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请放我的血
    张横刚进入第十个雕像区域,立刻感应到空中两柱血光怒射而来。张横心头一凛,脸色微变:“这里果然不同寻常,雕像竟然也发出了攻击。”

    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张横可以清晰地洞察到,发出这两道血光的正是雕像的两只眼睛。

    这里的雕像是一头看起来象羊一样的动物,正是元古的一种异兽羌羚羊,据说其双目具有勾魂夺魄的作用。

    果然,两柱血光射来,张横的心神一震,意识中陡地出现了刹那的迷糊,无数的幻觉也轰然涌来。

    “叱!”

    张横低喝一声,双眼瞳孔中猛地暴起了一团暗金的光芒,眼瞳中也刹那现出了一个奇异的巫字。

    顿时,两道暗金光芒暴逸而出,迎着羌羚羊的眼眸射了过去。

    嗡!

    血光与暗金光芒撞在一起,整个空间一阵激荡,漫天的血色雾气骤然汹涌如沸。

    下一刻,众人眼前一阵恍乎,所有的血色雾气烟消云散,已恢复了正常的视野。

    张横心中暗叫佼幸:幸亏自己的天巫之眼如今已具有攻击性,否则,这次还真是要着了这雕像的道。

    “张横,快带我们到雕像那边去。”

    前面响起了邱明亮的叫声。

    此时此刻,他拉着女儿,已冲到了那八十根汉白玉石柱前。

    只是,眼前的这八十根汉白玉石柱,不象先前那九个区域一样,是静止不动,只有待破阵之人,无法解读雕像基座上的秘法,才会启动。

    这里所有的汉白玉石柱,正血光闪耀,每一根柱子的上方,急剧地曲扭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从这些柱子中挣脱出来。

    邱明亮拉着邱纯玉,却不敢迈步进入这些柱子之间。他先前被倭岛人带入第十个区域,亲眼看到这些柱子的可怕。当时,是江畔篱秋和伊腾魁浩联手,这才破解了八十根汉白玉柱的诡异阵势,把他带到了雕像前。

    此刻,他也只有期待张横能破解这里的阵势。

    “封印,神魂封印!”

    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一眼就洞察到,眼前这八十根汉白玉柱,与先前所经过的区域完全不同,这些柱子,不仅是阵势,而且还每一根都封印了一头凶兽的魂魄。

    此刻,那些被封印在柱子里的凶兽魂魄,正在苏醒。一旦让它们全部挣脱封印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镇魂!”

    张横低喝,手指轰然一指,一道耀眼的金光照耀全场,镇海印轰隆隆怒旋狂转,已悬浮到了上空。

    陡地,万道金光如耀,瞬息间笼罩了全场,把那八十根汉白玉柱覆盖其中。

    嗡嗡嗡!

    汉白玉柱上方的蠕动,立刻变得缓慢起来,但蠕动仍在继续。显然,以张横的力量,驱动的镇海印之镇魂作用,并不能完全震摄汉白玉柱中封印的魂魄。

    “十二地支捆仙阵!”

    张横猛地一咬牙,再次祭起了十二巫祖幡,并且把摄魂珠也直接抛到了空中:“摄魂!”

    怦!

    空间振荡,所有人的心头陡地一沉,仿佛是心神都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抓了一下。

    当大家抬头再看四周,却是一个个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在张横一连使出三件法器镇压的情况下,那八十根汉白玉柱,终于恢复了平静,不再有那诡异的蠕动。

    “爸爸,我们快走!”

    这回却是邱纯玉着急了,一拉父亲,急急地向雕像跑去。

    她一直注意着张横,看到张横在使出三件法器后,脸色煞白,知道张横这也是在硬撑了。

    心中一阵莫名的焦虑,邱纯玉已奔到了雕像基座边,忙不迭地破译起了上面的文字。

    然而,望着基座,邱纯玉的俏脸陡然变色,神情也刹那惊惶无比。

    “玉儿,怎么了?”

    邱明亮望望基座上的神文,又看看脸色无比难看的女儿,有些摸不着头脑。

    最后一座雕像基座上的神文,非常的复杂。当时他被倭岛人强迫,虽然是有意拖延时间,但也确实是碰到了问题。这才到张横救援之时,都没有完全破译出上面的文字。

    此刻,他也是对基座上的文字一知半解,因此,对于女儿的表现,很是迷惑。

    “要破解这处阵势,上面说要以玄阴九九血符祭祀。或是九命血魄献祭。”

    邱纯玉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她虽然并不明白玄阴九九血符和九命血魄的含意是什么,但是,一看到这段话,让她心中有一种强烈的不安。这让邱纯玉很是忐忑。

    “玄阴九九血符,九命血魄?”

