果已将出现,第七幅壁画应该可以看到答案。

    不过,当目光转到第七幅,张横浑身剧震,脸色更是刹那变得惊骇无比:“这,这是?”

    如果说前面六幅壁画,让人感觉震惊莫名。那么,第七幅壁画所描述的内容,却是绝对的惊世骇俗。

    只见,画中此刻的玉龙柱已完全偏离了它原本的位置,地面上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地洞。而在地洞中,雕刻了一条巨大的怪蟒,整个身体几乎可以与玉龙柱相比。

    不仅如此,怪蟒长的非常的奇特,它硕大的脑袋上面,并不是一对眼睛,而是一只巨大的独眼,如同是一轮月亮,浮突在地洞中。虽然只是壁画,却仍是让人感觉一种阴森恐怖,不寒而栗。

    “这是烛龙,他们祭祀的是烛龙!”

    这个时候,邱纯玉的声音在一边响起,俏脸煞白,身形都有些微微的颤抖:“这下面的邪神就是上古的烛龙。”

    “什么烛龙?”

    刘超和张浩等人一时还有些迷惑不解,不由转头向邱纯玉望去。

    张浩清理出了这片壁画后,在场的所有人其实都在仔细地观看这些壁画。只不过,张浩和刘超他们,也就只看出了个大概,对其中所包含的喻意却并不怎么了解。

    此刻,邱纯玉竟然惊呼什么烛龙,什么邪神,确实是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烛龙又叫九阴,是上古洪荒的十大凶兽。”

    见邱纯玉这副样子,张横连忙一把扶住了她,一边接着她的话头说了下去:“据说,烛龙现世,必将遭来大灾难。因为,它是属于九阴之物,它出现的地方,必然会瘟疫横行,生灵荼毒。所以,烛龙也被称为邪神。”

    “是的!”

    邱纯玉这个时候也总算有所平静下来:“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本来,我还以为这只是古人杜撰出来的,那知,这壁画上竟然出现了烛九阴。”

    邱纯玉虽然不是玄门中人,但是她的知识确实是渊博,对上古洪荒十大凶兽也是有所了解。尤其是烛龙,它的特征实在是太明显,因为,它只有一目。壁画上那条怪蟒,脑袋中央,脸部正中的那只巨大独眼,确实是太奇特。

    这与古藉中描述的烛九阴一模一样。

    只是,邱纯玉还真没想到,这传说中的上古凶兽,却出现在玉龙山矿洞的祭祀画面中。

    经邱纯玉和张横这么一说,四周众人也是尽皆脸色大变。

    “不对啊!”

    突然,一边的杨世豪却是怪叫了起来:“照你们说,我们玉龙村的地底,有一条什么上古凶兽烛龙。那么,我们玉龙村可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数百年了,村里人怎么就没事?而且,我也从来没听村里的老人说,我们这边有什么烛龙烛九阴的。”

    做为玉龙村的村支书,关系到玉龙村的事,他自然是最有发言权。所以,刹那的震惊后,他立刻提出了置疑。

    “嗯,杨书记,上古凶兽自然不可能到现在还活着。”

    张横神情肃然,手指指向了壁画上的那条怪蟒:“你看,壁画上的这条烛龙,雕刻的全是虚线,这说明,它并不是真实存在。”

    “张少您的意思是?”

    这回杨世豪是更加的满头雾水了。

    不仅是他,柳犁月,邱纯玉以及其他所有人,也是一个个把目光转向了张横。

    对于张横所说,众人确实是感觉有些难以理解。

    “我估计,这烛龙只不过是它的一缕残魂或是一个意念。”

    张横神情肃然:“只不过,当年的那位清宫的风水大师,它显然是位真正的高人,在探察这里矿场出现异常事故的时候,感应到了它的存在。所以,他才会布置玉龙擎天柱这样的风水局,并以血祭的形势,来镇压它。”

    现在的张横,心中确实已是恍然。

    看到了壁画上的内容,结合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再加上猜测,张横如今对这玉龙山矿洞已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原来是这样!”

    柳犁月以及邱纯玉和樊元江,蔡茂森等人,脸现恍然。

    他们是当日经历过心儿四魂的事,因此对于残魂一说,完全可以接受。

    至于刘超和张浩以及杨世豪三人,却是脸现狐疑之色。他们对张横的说法是半信半疑。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压抑,因为看到了这些壁画,每个人的心中都是非常的沉重。不管是信也好,不信也好,这壁画上所展现的情形实在是太震憾人心。

    大家都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四周的空气都变得阴森森起来,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冰寒。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是杨世豪醒悟得快,他立刻想到了最重要的问题:“这八个洞都是垂直上下的,根本不是出路,我们该往哪里走?”

    他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其他人也是神情一肃,大家猛然都想到了此刻的困境,原本紧张的心情,变得更加的迫切起来。

    “嗯,其实这壁画上已给了我们答案。”

    张横却是微微一笑,手指指向了壁画,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古怪。

    “壁画?”

    众人都是一怔,下一刻,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壁画,脸色个个变得怪异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