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1章 还有其他人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因为广场中血煞雾气更浓,视野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根本看不到多远的距离。

    但是,在视野的范围内,可以看到矗立着一尊尊高大的雕像。每一尊都有十数米高,雕刻的都是怪异的兽类。一眼望去,隐隐约约的,也不知有多少。

    不仅如此,这些雕像,看似杂乱无章。但是,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却可以洞察到,其实雕像分成了好多组。每一组雕像,形成了一条通道,不知是通向何处。

    “原来刚才从上面望下来时,一个个阴影,竟然是这些雕像。”

    张横等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心中都有种很怪异的异样。

    尤其是这些雕像,那死灰的眼珠子,象是有生命一样,就这么冰冷地注视着每个人。让大家都有种心底发毛的感觉。

    细细地观察着四周,张横的眉毛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这些雕像不对劲。”

    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眼前的每一座雕像,都有一股澎湃的血煞在涌动。仿佛弥漫在四周的血煞雾气,就是来自这些雕像。

    这让张横心头陡地一凛,已意识到这些雕像的不同寻常。

    微微沉吟,感应到这么多雕像组成的通道中,似乎有一条通道的阴煞之气,比其他的稍微薄弱了些。张横立刻做出了决定,准备带众人从这条通道进入。

    只是,脚步刚踏入这条通道,眼前轰然一震,刚才还能隐约看到的雕像群,突然消失了。大家已进入了一片有千多平米的空地上。

    这片空地中矗立着密密麻麻的汉白玉石柱,每一根都有一人合抱,好象是个阵势。只是,横并没有感觉到有能量的波动,好象这阵势已然失效。

    而在空地的中央,却矗立着一座高十数米的巨大雕像,就这么孤零零地筑在那儿。

    目光一扫,张横已是看清了场内的情形。汉白玉石柱一共八十根,加上那座雕像,却正好是九九之数。

    “这是一个九九**阵。可是,为什么它竟然没有能量波动,似乎失效了呢?”

    张横又惊又疑,下意识地布入了石柱间,向那边的雕像走去。

    走到了雕像边,张横绕着雕像细细地洞察起来。刚转到雕像后面,张横的神情猛然一滞:“神文,竟然雕刻了神文!”

    “张少!”

    邱纯玉一直就在他身边,连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在雕像下半部分的基座上,看到了一些怪异的文字。不是神文又是什么?

    “九阴神殿守护王兽!”

    邱纯玉秀眉一挑,喃喃地念道:“飞天蜈蚣王,它是飞天蜈蚣王!”

    张横和邱纯玉所察看的这个雕像,形如一条蜈蚣,只不过它雕的实在是太巨大,看起来象是一条怪蛇,再加上肋生一对血色的翅膀,一眼还真认不出它就是蜈蚣。

    “九阴神殿守护王兽?飞天蜈蚣王?”

    张横沉吟起来,似是想到了什么。

    但是,还没等他脑海中形成一个完整的意念,突然,旁边的樊元江等人陡然惊呼:“看,蜈蚣,有蜈蚣,大家小心。”

    惊呼声中,怦怦的枪响响起,樊元江已朝着地面开了枪。

    张横陡然惊醒,连忙拉着邱纯玉转到了前方。

    立刻,他看到了一幕诡异的情形。

    只见,飞天蜈蚣的基座上,此刻空间似乎出现了奇异的扭曲,一个黑乎乎的洞已凭空出现。

    而无数蜈蚣正从那黑洞里窜出来,迅速地朝众人扑去。

    那些蜈蚣的形状,与雕像无比的类似,全身血红,百足扑腾,肋生双翅。一对狰狞的獠牙,血红色的眼珠,看起来甚是骇人。

    不仅如此,这些蜈蚣的体刑也无比的恐怖,每一条都有尺许长短,比平常看到的蜈蚣大了近百倍。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那黑洞中已是汹涌着爬出了近百条,一时吱吱乱叫,场面混乱之极。

    幸好,这些蜈蚣虽然身长双翼,但它们似乎并不会飞。只是爬行的速度比普通蜈蚣却要快上数倍,眨眼间已是扑到了众人面前。

    枪声骤起,樊元江已是连连朝蜈蚣开枪。

    但是,窜出来的蜈蚣实在太多,再加上速度极快,樊元江纵然枪法不错。在这满是血煞的环境里,被他击中的也仅是五六条,其他的蜈蚣已是迅速地向众人扑去。

    吱吱吱!

    近百条蜈蚣已刹那扑到了众人面前,张牙舞爪,情形实在是恐怖。

    “冻结!”

    正是时,柳犁月娇叱,双手急舞,全身猛地腾起了一圈朦胧的光芒,她四周的血雾骤然剧烈振荡起来。

    咔嚓嚓!

