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绝路
    “张横,我们怎么办?”

    柳犁月的目光望向了张横。现在的情况,她也不知该如何了,所以征求起了张横的意见。

    “昨天晚上,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这下面的山谷,树木茂盛。”

    张横目光灼灼地凝视着下面,缓缓地道:“从当时的情形来看,这些树木,应该都已生长了数十年。”

    “这也就是说,象昨晚那样的煞气喷发,是数十年才喷一次。”

    张横继续道:“或者是说,因为什么原因,让它刚好在昨天晚上喷发了。这也意味着,象这样大规模的煞气,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再次出现。”

    “不错,张横,你说的对。”

    柳犁月的眼眸陡地亮了起来。经张横这么一分析,她也立刻明白了情况:“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说,现在下面其实是安全的。”

    “嗯!”

    张横点了点头。

    象昨夜如此恐怖的煞气喷薄,张横也是第一次遇到。但是,这却也让他意识到,这样数量的阴煞,绝不是短时间内能聚集。也许需要数十甚至上百年的不断积蓄才能形成。

    因此,从这一角度来说,现在下面的山谷,情形虽然可怕了点,但却已是不会再有那样的事发生了。

    “对,张少说的不错,那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杨世豪已是有些迫不急待。他这个太平书记,是一刻也不想再在这样诡异的地方呆了。

    有了决定,众人也不再犹豫,当下收拾东西,准备下去。

    樊元江和蔡茂森先爬了下去,在下面寻找了两根结实的藤蔓抛了上来,给大家架起了一条索道。

    这当然是为了照顾邱纯玉和杨世豪。以刘超和张浩以及张横柳犁月等人的身手,根本不需要他们帮忙。

    好一会儿,所有人终于落到了下面的山谷。

    树林虽然全部化为了枯树,但它们仍是遮掩了视线,在一片荒凉的山谷中,根本没有道路和标识可寻。

    因此,众人穿过这片枯树林,向前面那条小河走去。只有沿着河流,才不会在这样的环境中迷失方向。

    地面的枯枝败叶足足积了数尺厚,踩上去就象是踩在了棉花团上,软绵绵的,脚步极是不稳。

    大家深一脚,浅一脚,终于走到了那条河流边。

    然而,一看到河流,所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现在的这条河流,溪水竟然比昨天晚上看到的浅了大半,几乎可以一眼就能看到河底。

    只是,河底现在的情形实在是有些让人毛骨悚然,无数鱼类的骸骨白森森地堆在河底,一眼望去,这哪里还是一条河,完全就是鱼群的埋骨冢。

    这里的地下世界,原本已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生太系统。但是,经历了昨天晚上的煞气喷发,这里的生命全部都死亡。无论是树枝藤蔓,还是生活在河里的鱼类,全部遭了殃。树林中那厚厚的枯枝败叶里,估计下面也应该是白骨累累。

    大家的心情变得无比的沉重,这样的场景,确实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让每个人都有种心胸窒堵的感觉。

    “走吧!”

    柳犁月甩了甩头,领先走向了东边。

    山谷在司南针的位置中,呈东西走向。西边里许之外,就是一堵山壁,显然,那里应该是小河的源头,所以,朝东才是它的出口。

    一众人稍一迟疑,鱼贯地跟在柳犁月身后,向前走去。

    张横的神情却是无比的凝重。虽然决定了要从这片诡异的山谷寻找出路。但是,张横的心中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尤其是进入这片山谷,那种不安的预感更加的强烈。

    而且,让张横心中很是震惊的是:他其实昨天晚上,就已释放出了灵犀,对下面山谷进行了一翻探察。

    只是,灵犀在探察了四周后,根本不敢向远处进发。仿佛那里存在着某种可怕的东西,让它竟然产生了畏惧。

    想到昨天在那个玉龙柱洞穴中,看到的壁画,这让张横的心更是提了起来。

    不过,现在这里是唯一的一条出路。纵然是有无数的顾虑,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前走了。

    洞窟中不分日夜,幸好头顶的岩壁上满是闪光的石英晶体,折射的光线,总算能让大家可以看到四周朦胧的影像。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向前行进,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远处竟然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阴影,原本头顶那满天繁星般的石英晶体的折射光芒,在那片阴影中也消失了。

    这让大家的心头不由一沉,感觉到那巨大的阴影,好象是一堵山壁。

    “难道前面也是没有出路,这片山谷是个封闭的所在?”

