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 玉格格
    邱纯玉说起了她的一些故事。

    由于家庭的环境,她从小就受父亲的薰陶,对各种书藉很是有兴趣,小时候就爱看各种杂记,并且对父亲研究的古文字很是着迷。

    十岁以前,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异常。但是,在十一岁那年,她突然生了一场大病,高烧近四十度不退。当时医院甚至曾开出了病危通知书。

    就这样,整整住院一个月,她的病情总算控制住了,恢复了过来。

    然而,就在病好之后,邱纯玉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是有了些变化。尤其是在文字方面,不管是什么文字,只要她看到过,脑海中就会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响起,仿佛是在解读文字的含意和内容。

    这让邱纯玉很是害怕,还以为自己高烧后脑子出了问题。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她也一直把自己的这种状况,隐瞒着,不告诉任何人。

    然而,有一次发生的事,却让她陡然明白了过来,自己的这种状况,并不是自己产生的幻觉,而是一种异于常人的特殊能力。

    那一次,邱教授在一处古迹的考古现场,发现了许多隽刻在陶瓷上的奇异文字。那些文字,是以前从所未曾发掘过的。这顿时引起了他的极度兴趣。

    于是,邱教授废寝忘食地投入了研究。但是,因为这种文字以前没有出现过,根本找不到可以参考的资料。所以,他一时陷入了困境。

    那一天,邱纯玉去父亲的书房,看到父亲为破解这些文字,头发都又白了几分,心中很是不忍。

    终于,她忍不住了,把脑海中出现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解释,说了出来。

    然而,邱纯玉的话,顿时把邱教授给震憾了。

    他研究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无法突破,但已是隐约找到了一些规则,缺少的就是契机。

    邱纯玉对那些文字的解释,完全符合了他的猜测。最让邱教授难以置信的是:当他把女儿解释的文字,一一对应陶瓷上那些古怪的符号,竟然读出了完整的句子。

    不仅如此,这些句子所反应的内容,与当时那个时代非常的相符。

    这也就是说,邱纯玉竟然随口就破解了他长期都无法破译的奇异文字。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邱教授震憾?

    为了验证,邱教授把当时古迹中发掘出来的所有陶瓷片,都复印了下来,把上面奇异的符号交给邱纯玉,让她解释。

    果然,邱纯玉仿佛对这些从未出现过的文字,如同是耳熟能详,竟然就这么轻松地翻译了出来。

    据事后的研讨,邱纯玉的破译,每一句都能组成完整的意思,并与古迹所对应的时代相符。

    邱教授惊喜若狂。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女儿竟然是一个文字上的天才,具有普通人不可比拟的古文破译能力。

    而邱纯玉也终于放下了背上的包裹,知道自己脑海中那种怪异的声音,并不是幻觉,而是一种神奇的能力。

    从此以后,心结已解,邱纯玉也终于恢复了自信。一改以往的那种不敢与人交往的封闭性格,人也变得更加的灵动起来。

    不久后,在朋友圈里,许多人知道了她在古文字上的奇特本领,渐渐的,她在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被大家亲切地称为玉格格。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听着邱纯玉的述说,张横神情再次变得震惊莫名:“原来纯玉小姐,你是难得一见的通灵篆体。”

    “什么通灵篆体?”

    这回是轮到邱纯玉惊奇了,她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满脸的疑惑。

    说实话,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奇异变化,她也一直在寻找答案。可是,这么多年了,她始终无法弄清原因。

    此刻,听到张横说自己是通灵篆体,她的心中顿时变得火热一片,目光中也满满的都是期待。

    张横也不犹豫,当下把什么叫通灵之体说了一遍,最后道:“纯玉小姐,你对文字有特殊的通灵和感应,这就是通灵之体中的通灵篆体。”

    “怪不得我当日第一次见到纯玉小姐的时候,洞察到她似乎是位通灵之体的特殊体质,却根本无法看透她到底通灵的是那一种事物。”

    张横不禁感叹。

    此刻的张横,心中也是无限的感慨。他遇到过象夏清莲的弟弟李飞那样,对玉有特殊感应的通灵玉体。也遇到过巫王寨大长老两个儿子,奇特的通灵兽体和通灵灵体。

    只是,他还真没料到,眼前的邱纯玉,却是另一种罕见的通灵篆体。

    看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张横这回算是又开了一次眼界。

    正说着话,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大地震动,空间微漾,仿佛是发生了地震。

    “那些家伙终于破解了山野屏风的屏障。”

    张横心头陡地一凛,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其他人也是身形一震,一个个目光望向了那边。大家也意识到了,那巨响应该是追在后面的那伙人弄出来的。

    “哈哈,姓张的,这回看你往那里走?”