    一阵刺耳的异响响彻,扑过来的蜈蚣群,突然僵在了当场,一只只如同是被定格了一样,再也无法动弹。

    “好一个冰冻术。”

    张横眉毛一挑,不禁喝了声彩:“柳小姐,看来你的水元素操控,更加的精湛了。”

    张横由衷地道。

    消灭了突然窜出来的蜈蚣群,众人的心情变得无比的沉重。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雕像,竟然会有这样的诡异。基座下能爬出这么多可怕的玩意来。

    心中想着,大家的目光望向了眼前的蜈蚣像,每个人的心头又是一震。

    此时此刻的蜈蚣像,似乎有了某种变化,它那对死灰的眼珠子,竟然浮起了一抹血色。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仿佛它正在用一种仇恨的眼神,瞪着大家。

    幸好,这只是一种感觉,雕像并无任何的异动,它的基座下也没有再窜出蜈蚣来。

    可是,望望眼前的雕像,再想到刚才在外面看到的无数座阴影,每个人的心都沉甸甸的。如果每一尊雕像,都会象这尊飞天蜈蚣王一样,冷不丁地会窜出一些怪兽毒虫。那么,这条通道的凶险,实在是不可预料。

    “张少,我明白了!”

    正气氛很是压抑,一直没有说话的邱纯玉,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美眸望向了张横。

    “纯玉小姐,你明白了什么?”

    张横也在沉思,不禁一怔,狐疑地望向了她。

    “张少,你还记得工地上张浩和刘超两位警官遇到的那只阴猱吗?”

    邱纯玉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是说,那阴猱就是从这里窜出去的?”

    张横身形一震,脸色陡地变得惊讶无比。

    “是的,应该是这样。”

    邱纯玉慎重地点头,语气变得肃然无比:“这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工地的地下,这片广场,应该有通向那个工地上甬道的通道。”

    “嗯,纯玉小姐,你说的对!”

    柳犁月也回过了神来,在一边插话道。

    “看来应该是这样了。”

    望望四周,张横也同意了邱纯玉的看法。

    四周因为有浓得化不开的血煞雾气存在,又有密密麻麻的汉白玉石柱,所以,要想发现那条与甬道相通的通道,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这是需要把整个广场搜索一遍。但是,以这广场中的诡异,那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进行搜索。

    “从我们刚才在上面平台上看到的情形,这里应该是那个广场的边缘,中心处就是那座宫殿。”

    微一沉吟,张横道:“现在,我们可以确定,身处工地的下面。只是,从地形来看,应该离工地很深,因为上面还有岩石层。所以,我以为,既然已到了这里,那就往那个神殿去看看。是不是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以至于它的外围,有着这么多诡异的布置。”

    “我认为张横的意见可行。”

    柳犁月第一个做出了回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无论我们走那儿,都是不安全的。既然这样,那就往那个神殿去看看,也许能发现点什么端倪。”

    柳犁月其实对那座宫殿也是充满了好奇,所以,立刻表态支持张横。

    两人做出了决定,场中自然没有人会反对。

    当下,大家再次举步向前走去。

    走了不久,眼前情形一阵恍乎,果然又看到了另一座雕像。这回却雕的是象蛇的一种怪物。只是,这条蛇却是有两个脑袋,头上还长了一个奇异的突起,象是角的刍形。

    不仅如此,雕像的四周仍是矗立了八十根汉白玉石柱。与先前所经过的那座雕像所在的区域,布置差不多。

    邱纯玉从它的座基上,认出了上面镌刻的文字,正是元古时期的一种异蛇,名为双头天王蛇。

    幸好,这次这座雕像中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也没有双头蛇从基座中窜出来,这让众人提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些。

    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不一会儿,总算走出双头天王蛇的范围,眼前又是一阵朦胧,张横他们已进入第三座雕像的区域。

    走过两座雕像,张横现在也看出来了,这里的每一座雕像,仿佛自成一个区域,四周似乎有某种奇异的力量隔开。所以,在这一区域里,无论发生什么,其他的区域,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有人,这里有人?”

    正是时,走在最前面的张浩和刘超陡地惊呼道。

    众人的目光刷地望了过去,一望之下,大家的神情也是尽皆一变。

    只见,透过密密麻麻的汉白玉石柱,大家看到,在第三座雕像的旁边,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四五个人。他们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这让大家的心头都是大吃一惊。

    众人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加快了脚步,来到了那几人旁边。

    等靠近一看,所有人的脸色又是一变。躺在地上的一共是五个人,但是,他们全是尸体。只要看这五人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就知道他们已是死了不少时间。

    再仔细看这五人脸上的神情,却是无比的恐怖,每一个人眼珠子瞪得老圆,神情中充满了惊慌和恐惧。显然,他们死前是经历了某种无比惊恐的场景。

    可是,这五个人,并不是得普他们队伍中的任何一人。因为,得普等人,除阿布格和得普两人外,其他人穿的都是迷彩服。

    而躺在地上的这五人,一身黑衣西服,面貌也是无比的陌生,张横他们根本不认识。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张横和柳犁月互望一眼,心中的疑云更甚:“那么,他们会是什么人呢?他们又怎么会在这里?”

    “啊,这不是山田先生的那个保镖吗?”

    就在这个时候,杨世豪突然象是见了鬼一样,猛地惊叫了起来:“这个也是,他们都是山田先生从倭岛带过来的职员。”

    “什么?”

    张横和柳犁月身形一震,陡地转向了杨世豪:“杨书记,你能肯定他们是你们石料厂那个倭岛老板的人?”

    “是啊!我绝对能肯定。”

    杨世豪脸色很是难看:“当时他们来的时候,我们村里还组织过一次欢迎宴会,这几个人与我一起喝过酒。”

    “原来是这样!”

    张横和柳犁月再次互望一眼,脸色已是变得凝重无比。他们已是猛地想到了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