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一拍即合
    枪声震耳,惨号惊天。此时此刻,这一片区域内,恍然如同是人间地狱,血肉横飞,残肢碎尸满地。

    原本得普他们和江畔篱秋双方又是枪弹,又是术法,相互攻击,战斗就无比的惨烈。就算是那八十根汉白玉柱,做了他们的掩体,却仍是不时有人中弹或被术法击中,重创倒地。

    但是,张横在把邱明亮救走的时候,他踢过去的两枚手雷,在雕像上的爆炸,却是让这里刹那暴乱一片。

    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过,雕像陡然血光暴耀,基座上猛地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

    嗡嗡嗡!

    空间剧震,大地轰鸣,一条条怪蟒从那黑色旋涡里嗖嗖嗖地窜了出来。

    这里的雕像是一条长着三个脑袋的怪蟒,正是元古凶兽三头蛇。

    此时,从旋涡里窜出来的怪蟒,就是三头怪蛇。而且,每一条都有水桶粗细,根本就是存活了数十上百年的巨蟒。

    嗤嗤嗤!

    蛇信吞吐,怪啸骤起,从黑色旋涡里一下子就窜出了十条三头怪蟒,朝着四周的人就扑了过去。

    这些怪蟒可不分什么倭岛人还是东南亚人,身形一曲一弹,就狂噬而来,呜呜的怪风大作,刺鼻的血腥弥漫全场。只是眨眼的功夫,离雕像最近的七八人,已被怪蟒缠住,刹那间就骨碎身死,一命乌乎。

    “八格,老畜生!”

    江畔篱秋气得哇哇怪叫,那里还敢迟疑,手中拘魂修罗网,猛地向雕像基座抛去,刹那网住了那个黑色的旋涡。

    嗤嗤嗤!

    旋涡里怪蟒还在不断地窜出来。不过,被兜在外面的拘魂修罗网网个正中。后面游出来的数条巨蟒,顿时被网在了网里。

    怪蟒怒嘶,曲扭摆舞着,想竭力挣脱。但是,这拘魂修罗网乃是上品的法器,而且具有拘魂的作用。纵是这些元古的异蛇无比的凶悍,却也无法逃脱。

    渐渐的,那几条怪蟒,身体瘫软了下去,身上的血肉也迅速溶化为血湖湖,被拘魂修罗网吸收,转眼间便化为了一堆白骨。

    场中,无论是得普的人,还是伊腾魁浩所带的手下,此刻也顾不得再相互射击了,一至枪口转向了那已窜出来的十多条怪蟒。

    枪声大作,血肉横飞,怪蟒虽然皮糙肉厚,身上的鳞片更是无比的坚硬。但是,面对现代化的火力武器,以及强悍的术法攻击,却也只有被宰的份。

    只是眨眼的功夫,所有窜出来的怪蟒,全身就变成了筛子,千疮百孔,惨死在当场。

    并没有结束!

    雕像象是能感应到什么,陡地再次血芒暴盛,在基座的其他方向,猛然又是现出了三个黑色的旋涡。

    刹那,空间剧震,黑光怒闪,一条条三头怪蟒,从其他的三个黑色旋涡里,狂窜而出。场中又是一下子多了数十条怪蟒。

    “啊!”

    惨号迭起,凄呼连天,纵然是众人早有防犯,但如此恐怖数量的怪蟒窜出,许多人仍是刹那遭了殃。

    得普这边有五名弟子被怪蟒缠死,江畔篱秋那边更是悲惨,十多名武装人员,成了蛇吻下的点心。

    一时间,场中暴乱之极,人人惊恐,个个害怕。

    这回,得普和阿布格以及伊腾魁浩,也不得不出手,竭力阻挡旋涡里窜出来的怪蟒。

    三人各自祭起了自己的法器,封锁住了其他三个黑色旋涡,以防怪蟒出来伤人。

    其他人自然也顾不得伤敌了,一时全部枪口转向,先把场中的怪蟒消灭再说。

    场中出现了一幕哭笑不得的情形,刚才还拼死拼活的双方,此刻却是联起手来,共同击杀起了窜出来的怪蟒。

    到了现在,双方的伤亡其实已是很大,得普这边,除了他和师弟阿布格外,就只剩下了三名弟子,而且个个身上带伤。

    江畔篱秋和伊腾魁浩那边也好不到那儿去,原本近六十人的队伍,几乎伤亡过半,只剩下了十多名武装人员以及十多名他们的弟子。

    不过,死了这么多人,一幕让他们无比震惊的情形,却发生了。

    那些被怪蟒咬死的尸体,汩汩的鲜血横流,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条血河,缓缓地向雕像汇去。

    当鲜血涓涓地流到雕像的基座上,下面仿佛是一块海绵,竟然全部被吸了个干干净净。

    下一刻,整座雕像猛然轰隆隆地震动起来,原本基座上出现的那四个黑色旋涡,刹那消失。笼罩这里的血煞雾气,也一下子烟肖云散。

    误打误撞,这么多人死后所流的鲜血,正好符合了这里阵势的破解之法:九命血魄的献祭,好死不活地打开了最后一道关卡。

    轰!

