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六翅金蝉
    倭岛人与得普他们,虽然各怀鬼胎。但是,此刻形势所迫,却不得不联起手来。

    虽然得普他们现在人少,但是,伊腾和江畔,也不敢轻易反悔。

    要知道,修为达到了象得普和阿布格这样的强者,自然是每个人都有保命的手段。一旦真正受到生命的威胁,如果想要拼命,那绝对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在如今的情况下,伊腾和江畔可不敢让这样的事发生。

    当下,双方人马汇合在一起,得普和伊腾魁浩两人,各自在这片区域中,布下了一个风水阵,并留下了五名武装人员,以防止张横他们会从后面追来。

    其他人一起向那条通道走去。

    走出通道,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广场出现在众人眼前。

    广场并不大,也就上千平米,与一个雕像区所在的地方差不多。不过,这里一马平川,没有任何的雕像或装饰,汉白玉的地面,一直延伸向前方。

    广场的尽头,就是一座宏伟的宫殿。在宫殿前,有一条护城河,上面有一座汉白玉砌就的桥梁,可以通往宫殿的台阶。

    得普和伊腾他们,迅速穿过广场,来到了桥边,一路行来,再也没有遇到任何诡异的阵势,这让他们心中都松了口气。

    在桥的两岸,又留下了十名武装人员守候,筑起了一道防线,其他人这才浩浩荡荡向宫殿走去。

    宫殿笼罩在一片若有若无的血煞里,抬头望去,可以看到上方宫殿的大门。

    宫门紧闭着,上方有一块金色的匾额,字体仍是先前那种怪异的神文。虽然大家并不认识,但从当时邱教授翻译的文字中,猜也能猜出来,上面应该是九阴神殿这四个字。

    当众人踏上汉白玉台阶,终于走到宫殿前时,所有人尽皆一震,他们看到了一幕无比奇异的景象。

    再说张横这边,有了众人的献血,张横也没了什么顾忌,迅速在那八十根汉白玉柱上划起符来。

    当然,他也不能让众人因献血而气血亏损,所以,张横拿出了疗伤的圣药,以及补充元气的药液,让樊元江他们给每一个献血之人,治疗伤口和补充元气。

    当最后一个血符,刻划在雕像上的时候,整座雕像顿时轰隆隆地震动起来。下一刻,前方也出现了一道门户,张横他们,终于也通过了最后一道关卡。

    “九阴神殿,那里就是九阴神殿!”

    邱明亮浑身剧震,神情刹那变得激动无比。

    他这半年来,被倭岛人劫持,一直在他们的强迫下,翻译有关九阴神殿的资料。

    此刻,亲眼看到了这传说中的古迹,邱明亮的心情确实是悲喜交加。

    “不好,倭岛人比我们先到一步。”

    张横眼眸陡地一凝,脸色变得难看无比:“而且,得普好象与他们走在一起了。”

    透过这条通道,张横看到了远处宫殿上隐约的人影,而且,隐隐的好象还看到了得普以及阿布格就在其中。

    这让张横心头一凛,陡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得普和倭岛人联手了。

    这是张横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虽然,他心中也已预料到,当得普和倭岛人拼到一定的时候,肯定会意识到双方的拼斗是莫名其妙。甚至最后会发觉,是被人利用了。

    到时,双方会罢战,甚至会因为自己这个共同的敌人而联手。

    但是,此刻看到果然成了事实,还是让张横心中无比的震动。

    咔嚓嚓!

    这个时候,后面的王永增以及冷云山等人,也发现了宫殿那边的人影,顿时一个个脸色微变,手中的武器更是直接对准了那边。

    刹那,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目光死死地瞪着那座宫殿,人人神情凝重。

    王永增和冷云山带来的队伍,不愧是精英中的精英,一会儿便已裂成了阵势,三人一组,相互掩护,朝着通道外走去。

    幸好,外面广场上并无埋伏,一众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通道。

    此时此刻,得普和伊腾魁浩他们仍站在宫殿门口,一个个神情震惊无比。他们确实是被宫殿前看到的情形给震憾了。

    宫殿的大门上,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但是,这些金光,并不是宫殿的大门散发出来的,而是上面挂缀着无数金色的虫茧。每一只虫茧,都有成人的大拇指大小,里面似是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不仅如此,缭绕在空中的血煞,随着虫茧的蠕动,曲扭摆舞,正丝丝地渗入其中。似乎这些虫茧,正在吸收四周的血煞。

    这一幕情形,很是诡异,江畔篱秋以及伊腾魁浩等人,一个个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神情很是震动。

    这样的虫茧,确实是他们从所未见。一时间,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办。若是要打开宫门,必然要惊动这些虫茧。

    然而,面对如此怪异而从所未见的虫茧,他们却也不敢轻易惊动它们。

    “难道,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绝阴金蟾?”

