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1章 十死无生
    轰隆隆!

    伊腾和江畔全力一击,力量何等巨大,那扇宫殿的大门,顿时被一击撞了开来。

    原本悬挂在宫殿门上的那些虫茧,在他们巨大震动力作用下,大部分被震成了肉浆,摔落地上。

    不过,仍是有不少的虫茧完好无损,却在这一刻陡然金光大作,蜇伏在囊中的六翅金蝉,一只只破茧而出,刹那迎风化形。

    嗡嗡嗡!

    上百只六翅金蝉缭绕旋舞,朝着伊腾以及江畔和得普等人狂扑而至。

    这些悬挂在宫殿大门上的金蝉虫茧,正是守护这宫殿的异虫,本来,要开启九阴神殿的大门,是需要有特殊的方法。

    但是,伊腾和江畔因为看到华夏军人以及警察的出现,心知事情败露,已是狗急跳墙,那里还有功夫来研究开启殿门之法,直接就用暴力震开了大门。

    此刻,却是遭到了守护神殿的六翅金蝉的攻击。

    并没有结束!

    嗡嗡嗡!

    突然,上空嗡声如沸,就象是百十架直升机陡然飞临上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异响。

    伊腾和江畔以及得普等人大骇,下意识地抬头望去,顿时个个脸现骇然。

    此时此刻,原本悬挂在上方岩壁上的那些虫茧,不知怎么的,竟然也全部闪烁起了耀眼的蓝光。

    亿万只蓝色的虫茧,散发的幽幽蓝光,汇聚在一起,如同是蓝色的海浪,一波急于一波,一浪高过一浪,正向前面黑暗处迅速漫延。

    卟卟卟异响不断,蓝色虫茧里的虫蛹,开始一只只破茧,露出了里面的成虫。

    “四翅翠蝉,是四翅翠蝉!”

    得普和阿布格惊呼,惊恐之极。

    上方岩壁上破茧而出的虫蛹,与宫殿大门上的虫蛹一样,全是金蝉的虫卵。只不过,它们全身是碧绿的翡翠色,身上的翅膀也只有四对。

    得普和阿布格立刻认了出来,这是金蝉中的另一种品种,四翅翠蝉。

    如果说六翅金蝉是绝阴金蝉中的王,那么,四翅翠蝉就是绝阴金蝉中的兵将。眼见数以亿万计的四翅翠蝉破茧而出,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得普和阿布格心中惊骇。

    他们可是最清楚绝阴金蝉的恐怖,每一只绝阴金蝉,都是具有攻击神魂的奇异力量。而且,绝阴金蝉最可怕的地方是:它们是以人或动物的脑髓为食。要是被这些东西给叮上,只怕脑袋瓜子里的脑浆,就得成为它们的点心。

    嗡嗡嗡!

    异响大作,震耳欲聋,先行破茧的翠蝉,刹那间化形完成,扑天盖地地向着下面的伊腾和得普等人扑了过来。

    顿时,蓝光暴逸,空间振荡,整个上方一片幽蓝,仿佛已成为了蓝色的海洋。

    突突突!

    枪声骤然响起,伊腾和得普的弟子们,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立刻举起手中的微冲,朝着天空疯狂地扫射。

    噼噼叭叭,噼噼叭叭!

    枪弹如雨,污血狂溅,被子弹射中的翠蝉,象是下饺子一样,直往下落。

    但是,翠蝉的数量实在是太恐怖了,纵然伊腾和得普的弟子,人数加起来近二十个,微冲组成的火力网也是密集之极。但是,与上空数以亿万计的翠蝉相比,仍是完全不够看。

    只是眨眼的功夫,无数的翠蝉已扑到了一众人面前,如同是苍蝇一样,就飞扑到了他们的身上。

    “啊!”

    突然,一阵阵凄厉的惨号响彻,被翠蝉叮上的那些人,顿时凄厉地悲呼起来,手脚抽搐,抱头狂吼,手里的微冲,自然早就丢到了地上。

    然而,这些人的挣扎,只是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紧接着,便是抽搐着瘫软在地,不一会儿便失去了生命。

    再看这些死去的人,双眼圆瞪,整张脸扭曲变形,神情恐怖之极。

    每一个被翠蝉叮过的人,脑袋上都流出了红白相间的浆汁,这不是他们的脑髓又是什么?

    他们的脑汁已被翠蝉在转眼间吸干了,死状极惨。

    “走,快走!”

    伊腾魁浩和江畔篱秋大骇,他们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过来,硬撞宫殿的大门,那是闯了大祸。

    不过,此刻后悔也来不及,他们那敢迟疑,全身骤然黑光暴耀,刹那以强悍的力量护住了全身,向着宫殿里狂冲而去,那里还管得了四周凄呼惨号的一众弟子。

    得普和阿布格也是如此,现在是逃命要紧,什么师徒之情,全是放屁。两人身周猛地包裹住了一团血煞,没命似地冲入了殿中。

    当他们冲入殿内,门口已是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一地的尸体,跟随他们来的所有弟子,全部成了漫天飞舞的翠蝉点心。

    不过,这些翠蝉只在殿门口飞舞盘旋,并没有一只敢飞入殿里,仿佛神殿内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让它们无比的畏惧,丝毫不敢越雷池半步。

    但是,那些幸存的六翅金蝉,显然品级比它们高多了,并无这些顾忌,一阵金光闪耀,立刻追着伊腾和得普等人,飞入了宫殿中。

    “操,这是些什么玩意?”

