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1章 差之毫厘
    “神了,奇迹啊!”

    四周惊叹声一片,人人神情震憾。眼前出现的情形,确实是把所有人给震惊了。

    只见,玉龙柱光芒大盛,原本黑暗的空间,刹那亮如白昼。那条盘绕在巨柱上的玉龙,此刻如同是活过来了一样,曲扭摆舞着。在那氲氲的华彩掩映下,就象是在云霞中飞腾。

    咔嚓嚓!

    正是时,整根玉龙擎天柱轰然震动,竟然缓缓地向左旋转了一圈。

    轰隆隆!

    洞穴剧烈摇晃,仿佛是发生了地震。

    “壁洞,竟然有壁洞开了!”

    杨世豪猛地叫了起来,兴奋之极。

    他所在的位置正是壁洞的对面,因此,壁洞的开启,完全就在他的视野中。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边,当看到原本平滑的洞壁上,果然出现了一个洞口,大家顿时惊喜若狂。

    “不对,这个壁洞不是刚才壁画上的那个洞。”

    突然,邱纯玉惊呼道:“你们看,如果是按壁画上的指示,这个壁洞应该在这个位置,而不是在此处。”

    邱纯玉指指壁画,又指指出现的壁洞,俏脸上满是狐疑。

    “啊,真的不是壁画上显示的那个洞。”

    这下,其他人也发觉了位置不对,一时个个惊疑。

    “张少,这是怎么回事?”

    杨世豪的目光望向了张横:“不会是出了什么差错吧?”

    此时此刻,张横的脸色却是无比的古怪。

    这个开启的洞壁,他也发现并不是壁画上所指示的那个。想来,应该是隐藏的八个暗洞之一。

    只是,好不容易开启的壁洞,竟然是另外一个,这实在是让张横哭笑不得。

    细细地回想了一下,张横的神情中浮起了一抹苦涩,他已是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想当然的错误。

    因为有过当日元兴王城引动星辰之力的经历,自己以为,这次也可以同样的方法开启这里的壁洞。

    那知,引动星辰之力与开启这里的壁洞,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引动星辰之力,只需要力量足够就行。但是,开启这里的壁洞,却是需要八人在八卦位置的相互配合。

    否则,那就是差之毫里,谬之千里。

    这里只有张横一人属于玄门修士,其他人全是滥竽充数。因此,刚才完全是张横一人在操控,根本谈不上八卦位上的八个方位相互配合。

    所以,这才出现了不可预料的变化,打开了另一扇暗门。

    问题在于:这扇暗门到底是不是通道,它里面会有什么,张横根本不知道。因为,壁画上并没有描述它的内容。

    “看来,只有碰碰运气闯一闯了。”

    张横心中叹了口气。

    明白了光凭自己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以正确的方式,打开壁画上的那个通道,张横现在也只有无奈的份。

    心中想着,张横也只好把实情说了出来。

    “呃,果然是另一个洞口!”

    这回,众人尽皆傻眼了,一时面面相觑。

    “既然没有别的出路,那我们就从这个洞口走,总比困在这里好。”

    还是柳犁月最先回过了神,做出了决定。

    现在,确实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众人就算不愿,也只能往这洞里去看看。

    当下,大家收拾了东西,鱼贯走了进去。

    壁洞很宽敞,足足可以容十人并排前进,可见当年修这条通道,时化费了不少的工程。

    在狼眼手电的照耀下,可以看到,壁洞里是一条斜斜的台阶,全部是由汉白玉雕镂而成,一直延伸向前方的黑暗。

    望望四周的情形,大家总算松了口气,有台阶,这就说明这洞是通往另一个地方,这比是条死路可就强多了。

    一路小心翼翼向前行进,大约行了半个小时,台阶出现了向下的延伸,一个巨大的洞口,再次出现在了张横他们面前。

    “又是一个洞口?”

    张横和柳犁月互望一眼,心中很是诧异。

    满腹狐疑地进入了洞口,众人的神情却是再次一震。眼前竟然又是一个洞窟,而且,与先前玉龙擎天柱所在的那个洞窟差不多。四周洞壁上,八个方位有八个洞,只是,中央没有那根玉龙柱和八个祭台。

    “这难道又是一个阵势?”

