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
    “老家伙!”

    目光望着得普师兄弟,想到昨天他们丢下的炸弹,张横心里也是恨得牙痒痒。

    不过,张横可也不是以前的冲动少年,一下就认清了如今的形势。得普所带的全是玄门之人。己方却只有柳犁月和蔡茂森以及自己,其他人都是普通人。再加上得普师兄弟的任何一人,实力都不在自己之下。对方手中还有炸弹等现代化武器。

    只怕一旦被他们追上,自己这方的人,只有死路一条的份。

    一念及此,张横那里还会犹豫,双手陡地一挥:“山野屏风!”

    嗡!

    光芒暗闪,空间微漾,众人的眼前赫然又出现了一道山壁,刹那隔断了与得普他们的道路。

    山野屏风正是刚收取的那件屏风法器的名称。刚才张横之所以用镇海印轰击,除了镇海印本身强悍的力量之外,更是因为在它的奇异空间里,有王一鸣这个达到四品的神魂在。

    一般情况下,法器都会溶入主人的神魂,要想强行收取,只有神魂力量比对方强大许多,才可以抹去对方留在法器中的神魂意念。

    唐手流老祖王一鸣的神魂,确实是变态,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破解了屏风上原主人留下的意念,这才会被张横轻易收取。

    此刻,张横已是对这座屏风的作用和应运了然于胸。

    事实上,这座屏风确实是一件极品的法器。而且,它也不是华夏玄门之物,而是来自倭岛的阴阳师。

    本来,要使用这座屏风,必须懂得倭岛语。张横根本没有办法。但是,王一鸣这曾经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果然是人老成精。在他的记忆里,别说倭岛语,完全就是个世界通。基本上世界各地的语言,他都有研究。

    所以,这便宜了张横,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轻易地使用这座山野屏风。

    “快走,那些家伙也许很快就能破开这道屏障。”

    张横转身吼道。

    众人还在惊愕中,被张横甩手就筑起一道山壁所震憾。

    此刻总算回过了神,连忙拔腿就跑。

    张横却没有追上去,挥手招唤出了十二面巫祖幡,开始在山壁后布置起了风水阵。他可不认为,前面的山野屏风能把得普他们完全阻挡住。所以,多布置一些障碍,就更能赢得时间。

    当做完这些,刚想离开。转身一看,却是不禁一怔。

    此时此刻,张浩正从那雕堡样的建筑里走出来,满脸的灰尘,而他的怀里,却抱了一只陈旧的木箱。

    “张浩,你怎么还不走?你在干什么?”

    张横有些狐疑。

    “张少,嘿嘿,你看。”

    张浩满脸的狡黠,一边说着,一边已打开了那只木箱。

    刹那,木箱里整捆的手榴弹呈现在了眼前。只是,这些手榴弹都是抗战时期的那种老古董,甚至许多已是锈迹斑斑。

    “你想用它们来布陷井?”

    张横立刻明白了张浩的意思:“但是,这些东西还有效吗?”

    “嘿嘿,张少,我是这方面的专家,这些东西至少大半有效。”

    张浩年青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

    他也不再费话,蹲下了身,迅速地在地上布置起来。

    张浩不愧是警备队中的爆破手,对安置炸弹方面确实是有一套。一大箱手榴弹,在十几分钟内,已被他全部布置到了四周,形成了一片雷区。

    “嘿嘿,那些家伙要来追我们,就得先偿偿哥们的红烧肉大餐!”

    张浩大笑,也不再迟疑,随着张横朝前面的众人追去。

    两人刚离开,那道山壁已是传来了轰轰轰的轰鸣声。显然,得普他们也已赶到了对面,更是看出了这道山壁乃是人为的屏障,现在已是在对它发动攻击了。

    张横和张浩互望一眼,脚下更是加快了脚步。

    跑了十多分钟,总算看到了前面的几人。只是,让张横诧异的是:此时此刻,柳犁月等人全部停了下来,正围在一个建筑前,似乎在发呆。

    “怎么回事?”

    张横心头一震,猛地意识到柳犁月他们可能又遇到了情况。

    快步冲到众人身边,张横的眼眸不由陡地一凝:“这是什么?”