    得普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在这些人中,只有他是操控降瘟的高手,对于各种异虫,最有发言权。

    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到这些虫茧里的虫卵,得普的心中无比的震动。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这些虫茧内,散发出了一股极度阴森的气息。而且,有一种奇异的波动,竟然让他体内的本命降虫蠢蠢欲动。

    这让他猛地意识到了,这些金色的虫茧,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绝阴金蝉。

    心中想着,他那里还会迟疑,伸手就摘取了一枚金色的虫茧。

    卟!

    手指刚触及虫茧,一声异响响起,虫茧竟然直接就破茧而出。一只有拇指大小的金色虫蛹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是什么?”

    伊腾魁浩和江畔篱秋眼眸陡地一凝,下意识地问道。

    “果然是绝阴金蝉,而且还是品质最佳的六翅金蝉。”

    得普却是身形剧震,枯瘦的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手里的虫蛹,象平常人们所见的蝉。但是,它却是通体金色,仿佛是镀了一层金。

    此刻,它仍是蝉蜕,但在破茧的那一刻,已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急剧变化。

    只见,它的腹部长出了几对带着钩刺的长脚,而背上,原本软绵绵的嫩翅,迅速成长,转眼间已化为了六对金色的,却薄如轻纱的翅膀。

    再来看它的眼眸,一对血红色的复眼,闪烁起了妖异的光芒。纵然是得普等人修为尽皆达到了三品,仍是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炫晕,仿佛出现了某种幻觉。

    “师兄,恭喜你!”

    阿布格的声音响起,脸上满是难以掩饰的惊喜。

    他也终于认出来了,眼前的这些虫茧,就是他们师门秘藉中记载的绝阴金蝉。

    这可是他们师门千百年里,无数代门人一直在寻找,却始终无法找到的元古异虫,对于得普来说,那无疑就是得到了至宝。

    要知道,绝阴金蝉,是炼制本命邪瘟的最佳降瘟,一旦能把它溶入本命降瘟中,只怕得普的实力,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因此,能得到一只绝阴金蝉,已是造化,更何况,此处竟然有这么多数量。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得普师兄弟惊喜若狂?

    正是时,突然下面枪声大作,一阵阵的叫骂声也陡地传来:“敌袭,敌袭!”

    “什么?”

    得普等人身形剧震,连忙转头向下望去。

    然而,一望之下,一众人尽皆脸色骤变。

    “不好,是华夏的军人和警察,难道我们的行动被华夏军方发现了吗?”

    伊腾魁浩和江畔篱秋浑身一震,神情刹那惊怒交加。

    他们这次行动,实行的无比秘密,无论是劫持邱教授,强迫他为他们破译那怪异的文字。还是偷偷挖掘暗道,进入这里,都是无比的小心和隐敝。自以为是做的人不知鬼不觉。

    虽然,先前看到张横和得普他们进来,也是无比的震惊。

    但是,刚才与得普他们合作后,一路走来,也已了解了得普以及张横等来到此处的原因。知道这只是个意外。

    但是,现在竟然看到一大群警察和军人组成的队伍,正向这边进攻,如何不让他们心中骇然?

    张横他们此刻已来到了广场。只是,刚走出通道,他们立刻被守在桥边的那十名武装人员给发现了,并马上朝着这边开了火。

    王永增和冷云山所带的队伍,那里会客气,立刻举枪还击。刹那间,广场上枪弹如雨,惊心动魄。

    “那小子果然来了!”

    得普和阿布格眼眸暴缩,脸上刹那浮起了怨毒的神色。他们在人群中,终于看到了张横。

    “不好,快进神殿,不然,让华夏军人冲过来,就来不及了。”

    这边,伊腾魁浩和江畔篱秋互望一眼,猛地咬了咬牙,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狰狞。

    两人那里还会犹豫,陡地双掌齐出,就狠狠地拍向了宫殿的大门。

    现在,他们根本管不了宫门上的这些虫茧是什么,只想快点打开宫门,把他们要寻找的东西找到,然后撤出这里。

    “啊,不要!”

    得普和阿布格大惊,不禁怒声嘶吼。

    可是,伊腾和江畔两人,那里还会听他们,四只手掌轰然击在了宫门上。

    轰隆隆!

    金光暴耀,宫门上的无数虫茧被击得血肉模糊,噼噼叭叭地掉落了一地。

    下一刻,一幕无比恐怖的情形,却是陡然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