    果然,得普那嘶哑中充满了怨毒的声音传来。

    被一堵突然出现的山壁挡住了去路,得普又惊又怒,立刻明白,这是张横所耍的手段。

    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与阿布格和十名弟子一起,组成了风水阵,猛烈地轰击。

    山野屏障虽然是一件强大的防御类法器,但在得普一众人的轰击下,终于被破,再次化为了一座屏风。

    “哈哈,小子,竟然为了逃命,连这样的极品法器都丢在这里了。”

    得普得意之极:“老夫那可就不客气了。”

    他手一挥,眼前的山野屏风顿时消失。这老家伙身上,竟然也有可以储藏物品的空间类风水道具。

    “追,今天就算姓张的逃入地狱,老夫也要把他揪出来。”

    得普大笑,率着一众弟子就向前冲去。

    不过,刚冲出不远,面前就出现一片黑雾,他们遇到了张横事先布置在这里的风水阵。

    “哈哈,区区风水阵,何能耐我。”

    得普根本没放在眼里,以今天他所带领的队伍,张横匆忙中布置的风水阵,确实是挡不住他们。

    果然,只是十几分钟,一众人已破解了所有的障碍,从风水阵中冲了出来。

    “嘿嘿,接下来该看哥们的了。”

    张浩一直密切地观注着那边的情形,甚至还爬到旁边的一块巨石上,居高临下观看着远处的情况。

    看到得普等人,此刻已冲向了自己刚才布下的陷井范围,他脸上顿时露出了期待之色。

    轰!

    得普的一名弟子,意欲抢功,第一个踏入了前面手榴弹布置成的雷区。脚下刚踢到什么,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轰然炸响。

    这名弟子,做梦都没有想到,这荒芜之地,竟然会有炸弹埋在地下。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炸了个魂飞魄散,整个人如同是一段烂木桩一样,直接被炸到了空中,身体刹那被炸成了一片血糊糊。

    并没有结束!张浩布置的是连环爆破,每五个手榴弹串成一体,每次爆炸,能引起连索反应,可以笼罩近十米的范围。

    这一枚手榴弹被触动,紧接着就引爆了同一组的另四枚。

    顿时,爆炸骤起,巨响震天,四周刹那被滚滚的火光烟尘所弥漫,得普等人完全被覆盖在了其中。

    “啊!”

    正急冲上来的得普等人,在这爆炸圈里,一个个鬼哭狼嚎,惊骇之极。

    幸好,这些人都是玄门修士,每个人身上都有保命的手段。这一翻爆炸,除了正好踏中手榴弹的那个倒霉鬼外,其他人虽然被炸得灰头土脸,全身衣服刹那破烂不堪,一下子全部变成叫化子,却并没有被炸死。只是,每个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添了几道伤口,鲜血直流,个个狼狈不堪。

    “小子,无耻,竟然用炸弹炸我们,你真够毒的。”

    得普和阿布格咬牙切齿,痛骂不以。却完全忘了,他们昨天就是用炸弹想炸死张横。

    有了这一遭,得普和阿布格他们的气焰,立刻被打击的不要不要的,每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向前追赶的速度,顿时就变成了蜗牛。

    现在,得普他们也总算明白了一件事,前面的那些人,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小绵羊,可以任由他们宰割。要想追杀这些人,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容易。

    得普和阿布格暂时被挡在了那片张浩布下的雷区,行动无比的缓慢。张横这边,却也不敢再有迟疑,樊元江和蔡茂森以及柳犁月和张浩刘超等人,已散布到了四周,各自找到了隐蔽之地,准备截击得普他们。

    樊元江和柳犁月身上各有一支手枪,以两人的枪法,确实也能让得普他们靠近时,头痛一会。

    张横和邱纯玉两人,更是加快了石碑上文字的破译。

    石碑上的文字,其实分成两部分。上半部分,描述的是九阴之神的强大。

    下半部分的文字却比较晦涩,似乎是在描写一个奇异的地方,并记载着开启的方法。

    “张少,这些文字我有些搞不懂它所代表的意义。”

    邱纯玉俏脸上现出了一抹焦急,隐隐的还有难以掩饰的愧色。

    她虽然可以读出石碑上的文字,也可以理解文字所代表的含意。但是,她毕竟不是玄门中人,对后面石碑上记载的内容,已是有些西里糊涂。

    说着,她念出了一段拗口的句子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