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9章 地底神殿
    张横所踏的正是玄阴九步,每一步都有着特殊的作用。

    只见,随着他的踏步,四周的空间象是出现了微微的扭曲,那九个洞口也渐渐的变得朦胧起来,似乎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这时,蔡茂森以及张浩和刘超,杨世豪等人,也已追了上来,众人看到眼前的情形,却不敢打扰他,一个个默默地站在了一边。

    怦!

    张横最后一步已轰然踏落,地面陡地响起了一阵闷响,眼前的九个洞口,更是骤然荡起了一阵涟漪。

    轰!

    左边第三个洞口中,猛地暴起了一团血光,一团汹涌的血煞喷薄而出。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血煞曲扭摆舞着,在空中形成了几个怪异的文字,似符似篆,正是石碑上所刻的神文。

    “朝圣之路,九阴之途!”

    一边的邱纯玉美眸一凝,不由叫道:“快,是第九个洞口。”

    “擦,竟然是第九个洞。”

    张横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心中不禁咕噜了一句:“如果这次不是带着邱纯玉一起进来,只怕真是十死无生。”

    张横的心中很是感慨,布置在这里的机关确实是太刁钻了,明明是玄阴风水阵,只要踏着玄阴九步,就可以找到正确的通道。

    那知,玄阴风水阵只是一个障眼法,真正的通道却需要懂得神文之人,在看了提示后才能知道。

    足见当年布置这里机关之人,弯弯肠子有多曲折。

    而这也让张横陡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处所谓的九阴神殿,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如此复杂的布局,以阻止外人的进入?

    经历了这一路的探险,现在的张横,已完全可以确定,玉龙山的地下,确实就隐藏着一座古时的邪神祭坛。而且,它就是如今正在进入的九阴神殿。

    只是,九阴烛龙,做为元古的十大凶兽,古时的人们,却在这地下为它建起神殿。目的何在?里面又到底藏着什么?

    张横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对这个所谓的九阴神殿,也越来越好奇了。

    心中想着,已是一手拉住邱纯玉,抢先进入了第九个洞中。

    其他人鱼贯而入。

    只是,一踏入洞中,眼前一阵朦胧,似乎空间出现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当视野恢复正常的时候,四周的情形已然变化了。

    面前并不是什么洞穴,也不是甬道,而是出现在了一个有十数平方米的平台上。

    平台是整块的汉白玉石筑就,好象是凌空建在上方,抬头望去,竟然看到头顶上满是星星点点的光芒,就如同是满天繁星,正闪烁迷离。

    然而,这星星点点的光芒,绝对不是夜空的星辰,因为,这些星点散发的是一种幽幽的蓝光,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虫卵,这么多虫卵!”

    邱纯玉突然发出了一阵惊呼,续尔却是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不仅是她,旁边的蔡茂森以及张浩和杨世豪刘超等人,也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错,上面那星星点点的东西,确实是有些诡异。因为,仔细看去,发光的物体,竟然是一个个如同是蚕茧般的囊状物,就这么挂在上面的岩壁上。一眼望去,布满了整个空间,数量不知有多少亿万只。

    这样的情形,如何不让大家心头震憾?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眼眸也禁不住微微缩紧。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中,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一个个如蚕茧般的丝囊中,确实是有如蛆虫般的虫卵在蠕动。

    只是,这样的虫卵,张横一时还真无法辩认出它们是什么虫的卵。

    不过,这里上面的岩壁,竟然挂满了如此恐怖数量的怪异虫卵,也是让张横心头一震。

    他可没忘了,这里已应该是九阴神殿的中心所在了。那么,这些怪异的虫卵存在于此处,又岂是普通之物。

    一时无法看透上方的虫卵是什么,张横也不纠结,目光望向了四周。

    一望之下,张横的脸色再次剧变,神情刹那震惊无比:“这,这,这难道就是九阴神殿的所在吗?”

    汉白玉的平台下,是一片广阔的平地,但是,空间却飘逸着血色的雾气,一股凶煞的气息,充塞整个地方。

    而在飘缈的血色雾煞里,可以看到,下面平地最中央的地方,矗立着一座金壁辉煌的宫殿。整座宫殿占地有十数亩,琉璃瓦的顶,汉白玉的回廊和庭柱,富丽堂煌之极。如果缭绕在四周的不是血色的雾气,都要让人感觉这是一座掩映在云端的飘缈仙宫了。

    只是,因为张横他们所在的平台,显然离那座宫殿还有一段距离,再加上空中有血色的雾煞阻碍了视野,在平台上望去,一时还真无法看清它的真面目。

    不仅如此,在宫殿的外围,在那血色的雾煞里,隐隐约约的有无数的阴影在浮沉。更是让这座宫殿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张少,难道这就是那座九阴神殿?”

