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来不及了
    场中一片混乱,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张横这个包裹在血色雾气里的不速之客。因此,他很顺利地来到了邱明亮身边。

    不过,有两名倭岛大汉,一左一右守护在邱明亮身后。纵然是场中打得你死我活,这两人仍是一动不动。显然,这两个家伙的职责就是保护和监视邱教授。

    “啊!”

    突然,左边的那名大汉,陡地发出了一声惨呼,喉咙上猛地多出了一道血痕,下面的喊声刹那变成了一阵呜呜的凄嘶。整个人更是软软地瘫倒了下去。

    “松下君,怎么了?”

    右边之人陡然警觉,猛地转身,手中也多了一柄武士刀。

    但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抹暗芒骤然划过,他的喉咙间也多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顿时,鲜血狂彪,他喉咙底里发出荷荷荷的怪叫,一对眼睛刹那如同死鱼一样变得灰白,完全突了出来。

    卟通!

    这个倭岛人仰面摔倒,手中的武士刀铛啷一声,摔落在地。

    “啊!”

    正凝眉思索的邱明亮,浑身剧震,被身边这突然发生的惨烈一幕给吓坏了。

    他原本就是坐在雕像后面,而且,为了不影响他,倭岛人还在他身周布置了一层障眼迷雾。因此,他对四周的一切,根本没看到,也没听到。否则,他也不能这样旁若无人地研究雕像基座上的东西了。

    只是,现在发生的惨剧,就在他的身边。活生生的两个人,就这么被人抹了脖子,这位大教授纵然是学识渊博,但终究只是个学者,哪里见过这样恐怖的一幕,确实是把他吓得不轻。

    “邱教授,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你,你,你……”

    邱教授下意识地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有一团血雾在曲扭摆舞,这下是更把他给吓坏了。他还以为是活见鬼了。

    幸好,张横的身形渐渐地现出了形来:“邱教授,我是任思豪教授的朋友,这次是特意前来救你。”

    张横连忙解释:“我叫张横。”

    “老任?”

    邱明亮脸现狐疑,目光细细地打量着:“张横?”

    不过,他根本就不认识张横,所以,脸上的狐疑之色更浓。

    “邱教授,快跟我走,不然,错过了这机会,我们都走不了。”

    张横那里还会跟他再罗嗦,一把拉住了他,身周的血色雾气,也刹那向他笼罩了过去。

    然而,就在张横拉动邱明亮的时候,邱明亮身周的那层雾气,陡地一阵剧烈的波动,空间也猛然振荡起来。

    “不好,有人闯入要救邱老儿!“

    江畔篱秋陡然惊呼,阴厉的目光也猛地望向了这边。

    立刻,他看到了一团血雾在蠕动,隐隐的似乎还有两个人影在急速地向外窜去。

    包裹邱明亮身边的那层障眼迷雾,乃是江畔篱秋亲自所布,不仅具有隔绝四周的作用,而且还有警示的效果。

    从外面进入,不会有什么反应,如果里面的人想出这层迷雾,却会被他立刻感应到。

    此刻,他纵然是正与得普他们激战,可是,感应到有人闯入,要救走邱明亮,却是顿时把他给惊动了。

    “哇呀呀,贼子,哪里走!”

    江畔篱秋怒不可歇,手指轰然一指:“给老夫留下!”

    嗡!

    黑光暴逸,空间振荡,一只小网兜赫然现形,朝着张横和邱明亮当头罩来。

    嗤啦,嗤啦!

    异响乍起,小网兜迎风而涨,刹那间就化为了一张方圆有数米的大网,扑天盖地地当头罩落。

    这网兜正是一件法器,名为拘魂修罗网,乃是江畔篱秋多年祭炼的本命法器,具有拘束神魂的作用,确实是厉害之极。

    江畔篱秋是绝不容许任何人把邱明亮救走。要知道,为了劫持邱明亮,他们在半年前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而且,如今破解这里的禁制,还得依赖这位邱教授。所以,他是不惜使用本命法器,也要把来人留下。

    “来的好!”

    张横眼眸暴缩,全身暗芒急闪,一道赤焰轰然冲天而起,迎着拘魂修罗网嗖地一下撞了过去。

    嗤嗤嗤!

