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2章 怪胎
    嗡嗡嗡!

    空间振荡,金光暴逸,百多只六翅金蝉,散发出的金色波纹,刹那形成了一个金色的旋涡,笼罩整个神殿。

    “不好,震魂波!”

    得普大骇,全身暗芒狂闪,手中金铃一抛,立刻悬浮到了头顶,刹那化为了丈许方圆,把自己罩在了里面。

    阿布格以及伊腾和江畔篱秋三人也是如此,各自拿出了法器,护住了头顶。

    六翅金蝉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它们散发的振荡波,具有震魂的作用,一不小心,就会被神魂震出神窍,到时就会成为它们的食物。

    几人的修为确实是强悍,有法器护身,百多只六翅金蝉一时也奈何不了他们。

    直到这时,几人才有功夫打量神殿里的情况。

    整个神殿很空旷,有数千平米的空间。地面是汉白玉的地砖,光可鉴人。四周有八根几人合抱的柱子,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着一条蛇形怪蟒,看起来怪异之极。

    再往前看,神殿的中央,有一座高大的汉白玉祭台,方圆足足有十几丈,祭台上,供奉着一尊人身蛇头的雕像。

    雕像高达数丈,下面的人身金盔金甲,奕奕生光。而它上面的蛇头,赫然就是一只独眼的烛九阴。

    从下面望去,烛九阴的独眼如同是一轮圆月,闪烁着幽幽的寒光,整座雕像就如同是降世的邪神,邪气森森,让人忍不住有种心战胆寒,不寒而栗的感觉。

    烛九阴昂首而立,一手高举,手中握着一只鼓锤,在它的面前,放着一只方圆有米许的血色大鼓,它就象是正要擂响面前的大鼓一样,形象惟妙惟肖。

    “九阴神鼓,九阴神鼓果然在这里!”

    伊腾和江畔两人浑身巨震,脸色刹那变得振奋无比。两人那里还会犹豫,也顾不得什么金蝉不金蝉了,身形一闪,向着上面的祭台狂冲而去。

    “九阴神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元古十大圣器之一的九阴神鼓?”

    阿布格也是身形剧颤,眼眸中猛地暴射出了炽烈的光芒。

    传说中的九阴神鼓,据说可以通阴阳,震地府,更能号令阴魂,是元古十大圣器中,一件非常奇特的神器。

    阿布格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九阴神鼓,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老夫的。”

    阿布格一声厉啸,那里还会犹豫,手中骷髅法器血光暴逸,骷髅那空洞的眼眶里,猛地射出了两道血色的闪电,朝着飞扑向祭台的伊腾和江畔直击而去。

    同一时间,阿布格大叫:“师兄助我!”

    然而,叫了一声,得普却是丝毫没有反应。阿布格不禁一呆,转头一望,神情顿时变得震惊无比。

    此时此刻的得普,形象确实是有些诡绝。只见,他的额头上,竟然停着一只六翅金蝉,似乎正在吸食它的脑浆。六翅金蝉那尖尖的口器,已深深地扎入了得普的眉心。

    随着六翅金蝉身形的震动,得普整个人都在微微的抽搐,脸上更是露出了极其痛苦之色。

    “啊,师兄!”

    阿布格大骇,还以为得普是着了六翅金蝉的道,被它给叮上了。

    但是,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正吸食得普的那只六翅金蝉,猛地振翅飞起,绕着得普狂旋怒舞。而原本处于极度痛苦中的得普,也猛地露出了一抹狂喜的笑意:“哈哈哈,老夫成功了,哈哈哈!”

    得普狂笑,状若疯狂。

    “师兄!”

    阿布格身形一震,续尔,脸上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恭喜师兄,得到一只六翅金蝉。”

    阿布格终于明白了过来,刚才那只叮在师兄额头的六翅金蝉,并不是在伤害得普,而是被得普用秘法驯服了。

    他自然没忘了,刚才在进入宫殿大门的时候,得普抓了一只虫茧,从里面破茧而出一只六翅金蝉。想必是师兄一直在用秘法收服它。

    果然,得普笑罢,陡地手指一指。

    嗡!

    那只六翅金蝉,刹那一个飞旋,已停到了掌心中,乖巧的就象是家养的宠物一样。

    “倭岛老儿,九阴神鼓是老夫的。”

    得普猛地抬起头来,阴厉的眼眸里闪起了一抹狰狞:“去死!”

    他自然也是看到了,上方祭台上的那只大鼓。只是,他刚才忙于收服六翅金蝉,根本没时间顾及四周的一切。

    此刻,金蝉被他驯服,得普实力大增,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朝伊腾和江畔发出了攻击。

    四人的合作,原本就是各怀鬼胎,毫无诚意,是真正的形势所迫。现在,眼见元古十大圣器之一的九阴神鼓现世,那里还会客气,立刻翻脸,直欲把对方置于死地。

    嗡!

    得普手一扬,掌心的六翅金蝉振翅飞起,立刻化为了一道金光,朝着祭台电射而去。

    并没有结束!