    眼前,是一块巨大的石碑,高有三四米,宽有一米,下面还有一个石基。

    石碑和石基的边缘,雕刻着蛇形的花纹,在石碑最上方的顶部,更是有一个狰狞的蛇头。

    张横一眼望去,立刻认出石碑上的蛇头,雕的正是元古十大凶兽之一的烛龙。它那只独眼,如同是活的一样,正死死地瞪着四周众人,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石碑的四周,围绕着九尊怪异的兽类石雕,有的象龙,有的象蛇,也有的根本认不出是什么动物的雕像。九只兽类石雕,尽皆以一种膜拜的姿态,面向石碑,似乎是在守护着它。

    石碑和石兽所用的材料,也不知是什么石头,竟然呈现血红的颜色。就算是经历了无数年的岁月,那如鲜血般的艳丽之色,丝毫没有改变,就仿佛是刚刚雕刻而成。却让人有一种很是诡异的冰寒。

    “张横,前面没路了,又有一道山壁挡住了去路。”

    柳犁月看到张横,不禁俏脸一喜,连忙道。

    一边说着,一边手指指向了石碑的后方。

    果然,在离石碑不到百米,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那里。这不是一堵山壁是什么?

    然而,张横对柳犁月的问话,却是全然不闻,他呆呆地站在石碑面前,死死地瞪着石碑,整个人都在情不自禁地震颤:“是神文,竟然是神文,这石碑上的文字竟然是神文。”

    不错,张横确实是被这块石碑给震惊了。因为,在石碑上,刻满了如篆如符的怪异文字。张横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些文字,与两卷羊皮卷上的文字非常类似。

    竟然在这里也看到了神文,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头震憾?

    不仅如此,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张横更是看到了一幕震动人心的情形。

    只见,这块石碑和四周的九只石兽,浑身蒸腾着冲天的煞气,甚至在上方形成了一个血色的旋涡。

    “这里就是昨天晚上煞气喷薄的源头,原来这就是这处地方的终点。”

    张横的震惊已是无以复加。

    “那么,这块石碑到底代表着什么,它上面的文字又是什么意思?”

    无数疑问在张横的脑海里,如同是煮沸的米粥一样,汩汩地冒着泡,他一时却那里有答案?

    “张横,你怎么了?”

    柳犁月蹙了蹙眉,上前拉了张横一下。

    “柳小姐,这石碑有古怪。”

    张横把自己探察到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这里已是这个地方的终点了,能不能离开这里,或是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就看这块石碑了。”

    说到这里,张横叹了口气:“唉,只可惜,这石碑上所刻的是神文,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找到一个可以认识它的人。这次,本来是想找邱教授看看,是不是能解开神文的谜,那知……”

    张横很是感慨,如果邱教授没有失踪,也就不会有之后那么多事发生。要是邱教授能帮着解开神文之谜,那现在更不用象看天书一样,完全不知所以了。

    “张少,你说你找我父亲,是为了破解神文?”

    突然,一直趴在石碑边,似是在研究碑上文字的邱纯玉,猛地转过了头来,俏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

    “是的,纯玉小姐,怎么了?”

    张横一时有些弄不明白邱纯玉的意思,满是狐疑地道。

    “张少,你怎么不早说,这些文字我认识。”

    邱纯玉微微一笑,美眸中闪起了晶亮的光芒。

    “什么?你认识这些神文?”

    这回是轮到张横震惊了,他难以置信地望着邱纯玉,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当然!”

    邱纯玉用力地点点头:“你不信,我可以把这石碑上的文字念给你听。”

    说着,她转过身去,目光凝注在了石碑上,缓缓地朗读起来:“九阴神碑!天有九霄,谓之九阳,地有九幽,为之九阴,九阴烛龙,生自元古,睁目为昼,闭目为夜!”

    “纯玉小姐!”

    张横浑身剧震,神情中刹那露出了惊喜若狂之色。

    邱纯玉所朗读的文字,虽然张横无法验证。但是,以邱纯玉平时的表现,她是绝不可能会在这种事上说谎。更何况是如今处于危险的时刻,她更不是会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因为张横刚才说过,石碑上的文字,是解开此地秘密,或是离开此地的关键。

    这也就是说,邱纯玉是真的认识这石碑上的神文。

    张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苦苦追寻的认识神文之人,竟然一直就在自己身边。自己这是真正的有眼不识金镶玉,放着真佛不拜,去求外邪啊!

    一念及此,张横望向邱纯玉的眼神完全不同了,满满的都是敬佩。

    “纯玉小姐,你是如何能认识这些神文,是跟你父亲邱教授学的吗?”

    心中又惊又喜,张横忍不住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嗯,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邱纯玉的美眸中闪烁着异彩:“其实,对于文字,我有一种特别的敏感。”

    邱纯玉娓娓而谈,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