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又惊又疑
    “得普老家伙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

    张横又惊又疑。

    要知道,外面那九个洞口,不仅需要玄阴九步的秘法开启。而且,还必须能认得神文,才能知道正确的路径。

    就算是自己和邱纯玉两人配合,也是化了不少的时间。

    可是,得普他们,几乎没化什么功夫就跟了进来。这岂不是说,他们在选择那个九个洞口时,根本没费什么心思吗?

    那么,他们是如何办到这一点,是如何能如此快速地寻找到正确的入口?

    张横心头的疑惑更甚,一时还真有些想不通其中的原因。

    但是,问题在于,要是一直让得普等人,就这么象附骨之蛆一样,紧跟在后面。自己这边只要稍有不慎,或者是被前面什么困难阻挡,岂不是将被他们立刻包围,成为他们的猎物?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为什么他们能这样准确地追踪着自己等人?张横一边急步往下狂奔,一边心念电转。然而,一时间,却那里有什么答案。

    “混帐,你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平台上,阿布格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里是古迹,而且,似乎还布置了不少的阵势,你这样随便用炸药,要是损毁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就算拿你这条命来赔也不够啊!”

    “哼!”

    得普也是冷哼一声。

    他和阿布格的想法一样。尤其是,这上方的岩壁上,悬挂了那么多不知名的降虫。要是一枚手雷爆炸,震动岩壁,把上面的虫茧震了下来。也许,就会发生不可预知的状况。

    所以,他才会和阿布格严厉地喝止弟子使用威力强大的炸弹。

    “给我追!”

    骂了几句,阿布格总算发泄了满腹的火气,立刻手一挥,朝身周的一众弟子喝道。

    顿时,这些人叫嚣着,一边向下狂射,一边朝着张横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不过,台阶越是向下,四周的血煞雾气越是浓郁,视野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一切景物都变得朦朦胧胧。

    两伙人就这样在血煞雾气里,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往下直奔。

    “这样可不行,让这些人象尾巴一样缀在后面。”

    张横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直到现在,他仍是没有想通,得普他们是如何能那么快找到九个洞口中,那正确的一条路径。

    不过,外面的九个洞无法阻止后面的追敌,张横自然不能任凭这种状况持续下去。

    心念一动,十二面巫祖幡赫然现形。

    刹那,身周一团黑雾汹涌,陡地在后方形成了一个昏天黑地的风水阵。

    并没有结束!

    黑雾翻滚,四周的血煞雾气,丝丝地溶入其中。只是眨眼的功夫,所有黑雾,顿时变成了血色,与周围的环境溶为了一体。

    “那小子在布阵了,看,下面的血煞雾气突然变浓了,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身形了。”

    上面的得普等人,一直密切地注意着前面张横他们的行踪。此刻,看到突然涌起的浓浓血雾,立刻明白了过来,这是前面张横在搞鬼了。

    “嘿嘿,小子,就凭这些小玩意,想逃得了吗?”

    阿布格却是冷笑,眼眸里满满的都是轻蔑和不屑:“当日阴老夫一回,但你那气息,早被我的宝贝骷髅给摄取了,要想逃脱它的追踪,那才叫见鬼。”

    果然,冲下数十米,阿布格等人已完全陷入了一片血雾里,根本看不到四周的景物,好象被迷失在了其中。

    但是,阿布格却是胸有成竹,他手中的骷髅法器,空洞的眼眶里,猛地射出了一道血光,指向了某个方向。

    “哈哈,那小子就在这个方向,追!”

    阿布格大笑,立刻带头向前冲去。

    血雾区仅仅只是十数米的范围,转眼间便已冲了出来,他们又看到了下面若隐若现的张横等人。

    阿布格得意地大笑,率着众人更是加快了脚步:“小子,那里走!”

    “不会吧?”

    这回张横是更加的惊讶了。他自然清楚自己布置的昏天黑地阵,以如今自己力量已达到三品中期,这个风水阵势,已比以前厉害了数倍。

    就算是得普和阿布格修为比自己强,要走出这个具有迷踪作用的风水阵,也必然得化点时间。

    可是,他们竟然象是根本无视这个风水阵,就这么轻易地穿了过来。

    “难道?”

    心头又惊又疑,张横陡地感应到了什么,猛然回头。

    立刻,他看到了阿布格手中的那只骷髅法器,此刻空洞的眼眶里,正暴射出两缕血光,死死地瞪着自己。

    “哥们明白了,原来是这玩意在搞鬼!”