    刺耳的尖啸刹那响彻,焰芒蒸腾,黑光如沸。当头罩落的拘魂修罗网中,已多了一枚浑身赤焰鼎沸的珠子,正是张横的火狐内丹。

    拘魂修罗网是一件特殊的法器,本身柔软无比,更具有强悍的粘性。一旦被它粘上,就如同是苍蝇被蛛网兜住,根本无法脱身。因此,对付这种特殊的法器,绝不可用力强抗,否则,就会被它网住。

    张横这才使出火狐内丹,用内丹上的火焰来对付它。

    趁着火狐内丹阻滞了拘魂修罗网的刹那,张横那里还会犹豫,拉着邱教授就向外狂冲。

    “张横,用炸弹炸雕像。”

    这时,邱教授也看到了场中的暴乱情形,不由脸色煞白,意识到了情况的危急。

    幸好,他还没有被吓傻,更是猛地想到了什么,对着张横叫道。

    “炸雕像?”

    张横一怔。但是,他却并没有迟疑,在窜出这一区域的时候,猛地脚尖一挑,把地上一具尸体腰间的两枚手雷,直接挑了起来,象踢球一样,直接撞向了雕像。

    张横使的是巧力,在脚尖踢中手雷的时候,已是破坏了它的引信。

    轰隆隆!

    两枚手雷撞上雕像的瞬间,顿时发生了爆炸,而张横也在同一时间带着邱明亮,窜出了这片区域,向外狂奔。

    “哇呀呀!”

    江畔篱秋气得怪叫不以,正想飞身追来。

    但是,轰隆隆的巨响传来,雕像那边的手雷爆炸,却让他的身形陡然狂震,脸色也刹那变得惊骇无比,嘴里更是叽哩呱啦地骂出了一连串脏话。

    下一刻,雕像血光暴盛,轰然震动起来,它的基座上,猛地现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深洞,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骤然发生了。

    “啊!”

    场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凄呼惨号,正在激战中的倭岛人以及得普他们,所有人都被眼前突然出现的恐怖一幕给震骇了。

    不过,这一切现在已与张横无关,他带着邱明亮一路狂奔,向着雕像所在区域外奔去。他不时地回头,察看后面是否有人追来。直到奔出区域外,仍不见后面有什么动静,这才松了口气。

    “他出来了,他出来了!”

    台阶上,柳犁月以及邱纯玉等人,正等得焦急无比。张横这一走,已是近半个小时,这让所有人都为他担心之极。

    此刻,突然看到下面血色雾气一阵翻滚,张横从雕像区域里窜了出来,这让大家顿时一阵狂喜,连忙向着他迎了过去。

    “爸爸!是爸爸!”

    冲下几步,邱纯玉娇躯狂震,俏脸上也刹那露出了惊喜若狂的神色。因为,她看到了背在张横背上的邱教授。

    “是邱教授!张横竟然把邱教授带来了!”

    柳犁月也是身形剧震,俏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

    她们还真没想到,张横这一次进去,竟然会带出失踪半年的邱明亮。

    张横这时也看到了台阶上的众人,不由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功夫,双方汇合在了一起。

    “玉儿,怎么你也在这里?”

    邱明亮被张横放了下来,看到四周有这么多人,一时也不由怔住了。

    但是,当目光望到正向他扑过来的邱纯玉,邱明亮身形剧颤,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女儿。

    邱纯玉已扑到了他怀里,哭泣着叫喊了起来:“爸爸,爸爸,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找得你好苦啊!”

    这个聪慧而坚强的少女,此刻最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抱着自己的父亲呜呜呜地哭泣了起来。

    “玉儿,玉儿,你怎么来这里了,你妈妈呢?我好想你们啊!”

    邱明亮也是老泪纵横,父女俩抱头痛哭。

    好一会儿,父女两人这才有所平静下来,邱纯玉连忙把四周的人介绍给了父亲。

    “谢谢你,张少!”

    邱明亮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满脸的感激:“没有你,我老头儿这一生算是再也不能重见天日了,更是再也见不到玉儿了。”

    “邱教授,不必客气,我和纯玉小姐是朋友。”

    张横微微一笑,神情变得肃然起来:“邱教授,现在,我们已知道,您是被倭岛人给劫持了。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劫持您?”

    张横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部聚集到了邱明亮身上。对于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最想知道的。

    然而,邱明亮一听,身形陡地一震,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骤然而变:“张横,这事以后再说,现在快回去,再迟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

    邱明亮没头没尾的这句话,让张横有些摸不着头脑。

    “走,先回去再说,等会我告诉你。”

    邱明亮显然是真的急了,根本来不及解释,一拉张横,就急急地向下冲去,奔向了雕像所在的区域。

    这下,所有人都给弄迷糊了,一个个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满腹的疑或。众人还真有些弄不清楚,邱明亮所说的来不及了,到底是什么来不及了?以至于他如此的迫不急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