    众人的心里陡地都是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事到如今,不管怎么样,也得向前去看了再说。

    随着距离的接近,那巨大的阴影也终于呈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

    “真的是一堵山壁,操,这里竟然也没有出路!”

    走到了跟前,众人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杨世豪更是忍不住直接暴了粗口。

    眼前的情形,确实是让大家心头很是绝望。只见,一堵嶙峋的山壁,挡在了众人面前,与上方的洞顶连为一体,哪里有什么可以通行的出路。

    再看那条河流,在这堵山壁前,就这么消失了,好象一下子断了流。

    “妈的,老子难道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吗?”

    杨世豪很是懊恼地一脚踹在了山壁上,却是痛得哇呀一声怪叫,一屁股摔倒在了地面。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神情中都显出了沮丧。

    原本抱着满怀的希望,那知走到这里,竟然是条死路。

    “张横……”

    柳犁月目光望向了张横,正想听听他的意见。那知,叫了一声,柳犁月的神情却是陡地一滞,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你怎么了?”

    不错,此刻的张横,确实是很怪异,他正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前面的山壁,神情急剧地在变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东西。

    “柳小姐,这道山壁是假的。”

    张横终于回过了神来,眼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假的?”

    这下,顿时让所有人都惊讶了,一个个目光狐疑地望望张横,再看看面前的山壁,一时尽皆愣怔。

    杨世豪可是刚用脚踢过,被震得摔倒在地。这也就是说,眼前的山壁是确确实实存在,怎么现在张横却说它是假的?

    刹那的愣怔,张浩已急步冲了上去,一挥手中的三棱军刺,就砍向了山壁。

    咣!

    一阵火星四溅,山壁上被三棱军刺削落了一大片石屑。而张浩手臂剧震,不由自主地倒退了数步。

    刷,所有人的目光再次凝注到了张横身上。张浩的这一测试,证明了山壁绝对是真实的。

    “这是术法,是用法器凝成的山壁。”

    张横的神情一凛:“它与真实的山壁没有区别,但是,它却是假的。”

    张横也不知该如何来解释眼前的现象。在天巫之眼里,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眼前的这堵山壁,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

    这意味着:它不是天然形成的普通山壁,而是暗藏玄虚。

    不仅如此,想到昨天晚上喷薄的煞气,张横更是敢断定,这堵山壁是假的。

    要知道,这一路走来,张横一直在暗中探察,想找到昨天煞气喷发的源头。

    但是,直到现在,仍没有发现。此刻,眼前出现了这一道山壁,堵死了前面的所有路。

    那么,如果这道山壁真实存在,昨晚如此恐怖的煞气,如何能透过这道山壁?

    这只有一个解释,眼前的山壁有问题,这里肯定存在着通路。

    一念及此,张横那里还会犹豫,他也不再向众人解释,手指一引。

    嗡嗡嗡!

    金光乍起,空间微漾,一枚金印赫然现形,悬浮到了张横的头顶。

    “镇海移山!”

    张横低喝,手指轰然一点。

    刹那,金印光芒大作,嗡然轰鸣,整枚金印的体积,也迅速膨胀起来。眨眼间,原本只有拳头大小的金印,已化为有米许方圆,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向着山壁怒撞而去。

    感觉眼前山壁的异常,张横一时又看不破它,所以,张横也懒得研究这是什么玩意,直接祭起了镇海印,要以镇海印强悍的力量,硬破这堵术法凝成的山壁。

    “阿!”

    四周众人陡地发出了一阵惊呼,一时间个个震憾。尤其是杨世豪和邱纯玉两人,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玄奇的场景,完全被震骇在了当场。

    张浩和刘超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虽然是特殊部门外围的成员,但却也是没有见过如此震憾的情形。

    蔡茂森和樊元江的眼眸却是骤然暴缩。心中的震动更是无以复加。他们以为,已算是见识过张横的手段。但是,现在看来,以前所见,不过是冰山一角。

    柳犁月的美眸一片晶亮,眼前的张横,让她越来越感觉看不透了。他身上所隐藏的秘密,给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轰隆隆!

    正是时,镇海印已轰然撞在了山壁上。

    刹那,大地剧震,山壁摇晃,仿佛是地震了一般,站在附近的一众人,一个个身形不稳,几乎要被震倒了。

    不过,当大家稳住身形,再看那边的山壁时,却是个个惊骇,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呼:“倒了,倒了,这山壁竟然真是假的。”

    不错,遭到镇海印轰击的山壁,此刻出现了一幕让人无比震憾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