    邱纯玉俏脸上满是惊异,美眸灼灼地望着下面,轻声问道。

    “嗯,应该就是石碑上记载的那座九阴神殿。”

    张横慎重地点头。

    “张横!”

    正说着话,后面空间一阵荡漾,柳犁月和樊元江已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后。两人一踏上这个汉白玉平台,也是不禁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住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两人猛地反应了过来,柳犁月急急地道:“张横,那些人追上来了。我们快走。”

    “好,我们走!”

    张横点头。他之所以在平台上逗留,就是在等柳犁月和樊元江。

    他已看出来了,这里的环境与外面完全不同。尤其是空中弥漫的那层血煞,具有侵蚀神魂的作用。在这样的状况下,如果没有自己带路,只怕后面出来的柳犁月和樊元江,根本无法追上自己等人,甚至会迷失。

    现在,两人已与大伙聚集,张横自然不敢再停留。

    心中想着,张横一拉邱纯玉的手臂,领先向着平台下的台阶奔去。

    邱纯玉的俏脸一阵暗红,心中却是一团莫名的暖意升起。她自然清楚,张横这一路拉着自己,是在保护着她。

    汉白玉平台所在的地方,离下面血雾中若隐若现的宫殿,有上百米高,下面有数百级的台阶,一直延伸入血雾里。

    众人奔下台阶十数米,身形一下子都变得朦胧起来,就如同是在云雾里穿行一样,变得虚无飘缈。

    然而,就在张横他们奔下台阶不久,平台上的空间,又是一阵剧烈的荡漾,得普和阿布格等人,竟然也出现在了上面。

    立刻,他们这些人也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憾了。

    “降头瘟,这么多降头瘟!”

    得普浑身剧震,目光死死地瞪着上方岩壁中闪烁着幽幽蓝光的虫囊,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做为一名擅长驱使降头术中各种异虫的降头大师,他立刻觉察到了空中那些悬挂的虫囊中,每一只都蕴含了浓郁的阴煞之气。

    虽然,他也一时无法认出这些虫卵是什么品种。但是,能蕴含如此浓厚阴煞的,却正是施展降头术最优良的降头瘟。

    眼前,竟然有如此品质上佳,数量更是这般恐怖的降头瘟,确实是把他给震动了。

    要知道,降头瘟的培育,是非常复杂的事。在正常的情况下,要酝育出一批降头瘟,那是需要化费无数的精力和财力。

    以他数十年的积累,所培育的降头瘟,也不过是数百种,主要就是因为找不到优良的品种。

    此刻,这里竟然有这么多虫卵,要是被他随便得到千百只,以他的本领,绝对能在短时间内,杂交出力量更加强大,品种更加丰富的降头瘟来。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

    “古迹,这里真的有邪神古迹!”

    一边的阿布格却是目光凝注在下面的那座宫殿上,神情激动之极。

    师兄弟两人,因为所修练的功法侧重点不同,所以,注意的事物也是不一样。那座宫殿中散发的如同血雾般,已几乎凝成实质的血煞,让阿布格体内的气息,轰然涌动,它已被宫殿给深深地吸引住了。

    不仅是他,连他手中的那件骷髅法器,此刻也有了反应。骷髅法器那张黑洞洞的嘴,正咔嚓咔嚓地张合着,四周的血煞似是被它引动,正缕缕地被它吞入其中。

    渐渐的,骷髅法器闪烁起了淡淡的血芒,空洞的眼眶里,也闪烁起了异样的血光,看起来更加的诡异和恐怖。

    “他们在那里!”

    这个时候,得普的一名弟子,猛地发现了在下面台阶中,若隐若现的张横等人,不禁兴奋地大叫起来。

    一边叫嚷着,一边咔嚓一下,已举起了手中的微冲,朝着下面就是一阵狂扫。

    但是,血煞影响了视觉,他的一阵狂射,根本没有射中下面的人,反尔让张横他们奔得更快了。

    “操,还想逃?”

    这名弟子眼眸中猛地闪起了一抹狰狞之色:“去死!”

    他的手中已多了两枚手雷,就准备向下面的张横他们抛去。

    “浑蛋,给我住手!”

    得普和阿布格猛然惊醒,师兄弟两几乎是异口同声,大声喝叱道。

    “呃,师父,师叔!”

    那名弟子被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手中的手雷就掉落地上:“我,我,我……”

    得普和阿布格两人,平时积威甚重,弟子对他们很是畏惧。此刻,莫名其妙地遭到两人喝叱,这名弟子已是吓得六神无主。但是,他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了两位长辈生气。所以,一时我我我地我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那些家伙怎么来的这么快?”

    台阶下,张横也已看到了上面的得普等人,不禁心头大震,他猛地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