    空间一震,一圈奇异的波纹振荡开来,在不远处的黑暗中,突然多了一道血色的门户。

    “神殿通道,神殿通道打开了。”

    江畔篱秋,伊腾魁浩以及得普师兄弟,尽皆浑身剧震,脸上刹那露出了极度兴奋之色。

    不错,突然开启的那道门户,正是通往神殿的通道。透过那敞开的血色大门,可以看到,远处矗立着一座金壁辉煌的宫殿,汉白玉的台阶,金光灿灿的巨柱,在血雾的掩映下,充满了一种神秘的气息。

    与此同时,一股澎湃的威压,也如同是潮水一样汹涌而来,让每个人都有种心胸窒堵的感觉。

    神殿的通道竟然莫名其妙地开启了,这让江畔篱秋等人惊喜若狂。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们陡然意识到了什么,四名强者的目光,猛地望向了对方。

    此时,情形无比的微妙,虽然倭岛人比得普他们多了不少人。但是,有得普和阿布格这两位强者在,江畔篱秋和伊腾魁浩却是丝毫不敢大意。

    要是他们两人离开,只怕手下人会被对方砍瓜切菜一样给消灭。

    更何况,进入神殿通道的这一条路,根本没有什么掩体,两人若是敢不顾一切走向里面,只怕立刻会成为得普这边的枪靶子。

    就算两人最自大,也不敢让得普这边的人当靶子来打,那可就是自寻死路。

    所以,江畔篱秋和伊腾魁浩一时僵在了当场,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们把张横交出来,我们还好商量,否则,今天谁也别想进神殿。”

    得普的声音响起,满脸的怨毒。

    “张横?”

    江畔篱秋和伊腾魁浩互望一眼,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们一时还真被得普的话说得有些糊涂了。

    “姓张的,你别当缩头乌龟,有种的你出来。”

    阿布格也凄厉地叫喊起来。

    他此刻已感应不到张横的气息,心中是更加的暴怒。他还以为张横是趁着双方激斗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姓张的,张横?”

    伊腾魁浩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不禁身形一震,脸色也变得难看之极:“你们说的张横,是不是华夏人?是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小伙子?”

    “怎么?张横那小子把我们引到这里,我们才遭到你们的伏击,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回却是轮到得普和阿布格诧异了,伊腾魁浩的话,感觉上很出格。

    一直以来,得普还以为伊腾魁浩他们就是张横的帮手,是事先埋伏在这里,伏击他们的敌人。

    那知,现在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对张横并不是很了解,这样的情形,如何不让得普和阿布格出乎意料。

    “啊呀,误会了,误会了,我们中了那个叫张横之人的计了。”

    伊腾魁浩和江畔篱秋脸色大变,他们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中计?”

    得普和阿布格还有些半信半疑。

    伊腾魁浩叽哩呱啦地解释了一大通,见得普和阿布格仍是满脸的狐疑,他猛地似是回过了神来,一拍脑袋道:“两位,你们也应该看出来了,我们是倭岛人。我们倭岛玄门与华夏玄门向来是水火不容。所以,两位你们想想,我们如何会与华夏的玄门合作?”

    说到这里,伊腾魁浩脸上露出了一抹阴厉的神色:“更何况,我们这次是来华夏取宝,岂能让华夏玄门知道,否则,我们那里能在这里?”

    “哦!”

    得普和阿布格互望一眼,已是有些相信伊腾的话了。

    他们自然清楚华夏玄门的排外性,别说是倭岛的玄门,就算是他们两人,如果不是有曹宇这把保护伞,也是不敢轻易在华夏撒野。

    当年得普可是吃过大亏,被华夏玄门追了个屁滚尿流,如果不是曹家出手相帮,数十年前他就得埋骨在华夏这片土地上。

    “朋友,我们是被人利用了。”

    伊腾魁浩语气中充满了悲愤:“不过,那个叫张横的家伙,他引我们火拼,现在肯定是躲在暗处。甚至有可能抢先进神殿了。所以,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合作。只有我们双方合作,才能对付那狡猾的小子。至于神殿里的东西,我们就各凭本事。”

    伊腾魁浩与得普讲起了条件。如果不打破现在的僵局,他们根本无法进神殿。所以,就想到了与对方合作。

    “好个姓张的。”

    得普和阿布格咬牙切齿。不过,听着伊腾魁浩的话,两人也是心动不以。

    现在的状况,对方的势力比他们强。如果他们不答应,只有硬拼的份。到时,那是真正的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得普不愿看到的。

    更何况,他和阿布格,也是垂涎神殿里的东西,如果有机会,自然也是想分得一份。

    一念及此,双方已是一拍即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