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御灵
    “飞虫?”

    想到飞虫这两个字,张横浑身剧震,脑海中也陡地闪过了一道灵光,他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啊呀,哥们怎么忘了这事儿了。”

    “纯玉小姐,快来助我。”

    张横突然朝着邱纯玉大叫。

    “张少!我?”

    此时此刻,邱纯玉正扶着父亲,满脸的急切。她自然也看出来了,张横已是在拼命支撑。一旦他的保护圈被破,只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惨死在这些怪虫口中。

    正心中又惊又急,突然听到张横让她帮忙,邱纯玉一时却是愣住了。在场这么多人,就她是最弱的一个,别说是帮张横的忙,就算是让她面对一只翠蝉,只怕也只有被虐的份。

    不仅是她,旁边所有人也是一震,不知道张横要邱纯玉帮的是什么忙?

    “纯玉小姐!快帮我破译这卷羊皮卷。”

    张横马上反应了过来,也来不及解释,立刻手一挥,掏出了一卷羊皮卷,抛向了邱纯玉。

    “羊皮卷?”

    邱纯玉又是一怔,但她却也不敢迟疑,连忙仔细察看了起来。

    不过,当看到羊皮卷上的字体,她猛然醒悟:这竟然是一本用神文镌刻的古卷。

    邱纯玉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连忙翻开了书页。

    羊皮卷里如同天书一样的神文,在她眼里,自然不是问题。她立刻读出了第一页上的内容。那是一篇目录,记载着羊皮卷内各部分的条目。

    当她读到第二篇御灵秘诀时,张横脸现狂喜:“纯玉小姐,就是这一篇,马上破译御灵秘诀。”

    “好!”

    邱纯玉点头,立刻翻到了第二篇所在的页面,一字一句地读了起来:“万物有灵,纵是飞虫髅蚁,神魂所在,便可感应……”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细细地听着邱纯玉的,但大家的脸上却都浮起了迷糊之色。感觉上,听着她所读的内容,就如同是云里雾里,一个词:莫名其妙。

    但是,张横的神情却是急剧地变化,眼眸中也闪烁起了奇异的光芒:“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陡地,张横手一翻,掌心中已多了一只奇异的短笛。笛身是不知名的动物骨骸所制成,通体白森森的,看起来很是诡异。

    笛子只有半尺长短,上面有几个小洞,无数似符似篆的图案,刻划其上,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张横微微沉吟,把短笛横在了嘴边,腮梆子一鼓,就竭力地吹了起来。

    然而,看他拼命吹奏的样子,所有人都是神情一阵古怪。因为,大家根本没有听到任何的笛声,甚至连丝毫的声响都没有发出。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时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张横怎么吹起了无声的笛子,他这是玩的什么把戏?

    “你们看,那些飞蝉,它们,它们……”

    正是时,邱纯玉陡然惊呼起来,俏脸上也露出了极度的兴奋之色。

    “什么?”

    众人尽皆一震,当顺着她的手指抬头望去,刹那间人人震动:“那些飞蝉停止攻击了,它们停止攻击了。”

    不错,因为刚才注意力被张横怪异的举动吸引,大家一时忘了外面的情况。此刻这才发现,原本正疯狂扑击的翠蝉,正在空中盘旋飞舞,在上方形成了汹涌起伏的碧色波浪。却再也没有一只向这边扑来。好象这些翠蝉,正在随着某种节奏在空中跳舞。

    刷!

    刹那的愣怔,所有人的目光猛地凝注到了张横的身上,大家总算反应了过来。空中那些翠蝉的怪异举动,显然与张横所吹的无声笛子有关。

    一时间,人人神情异样地望着张横,每个人的眼眸里,都露出了震惊,还有一抹难以掩饰的敬畏。

    神奇,太神奇了,张横竟然只凭一根短笛,无声地吹奏,就能让这些恐怖的翠蝉停止攻击。

    此时此刻,所有人望向张横的目光已完全不同了,仿佛在看一头洪荒的怪物。

    “真的成功了,真的成功了。”

    张横的心情也是激动之极,眼眸里闪烁着异彩:“哥们竟然具有了可以驾御各种灵虫的能力。”

    得到了邱纯玉的破译,张横终于掌握了羊皮卷中的御灵秘诀,也总算可以吹奏那根奇异的御灵笛。

    张横能够清晰地感应到,随着自己的吹奏,一圈圈奇异的波纹迅速振荡开来。

    刹那,空中的亿万翠蝉,立刻感应到了这股奇异的波动,随着这种波动的节奏,盘旋怒舞,仿佛在回应张横。

    不仅如此,随着波纹的不断扩展,张横的意识里,浮现出了一点点碧绿的光芒,如同是满天繁星,璀灿之极,炫丽之极。

    这点点的碧绿光芒,正是每一只翠蝉微弱的意识,它们此刻与张横的神魂产生了共鸣。

    嗡!