    六翅金蝉腾空,它的身形却是迎风而涨,急剧地变化起来。

    只是瞬息的功夫,六翅金蝉已膨胀到了尺许方圆,它的脑袋,竟然化为了一张婴儿的脸,只是这婴儿的脸部轮廓,竟然与得普非常的相似,仿佛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当然,这个婴儿也不是普通的婴儿,它的嘴里,长满了森森的獠牙,一对眼眸,更是艳红如血,闪烁着阴毒的光芒。

    再看它的背部,却长出了六对金色的蝉翅,六翅一振,快如闪电,情形实在是诡异之极。

    这突然化为婴儿状的怪物,正是得普的本命降瘟与六翅金蝉的溶合体。

    在他所在的师门秘藉中,有一项秘法,被称为不死蝉婴,乃是邪降中最高的降头术。

    只是,千百年来,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得到六翅金蝉。所以,邪降一派,从来没有人修练成这一秘法。

    得普却是在今天机缘巧合下,练成了这项不死蝉婴的邪降术。

    刚才,那只六翅金蝉叮在得普额头上,正是在吸取他的本命降瘟,并与它溶合。现在,终于现出了溶合后的本体。

    “老匹夫!无耻!”

    伊腾和江畔正狂扑向祭台,陡然感觉背后异啸乍起,两人心头一惊,这才猛地意识到,殿里还有两大高手。

    微一偏头,立刻看到阿布格的骷髅法器发出的攻击。

    伊腾和江畔大怒,但他们却也不敢轻撩阿布格的攻击,伊腾猛然怒喝,双手一挥,一只鬼爪轰然怒舞,迎向了那两道血光。

    江畔却是身形不变,直扑祭台上的大鼓。

    伊腾和江畔也是同一门派的师兄弟,两人在一起多年,早就熟悉对方的一切。此刻更是配合无间,一人阻敌,一人就直取神鼓。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目的,不惜一切代价,取得九阴神鼓,那么,他们多年谋划的目的就成功了。一旦神鼓在手,更是能掌控局面。到时,纵然是得普和阿布格最厉害,也只怕只有授死的份。

    身如鬼魅,江畔速度达到了极致。眼看他就要扑到祭台上,收取那只大鼓。

    就在这个时候,空中异啸骤锐,一股极度阴森,极度暴虐的杀气,轰然涌来,直透江畔的背心。

    “不好!”

    江畔篱秋的身形剧震,多年的对敌经验,让他猛然警觉,他感受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

    微一偏头,江畔篱秋更是大骇,脸色也刹那变得惊恐无比:“这是什么?”

    不错,空中,一道金光正向他电闪而来。金光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全身粉嫩皮肤,背上却长着六对金色蝉翅,看起来只有满月大小的怪婴,正向他狂扑而至。

    怪婴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仿如离弦怒箭,又似破空闪电,瞬息间已扑到了江畔篱秋的背后。它伸出了两只粉嫩的小手,但是,小手上那白森森的指甲,却有寸许长短,如同是十柄匕首,携着森森寒意,朝着江畔背心插来。

    “八格!”

    江畔骇然惊魂,那里还来得及去收取近在咫尺的大鼓,猛然一声怒喝,双手成掌,向怪婴当胸击去。

    嗤啦!

    血光暴逸,异啸乍起,那只怪婴间不容发之际,以一种绝无可能的姿式,在空中陡然一个转折,刹那就避开了江畔篱秋的猛击。

    与此同时,它的一双小手,已狠狠地抓在了江畔篱秋的背上。

    “啊!”

    江畔一声惨号,整个人顿时直飞了出去,身在半空,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

    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以他达到三品顶峰的力量,竟然挡不住眼前这个怪婴的一招。双方在接触的刹那,江畔篱秋便受创。

    “江畔君!”

    伊腾魁浩大骇,整个人都轰然剧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怪婴飞射而来的时候,伊腾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挡,甚至连提醒江畔一声的叫喊都没能叫出来。

    等他终于发出示警的惊呼,那边的江畔篱秋,已是遭到了怪婴的痛击,喷血飞了出去。

    伊腾魁浩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他是最了解江畔篱秋,那可是比他修为还高一筹的强者。

    现在,连江畔篱秋都不是这头怪婴一招之敌,那么,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哈哈哈!”

    神殿中响起了得普疯狂而得意的笑声,他也是没有想到,溶合了金蝉的本命降瘟,竟然恐怖如斯。这几乎已是隐隐有突破到四品的力量。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

    神殿内异变骤生,而此时此刻,在外面广场上的张横他们,已是陷入了生死的挣扎中。

    嗡嗡嗡的翠蝉如潮汹涌,扑天盖地地向着下面狂扑猛冲。枪声,爆炸声不绝于耳,震耳欲聋。但是,张横撑起的那个保护圈,已振荡摇晃,他额头上青筋根根暴起,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脸色煞白无比。

    张横已到了强弩之末,他的心中在狂呼:“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成为这些飞虫的点心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