    宫殿外的广场上,此时此刻也是惊恐一片。

    当张横等人,突然发现头顶岩壁上的幽蓝虫茧,陡地有了异动,也是个个大惊。

    然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亿万只虫茧破茧而出,化形成一只只碧绿的翠蝉,狂飞怒舞,更是把所有人给震憾了。

    “大家小心,这是绝阴金蝉中的四翅翠蝉。”

    张横猛然醒悟了过来,他立刻认出了这些怪异的翠蝉是什么,正是当日在九黎族古藉中看到的绝阴金蝉。张横心头大凛,不由惊呼,声音中都有些颤抖:“快,全部向我靠笼,快。”

    看到如此恐怖数量的绝阴四翅翠蝉,张横是真的被震骇了。他心中明白,别说是诡异的翠蝉,就算眼前只是苍蝇,这么多数量,也能把人给叮死。

    心中大骇,张横那里还会迟疑,陡然大喝,手指轰然一指。

    刹那,金光暴耀,焰芒乍起,紧接着一团黑气汹涌沸腾。这一刻,张横是真的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不但祭起了镇海印和火狐内丹,更是把摄魂珠和十二巫祖幡在四周布成了昏天黑地风水阵。

    嗡嗡嗡!

    一圈奇异的波纹猛地振荡开来,把四周的所有人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王永增以及冷云山和柳犁月等人,在看到上空出现如此恐怖数量的异虫时,也是惊骇之极。众人顿时举枪反击,疯狂地扫射这些怪虫。

    但是,他们射击的结果无疑就是在给翠蝉搔痒痒,根本无法阻止它们的扑击。

    眼看情况无法控制,突然听到了张横的叫喊,大家毫不犹豫地就向他所在的地方汇集,总算全部及时汇聚在了一起,被张横的保护圈护在了其中。

    保护圈刚刚形成,一大波翠蝉已从上空疯狂地扑来。刹那,噼噼叭叭响成一片,翠蝉撞到保护圈,立刻有许多被火狐内丹燃起的火焰烧成了焦碳,纷纷扬扬地摔落地来。

    张横的脸色煞白,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虽然暂时挡住了这一波翠蝉的攻击,但是,以现在场中如此恐怖数量的翠蝉,自己能坚持多久?

    场中混乱一片,凄呼惨号声从远处和背后传来。

    原本在桥头伏击的那些倭岛人,现在也同样遭到了翠蝉的攻击。只是在眨眼的功夫,立刻一个个悲惨地成为了翠蝉的点心。

    不仅是他们,守候在通道中的五名倭岛人,他们在看到张横等人出现在广场上后,本想来个前后包超,突然袭击。那知,他们刚刚溜出通道,还没来得及在背后发动突袭。就被空中扑天盖地疯狂扑来的翠蝉群给扑倒,瞬息间成了冤死鬼。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张横额头上的汗滚滚而下,一**的翠蝉前扑后续,根本不知死为何物,却是把张横弄得焦头烂额。

    而且,他一人祭起四件法器,巫力真元的消耗,也到了极致。他如今已是拼命在强撑。

    张横不敢想象,一旦自己的保护圈被破,会是个怎么样的结果?也许不用脑袋瓜子去想,就算是用脚趾头去思考,也能清楚后果:那就是在场的所有人,会毫无例外地都会惨遭虫噬,最终都将悲哀地死去。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如何才能在这么多可怕的翠蝉包围圈里求生?

    保护圈里的所有人,此刻也是个个惊骇莫名。就算是傻瓜,也看出了此时情况的危急。

    一众刑警和警备队的军人,在王永增和冷云山的带领下,拼命地举枪扫射。但是,杯水车薪,他们的反击,就象是在翠蝉形成的碧海中溅起了几朵浪花。

    漫天的翠蝉,杀之不尽,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甚至后来,许多战士向空中狂掷手雷,轰隆隆的爆炸声,也仅仅只是炸出一片血肉模糊的翠蝉尸体,却也完全无法改变状况。

    张横等一众人,已陷入了十死无生的危机中。

    宫殿里,此刻情形却也混乱之极。

    追着伊腾和得普四人飞入殿中的六翅金蝉,数量也有百多只。这些六翅金蝉凌空飞舞,一圈圈金色的波纹刹那弥漫全场,朝着伊腾和得普四人当头罩落。

    做为绝阴金蝉中的王,每一只都有奇异的能力。此刻,百多只联手,威力之恐怖,绝对不可小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