    张横陡地浑身一震,脸皮都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当然清楚玄阴九九血符是什么?那是以鲜血刻划九九八十一个玄阴血符来祭祀的仪式。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血符,张横也不会在意。但是,若是刻划出九九八十一个血符,只怕是自己这一身血抽干,也放不出这么多血来。

    至于说九命血魄,更是歹毒,因为,九命血魄,就是以九条人命来献祭,这是拿人命来填的意思。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张横心头震动?

    “张少,怎么了?”

    邱纯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充满了担心。

    “嗯,没事!”

    望望四周那八十根柱子,感受到每一根柱子里被封印的魂魄正蠢蠢欲动,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心中暗道:“豁出去了!”

    事到如今,除非半途而废。或者是强行闯阵。否则,还真只有以血祭的方式,来破解这里的阵势。

    然而,都已走到了这里,要是让张横放弃,他也是绝无可能。至于说强行闯阵,只怕在场的这些人中,也不知会有多少人伤亡,这更是张横所不愿看到。所以,他决定拼命一试。

    心中想着,张横陡地咬了咬牙,已走到一根汉白玉石柱前,手腕一抖,伏以神尺化形,已划破了手指,迅速在柱子上划起符来。

    一个,两个,三个!

    殷红的鲜血,在雪白的汉白玉柱子上,划出一个个诡异的符号,却是如此的刺目惊心,场中所有人尽皆浑身剧震,一个个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

    就算是傻瓜,此刻也看出了张横在做什么。只是,眼前这密密麻麻八十根汉白玉柱,要是全用鲜血刻划上这样的符篆,这岂不是要流干他身上的血吗?

    “张少,用我的血!”

    突然,邱纯玉猛地站了起来,向着张横奔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急急地叫道:“你这样会吃不消的。”

    说话间,她已跑到了张横身边,陡然一咬手腕,已是在自己的皓腕上咬了一个月牙印,汩汩的鲜血立刻喷了出来。她这一口,已是深深地咬入了肉里。

    “纯玉小姐!”

    张横心头狂震,整个人却是呆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邱纯玉竟然会愿意用她的血,来替代自己的血划符。

    不过,刹那的愣怔,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神情陡然一凝:“纯玉小姐,不可,血符不仅消耗的是血液,更是你的生命力。会让你损失五年左右的生命。”

    张横语气变得凝重无比,目光灼灼地望向了邱纯玉。

    玄阴九九血符,每一个所需的血量其实非常的恐怖,绝不比一次献血的量少。刚才张横只是在三根柱子上划了三个符,已是脸色苍白。

    不仅如此,画符所用的鲜血,那是抽取了身体的生命力。因此,在划符之时,其实并不仅仅只是消耗了血液这么简单。那是会损耗寿命地。

    自己做为玄门之人,还算不上什么,几年的寿命,完全可以在以后的修练中弥补回来。要是普通人,那可就是实实在在的折了几年的寿。

    所以,他根本不愿邱纯玉献出血来。

    “不,张少,你可以,我也可以。”

    邱纯玉的美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神情中更是现出了一抹绝决:“你就用吧!”

    “纯玉小姐!”

    张横心头又是一震,正想再说些什么。

    但是,让他更加震动的却还在后头。

    “张横,用我的,你真是傻瓜,你一个人能有多少血?你这是想自杀吗?”

    柳犁月也猛然反应了过来,一边嗔怪地责备着张横,一边豪不犹豫地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腕,递到了张横面前。

    “柳小姐!”

    张横一震,不知该说什么了。

    “张少,用我的,我的血多!”

    陡地,四周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蔡茂森,樊元江,以及张浩刘超和王永增,冷云山等人,一个个向张横这边涌来。甚至连杨世豪也很豪气地撩起了衣袖,要让张横放他的血。

    其他刑警和警备队的军人,自然也豪不犹豫,默默地围住了张横,每个人都伸出了手臂。

    场中的情形变得无比的怪异,人人撩起衣袖,准备自己放血,这一幕确实是有些震憾人心。

    “谢谢,谢谢大家!”

    一种温润滚烫的液体,在张横的眼眸中滚动,他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了。

    此刻,有这么多人争先恐后地献上自己的血,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感动莫名。

    人多就是力量大,此刻这里近三十人,每个人都献出血来,就算是要划九九八十一个血符,对于大家来说,分开来承担,也是可以接受。

    张横满怀感动,也不再犹豫,沾起众人的血,在柱子上刻划了起来。

    就在这边刻划血符的时候,此时此刻,在得普他们与倭岛人激战的那片区域里,却是发生了异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