    张横心头大震,不禁又暴了句粗口。

    他终于明白了过来,也陡地想起了当日在澳岛的时候,那场慈善拍卖会上的事。

    正是当时自己制作的一件风水道具,被阿布格得到,那家伙却是反被自己阴了一把。

    因为那风水道具中溶入了自己的一缕神魂,想必,他的那件骷髅法器中,已烙印了自己的气息。

    阿布格完全就是凭着这种感应,在追蹑自己。这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在,阿布格他们,绝不会失去方向。这相当于是说,自己在给这些家伙带路。

    一念及此,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怎么办?这该怎么办?如何才能摆脱那只骷髅头的追蹑?”

    “有了!”

    心中电念急转,张横猛地浑身一震,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

    “嘿嘿,老家伙,那就看看哥们的手段,看到底是谁玩谁。”

    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他那里还会迟疑,手一招,十二面巫祖幡再次现形,又在身后布成了一个昏天黑地风水阵。

    “哈哈,小子,看来你是江郎才尽了,还用这小把戏来跟老夫玩。”

    阿布格满是鄙夷,完全没把那个风水阵放在眼里。

    有骷髅法器的指引,眼前的张横就如同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无论他跑到那里,都休想逃脱阿布格的追踪。更何况,在这样近的距离里。要是让张横他们逃脱了,他阿布格都可以买一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然而,当他带着一众人,再次穿过昏天黑地风水阵的时候,不由陡地一怔:“怎么回事?姓张的那小子呢?他们怎么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呢?”

    不错,他突然发现,前面张横他们的身影竟然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阿布格满腹的疑惑,连忙低头看手中的骷髅头。

    但是,骷髅头的那对空洞的眼眶里,两缕吞吐的血光,仍是死死地直指下方。这显示着,张横他们仍是在自己下面的位置。

    “难道他们使了什么手段,一下子加快了脚步,与我们拉开了距离?”

    阿布格又惊又疑。

    不过,他还是按着骷髅的指示,继续向下追去。人的五官感知,在这诡异的环境里,也许会出错。

    但是,他手中的这件极品法器,却绝不会骗他。所以,他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这件法器。

    很快地,阿布格等人,就消失在了下面台阶的血雾里。

    然而,就在他们消失的时候,台阶向左十数米的地方,血雾一阵翻滚,露出了张横等人的身形。只是,此刻的张横,全身包裹在一层薄薄的膜里,看起来样子很是诡异,就象是电视电影中的外星人一样。

    望望下面已看不到人影的血雾,张横嘴角那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更浓:“老匹夫,这回看你们追个鸟。”

    张横之所以能摆脱阿布格的追蹑,自然是化了点手段。

    当他明白,阿布格是利用自己的气息在追踪。他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隐匿自己的气息。

    如果换了别人,也许根本办不到在阿布格他们面前隐匿气息。但是,张横身上有魑魅铠甲,他让魑魅铠甲包裹住了自己全身,这完全就把自己给隐匿了起来。

    别说是相距数十米,就算是在张横身边,也休想再感应到他的气息散逸。

    不仅如此,为了引开阿布格,张横立刻释放出了灵犀,让它迅速向下狂窜。

    灵犀本就溶入了张横的一缕神魂,所以,此刻阿布格追踪的,其实是灵犀。张横利用李代桃僵的手法,终于摆脱了阿布格他们如附骨之蛆的追踪。

    由于灵犀那细如丝线的身躯实在是太小了,在这漫天的血雾环境里,阿布格他们根本无法发现它。所以,还以为追的就是张横。

    在台阶上站立了一会,等下面的阿布格他们连声音也都听不到了,张横等一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没有了追蹑的尾巴,现在大家可以缓口气了。

    望望四周,张横偏移了一个方向,他可不想再与阿布格和得普他们在这种情况下碰面,所以,离开了原先的方向,向下走去。

    众人紧绷的神经也总算都松驰了下来,一个个鱼贯跟在张横身后,拾阶而下。

    没有了追兵,这一路果然是平安无事。不一会儿,他们已走完了数百阶台阶,来到了下面。

    然而,脚步刚踏到平地上,眼前陡然又是一阵景物朦胧,众人已出现在了一个无比诡异的地方。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