    张横心中又惊又疑,天巫之眼早已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那八个洞。

    其他人也没闲着,一个个分散到了四周,仔细地查看起了洞壁。

    有了刚才的经历,众人还以为,这里也许也会留下什么壁画等东西。

    然而,让大家失望的是:这些洞壁上,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壁画或雕刻,只有刀凿斧削的痕迹。而且,显然没有经过任何的雕饰。

    “这里没有机关,应该是当年留下的某个矿洞。”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从洞壁的八个洞口的探察来看,每一个洞里,并没有给他能量波动的感觉。

    这也就是说,这些洞,应该就是普通的矿道。

    可是,问题来了,接下去该走哪一条矿道呢?

    就在张横他们再次陷入迷茫的时候,此时此刻,玉龙山上却是乱了套。

    时间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但是,原本空旷无人的玉龙山上,却是聚集了无数人,他们正是在寻找失联的柳犁月以及杨世豪和张横他们。

    最初发现众人失联的,正是杨世豪这边的人。快中午时这位村支书出门,之后就一直没回去。

    玉龙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村里乱七八糟的事自然也有很多。

    当找他这位书记的人,打他电话,一直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后,就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尤其是先前曾听到山中传来的阵阵闷响,似是爆破的声音,更是让人心中生疑。

    只不过,先前人们并不在意,因为玉龙山每年都会有一些西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大家已是见怪不怪了。但是,杨书记竟然莫名其妙的失联,这自然是让人们联想到了先前的异响。

    后来,问过了石料厂那边,知道杨世豪早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离开。而且,村里还有看到他带着一大伙人上山的村民。

    人们猛地意识到了,他们的村支书极有可能在山上出事了。

    于是,村里组织了数十名熟悉山上地形的村民,开始上山寻找他。终于,人们在如来佛像前不远的那处洞口,发现了众人滑下山洞的痕迹。

    这下,村民们那里还会迟疑,立刻报了警。

    事情就这样一下子传扬了开来。

    “什么?张少掉到玉龙山的矿洞里失联了?”

    刘剑接到了玉龙区公安分局局长王勇的电话,不禁大惊失色。

    “是的!”

    王勇今年三十八岁,年纪青青,能成为一个区的公安分局的局长,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不过,他此刻却是额头冒汗,大冷的天,已是有汗流夹背的感觉。

    开玩笑,当分局接到报案,调查后得知,这次失联的人,包括了警备队的柳犁月,他就已是大吃了一惊。当后来弄清还有一个叫张横的人,王勇更是心头大骇。

    张横以前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这段时间来,那可是上京的风云人物。无论是云龙会所的事,还是后来长城遭袭,都在整个上京公安圈子里暗中传扬开来。

    更是有许多小道消息,这位张少,有可能是韩部的乘龙快婿。

    如今,他竟然在自己管辖的区域内失联,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王勇震骇莫名?

    “我马上过来。”

    刘剑放下电话,风风火火地赶了过去。

    玉龙山上,上百名警员和村民,正在展开紧急救援。张横他们掉落的山洞四周,已临时拉起了电线,几盏小太阳把这里照得如同白昼。

    当刘剑来到玉龙山上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一幕热闹的场面。

    “王局,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刘剑也不拐弯抹角,对迎过来的王勇急切地问道。

    “刘秘,我们现在正派人往洞中探察。”

    王勇抹抹额头的汗:“现在下面的情况不明,所以,只有经探察后才能知道结果。”

    说着,他带着刘剑来到了洞口。此刻,那里正有两名警员在往身上系绳子,他们是这次入洞探察的人员。

    “刘秘,这位是我们分局刑警大队的大队长王永增同志,他现在准备亲自下去。”

    王勇给刘剑介绍道:“这位是我特意从警备队那边请调过来的侦察连冷云山冷连长,他这次也带了一个分队过来帮忙,现在愿意与王队一起去探察。”

    王永增今年二八岁,神情凛然,冷云山比他年纪大一岁,是个精悍的男子,两人此刻已全副武装,正准备下去。

    看到刘剑和王勇过来,连忙敬了个礼。

    “王队,冷连长,辛苦了。”

    刘剑连忙也敬了个礼,又热情地与两人握了握手:“这次就拜托你们了。”

    “保证完成任务。”

    王永增和冷云山慎重道。

    当下,两人也不犹豫,抓着绳索,向洞下攀去。

    场中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这里,等待着下面传来的消息。

    然而,当半个多小时后,王永增和冷云山再次被拉上来,两人带回的消息,却是把所有人给震憾了。

    “下面有发生爆炸的痕迹。”

    冷云山一开口就是一枚重磅炸弹:“而且,经我和王队的仔细查看,那里的爆炸痕迹是不久前发生的。甚至把好几个洞口给炸塌了。”

    “是的,我们怀疑,在他们摔下去后,有人向洞里投入了炸弹。”

    王永增在一边补充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