    心神一震,一幕奇异的影像出现在了张横心底。

    广阔的广场,宏伟的宫殿,张横象是飞舞在空中,正俯看着大地。

    这一幕影像,无比的诡异。但是,张横立刻明白了过来,这是自己与空中的翠蝉群发生共鸣后,它们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意识中反映了出来。

    “嗯,真是奇妙无比的感觉!”

    张横心中惊叹一声,意识却是刹那延展了开去。

    他自然没忘了,倭岛人以及得普他们已进入了那个神秘的九阴神殿。那么,他们现在会在神殿里干什么?

    更重要的是:九阴神殿里隐藏了什么秘密,以至于倭岛人要费尽心思,这么多年都在图谋进入此地。

    嗡!

    心神一震,意识中映出来的场景,刹那无限延伸,眨眼间便到了宫殿的门口。

    下一刻,张横浑身剧震,脸色陡地变得惊骇无比。他终于看到了宫殿里的情形,也被那里发生的事情给震憾了。

    “得普竟然弄出了这样的怪物,而且,看来力量好象已隐隐的有突破四品。”

    张横心头一凛,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他已看清了宫殿中,那只诡异的怪婴,更是看到了受伤的江畔篱秋以及正狂笑不以的得普。

    “哈哈哈,倭岛来的两个老儿,去死!”

    得普肆意地狂笑,冷冷地扫过全场,得色更浓。

    不死蝉婴出世,震摄全场,不仅一招重创江畔篱秋,更是把伊腾魁浩给震骇了。

    不仅如此,原本盘旋飞舞在空中的那百多只六翅金蝉,也象是遇到了天敌一样,远远地躲了开去,吱吱吱悲呜怪嘶,显得惊恐之极。显然,它们也被不死蝉婴那恐怖的气息给震摄。

    果然,不死蝉婴一声怪嘶,猛地化为一道金光,飞向了六翅金蝉群。那双粉嫩的小手一张一合,已是有两只六翅金蝉被它抓在了爪子里。

    咔嚓,咔嚓!

    不死蝉婴张开它那张血盆小嘴,森森的獠牙一阵咀嚼,竟然活生生地把那两只六翅金蝉在嘴里咬得咔吧直响。

    两串金色的金蝉血液,从它的嘴角流了下来,不死蝉婴脸上露出了无比满足的神情,似乎吃得很是香甜。

    “呃!它竟然吃六翅金蝉!”

    这回,连阿布格都给震呆了,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自然清楚六翅金蝉的可怕,那是浑身充满剧毒的玩意。据师门秘藉中记载,一只六翅金蝉,其所含的毒性,那是可以把整个上万人的城镇毒成一片死地的恐怖存在。

    但是,阿布格怎么也没想到,师兄溶合本命降瘟蜕变的不死蝉婴,竟然拿六翅金蝉如此的剧毒之物当点心。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骇然之极?

    活吞了两只六翅金蝉,不死蝉婴脸上陡地露出了一抹狰狞,阴厉的目光猛然望向了江畔篱秋和伊腾魁浩,眼神中已多了一抹噬血的暴虐。

    “八格!”

    江畔篱秋此刻已挣扎着站了起来。被不死蝉婴抓中背心,他受创不轻。那两爪,洞穿了他的背部,汩汩的鲜血喷洒了一地,脸如白纸。

    他与伊腾魁浩互望一眼,眼神中难以掩饰的惊恐和愤怒。

    他们是做梦也想不到,精心筹划了数十年,眼看九阴神鼓就在面前。但是,却是功亏一篑,竟然让这两个东南亚来的降头师得了便宜。

    然而,此刻面对这恐怖的不死蝉婴,两人的一颗心已沉到了裤档。以现在他们的力量,完全无法对付这头可怕的怪物。

    “哈哈,宝贝,杀了这两个倭岛老儿,给宝贝你当晚餐,哈哈哈!”

    得普大笑,脸现狰狞。

    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得普已是有些得意忘形。

    吱吱吱!

    不死蝉婴骤然怪嘶,身形一闪,在空中划出一道炫丽的金色弧线,如同闪电般就朝江畔和伊腾扑去。

    “八格,拼了!”

    江畔篱秋与伊腾互望一眼,神情中陡地现出了一抹绝决,整张脸更是猛地变得凶残无比。

    “去死,统统去死,老夫与你们拼了。”

    江畔篱秋狂吼,全身轰然暴起了一团血光。他手指猛地点在了自己的眉心上,口中念出了一段拗口而扭涩的音节:“万流归宗!”

    嗡嗡嗡!

    空间剧震,血光暴逸,一股极度可怕,极度阴寒的暴虐气息,刹那如同是龙卷风一样,袭卷全场。

    与此同时,以江畔篱秋为中心,整座神殿内,刹那形成了一个奇异的血色旋涡。四周的阴煞如同是被海绵吸引,滚滚地向江畔篱秋汇去。

    身受重创,面对无比恐怖的不死蝉婴,江畔篱秋终于做出了拼命一搏的决定,使用秘法,要与得普和阿布格他们同归于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